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七十七章 勾心斗角

    “华老哥,你真要退出这次的比赛?”赵自在错愕地开口问道。

    做出了决定的华容浑身轻松了不少,轻笑着点点头,很是诚恳地道:“我那不孝孙儿,做出这种事情,我华家没脸继续比赛了。只希望二位能原谅他的过错。”

    “既然华老哥心意已决,我也不再多劝。”赵自在拱手一礼,语气缓和了不少,算是接受了他的歉意。

    林栋也冲他点了点头,华容做出的姿态算是给足了面子,他也不会再不依不饶。

    其他人心头多少还是有些庆幸,华家曾经雄踞医术排名第三。沉寂这么多年,说不准是在悉心研究医术,少了这么个对手至少他们的排名,还能靠前一些倒是一件好事。

    老奸巨猾的李顶天从华容的态度上,猜出了他的意图,这让他脸色很不好看。

    在他看来华家是对付林栋的天然盟友,也是他可以利用的一枚好棋子,可是这枚棋子突然改变策略,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他阴冷的目光盯着华容,心中做出了决定,收拾了孙家和林栋下一个就是华家。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

    华容敏锐地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冲他微微一笑,至少在他和林栋没分出胜负之前,李顶天没工夫也不会傻到对付华家。

    “各位,时间不早了,比赛赶紧继续吧。我华家当回看客,欣赏一下各位告绝的医术!”接着华容对众人笑了笑,冲赵自在比划个请的姿势,遂即回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赵自在着人撤掉了华中的位置,轻笑一声接着宣布:“比赛继续,请各位评判刚才的诊断。”

    “三轮望诊,林栋和川田千叶研判细致为甲等。李元峰……细微处把握不到为乙等……林栋和川田千叶并列第一,请大家为他们鼓掌。”

    结果很快出炉,这轮林栋和川田千叶获得优胜,所有参赛者和老一辈都有些不自在。一个岛国女人竟然在中医上,压过了华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如果不是还有个林栋,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此女表现出超高的医术水平,也让林栋侧目不已,暗叹确实是个难得的劲敌。

    不过敌人越强他越开心,否则赢得也未免太容易了点。

    注意到林栋的表情,川田千叶盈盈一笑轻声道:“林君,你们华夏人就是喜欢内斗。你真的确定这环境适合你?我希望你考虑一下来岛国发展,我们那里可是最敬重有才能的人,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女人摆明了在看笑话,林栋心头大为不爽,可是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只能嗤笑一声不再搭理她。

    川田千叶也不着恼脸上笑容依旧,期待着还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在她看来,看华夏人内斗可比单纯的比赛要有趣多了。

    第二轮是比试辩药,蒙着眼睛分辨药材和药性。

    同样分成比试三次。第一次是分辨十种药草,第二次是三种药材混合,第三次则是药汤,要分辨出君臣佐使各类药材难度极高。

    这次比试下来,林栋、千叶和李元峰同为第一,这也让李元峰找回了一些自信。

    两次的比试消耗了一个下午的时光,众人又在明月堂的款待下,在天京有名的聚德餐厅用了晚餐。

    林栋表现出来的超群实力,得到了老一辈的广泛认可,席间都是对他赞不绝口,很有示好的意思。林栋当然也不会驳他们的面子,客气地应对之下宾主尽欢。

    吃过晚饭,林栋等人正准备离开酒店。临出门前,华容笑着追了上来:“林家主,请慢走一步。”

    林栋脚步一顿,疑惑地扭头看着他问道:“华家主有何指教?”

    “是这样的,之前我们之间多有误会,还请林家主海涵。往后希望我们两家,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孙钰脾气最直,毫不客气地开口道:“合作?华家主,我们孙家被你们弄成这样,哪还敢跟你合作啊?”

    她这么直接了当,让华容老脸哪里挂的住,又是尴尬又是有些愠怒。以他一家之主的身份,跑来示好算是给足了面子。

    孙庭海轻轻一扯孙钰,示意她不要多话。接着开口笑道:“华家主客气了,孙家高攀不起还请回吧。”

    “孙老姐,我华家没有经受住李家的诱惑,忘记了多年的情谊。现在孙兄两人就在我们沛州,我愿意规劝他们回归孙家,弥补我曾经的错误。”

    “那他们带走的资金和资源呢?”林栋和孙庭海交换了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冷意。

    这老家伙还真是打的如意算盘啊,资金、资源只字不提,还想将那些离心的孙家人送回。

    “这……”华容脸上一阵为难,林栋再次打断他道:“行了,我看你也别为难了。合作什么的没必要谈,我只是奉劝你离李家远点,别到时候遭池鱼之殃。另外善待孙家的人,我们也算承你的情。”

