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八十七章 医术称雄

    下巴的刺痛感,让林栋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紧接着耳边传来模糊的争吵声。

    “你这是干嘛?干嘛卸掉他的下巴?”

    “关你什么事啊?我要给他喂药。”

    “喂药?荒唐,有这么喂药的吗?”话音刚落一双柔软的手摸上他的脸庞,只听一声轻微的咯噔声,下巴就已经复位。

    复位的手法很老道迅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痛苦。

    “哎……你干嘛?”

    这举动马上惹起了旁人的不满,林栋马上又有一只柔软的小手,在他的脸上一捏,下巴再次被卸了下来。

    下颌错位带来的些微疼痛,刺激了他的精神让他更清醒了几分。旁边的声音也更清晰地传入他耳中,斗嘴的两人应该是罂粟和孙钰。

    “你怎么又把他下巴卸下来了?孙家给人喂药这么粗野?伤到他怎么办?”话音刚落,下巴再次复位。

    只是没过多久,下巴又被卸开,接着孙钰不爽的声音响起:“罂粟我警告你,再在这捣乱,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栋这才明白,她们争执的是给自己喂药的问题。以孙钰的行事,这卸下巴喂药,还真是她的一贯做法……

    不幸的是他成了两个女人斗气的工具,下巴则成了两个女人的战场。这不断卸下关节再复位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他马上就活动身体,准备爬起身来。

    刚一动,剧烈的酸痛感就从四肢百骸袭来,肌肉半点力气都用不上。这次精血透支的太厉害了!

    林栋心头苦笑一声,试图引动真气,脑海一股刺痛感传来,顿时让他发出一声虚弱的惨哼。

    病床边正大眼瞪小眼,试图用气势压倒对方的两女,听到这边的动静,马上放弃了相互间的对峙,惊喜地看着他异口同声地问道:“林栋,你醒了?”

    不过他这会脑袋疼痛难忍,哪有可能给出回应。

    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两女顿时急了,孙钰一把抓住林栋手给他诊脉,罂粟慢了她一步只能怏怏地垂下手,呆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

    诊完脉,孙钰皱眉将他的手放下,又伸手给他做头部推拿,希望缓解林栋的痛苦。

    在她的推拿下,林栋的疼痛有所缓解,脸色也缓缓平静下来。

    “孙钰,他怎么样了?”

    孙钰想也没想就回答道:“没什么问题,可能是触动了痛处。”

    马上她又反应过来,狠狠地白了她一眼道:“我告诉你干嘛?不是你捣乱,我都已经给他喂完药了。这里有我就行了,你赶紧走。”

    罂粟对林栋异乎寻常的关切,早就让她暗生警惕,直接下了逐客令。

    “你能在这,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你的手法这么野蛮,我要走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把他大卸八块?”罂粟和孙钰接触的时间不短,哪能不知道她是个直肠子,轻笑一声揶揄道。

    孙钰顿时脸色一黑心中怒气勃发,不过她明白生气了就落在下风,调整好情绪冷声反讽:“我是他老婆照顾他是我的责任。倒是你堂堂一个大队长,这么殷勤地照顾他,该不会是对他企图吧?我可告诉你,他是有老婆的人。”

    罂粟还真没想到一向拙于言辞的孙钰,反击来得这么犀利,当下就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总算占了一回上风,孙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朝门口比了个请的姿势:“罂粟队长请你离开吧。我代林栋感谢你来看望他。”

    她用家属口吻说话,更是让罂粟心中酸涩,不过她可不打算认输,很快脸上再次挂起甜美的笑容:“我是他的朋友,他病倒了照顾他是应该的。为他的安全着想,我暂时还不能来离开。”

    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瞥了孙钰一眼,孙钰脸色再次怒火中烧,这么逼都没逼走人,她总不能动手吧!

    她只能闷哼一声,不再搭理罂粟,抓起旁边的碗,掰开林栋的嘴把药灌了进去。

    “你想呛死他啊?”

    看到她这举动罂粟阻止她,憋了一肚子气的孙钰,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赶忙停下手中的动作。可是这时已经晚了,半碗药汤早已灌进林栋嘴里。

    林栋立马被呛得咳嗽起来。孙钰连忙运气轻抚他的胸口,帮他吞下药汤。

    总算将一大口药汤吞下,他无奈地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床边的两个女人,嘴角弯出一丝苦笑。

    其实刚才他就醒了,可是两个女人争锋相对斗得不可开交,他帮哪边都不好干脆接着装晕。

    “你没事吧?”

