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组织豪杰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回 鹰击长空歼敌忙(三)

    徐大看到了,这是日本的f-15j型战机。

    f-15是u国生产的按照原先的欧美标准被归类为第三代战斗机的主力战斗机,用于夺取战区制空权,也可对地面目标进行攻击,又叫空中不死鸟。据u国称,f-15在执行作战任务中,从没有被另一方击落过。u国在1980年就将当时先进的f-15战斗机出售给日本并提供技术允许日本生产,日本现装备有总共大约200架f-15战斗机。

    f-15具有多功能的航电系统包含了抬头显示器、先进的雷达、惯性导航系统、飞行仪表、超高频通讯、战术导航系统与仪器降落系统。它也内建了战术电战系统、敌我识别器、电子反制装置与中央数位电脑系统。

    f-15能搭载多种空对空武器,自动化的武器系统与手置节流阀与操纵杆的设计,让飞行员只需使用节流阀杆和操纵杆上的按钮,就可以有效地进行空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所有的设定与视觉导引都会显示在抬头显示器上。

    f-15能够携带aim-7“麻雀”空空导弹、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aim-120先进中程空空导弹,而在右侧进气道外侧还有一座m61a1火神机炮。

    徐大知道这是遇到劲敌了,感到无比的亢奋,兴奋地对张非说了一声:“控制通话,占领有利位置,就让我们来刷新历史吧!”

    徐大说的刷新历史,就是说中国的j-20和日本(也可以说是u国)的f-15,从来还没有交手过,谁胜谁负,就看此时此刻的空中格斗了。

    张非坚定地说了一声:“明白!”就集中起百倍精神,紧紧地跟在徐大的后边,掩护着徐大的侧后安全。

    此时,f-15j的日本飞行员川畸,正坐在视觉良好的驾驶舱里有些郁闷。本来自己是出外巡逻,可是飞着飞着,僚机小野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这个小野,真是的,失职,失职,严重的失职。

    再接着,自己也觉得有些迷糊,好像有一个幽灵在指挥着自己快速地飞行,加速!加速!加速!!

    紧接着,天空呈现出一片黑暗,黑暗中电闪雷鸣,火光闪闪,充满神奇的电火花一片一片,把天空涂抹得魔幻一般,出现了绚丽多彩的变幻。耳朵里仿佛也出现了轰隆轰隆的响声,那响声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好一阵子才出现了可怕的沉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脑子也感觉到嗡嗡作响,巨大的压力使脑压迅速增加,增加,涨得头好像要炸裂开来。飞机好像也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等自己的脑子稍微有点儿清醒了,多功能脉冲多普勒雷达显示,下面正在进行着一场战争。战争,这是怎么回事?再往下飞一些,目测也看到了,这是在西方大国,也就是在中国进行的一场战争。日本过时的95式轻型坦克坦克被一些原始社会一样的人,拿着步枪、机枪、大刀、长矛打得大败而逃,狼狈不堪。而那些日本陆军,穿着过时的黄军装,拿着过时的上了刺刀的6.5毫米38式步枪,也在仓皇逃命。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川畸在大声地问自己,然而孤零零地,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只有一个幽灵在指挥着他:“攻击,攻击,支援陆地陆军。向敌攻击——”

    川畸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右手的操纵杆,打开了保险盖,大拇指按在了按扭上,只要按动电扭,“麻雀”空空导弹就会向地面呼啸而出。虽然是空空导弹,那也会造成地面上重大伤亡。

    川畸的手按在了电扭上,但是没有按下去,隐隐地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头。

    川畸往雷达上扫了一眼,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虽然雷达上什么也没有显示,但是模模糊糊之间,好像有一条暗暗的黑线划过。“不好——”就在川畸心里大叫一声的时候,抬头显示器又出现了提醒:“你已经被敌机跟踪,锁定,你已经被敌机跟踪、锁定。”

    川畸大叫一声,知道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一晃操纵杆,飞机爬高,急转弯。

    就在川畸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再看雷达显示屏,仍然好像有一条暗暗的黑影在跟踪着自己。抬头显示器还在提醒:“你已经被敌机跟踪、锁定,你已经被敌机跟踪、锁定。”

    川畸又大叫一声,又来了一个急转弯。

    按照川畸的战术目标,本来应该凭着f-15j的优异技能,能发现敌机目标的时候,却在雷达显示屏上什么也没有发现。而抬头显示器仍然在不断地提醒:“你已经被敌机锁定——”

    川畸已经出了一身大汗,就在这十几秒钟的折腾中,川畸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有些神经质地大喊道:“敌机在哪里,敌机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我怎么没有看见。”

    而这时候徐大的右手在紧紧地握着操纵杆,大拇指按在了电扭上,只要一按电扭,一枚吐着火舌的霹雳8红外制导空空格斗导弹,将向敌机射去。瞬间,f-15将被击成碎片。

    然而,徐大却没有按动电扭。

    刚才,f-15j向地面俯冲,徐大已经看到了。如果他敢向地面发射导弹,那它就死定了。

    但是,它却没有发射导弹,也没有向地面发射机炮。

    徐大也有许多解不开的谜,f-15,1980年才装备日本,怎么可能在1937年就参战了呢?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它也在玩穿越了呀?只要它不开第一枪,我,暂且也不开第一枪。

