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最后一个患者

    “什么意思?我还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我们三家平辈论交,我这个孙家家主可是他的叔伯辈,他以下犯上难道不应该教训?你们李家就是这么教育小辈的?”

    林栋抄者手毫不示弱地回瞪着李顶天,他可是占着理的。就如同李家想整垮他,他同样想打垮李家。

    不过要对付李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得从多方面下手,他一直在做。这次医术大赛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唯有树立起另外一面旗帜,收拢那些对李家不满的势力,逐步瓦解李家建立起来的庞大关系网。之前还给李家摇旗呐喊的势力,现在也有了偃旗息鼓之势,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双方的对峙最蛋疼的莫过于赵自在,他明月堂好容易争取到举办大赛的机会,可是连续两天都出状况。

    第一天来个徇私舞弊,第二天更好,比赛都快变成比武了。

    他只得挺身而出,苦笑着打圆场道:“李老弟,林老弟,你们就给我几分薄面,好歹给中医协会留点面子吧,在岛国人面前斗咱华夏人的脸面往哪搁啊!”

    最后一句话他尽量压低语气,只让林栋两人听见。听到这话,林栋和李顶天都是眉头微皱,都暂时放弃了争锋的意思。毕竟,在岛国人面前接二连三地出现内斗,着实不是长脸的事情。

    “林家主,错过今天,总会有见面的机会。”已经撕破脸的两家,自然没什么好话说,李顶天笑着拱拱手,只是那笑容说不尽的冰冷阴寒。

    林栋毫不示弱地回道:“我等着,不过下次可别忘了,先找好帮手。”

    “一定一定。”

    只是李元峰眼见受辱了找不回,又怎么会乐意,硬着脖子钉在原地怒视着林栋。

    自从碰见林栋,他就仿佛遇见了命中克星一般诸事不顺,如果可以他恨不能现在就把林栋给生吞了。

    “蠢货,给我注意点场合。如果你不能克制自己,给我退赛让李易峰来比。”见他这模样,李顶天更是心头火起,一运气硬生生地拖回了座位。

    听到李顶天愠怒的语气,他终于反应过来。最后阴冷地扫了林栋一眼,深呼吸两口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微闭双眼端坐在自己位置上。

    周遭的人没想到退让的会是李家,脸上都泛起了一闪而逝的惊容。对于林栋则更多了几分忌惮。

    之前为李家呐喊助威的势力,也不得不开始思量,帮助李家对付林栋是否是个明智的决定。

    赵自在大松了一口气,赶忙令人将已经休克的大汉抬了出去,麻溜地抽取下一个病患。这两天他受的刺激比近十年的总和还多,再来几次他指不定会不会神经衰弱。

    “林君,看起来你和李家的关系不怎么好啊。”川田千叶丝毫没有一点始作俑者的自觉,刚回到座位就又开始和林栋搭讪。

    林栋对这女人有一种无语的感觉,外表这么温柔内心却这么不矜持,这是岛国女性的特性,还是就是这个女人特有的个性?

    她难不成就看不出来,自己压根不想搭理她吗?

    “川田小姐,你弄死他我都不管,但是千万别扯到我这边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惹火我了你会很后悔。”

    川田千叶微微一笑,饶有兴趣地反问道:“林君,你的话我不是很懂诶,不过你准备让我怎么后悔,我倒是想听一听。难道就像上次那样,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吗?”

    听到这话,林栋顿时想到那天的事,老脸一阵发热。他算看出来了,这女人绝对是咄咄逼人型的,不把她的气焰压下去,他恐怕是没的消停了。

    “怎么后悔?如果我没记错,你那只小狗魂体本源还没稳吧?我倒是有办法让它的情况更遭点,你可以试试。”

    川田千叶闻言脸上总算是变了色,哪怕只有那么一瞬,林栋也敏锐地察觉到了。

    “你可以试试。如果你觉得青狼就那么点能耐,你不妨试试。”

    “那你也可以不妨试试。看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要比赛就好好比赛,我还在等着你的神针心法。”

    林栋笑眯眯地说着,川田千叶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她的确不敢尝试,至少在青狼魂体稳固之前不敢尝试。

    眼见着女人总算是安静下来,林栋也算清闲了一点,养精蓄锐等待接下来的比赛。

    这次抽出来的是一名年轻女性,几人一一诊断之后,提笔写下了诊断和所下的药方。

    主席台众人评判之后,便宣布结果:“这次切诊,林栋、千叶为甲等。李元峰、黄宇……为乙等。……为丙等,另外有一人开具食疗之法,配合针灸治疗。投机取巧,不列于成绩。”

    听到这话,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便起身抗议道:“我开具的方法最为有效,同时价格也最为低廉。我认为病人看病,当然要选用最为平价的治疗方法。”

    赵自在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不错,你的本意值得赞赏。但是我们现在是比赛,考的是切诊和方剂。并不是要求你用最廉价的方法,给病人治病。更何况,名师针灸可未必比方剂便宜。”

    听到他的解释,眼睛一阵哑口无言,接着脸上泛起不服气之色,指着林栋道:“那他凭什么取胜?”

