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百零七章 丧家之犬

    没撬开嘴其实是个不错的消息,最好他们都够硬气,否则仇可报得不够过瘾。

    “还有什么事?”

    “幕后黑手是一个叫原田哲也的人,他现在就住在国宾馆。不,他应该也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我怀疑这次的袭击跟岛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原田哲也策划的这次袭击,林栋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听说岛国政府可能是幕后黑手,罂粟的脸色也凝重下来。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她能够做主的了,赶忙操纵腕表跟教官报告了此时。

    很快,她的腕表传来通讯信号。接通之后,一号严肃的脸庞出现在腕表屏幕上:“罂粟,你说的是真的?”

    “报告一号,林栋确实是这么说,我相信他。”

    “让我跟他通话。”

    接到了命令,罂粟马上拿出一个微型耳麦递给林栋。

    林栋塞好耳麦,一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栋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次的主使者是原田哲也?袭击背后真有岛国政府的授意?”

    “我只能肯定原田哲也是这次袭击的主使者,其余的是我的猜测,”

    “猜测?荒唐!原田哲也是岛国厚生劳动省的高官,动他很可能闹出国际纠纷。如果你有证据,我才会同意进行抓捕。”

    “我有录音,算不算是证据?”林栋眉头一皱,还好他当初多了个心眼,将原田的原话录了下来。

    “将音频交给罂粟,让她传送过来。”

    林栋赶忙将音频资料递给罂粟,罂粟通过腕表将讯息上传。一号通讯也随之挂断。

    过不久,一号的声音再次在耳麦中响起:“林栋,你给出的音频资料声线模糊,作为证据力度不够。恐怕我不能答应你的抓捕要求。”

    听到他的答复,林栋倒也没有感到意外。

    当初他是在室外录制,而且宾馆房间的隔音设施相当不错,录到的声音有些失真。

    “那他至少有嫌疑,派人盯住他监控他的行动,这总可以吧?”

    “行,就按照你的要求办。听说你要参与讯问?”

    “不错,一号你总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吧?有我的帮助,你们也能更容易撬开他们的嘴。”林栋语气和态度都异常坚决,他了解九处的章程,想要进入囚室所在的负二层,必须得到一号的授权。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林栋点点头,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一号轻笑一声道:“这些忍者拼命的时候,会给自己头部注入一种药物,能瞬间增强他们的实力。你是药物专家,务必给我搞清药物的配比和成分。怎么样?”

    听到他的要求林栋不由撇了撇嘴。暗骂一号老狐狸。如果没有这个诱因,他绝对不会这么爽快答应。

    “可以,那我们现在能去囚室了吗?”

    “当然,罂粟带他去负二层,另外我授权你可以使用读心术。”

    说完一号直接挂断通讯。

    林栋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他授权罂粟使用读心术,这个说法有些奇怪。

    异能的拥有着是罂粟,凭什么需要他的授权才能使用?

    “跟我来。”罂粟也挂断通讯,带着林栋在基地里兜兜转转一会,最后在一堵墙面前停下脚步。

    接着她拿出自己的身份识别卡,插入墙外一处隐秘的凹槽内。

    墙体遂即左右分开,露出了后面一条厚重的铁门。

    罂粟在铁门上的输入器中,输入了一串密码,铁门无声无息地缩入墙壁中。

    铁门之后则是一部透明的电梯。林栋一阵咋舌,三层保险这地方也未免太隐秘了吧!

    “只有这一道门户能通到囚室。而且必须从外部打开,被关进去的人,还没有谁能顺利逃出的。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电梯,电梯门关上的同时,外间的两道门户也随之关闭。

    电梯飞速下降,林栋给罂粟使了个眼色,隐晦地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她很快明白林栋的意图,接通了精神通讯。

    “罂粟,一号授权你使用读心术是什么意思?”

    “我的腕表装入了一探测装置,只要我监控到我脑波异常,就会发出干扰波。有这个干扰在,读心术很难成功施展。”

    罂粟脸上十分平静,林栋却是怒火中烧:“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能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教官呢,怎么不站出来帮你说话?任由他们这么胡作非为?”

    “半数以上的领导都投的赞成票,教官独木难支。这也更让我肯定,九处里面必然有内奸。我似乎已经有些打草惊蛇了!”

    罂粟轻笑一声,有些无所谓地道:“不过我也觉得这样挺好,脑子里难得地这么清静,这种正常人的生活我挺喜欢的。”

    她看似轻松实则无奈,林栋心头泛起浓浓的怜惜之情。自己的异能受其他人控制,就像一个被禁锢的人,别人需要你的时候打开你的枷锁,不需要你的时候就将你重新束缚起来。林栋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恳切地道:“九处已经变成你的束缚了,不如跟我一样离开九处?不用再打打杀杀勾心斗角,过点普通人那种平静的生活?”

