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回 机动灵活运动战

    韩行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块肉一样,被抛上去,掉下来,抛上去,掉下来,尼玛呀,这不是遭罪吗,一点儿也不感到幸福,反而是一种受刑的感觉。昨天没有被撞死,看来还不够,这会儿又要被摔死。“救命啊——饶了我吧——救命啊——饶了我吧——”

    韩行蚊子似的哼哼声,没有几个人能听到,在这些兴奋的民团战士面前,早就沉浸在消灭鬼子的亢奋之中,谁还听韩行瞎哼哼。

    几十个民团战士,“嗷嗷——”地嚎叫着,叫打满了鸡血一样,在玩着这种不常玩的古老的游戏,只有他们认为最尊重的人,才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然而韩行这个现代人,却难以接受这样的礼遇。

    在这几十个战士的周围,是几百个拍着手,跳着高同样“嗷嗷——”大叫的战士,他们在歇斯底里地发泄着胜利后的喜悦,在尽情享受着那种说不出来的,郁闷散尽的快乐。

    韩行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整死了,这哪是人享受的快乐呀!尼玛啊,饶了我吧,可是声音是那样的微小,微弱的自己几乎都听不见。第一时间更新

    徐玉山终于摆了摆手,真要是把这个弱不经风的韩少爷折腾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众人把韩行放了下来。

    韩行闭上了眼睛,心想,总算折腾完了我了。齐子修凑近韩行的脸上,有点儿谄媚地说:“韩秘书,舒服不舒服呀!”

    舒服个屁,韩行心里骂道,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真扫了他们的兴,那可就更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只好说:“牺牲我一个,快乐大家伙——那,也是值得的。”

    殷兆立在韩行面前也是个大变脸,嘻嘻笑着说:“韩秘书,背你回来算是背对了。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再背你一回,我心里也高兴。”

    你高兴,我可不高兴,那样又要再接受一次生与死的考验了。韩行心里骂道。

    就连范筑先也是笑咪咪地看着韩行,就和捡了个金元宝一样。原来可不是那样,对韩行总是带搭不理的,别说笑脸了,时不常地就对韩行鼻子“哼”一下。

    韩行喘息了一会儿,说:“这仗还没有打完呀!值得这么庆祝吗?”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范筑先的脸又拉了下来,又在重新思考着当前的战局。徐玉山对底下命令道:“该吃饭的吃饭,该休息的休息,说不定,一会儿就没有时间吃饭、歇着了。”

    于是,各部队抓紧休整,重伤员被抬下去了,轻伤员包扎着伤口,应该吃饭的吃饭,吃完了饭的闭上眼睛休息。又呈现着大战前的紧张气氛。

    果然,不一会儿侦察兵送来了消息,报告给范司令:“日军已经占领了高唐县城,大部队正在向这边推进。”“刚才退下去的这股日军,占领了周老庄、薛庄。”

    范司令眉头又皱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儿,对传令兵说:“通知各营长以上的军官,马上到这里来开会。”

    不一会儿,一、二、三、四营的营长和各个民团的司令都集中到这里开会,足有十几个人。这会儿,范筑先也对韩行提高了待遇,说:“韩秘书,你管着记录。”

    韩行受宠若惊,原来开会,都是不让韩行参加,这会儿,能亲自记录一下重要军事会议的内容,不用说,韩行的自尊心是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就和喝了二两酒那样高兴。

    范司令先把敌情说了一遍,然后说:“大家说说,怎么个打法?”

    保安三营营长齐子修大叫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还犹豫什么。趁热打铁,打呀!”

    保安一营营长苏半天摇了摇头说:“日军这么厉害,虽然我们胜了一场,可见好就收吧!别再惹他们了。我看,还是保存力量,暂时往后撤一撤,看看情况再说。”

    范司令听了苏半天的这些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徐玉山鼻子“哼”了一下说:“目前,我们已集中了兵力二千多人,目前的日军也就有五百多人,况且经过这两仗,也已经伤亡了一百多人,人数上,我们并不吃亏,我看,可以和日军一战。当前,离我们最近,也威胁我们最厉害的是占领周老庄、薛庄的敌人,敌人的目的显然是想渡过徒骇河,只要他们过了徒骇河,就可以侧击我军。那时,高唐的敌人也到了,正好形成对我军的夹击之势,使我们两面受敌。现在周老庄,薛庄离我们有四十里地,我们完全可以乘日军立足未稳,奇袭他们一下子,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苏半天又摇了摇头说:“不可啊,不可,别忘了,这是日军啊,他们一路南下,势不可挡,连韩复榘的十万正规军,都不敢和日军作对,我们凭什么去招惹他们啊!再打下去,就成了得了便宜卖乖了。”

    齐子修大嚷着说:“老苏啊,你不要这么怕日本人,我看日本人也不是什么铜头铁臂,我们的机关枪一突突,他们挨了枪子也是不好受。我看,还是按徐司令说的,先打它一家伙再说。”

    苏半天张着两只手说:“可是我们这是鸡蛋碰石头啊,别看日军少,可是装备精良,又有坦克大炮,又有飞机,我们有什么呀?”