    见他睁开眼睛,两女脸上瞬间爬满了惊喜。

    “%¥……”

    林栋此时本就虚弱,下巴更是被卸了下来,吐字含糊不清两女纷纷凑近他嘴边,想挺清楚他说的话。罂粟最快反应过来,赶紧伸手一捏住他的下巴,使着柔劲快速往上一推把下巴复位。

    “我还好,就是浑身没一点力气。”下巴复位,林栋动了动发麻的嘴巴,勉强一笑道:“冷……索菲娅没事吧?”

    原本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孙钰,一听他刚醒就询问索菲娅的情况,眉头一皱道:“你还问她?不是她,你至于搞得这么虚弱么?是不是又消耗精血了?”

    旁边的罂粟也没什么好脸色,点点头道:“差点搭上你自己的命,值得吗?”

    如果不是因为冷凝月,林栋确实不会如此拼命。

    可是这些事情他又不能明说,只能轻笑一声安抚道:“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有一分把握都要尝试尝试,再说我不是好好的吗?索菲娅怎么样了,告诉我吧。”

    “她命保住了,只是和你一样虚弱,现在在旁边的贵宾病房躺着。”

    听到这消息,林栋总算宽心了不少,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是冷凝月融合了索菲娅的魂魄。

    “带我去看看!”

    话音刚落,他就迫不及待地挣扎着起身。只是刚撑起身子,手臂一软他再次摔回床上,大口地喘息起来。

    “你慢点啊!”

    两女一左一右扑上前来,各自搀着他一只手,将他按回病床。

    “你到底是想干嘛?你身体还没痊愈就要去看她。她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罂粟阴沉着脸,很是不满地呵斥道。

    “我这不是担心病人的安危吗?”她的语气泛着浓浓酸意,林栋赶忙陪着笑脸解释。

    罂粟对这解释可不怎么满意,冷着脸道:“要去看她,也得你身体好点再说。孙钰给他喂药,我去给他弄点吃的来。”

    她说完就快步走出病房。

    “哦,好的!”孙钰下意识地就应了一声,端起旁边的药碗朝林栋嘴边送,很快她又反应过来,狠狠地朝门口瞪了一眼嘟囔着:“我干嘛要听她的?”

    她这可爱的模样,让林栋轻笑出声。

    孙钰扭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笑什么?赶紧吃药。”

    他立马收起笑脸,顺从地张开口方便她喂药。

    “补气汤?里面人参药性极佳,是上好的灵药。”一口药汤下肚,遂即涌起滚滚暖流,澎湃的药力逸散周身经脉,林栋顿觉体力正在快速恢复。这正是老参特有的功效。

    “奶奶借索菲娅的名义,讹了明月堂最好的老参,你赶紧多喝几口好好滋补一下。”听到这话孙钰嘴角弯出一缕得意笑容,再次将药碗递过来。

    “你该不会和罂粟勾搭上了吧?”

    正喝着,孙钰突然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林栋差点没被嘴里药汤再次呛到。

    “你说什么勾搭啊?这么难听。我们是朋友。”

    “朋友?”孙钰疑惑地审视了他几眼,明显不相信这说法。

    她在九处呆了这么长时间,算是比较了解罂粟。平素对人是挺好的,可是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从没对谁像林栋这样着紧过。

    “当然是朋友。”

    “那样最好。我早就告诉你了,她不是个正经女人。而且你和九处闹僵了,离她远点比较好。说不准她是带着目的来接近你的。”

    她对罂粟的观感一向不好,说的话自然也不那么中听。不过这话落在林栋耳里,却异常的刺耳,

    他眉头微微皱了皱,稍微有些严厉地道:“小钰,背后嚼舌根可不像你的为人。而且,我也相信她不是那种人。”

    “我只是说说而已。”

    孙钰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脸上有些小委屈。

    罂粟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走到门边,听到两人的对话,脸上泛起了一层寒霜。她没想到一向直肠子的孙钰,竟然也有诋毁他人的毛病。

    接着听到林栋毫不犹豫地帮她辩解,她脸上再次泛起了甜美的笑容,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病房。

    经过一夜的休息,林栋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大清早就起身。

    此时罂粟已经不见了踪影,孙钰则在不远处的角落闭目打坐。

    林栋轻叹一声也不吵醒她,盘坐在床上运转真气,很快他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不计代价的透支精血,带来的后果就是让他经脉受创。虽然伤势不重,但是也真气运转难免有些滞涩,修为也因为消耗过度降低了一个层次。

    不过对于林栋来说,这些微的损伤算不得大麻烦。他手里灵药不少,配几副温养经脉的方子,再配合真气的温养,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他再次沉下心神继续搬运真气,缓慢滋养受损的经脉。

    修炼了一会,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将他和孙钰惊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