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八十一章 借大义压人

    “很简单,我以五行生克的用药方式,让五脏形成一个大循环,最终以药力刺激她的精神,达到暂时缓解病情的效果。”林栋娓娓道来,大概描述了自己用药的方式。

    当然他不可能告诉李元峰,符咒配合药力滋养魂魄,才达到如此的效果。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用的什么药物达成体内循环?药力如此之强,你如何让她孱弱的身体承受住的?你又是用的什么方子?快说!”

    林栋的做法,几乎颠覆了李元峰对药的认识,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状态;甚至都忘记了害怕,冲过来拎着他的衣领,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也怪不得他发狂,两天的比赛下来,他并不觉得自己比林栋差多少。可是这会他却突然发现,林栋对索菲娅进行的治疗,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理解。

    他所问的问题,林栋又怎么会给他解答,拍开了他的手冷声道:“我用的是我们孙家的秘方,你觉得我有必要向你交代吗?刚才的教训看来你没记住啊!”

    “你……”他狂热的劲头过去,赶忙往后退了退,接着眼珠一转问道:“你不说出你的方子,怎么能让我们评判你能够获胜?怎么能让我们心服口服?”

    “没错,李少说的对,林家主你确实应该公开方子,否则我们怎么知道你胜在哪里。”

    “是啊,林家主,这里都是中医高手,你说出来说咱们讨论完善,对公主的病情更有帮助。”

    “敝帚自珍对中医发展没有任何好处,林家主孙家作为中医协会重要一员,应该起一些表率作用。”

    李元峰的话马上引来其他人的赞同声,有的搬出索菲娅的病情,有的干脆以大义压人,林栋听着觉得异常刺耳。

    林栋嘴角慢慢弯出冷冽的笑容,环顾四周一圈,最后目光停在评判台上:“各位,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主持台上的人都略显尴尬,目光都投向东道主赵自在。赵自在暗骂一声,好事轮不到他得罪人的事,这帮老狐狸就全推过来了。

    只是作为主办方,他又不得不开口。

    “林家主,这当然还要看你个人的意愿,我们自然不会勉强。”

    听到这话其他人眉头一皱,这老家伙竟然没有按照商议好的说,明显是不想得罪林栋。

    这时鬼医派的汪常有站起身来,对林栋一礼皮笑肉不笑道:“我来说句公道话吧。林家主你既不说明治疗方法,又不说明所用药物和依据,这么胜了怎能服众?现在也就你知道真实情况,谁能说明公主的病情不是你故意伪造?”

    他自己说出这番话,就意识到说错了话,赶忙打住话头。可是却已经晚了!

    站在索菲娅公主身旁的迪比亚,脸上立马泛起怒容大声喝问:“这位先生,你的意思是说公主协同他人在欺骗你?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的信仰和皇室的名誉!”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请这位神父不要误会!”

    汪常有连忙开口解释,接着索菲娅冷着脸开口打断他:“这不关乎皇室的名誉,同样也是对林医生的诋毁。迪比亚神父,请您将病历记录,再给老先生查看一下。”

    哪怕生气索菲娅也保持着应有的礼仪,迪比亚点点头,冷着拿出病历记录向汪常有走去。

    看到索菲娅的举动,汪常有脸上挂满了苦涩,她这是准备先礼后兵啊!

    他哪能去接迪比亚递来的病历记录,只得拉下老脸对索菲娅拱手一礼道:“公主,一时口不择言,如果有所冒犯到你,请你见谅。”

    赵自在赶紧起身帮腔:“是啊公主,老汪是一时口快,绝没有针对你和皇室的意思。”

    索菲娅这才微微点头:“我接受您的道歉,但是我觉得您更应该跟林栋致歉。您的这种质疑,是对一个医生最大的伤害和侮辱。”

    看着她这不依不饶的模样,汪常有只能不甘不愿地转头面向林栋,用硬邦邦的语气说:“抱歉。”

    “汪老先生你一把年纪了,下次不要再做人家手里的刀才是。”说完,他也不看汪常有那铁青的脸色,扭头扫了一眼李顶天:“李家主,汪老先生为你惹上麻烦,你都不准备出面吗?”