    齐子修场着手说:“我们**也有飞机,而且比他们的个大。”

    “好了,好了,别吵吵了,”范司令发话了,虽然是讨论,但是决策的还是范司令一个人,他不紧不慢地说,“我决定,放弃现在阵地,全军奇袭周老庄、薛庄之敌。”

    十几个军官精神为之一振,司令的话就是命令,如再有提出歪歪意见者,那就是违抗军令了,谁也不能这么不知趣。

    “范司令,我能不能说两句。”韩行突然插话道。

    众军官都瞪大了惊愕的眼睛,这个韩行胆子是真不小呀,司令都下命令了,你小子还磨叽个啥?你算哪山的猴啊,难道你比范司令的官还大。

    如今的韩行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反正是穿越过来的人,怕你们干什么,大不了是个死,死了再穿越回去更好。可是应该说的话要是不说,那可真要憋死人的呀!

    要是在平时,范筑先要是发起火来,一定会拔出手枪来先把韩行毙了,就是看着韩行是韩复榘侄子的面子上,也就不理韩行算了。可是今天,范筑先却变了一副笑脸,笑咪咪地看着韩行说:“韩秘书呀,有话就说吧!”

    众军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确实是大为惊讶,这个韩行啊,真是上额挨天,下嘴巴挨地——脸真是大了。不就是召了一回**的飞机吗!可是话说回来了,召**的飞机,谁让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呀!

    韩行利用自己穿越前的军事知识说:“奇袭周老庄、薛庄之敌是不错,可我们也得掩饰着自己的军事意图,先打乱敌人的军事部署啊。目前,敌人已经占领了高唐县城,我们可以向高唐日军佯装进攻,调动敌人的兵力,然后再狠狠地打击周老庄、薛庄的敌人。这也叫声东击西!”

    众军官又担心地看着范筑先有面孔,真为韩行担心,这个韩行啊,真是不自量力,你算干什么的呀!竟然指挥起范司令来了。

    不过,范筑先听了韩行的话,点了点头,并没有生气,还说,“三日不见,刮目相看啊!重新调整一下军事部署。第一时间更新二营、四营、茌平、博平民团,到高唐南韩官屯运动,做积极进攻日军的态势。保安一营、三营、政工队、传令队、手枪营、随我奇袭周老庄、薛庄之敌。”

    命令一下,各部队抓紧行动。

    韩行紧紧地跟在范筑先的这一路,向周老庄,薛庄跑步前进。三营齐子修部在前,后面紧跟着是范筑先的司令部,政工队、传令队、手枪连,后面是一营押后。

    韩行紧跟在范筑先的身后,只见范筑先骑着一辆破自行军,五十六七的人了,低着头一阵子猛蹬,虽然已是十二月的天气了,鲁西的冬天又特别寒冷,但是范筑先的头上还是沁出了一层大汗珠子,嘴上喷着一串串的热气。

    范筑先一骑当先,其他的人更是不甘心落后,跟在范筑先的后面一阵猛跑,只跑得大汗淋漓,一个个热得敞开了棉袄,扛着枪的,拖拉着红缨枪的,胳膊夹着大刀的,真是什么样子的都有。

    韩行想,鲁西的这支队伍真穷啊,怎么连匹马也没有呀,路上又没有个像样的道路,小路上坑坑洼洼,走着走着就没有了道。范筑先不得不跳下自行车,推着自行车前行,只要拐上了小道,又跃上自行车豁着命地狠蹬。

    当兵的就只有使用自己的两条腿了,又背负着全部的武器弹药,豁上命地向前奔跑,不过,还好,还保持着完整的建制,基本上没有掉队的。“看来,平常的训练还是可以的啊!”韩行夸奖道。

    韩行可就有些受不了了,尽管什么也没有拿,还是只觉得喘不上气来,两腿发酸,一个劲地想呕吐,但是一种歼击日军的强大兴奋感支持着,还是忍住了。

    鲁西的平原都是一马平川,几乎没有什么遮掩,除了村庄就是田野,再就是一些杂树棵子,这么些人,要想保守住秘密,确实很难。但是在范筑先的指挥下,还是尽量地贴着村庄,小树林,沟边,尽量地保守着秘密,避免被日军发现。第一时间更新

    在贴近薛庄的地方,队伍停下了,隐蔽在一处小树林中。

    范筑先拿着望远镜,朝着薛庄观看。薛庄是个六七十户的小村庄,紧靠着周老庄,东西走向,范筑先看了一阵,又把望远镜给苏半天和齐子修看。待两人看了一阵子后,范筑先对二人说:“看明白了吗?”

