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九十七章 出了口气

    “对一个时时刻刻算计我的女人,我想有品都难啊!”林栋还能说什么,面对这样的女人,他原本满心的杀机再也提不起来了。随后撂下一句反驳的话就揭开木盒,查看里面的东西。

    木盒中是两本泛黄的书籍,林栋翻看了一下,书本的材质和笔迹,都和老古的神针心法同出一辙。

    里面的经文也能和前书对上号,应该是正品无疑。

    他顿时大松了一口气,脸上泛起愉悦的笑意。

    补全了神针心法,包云烟的后续功法算是无忧了。

    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拿到心法顺利地出乎他的意料。如果里面真的蕴藏宝藏秘密,川田千叶为何肯如此轻易交出?

    难不成她不知道宝藏的秘密?

    林栋顿时有些进退两难,问吧,要是这女人真不知道,那就是泄露了秘密;说不准这女人会突然动手。

    不问吧,他心头的疑惑却是没有半点头绪。

    “看完了吗?看完了就请离开吧。我这里不欢迎你!”川田千叶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林栋想将木盒揣进怀里,却发现浑身不着寸缕。

    他赶忙吸起地上的内裤迅速穿上,尴尬地笑了两声道:“千叶小姐果然是信人,不过你凭空拿出东西的本领,应该是随身携带空间法器吧?如果我没看错,应该就是你手上的勾玉。”

    川田千叶闻言一愣,下意识地缩手遮住,系在手腕上的那枚青翠欲滴的勾玉。

    “这种宝贝,觊觎的人可不少。”她这举动正说明林栋的猜测是对的,他嘿嘿笑着,突然脸色一沉威胁道:“别再惹我和我的家人,否则我说不准会为了这宝贝出手,辣手摧花!”

    说到最后一句他杀机四溢,川田千叶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微笑着道:“彼此彼此,能认出这种宝物,正说明林君你也有吧?让我看看。恩……”

    川田千叶一脸淡然地反击,随后仔细地审视就穿着一条内裤的林栋。

    还好林栋强行按捺住,下意识遮住日月佩的举动。这时候这么做,就跟川田千叶刚才的举动一样,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手上这枚戒指吧?”她的眼睛狠毒很快确定了目标。

    林栋努力控制脸上的笑容不过于僵硬,淡淡地道:“你说是就是。”

    这会他恨不能给自己一耳光,没事多这句嘴干嘛?

    如果日月佩就此暴露,他绝对会悔死!这个该死的女人实在太聪明了,和她玩心眼还真他妈不是人干的事。

    “记住,别打我家人的主意。否则,你绝对会后悔。”

    话音刚落,他一把抓起地上的衣服,迅速勾画符咒消失在空气中。

    川田千叶则把自己的感知全开,确定林栋离开,这才召唤出青狼。

    青狼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房间里,一双冰冷的兽瞳孔凶狠地盯着窗口:“千叶,必须尽快寻找魂魄。等我恢复妖尊实力,我一定要生吞了他!”

    “他走了?”川田千叶没有睁开眼睛,用平静的语调说道。

    青狼点了点头,有些不满地道:“你怎么真把东西给他了?”

    “重要的东西都拿出来,医书我也有副本,这两本书的最大价值之是古董而已。能用这个转移他的注意力,对我们很有利。”

    川田千叶早就胸有成竹:“我记得你说过,越强的魂魄就越难压制。而增强魂魄的灵药对你更为有用。书里提到洞府有这种神药,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这里。”

    “你准备亲近那个李元峰?”青狼也知道此事。只是川田千叶和它两位一体,这就相当于它需要去和李元峰虚与委蛇,这让它很是不满。

    “他还不配。心里暗示我已经给他种下,到时候施展幻术,让梅子代替我和他亲热便是。”

    听到她这么一说,青狼才满意地点点头,一头钻回她的身体。

    “林君,总有一个人会赢的。是你,还是我呢?希望你没那么容易输。”

    川田千叶凝视林栋离开的窗口许久,脸上突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

    ……

    穿好衣服的林栋喜滋滋地回到房间,看到桌上孙钰给他的留言。内容是说孙庭海受邀参加国宴,要他一起来参加。

    没人邀请林栋可没打算去。

    刚好趁着无事一身轻的机会,他拨通了叶天姿几女的电话,一一煲了一会电话粥。

    正说着柔情蜜意的情话,突然间房门被敲响,他只能匆匆和对面的包云烟交代一番,便挂掉电话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女人,不过看她焦急的模样似乎有什么急事。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套裙显得十分干练。

    一看她这模样,林栋就知道她是个公职人员。

    “请问,你找哪位?”

    见到林栋,她脸上焦急尽去,马上堆起了灿烂的笑脸:“您是林医生吗?”

    “我是。您有什么事吗?”

