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八十五章 急救

    “你们妄为医生。”孙钰犹自愤慨地冲着门口嚷嚷着。

    “够了,现在不是跟他们计较的时候,我们必须想办法保住索菲娅的命。去,用护心针护住她的心脉。”孙庭海一直在盯着索菲娅的情况,哪还有功夫搭理这些人,她拉了孙钰的手一把吩咐道。

    “林栋……”接着她又扭头看向林栋,发现他的不对劲,赶忙打住话头。

    孙钰一咬银牙,知道这会确实不是找麻烦的时机,便转身面向索菲娅躺着的病床,想要准备所需针具也发现了林栋的异状。

    她赶忙走过去,猛地一拉他的手焦急地道:“林栋,你怎么了?”

    “不要打扰他,他应该在想救治的方法。我们必须给他争取时间。”孙钰立即松开他的手,从针套中找出所需银针,开始用酒精棉球给针体消毒。

    这时正给索菲娅做急救的医护人员,突然焦急地开口说:“病人心率三十,血压也降到40mmgh以下,怎么办?”

    还没等主治的医生开口,正给索菲娅输出圣力的迪比亚沉声吼道:“还等什么?持续高浓度吸氧,阿品托一毫克静推,快!”

    在场的医护人员一愣,纷纷看向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此时头上早已挂满冷汗,堂主这么急于摆脱责任,可想而知这个病人有多么棘手。能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哪怕病人出事他的责任也能轻不少。

    他遂即满脸焦躁地,冲身边医护人员吼道:“愣着干什么?按这么先生吩咐的做。”

    “哦、哦……”

    旁边的医护人员被他吼得浑身一激灵,赶忙开始准备药物。

    “等等,现在注入强刺激性药物,很可能提前她的死亡,必须要用更稳妥的办法。”孙庭海赶忙大吼一声,阻止他们的行动。

    “你去让赵自在拿出最好的老参,另外让汪常有那老东西,把夺命散拿出来。告诉他们速度要快,否则他们绝对会后悔。快去啊!”

    哪怕她功力尽失,可是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威仪,却已经深植她骨子里,特别是面无表情时这股威仪更甚。主治大夫想都不想,就撒丫子冲出门去。

    “相信我。”

    随后她又对脸色阴沉的迪比亚说了一句,再次催促孙钰道:“护心针快点!”

    孙钰这里已经准备妥当,双手各捏三枚银针快步来到病床前,闪电般银针刺入索菲娅心头各大腧穴。

    随后她右手不断地快速旋转着,不断提捻扎入腧穴的银针。

    索菲娅脸上很快就泛起痛苦之色,额头上更是热汗淋漓。出现了这些变化,她的心率和血压都有所提升,这才让迪比亚的脸色缓和下来。

    痛苦总比死了来得好!

    “你继续你刚才做的事,对公主有好处。”

    迪比亚哪还会抗拒孙庭海的指令,全神贯注地将力量输送到索菲娅体内。

    没多久,冲出门外的主治医生就赶了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长木盒子和一碗药汤。

    “药王前辈,东西拿过来了。”

    孙庭海赶忙接过木盒子揭开,一股浓郁的药香散发出来,闻到的人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盒子里是半截儿臂粗的老参,孙庭海满意地点了点头,至少赵自在这老家伙没有藏私。

    “小钰,先把夺命散喂给公主喝。”

    孙钰二话不说躲过药汤,干净利索地卸掉索菲娅的下巴,将药汤慢慢灌了进去。

    她的动作直接粗暴让迪比亚眉头一皱,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索菲娅银牙紧咬,不用这种方式想要顺利喂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碗夺命散下去,索菲娅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这药倒也名不虚传。看到这情形其他人都微微松了口气,只有孙庭海脸色却没有半点缓和。

    她再次将木盒丢给孙钰道:“榨取精气给她吊命。”

    孙钰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伸手抓出那半截老参,手上剑气翻滚将老参精气烘出,接着将精气全部导入索菲娅嘴里。

    吸收了这股浓郁的人参精气,索菲娅皮肤瞬间变红,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热气,脸上也浮现出极度痛苦的神色。

    孙庭海这才长舒一口气,暂时她的命算是保住了,只希望林栋能找出办法。

    这时林栋才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出来,只是他脸上表情显得无比沉重。

    他刚有动作,坐在他身边的孙庭海就有所察觉,她惊喜地看着林栋问道:“想到办法了吗?”

    林栋勉强扯动嘴唇冲她露出一道难看的笑容,接着扫了一眼病房里的人道:“你们都出去。”

    听到他这话,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林栋,你怎么了?你要单独治疗吗?”孙钰敏锐地感觉到林栋压抑的情绪,走到他身边轻声问道。

    “小……钰,带他们……都出去,我没让人进来,谁也不许进来懂吗?”林栋点了点头声音异常的干涩。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进来的。”孙钰懂事地点点头,也没询问他这么做的原因,直接动手赶人。

    也没人能抵抗她的怪力,很快病房里就只剩下林栋四人。

    “老先生,请出去。”

    孙钰对迪比亚的态度就客气了许多,不过迪比亚却没有挪步的意思,直勾勾地看着林栋道:“你有把握治好公主殿下?”