    二人说:“看明白了。”

    范筑先说:“我们看见了鬼子,鬼子恐怕也看到我们了。兵贵神速,一营在村东,三营在村西,打它个狗日的。马上行动!”

    苏半天和齐子修打了个敬礼,然后马上率领部队展开了行动。

    这时候,已到了27日下午了,鲁西的村庄,几乎是一个模子扣出来的,街道不宽,房子不大,全是平房,又以四合院居多。房子又都是千篇一律的平顶房,就是有钱的大地主,也很少盖尖顶瓦房。为什么呢,就是这平顶房上夏天可以乘凉,秋天可以晒粮食,土匪来了还可以上房御敌。第一时间更新

    上房御敌可是个双刃剑,甭管哪一方只要占领了房顶,完全可以凭借这二三米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给对方以很大的杀伤。

    两个营的保安团向日军展开了进攻,造成了两面夹击之势。日军虽然不多,估计也就有两个小队,但是他们凭借着村里的民房,展开了顽强的抵抗。一时乒乒乓乓,打得甚为热闹。

    齐子修的薄光三一个连担任了村西的主攻。薄光三对一排长和二排长喝道:“王小吉,李长战这回就看你们的了。带领着你的弟兄们,给我狠狠地冲。”同时,他又对三排长喊道:“三排,给我好好地掩护,坚决把房顶上的鬼子压制住,掩护一排进攻。”

    于是三排的机关枪“突突突……”地响起来了。由于三排离着鬼子的阵地有800多米,根本伤不着鬼子什么,所以鬼子也就根本没有回击。

    王小吉、李长战在三排的掩护下,各自率领着自己的这个排迅速向村西进攻。

    对面防守的鬼子别看只有一个小队,可是火力配置却不弱,这个小队有三个步兵班和一个掷弹筒步兵班。每个步兵班配置一挺歪把子机关枪,掷弹筒班配置三个掷弹筒,每个掷弹筒为正副射手两名。

    王小吉和李长战前进到离鬼子阵地还有200米的时候,突然三发榴弹打了过来,有两发打在了队伍边上没有事儿,而有一发恰在队伍中爆炸,有两个战士躲避不及,一死一伤。有几个士兵犹豫了一下,停止了前进。王小吉大呼道:“不要停止进攻,继续前进。”于是队伍硬着头皮,继续进攻。

    从此,鬼子的榴弹就不断地炸响,不断地给队伍造成了十多人的伤亡。就在离鬼子阵地还有100米的时候,又落下来几颗榴弹,一下子又炸死了两名士兵。王小吉大喊一声:“继续冲,就在跟前了,再加把劲,坚决把小鬼子打下去。”

    就在七八十米的时候,突然鬼子的机枪、步枪响了,就像刮风一样,队伍一下子就倒下去了二十多人,有些人是连中三四发机枪子弹。鬼子的步枪打得特别地准,似乎每声枪响,就有一个人中弹。冲锋的队伍还剩下了二十多人,这些人一看实在是冲不上去了,只得边打边退了下来,在撤退中,又有几个人倒了下去。

    王小吉和李长战的这两个排,只回来了十多个人……

    范筑先就带领着政工队、传令队、手枪连,在村边防守着算作预备队,他一边焦急地拿着望远镜,不时地观察着双方的战况,一边在地上来回地焦急地走着,不时地摸着他的胡子梢,忍不住地大声地叫骂着:“这仗是怎么打的!”“太愚蠢了,不会翻墙掏窟窿吗!”“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又过了一会儿,待枪声逐渐稀疏了下来,他又对传令队队长说:“我们的援军快到了吧!”

    传令队长说:“报告范司令,应该发出的命令都发出去了。聊城、东阿、冠县、阳谷,只要是日军没有占领的地方,叫他们的所有武装,都向这里集中。”

    范筑先大骂道:“狗日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常都嘴上和抹了蜜似的,说得怪好听,怎么到了真事上,就和小妇女裹了脚似的,动作这么慢。叫我逮住,非毙了他们不行!再催!叫他们火速前来。”

    传令队长答应了一声,又抓紧安排去了。

    韩行对范筑先说:“范司令,你看到了吗,村西的三营打得还可以,可是村东的一营打得就有点儿不对劲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范筑先瞪着一双犀利的眼睛问。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