    中国,现在的军事力量已不能和那时同日而语,但是,中国的仁道,早已深深地贯穿在每个人的血液里。

    川畸知道自己已经完了,被敌机三次跟踪、锁定,只要敌机大拇指头一动,自己也就粉身碎骨了。可是,敌机为什么没有发射导弹呢?真是奇怪……

    反正已经是个死机了,川畸干脆放弃了不必要的抵抗,脑子这才反映出了:这如果是中国的土地,那么中国第一层的空中防御,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出来?能不能避开第一层的导弹打击,这是个未知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果是战争爆发,为什么只有自己一架飞机攻击中国,其它的机群呢?日本的空军远远弱于中国的空军,在战争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盲目发动战争,这不是找死么?

    不好,川畸也是个穿越迷,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是不是穿越了。要真是穿越了,要想活命的话,唯一的活路就是赶紧向本国基地逃跑。

    于是,川畸愤怒地向基地喊话:“请求返回,请求返回——”

    然而,一个幽灵似的声音还在指挥着他:“向中**队发起攻击,向中**队发起攻击。”

    “他妈的——”川畸也爆开了粗话,“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我早就完了。还攻击,攻击个屁,攻击你妈去吗!老子不干了,返回——”

    川畸慢慢地加大了油门,朝着本国的基地快速地飞去。

    徐大的右手紧紧地握着操纵标,大拇指压在导弹发射钮上,在“保护”着f-15j战机向日本的方向飞去。

    徒骇河阵地上一片庄严肃穆。

    虽然保安部队和民团遭受了比较大的损失,虽然吓跑了一些不坚定分子,但是毕竟打了一个大胜仗。连韩复榘都不敢打的日本人,被这些范筑先杂七杂八的保安部队和民团打了个溃不成军,丢盔弃甲,连死尸都没有抢回去。

    目前的胜利,按说应该高兴,可是范筑先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阵地上摆满了上百名保安团和民团战士的遗体还有几十具小鬼子的尸体,阵地前面更是这一块那一块摆满了日军坦克的破烂钢铁,有几辆坦克还在燃烧,但是大部分的坦克几乎被炸碎了,破烂零件碎钢板几乎遍地都是,之间还夹杂着几十具鬼子的遗体,有的被烧得面目全非,有的被子弹打得身上好几个窟窿。

    为了鼓舞士气,范筑先大声喊道:“弟兄们,我们应该高兴才是啊,小鬼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昨天南镇村里被我们打败了,今天又被我们打败了。”

    范筑先笑了,捋了捋他那长长的胡须,看着阵地前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强作欢颜地不住地点着头。

    保安三营营长齐子修也高兴得大声嚎叫,他到了范筑先跟前,大声地说道:“范司令,要说这一仗打赢,还得靠**的飞机。你看那飞机,个那个大,飞得那个快,日本人算是什么,飞机又小,飞得又慢,好不容易来了个飞得快的,被**的飞机一下子就吓跑了。特别是,特别是**的飞机上有一个那……那是什么玩艺,尾巴上还冒着火的,跑得那个快……”

    殷兆立说:“那是从那个大飞机上飞下来的一个小飞机,一下子就把日本人的飞机撞烂了。好是好呀,就是可惜……那两架小飞机。也不知那两个驾驶员跑出来了没有,反正挺可惜的……”

    要说,还是徐玉山有点儿学问,摇了摇头说:“不像,我怎么觉得像是冒了烟的炮弹呢。要说这炮弹怎么会冒烟了呢?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韩行觉得怪好笑,还**的飞机,**个球啊!韩复榘都跑了,济南都丢了,哪来的**的飞机。不过,这些话不能给他们说,给他们说了,他们一定以为自己又神经了。

    范筑先点了点头,又说了关键的一句话:“是谁把**的飞机召来了?”然后,那双犀利的眼睛笑咪咪地看着韩行。

    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就是这个韩行是韩复榘的侄子,只有韩复榘才能调动空军,不是这个韩行把空军召来了又是谁呢?

    “看来,韩秘书还能办个人事!”殷兆立首先对韩行提出了表扬。

    尼玛,韩行感到非常苦恼,原来自己办得都不是人事啊!

    “谁要是再说韩秘书的坏话,谁要是再说韩秘书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就和他急,升官发财,以后还要指望韩秘书呢!”齐子修说。

    尼玛,这比骂自己还难受呢,原来是指望着自己升官发财呀,哪能是指望自己呀,肯定是指望韩复榘呀!

    “那,我们怎么办呀!不能轻饶了他啊!”徐玉山不怀好意地鼓动大家说。他就是想使用一下这样的活动,来刺激提高一下大家的士气。

    “上呀——”众人一阵大喊小叫,一拥而上,把韩行高高地举了起来,朝上抛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