    两天的观察,足够让林栋看清楚很多东西,比如汪常有和李家只之间的关系。

    “林家主,我和汪老哥相交多年,别试图挑拨我们的关系。汪老哥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而且也是出于对公主殿下身体的担忧。”

    李顶天也坐不住了,冷笑着起身说:“你不说出治疗所用的方法和药物,谁又知道你是不是用虎狼之药,用身体健康换取暂时好转。大家都是中医,很多不能说的手段,大家多少都了解一些。”

    “没错,老夫就是这个意思,只是不好意思当面说出,还是李家主有魄力啊!”李顶天确是个难缠的的对手,只言片语就抚平了汪常有心中那丝不满。

    还试图激起索菲娅等人的怀疑,想让她站在自己这边,给林栋施加更大的压力。他给众人找到了发难的由头,这帮有心人的逼迫声,也叫得更欢了。

    索菲娅对林栋深信不疑,柳眉一蹙就要帮林栋解释,可是她旁边的迪比亚考虑的却更多,伸手拉住她劝道:“公主殿下,请先听他说什么。”

    “可是,神父……”

    “听我的,只有同行更了解同行。”迪比亚眼神顿时严厉了许多,索菲娅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李顶天一直在留意他们的举动,顿时明白计策生效,嘴角裂开一道得逞的笑容。

    这家伙的阴险彻底激怒了林栋,他的笑容越发冷冽起来。

    “李家主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你忽略了一点,以公主的身体情况来说,她能承受住你口中所谓的龙虎之药?而且能延续她多一天生命,就或许能想出治疗她的办法,只要是有我也肯定会用。”

    “她是我的病人,我就有责任对她负责到底。”说着林栋看向索菲娅叹息道:“可惜的是我的医术不够,现在只能延续她的生命,却还没有把握彻底治愈她。”

    因为无法治愈自己的病人,林栋脸上满是愧疚。这发自内心的话震撼到了其他人,逼迫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庭院里刹那间死寂下来。

    大家伙看着站在场中的林栋,阳光照在他身上,仿佛给他镀了一层金光,身影一下子显得无比高大。

    他们不禁反思,有多久,他们没有因为无法让病人痊愈而悔恨?

    追逐在名和利之间,让他们早已淡忘身为中医人的职责,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看着他这愧疚的表情,索菲娅眼眶泛起泪光,心中激动无比。这么一个尽职的医生,她竟然会听从迪比亚的话,选择了不信任他。

    “李先生,请你不要侮辱林。他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尽职的医生,我不允许你侮辱他。请停止你肮脏的行为。”悔恨且愤怒的索菲娅,丢开了一直以来的礼仪和优雅,怒斥李顶天。

    她是个聪慧的女人,又哪能看不出李顶天用意何在。

    李顶天脸色骤然铁青,如果换成其他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指定一个耳光就扇过去了。可是对象是皇室公主,他只能强忍下来。

    他不去理会索菲娅,看着眼前的林栋,他冰冷的心也有所触动。不过这只是短短一瞬,他的心就再次坚定下来。

    “孙家矗立华夏多年,我李家自然相信林家主你的医德。一人技短,两人技长。索菲娅公主来意我们都知道,我们也都想要尽自己所能,还她一个健康的身体。”

    李顶天脑子一转计上心头:“林家主,既然你已经找到可以延续公主生命的单方,为什么不说出来大家进行会诊。在坐的都是中医界的翘楚,应该能帮你琢磨出更好的办法。”

    “是啊,是啊!林家主,我觉得李家主此言甚是有理。中医在你的努力下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再固步自封是最愚蠢的做法。我觉得我们应该摒弃门户之见,敞开心扉共同交流,才能促进中医发展。”

    汪常有再次开口帮李顶天说话,吃过一次亏之后,他说话可仔细多了,还借上了发展中医的大义,马上获得满满的赞同声。

    “汪常有,你能要点脸吗?”坐在一旁的孙庭海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指着其他几人怒斥道:“一个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们谁没个压箱底的东西?”

    “鬼医的夺命应急汤,你明月堂的护心养命散,还有你李家秘药……还有你们的针法窍要,就连弟子都没有几个得到真传。也有资格说摒弃门户之见共同交流?”

    孙庭海如数家珍地说出各家压箱底本领,满脸鄙夷地说:“你们如果真能做到,公开压箱底的东西共同交流,我们孙家也不会吝惜自家的那点东西。”

    她的话句句命中在场的老一辈的要害,说得众人脸色赧然。要他们把压箱底的本领真个公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常言说的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还有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这种规矩多如牛毛。敝帚自珍是人性使然,纵观华夏多少传世的手艺,都因为这些自私的思想而失传。

    林栋愿意贡献自己一份力量,让中医发展壮大,可是这不是他一个人慷慨就能做到的。

    如果一开始就好好说,他或许还会公开单方一部分,可是这帮老家伙,威逼利诱彻底激起了他的厌恶,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更别说还有李家这帮孙子,让他们如愿了,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遂即冲评判台的人笑了笑,开口道:“想得到就要付出一些才行。大家这么想得到我的单方,可见都看出了方子的价值。咱们都公开自己手中最有价值的方子,互相交流怎么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