    说完,林栋扭头就走,留下尴尬的华容。看着林栋等人的背影,他只能长叹一声。有些事情做了很难再回头。

    而且林栋表达的意思,只要他们善待分家的孙家人,他不会再追究以前的事情,至少也算达成了示好的目的。

    “林栋,奶奶谢谢你了!”出门之后,孙庭海很是激动地对林栋表达谢意。

    哪怕那些人选择背叛,她也依旧不能摆脱这股血脉亲情,林栋的细心和体贴,怎能不让她感动。

    “奶奶,你说这些干嘛,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林栋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孙家众人看他这窘迫的模样,纷纷发出善意的轻笑声。

    ……

    ……

    天色渐亮,橘黄色的朝阳从窗外洒入,照亮了整个的房间。只见各类衣物,从门口一直散落到床边。

    由此可见,房间主人的需求是多么的迫切。

    此时林栋和孙钰两人正赤果果地纠缠在一起,躺在床上沉沉睡着。

    光线照射到林栋脸上,将他惊醒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压着他的孙钰迷糊地嗯哼两声,一把抱住他的脖子阻止了他的行动。

    早晨本就是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怀中香软的身体,顿时让林栋有了反应。

    孙钰感觉到下腹的坚挺,马上也清醒过来,媚眼如丝地横了林栋一眼道:“色鬼,你还没满足啊?”

    林栋猥琐地嘿嘿一笑亲了她一口道:“昨天是你满足了吧?我可是很被动滴!”

    “你还说!”想到昨天的激情,孙钰脸色骤然羞了个通红,重重地锤了林栋胸口一下。

    小别胜新婚,孙钰昨晚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兴奋和主动,整个晚上都竭尽全力地奉献自己。

    需索无度之下,两人都累了个精疲力尽,难得地又赖床了。能让两个修行者如此疲劳,可见他们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哎哟!”她这拳虽重,但是以林栋的身体,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不过他眼珠一转,装作痛苦的模样惨叫一声。

    这下孙钰可就急了,立马坐起身来,可是保持着昨晚的姿势睡下的她,身体再次联结在一起。她立马惊呼一声,林栋可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矫健地翻身将她压在下面,继续进行昨天未完的事业。

    房间里再次响起了让人血脉喷张的靡靡之音。

    好在两人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一场战罢,意犹未尽地爬起身来洗漱。

    女孩子洗漱的时间一向比较长,林栋坐在床头等候的功夫,想到了例行的fecetime还没做,便赶紧给横州几女打去电话,这一聊就是半小时过去了。

    眼见水声停下来,林栋这才挂掉了电话,这要是让其他几女知道孙钰在天京,那他可有话要听了。

    孙钰披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他匆忙挂掉电话的模样,哪能不知道他在干嘛,遂即冷哼一声道:“又在给她们打电话啊?”

    林栋干笑两声,默认了她的猜测。

    “哼……”

    孙钰心中难免有些嫉妒,可是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既然离不开这个男人,也只能选择承受这一切了。

    “小钰啊,我发现你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最有女人味也最漂亮。”林栋赶紧起身,横抱着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赶忙说好话。

    “哼,你的意思,我其他时候就没有女人味咯?”果然孙钰注意力马上就被转移。

    “哪能啊,我是说这时候最有女人味。”

    自家事自己知道,孙钰也清楚自己的性格,除了在林栋面前之外,还真没什么女人味可言。

    两人腻歪了一会,直到孙元伟来叫门了,才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一看到两人,孙元伟就贼兮兮地看着他们,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来。

    “看什么看?大清早就想挨揍?”孙钰脸色立马又红了,为了掩饰心中羞涩,恶狠狠地威胁者,孙元伟胆气为之一寒赶忙躲到林栋身后。

    来到大堂,索菲娅和孙庭海等人早就在在这等着了。

    “hI林,你终于来了。这几天你习惯睡懒觉了吗?”一见林栋索菲娅就意有所指地调侃起来。

    林栋不由得老脸一红,干笑两声和她打了个招呼。随后给孙庭海问了个好,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林栋特意叫上吴有同乘一车,车开动后微笑着对他问道:“昨天过得还好吗?”

    “多谢家主关心,我昨天过的挺好。”吴有脸色微红,赶忙坐直了身子显得有些拘谨。

    “我们年纪相当,不需要这么拘谨。你是夔州苗族人?我听说过你们那活人坟的风俗,我很感兴趣,不介意的话给我们说说吧。”

    “活人坟,难道是把人给活埋了?这也未免太残忍了吧?”孙钰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泛起了不忍之色。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她的说法,接着看向吴有等着他的解释。只有孙庭海有些诧异地看了林栋一眼,直觉他问这个可能别有深意。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