    “普通人的生活?”罂粟眼神一阵波动,他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内心,不过很快她的脸色再次暗淡下来:“我除了打打杀杀,还会干什么?到时候饿死街头怎么办?”

    她为九处工作多年,积累的身家早就足够她挥霍下半生所用,饿死纯粹是句笑话。

    林栋马上就品出了她的意思,毫不犹豫地道:“我养你呗,要饿死也得先饿死我!”

    两人用玩笑的口气,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罂粟缓缓牵起嘴角,脸上笑容越来越浓烈。林栋脸上同样挂起笑容,没有在说什么,等着罂粟最后给出决定。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我早就将九处当成自己的家。家人有危险,我怎么能一走了之?换成你也不会。不是吗?”

    林栋一阵哑口无言,罂粟是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她如果没有这个想法,任谁都无法说动她。

    “我记住你的话了。有一天我来了,你可一定要养我。”

    “当然,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峰回路转,林栋脸上满布喜色,至少她没有说死那就还有希望。

    叮……

    电梯停稳,门左右分开,门外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只有每隔十几米一个昏暗的灯光,照亮一截通道。

    一到这里,一种被人窥伺的感觉,让林栋很不舒服。

    这里的防御等级比基地都要高上几级。

    走出阴暗压抑的通道,眼前是一个如同倒扣着的巨碗一般的大厅,四周墙壁上,有许多个直径两米以上的圆形通道。每个通道口都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特勤队员。

    另外还不时有成对的特勤队员,在通道中巡逻。大厅中央则是一个环形中控台,不少工作人员正在那里工作。

    他们两人刚出现,就有一名穿着文职制服的工作人员,笑着迎了上来。

    “罂粟队长、林医生,你们好。请跟我来。”

    此人领他们通过右边一个通道,来到一道铁门面前。罂粟上前插入自己的识别卡,铁门发出一阵轰鸣缓缓打开。

    门后是一个干净的房间,大约有个二、三十平米左右。桌椅床铺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电视机在里面。

    这哪里像什么囚室,简直就是一间不错的宾馆单间。

    这正是忍者首领原田四郎的囚室。这家伙到现在为止,除了交代出自己的姓名之外,就再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还有这么好的居住环境,林栋心里可不怎么愉快。

    此时原田四郎正在靠近墙壁的床铺上打坐,听到响动刚好看向门口这边,刚好和林栋的视线接在一起。

    林栋能从他眼中看出厌恶和愤恨,独独没有恐惧。

    他并没有被束缚住自由,但是身上没有任何气的波动,修为被封锁,先天高手在枪炮面前也不过是一团肉。

    “这里是囚禁先天高手的囚室,其他犯人在隔壁间。罂粟队长你用身份识别卡开门就行。我还有些工作,就先告辞了!”带路的工作人员交代完毕,便告辞离开了囚室。

    “罂粟,九处对待犯人还真是人道啊。在人均居住面积只有十五平方天京,还给他准备好了这么好的住宿环境。”林栋背着手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罂粟笑了笑:“先天高手是稀缺资源,如果他们肯改邪归正,国家还是很愿意吸纳这样的人才的。”

    “改邪归正,你们华夏人还真是喜欢做梦。帝国的子民怎么可能臣服于,你们这样的劣等民族。”听到她这话,原田四郎马上怒不可遏地叫骂起来。

    成为阶下之囚还在秀民族优越感,除了滑稽还是滑稽,林栋两人自然不会和一条丧家之犬对咬。

    眼见叫骂没得到回应,他也只能偃旗息鼓。被人俘虏还没有成功地杀身成仁,他已经做好了受刑的心理准备。施刑的人是林栋还是其他人,对他来说都一样。身体的痛苦,是不可能打败帝国强者的!

    林栋掏出针盒放在桌面上,将里面形形色色的银针拿出来,一一摆在桌上。他带着淡淡的笑容,自顾自地摆弄着手中银针,未知的遭遇给人带来极为压抑的感觉。

    原田四郎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忐忑。

    接着林栋拉过一条椅子坐到他前面:“原田四郎,看来你和原田哲也是一家人啊。”

    原田哲也的名字,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他眼瞳微微一缩,不知道计划是怎么败露的,还是因为原田这个姓氏,让他怀疑到了原田哲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他也没显得过于担心,原田哲也是劳动省的高官,没有证据华夏不敢随便动

    林栋本就没打算,他会这么爽快交代,笑着道:“不知道没关系,我也没想过要你交代什么。我这次来纯粹是来报答你的。昨天你玩的开心了,现在应该轮到我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