    “林医生您好,我是外交部秘书处的余秘书,很高兴见到你。”她笑着伸出手自报家门。

    外交部的人?林栋疑惑地和她握了握手:“您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部里给索菲娅公主设宴,想请您一起出席。您看您有空吗?”

    有空倒是有空,可是外交部设宴款待索菲娅,怎么会叫上他,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察言观色是秘书的职业本能,余秘书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赶紧笑道:“这次的宴席,其实是外交部和卫生部联合举办,庄副总理也会列席。您可是治好公主的功臣,您不出席那哪行啊?!”

    余秘书说话极富感**彩,她这仿佛没有林栋不行的惊叹语气,说实在话让林栋很是受用。

    “行,余秘书,宴席的时间和地点在哪?”

    余秘书看了看表,脸上表情又急切起来:“哎呀,林医生咱们现在就得走。离宴席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还好就在国宾馆的宴客厅,路程不远。咱现在就走吧!”

    “那好,走吧!”

    林栋说着就准备带上门,跟她一起走。

    “等等!”

    余秘书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叫住了他,而后左右打量他一番后小心翼翼地道:“这次有各国领事馆的外交官出息,您不准备换身衣服吗?当然,这身衣服很衬您,但是场合有些不太对。”

    他穿着的这身黑色唐装,显得他帅气挺拔,也很有华夏气息。

    可是参加这样类似国宴的活动,余秘书觉得有些不够庄重。

    “不用,我是个中医,这身衣服很符合我的职业。”林栋自信地笑了笑,他穿衣服只要舒坦就好,再者说了唐装可是华夏传统服装,比西服那些更合适体现中医的身份。

    “那行,咱们走吧!”余秘书来之前就了解过林栋性格,知道他软硬不吃,就连卫生部陈部长和中科院的雷院长都吃过他的憋。她一个秘书处的秘书可惹不起。

    两人一路来到宴客厅,余秘书向守卫的警卫出示了证件,领着林栋进入了宴客厅。

    此时宴客厅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几个大国的大使都已经入席。

    受邀参加宴席的大都是,代表自己国家形象的人物,互相聊天都很克制自己的音量,偌大的宴客厅并不喧闹。

    主宾席上坐着索菲娅和外交部的吕部长、卫生部的陈部长。

    另外还有林栋不少熟人,比如说李家两父子还有汪常有等人。

    当然这些熟人看着他,有善意也有恶意。

    刚刚还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川田千叶,赫然也位列席间。她坐的位置正在李家旁边,李元峰对她不住的献殷勤,两人聊得似乎很愉快。

    男人的独占欲是很强的,虽然他对川田更多的是忌惮。但是几次亲密接触之后,再看她和别的男人这么近乎,他多少还是有些膈应。

    “林医生,你总算来了。一会庄副总理过来,就可以开席了。”

    余秘书领着他来到主宾席,吕部长马上起身向他伸出右手,从他的眼神中林栋能看出亲近之意。

    “林医生,我代表国家和卫生部感谢你啊!”陈部长再是厌恶林栋,也不得不陪出一张笑脸亲切地想和林栋握手。

    “陈部长久违了,一别许久,您倒是气色越来越好。看来部里的工作挺顺利吧?”

    他不喜欢林栋,林栋又何曾待见他?不过在这么多外国大使面前,体现华夏的内斗实在不好看。

    林栋还是勉为其难和他握了握手,不过嘴上他可没准备饶人。

    陈部长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因为早先对付林栋闹出的丑闻,他的日子可不好过。不是他屁股还算干净,给李家谋的各种支持,也还算在规则之内,他这位子恐怕都保不住。

    这也是因为赵山河严格遵照,蒋主席一切以证据的指示办事的结果。

    赵山河这一招棋走得相当妙。

    没有往死里整竞争对手,既在主席面前留下了好印象,又巩固了他铁面无私的形象,将来带来的好处又怎么会小?搞政治的又怎么会有傻子!

    至于陈部长威望大不如前,一旦换届他可能就得换个闲职养老了。久居高位,他如何能接受得了这种结果。他今天屁颠屁颠地跑来,不就为了能挽回一点自己的形象吗?

    看到陈部长这模样,林栋心中一阵快意,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吕部长叫林栋的时候,语调略有提高,正是为了让他人知道林栋是谁。

    果然,那些大使们闻言纷纷扭头看向林栋,一时间议论纷纷,让整个宴客厅热闹了起来。

    吕部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林栋治疗好索菲娅的绝症,这可是他外交部宣传华夏医疗的好机会。

    说白了就是炫耀,你们不是一直贬低华夏医疗吗?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你们都治不了的病,咱华夏能治!

    这可是外交部好些年没有过的,扬眉吐气的畅快时刻。当然,吐这口气的同时,他的档案上会加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切都是林栋带来的,他怎么看林栋都觉得顺眼。

    川田千叶此时也将目光投向林栋,这让旁边的李元峰极为吃味。

    再加上林栋获得他所难以企及的殊荣,更是让他双眼都快冒出火花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