    “试试!”

    “请竭尽全力。”

    迪比亚沉默了好一会,冲林栋深深一鞠躬,而后迈步朝门外走去。

    等孙庭海祖孙两也离开病房,病房里只剩下他和索菲娅。他这才迈动脚步,将所有的门窗锁死拉下窗帘。

    病房里只剩下各类仪器灯光在闪烁。然后林栋又从日月佩中取出,在九处截留一枚微型电磁炸弹。启动引爆开关之后,一团无形的电磁波炸开,病房所有电子设备彻底瘫痪,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另一间监控室里,赵自在等人围在里面,正通过监控视频观察病房的情况。突然间电视墙一黑,音响里发出“撕拉”一声巨响,吓了他们一大跳。

    众人皱着眉头掏了掏耳朵,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赵自在。

    “应该是监控摄像头出问题了,我们过去看看。”

    说罢,赵自在就带头朝门外走去。来到病房外,就见孙钰抱着净世剑挡在门口,罂粟则带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特勤队员,分散在病房四周守护。

    “不许进去!”

    看到赵自在等人过来,孙钰带着一脸厌恶之色,横剑将他们挡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自在眉头一皱,这是他家的地盘,他竟然还没有自由进出的权力了。

    孙钰对他可没有半点好感,鄙夷地扫了他一眼,压根没给他解释的意思。

    赵自在脸色一阵铁青,知道跟横蛮的孙钰说不通,扭头看向孙庭海愠怒道:“孙药王,你孙女这是什么意思?”

    “林栋给公主治疗,任何人都不许进。”

    “荒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他现在把病房的监控头都破坏了,咱们根本没法了解内部的情况,公主出了危险怎么办?他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孙庭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就不劳你操心了。你不是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孙家身上了吗?治不治得好,那也是我们孙家的问题。公主的人都不担心,你操的哪门子心?”

    迪比亚也配合地扭头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和他搭话的意思。

    这下赵自在的老脸可就挂不住了,红着一张老脸,闷哼一声走到旁边等候。已经撕破脸皮了,他倒要看看林栋怎么治好一个将死之人。

    “爸,那小子在搞什么鬼?他不会真有把握治好公主吧?”李元峰凑近他老子的耳边耳语着。

    李顶天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又舒展开来,嘴角翘起一道阴冷的笑容:“五脏俱衰生机尽丧,除非他有起死回生之能。我看他是故弄玄虚,就算他想搞鬼,也得能过那个什么暗杀者那一关。”

    李元峰见他老子如此笃定,脸上泛起了欣喜的笑容。他一屁股坐在明月堂门下搬来的椅子上,兴奋地等着看林栋的好戏。

    这次林栋可是遇到大麻烦了,轻则名誉扫地,重则搞不好会被愤怒的暗杀者干掉。无论是那种情形,都是他喜闻乐见的事。

    在林栋身上吃了这么多次鳖,他终于等到了如此美妙的一刻。他还真要多谢那个吴有。

    想到这他庆幸不已,幸亏吴有选择了加入孙家,否则很有可能倒霉的就变成了他们李家。

    这时,一道黑影一闪出现在病房外,李元峰一看可不正是那个暗杀者吗?

    不过看他这满脸阴沉的模样,恐怕他追击吴有没有什么收获。这样也不错,最好是他这满心的愤怒,都发泄在林栋身上.将他大卸八块!

    他越想越是兴奋,越想越是快意,他差点因为这感觉达到**。

    暗杀者的到来,顿时让四周的特勤队员惊骇莫名,迅速结成防御队形,将手中枪械指向暗杀者。

    暗杀者面对眼前的枪械眼睛微眯,一股庞大的杀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这股杀意顿时让特勤队员嘴唇一阵干涩,狠狠地吞咽了几口口水,他们有一种直觉一旦开枪,死得绝对不是眼前这人。

    罂粟敏锐地发觉了此人不是她能对付的,当即按下了腕表上紧急求救的按钮,向总部呼叫支援。

    眼见现场变得剑拔弩张,气氛压抑到极点。

    迪比亚赶紧上前,走到暗杀者身边恭敬地道:“莫德雷德阁下,这是华夏的安全部队,是来负责公主安全的。”

    莫德雷德这才收敛四溢的杀气,冷冷地道:“负责公主安全?刚才遇袭的时候他们上哪去了?”

    罂粟一听脸色就冷了下来,挺身而出面对莫德雷德:“我们确实低估了来敌实力,为此我们损失了不少英勇的战士。至少我们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更应该为公主安全负责的你们,又尽到你们的责任了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