    “病人是小腹胀痛舌质暗紫,舌边有瘀点,脉沉弦。气滞血瘀之象。而这两日逢她经期,这是气滞血瘀痛经之证,切诊相差无几。”

    赵自在拿起手中诊单,详细地解释道:“李元峰等人开具专方、干品益母草30g,山楂30g,红花10g,红糖适量,水煎服。却忽略了病人略有胸闷为肝病犯脾所致。林栋两人则开具血府逐淤汤,加叫木15g、茯苓15g、陈皮15g。你可还有问题?”

    听完他的话,眼睛颓然叹息一声,另外的人也是一阵哀叹。

    这不能开口发问,病人略有胸闷难免会有所忽略。可是林栋和川田千叶却能明察秋毫,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川田千叶笑着给林栋甩了个挑衅的目光,林栋笑了笑心中斗志陡升。

    很快第二个病患被带入庭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那个色胆包天的大汉的原因,连续两个病患都是女性。

    诊断继续进行,这次的患者是一个肝病患者,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所有人都表现得极为认真,切诊的结果巨细靡遗没有任何疏漏。又不约而同地开具了,最合适的理气疏肝的和气汤。

    因此这一轮,所有人都拿到了甲等的好成绩。

    昨天下午林栋和千叶已经拿到了综合甲等,最后一次的成败,已经可以决定谁能角逐头名,还是敢陪末座陪太子读书。

    这下庭院里的气氛也紧张起来,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地等待下一个病患。唯一表现的轻松的只有林栋和千叶。

    他们两无比稳定的状态和超强的实力,也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只要他们的发挥不出问题,这前两名的位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会他们倒是希望林栋能够多的头筹,要是输给一个岛国人,那脸面也就太难看了点。当然也不是没有意见不同的,那就是已经被川田千叶迷得神魂颠倒的李元峰。

    对于他来说显得极为讽刺。他修炼的是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极大的采阴功,却阴沟里翻船反被川田千叶迷了魂。

    也正因为这原因,他才会因为她一句暗示就去找林栋麻烦。

    “各位,今天最后一位客人早已选出,那就是索菲娅公主。公主近期身体欠佳,所以我们征得她的允许,作为你们最后一次切诊的对象。下面我们掌声欢迎公主。”

    赵自在说完之后,所有参赛者都是一片哗然,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参赛者一个个脸上挂满了兴奋,没能参赛的人则是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能够近距离接触这么漂亮的公主,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索菲娅带着优雅的笑容,在迪比亚神父的护持下,走到准备好的诊台坐下。

    “等等,我反对。”

    一个突兀的反对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发话的正是李元峰。

    “据我所知,给公主治病的就是林栋。他对公主的病情最为了解,这样我们怎么能赢他?”

    这个消息也算不得多大的秘密,知情者不在少数。李元峰提出的这问题也得到许多人的赞同。比起给公主治疗的林栋,他们可是出于劣势。

    “这个我们当然也有所考虑。林家主已经获得两次甲等,这次他不参加这次的切诊。而你们只要能从公主脉相,查明病因并给出适合的单方即为甲等。千叶小姐你也是两次甲等,也可以选择不参与。”

    这个方法还算公允,便也没有人再反对。

    川田千叶沉吟了一会,还是决定接受这次的挑战。她想要探探林栋的底,看看他的医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可不光是林栋忌惮她的实力,她竭尽全力依旧不能压下林栋,同样让她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输了,可要输掉全部的神针心法。

    “那好,现在开始吧。谁先来?”

    “我先!”李元峰是最想打败林栋的人,他二话不说就走到公主旁边,笑着对索菲娅说道:“公主,请伸出右手。”

    公主虽然不喜欢他,但是几乎融入本能的礼仪,还是让她挂起了亲和的笑容,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此时的李元峰,心中满是打败林栋的冲动,点头回了一礼就探手搭在索菲娅手上。

    不多时,他的脸色大变,看着索菲娅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接着他干脆微闭双眼仔细观察,好一会他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索菲娅,脸上露出了无比惋惜的表情。

    下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林栋一眼,眼神中有无奈又嫉恨不一而足。只不过这次开方,李元峰表现得异常纠结,写下一行字就苦恼地划掉循环往复。

    无独有偶,其他人给索菲娅诊脉之后,也都露出了类似的表情。下台后大家似乎都没了说话的兴趣,庭院显得出离的静寂。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