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七十六章 揪出黑手

    林栋惊讶地看着满脸带笑的华容,也是一阵惊疑。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他看来这次事件,十有八.九是华、李两家中人所为。华容出来测试能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他竟然还反过来为他平反,难不成这事和华家无关?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样也省了他一番口舌,遂即笑着对华容一礼道:“多亏华家主为我孙家澄清,林某感激不尽。”

    “爷爷,你疯了?内气给予人的感觉不是一成不变的,说不准他当时没控制住内气输出量,这才让病人感觉到微烫。”华中不曾想自己爷爷竟然帮敌人说话,愣了一下之后,就气急败坏地喊道。

    华容顿时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华中,心中暗叫糟糕。他这么急切地想要栽赃林栋,表现得实在有些露骨。

    “闭嘴,说什么蠢话?以他的体质,能承受巨量真气吗?”华中哪能不了解华容的脾气,见他动了真火哪还敢造次,只能怏怏地缩了回去。

    林栋冷冷扫了一眼华中,心中也有了猜测。不过华容不但训斥华中还帮他说话,也有可能这是华中自己的作为,而华容并不知情。

    但是谁又说的准?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难对付,从他们身上能看出东西才怪。

    其他人这会都看出华容这是要对孙家,不,应该是对孙家家主林栋示好啊!只是出于什么原因,会让华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着实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这样吧,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我也尝试一下林家主的内气,也好给个公允的评判。”赵自在反应很快见华容开始对林栋示好,他马上挺身而出。

    林栋自然没有异议,握住赵自在的手,输入了一道真气。因为赵自在没有对抗的意识,两人略微接触就分开来。

    这时华容退回了华家所在的区域。

    “爷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好的机会,不给这小子一个迎头痛击?”华中嘴唇微动,以真气传音询问原因。

    华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同样的方式将声音送入华中耳中:“说老实话,这事是不是你策划的?”

    “爷爷,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质问之下华中眼神一阵闪烁,表现得有些心虚。

    华容还能不了解这个孙儿?

    看到他这反应就明白过来,这让他更是恼火,这种并不周密的计划很容易就会露馅。一旦揪出了华中,他刚才所做的一切还有个屁用?

    沉吟了一会,他再次开口传音道:“你这个蠢货我教过你多少次了。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易动手!”

    华中闻言脸上浮现不服气的神色,又不敢对华容发火,只能怏怏地反驳道:“如果爷爷你不帮他澄清,这次绝对够他喝上一壶。”

    “蠢货,你以为这种小手段就能对付孙家?林栋和孙庭海那老东西,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会如果真的牵涉到你,我会当众给你一点教训,你做好心理准备。”

    “不是吧爷爷,用得着这么怕孙家吗?”

    “你懂什么?我刚试探了这小子,他和你修为相当。可是真气的质和量却远胜于你,比起我都不逊多少。我还打听出他背后还有师门,咱们华家刚出山百废待兴,决不宜和这种人交恶。”

    华容苦口婆心地劝解,却没能打动华中,他冷笑一声道:“爷爷,你越来越胆小了。咱们和李家联手,还怕对付不了这小子?”

    “李家?李家实力最强,却想利用我们对付这小子,用心险恶可见一斑。咱们和这小子仇不深,犯不着和李家一条道走到黑。坐山观虎斗才是最佳的选择!你以后不许再招惹这小子。”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是华家接班人要放眼大局。如果你做不来,我宁愿换一个更合适的继承人。”

    他这话就有够重了,华中心头大惊,那还敢有半点微词,连声答应下来。只是他眼中闪烁着的怨恨,暴露了真实想法。

    这边赵自在也试探完林栋的真气,证实了华容的说法。两位名宿帮林栋澄清,李家哪怕不满也只能认了。

    作弊风波被澄清,接下来自然就是找出那个破坏比赛的人。赵自在冷着脸朝病患走去,病患这下可就着了慌了扭头就想离开。

    两名明月堂门下弟子,快步走到院门前面将他架住。

    “你们想干什么?我是来看病的,你们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病患手舞足蹈地挣扎着,可是作为一个气虚体弱的病人,他那是孔武有力的古武者的对手。

    “说吧,谁指使你来明月堂捣乱的?”赵自在站在他身前,怒视着他问道。

    他明月堂作为东道主举办这次盛会,盲选都还弄出这种徇私舞弊的事情,往后谁还会相信他们明月堂。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你……你们赶紧放了我,否则我一定去告你们非法拘禁。”挣扎的过程中,一团纸团从病人的衣兜里掉出来。

    马上有人捡起纸团递给赵自在。赵自在展开纸团一看,里面包裹着一张二十万的支票,纸团背面还有一些字迹。

    内容正是利诱病患栽赃林栋,最后还要求看完之后毁灭证据,不谈后续的利益,光是这张二十万的支票就有够诱人了。

    赵自在越看脸色越阴沉,拿着支票朝病人扬了扬道:“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出主使者我可以放过你。否则,你下半辈子就在牢里呆着吧!”

    病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浑身松软下来,有气无力地道:“是刚才带我进来的人给我的。”

    “刚才带他来的人是谁?”

    有明月堂的弟子牵涉其中,赵自在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用生硬的语气对身后的人问道。

    一个明月堂的负责人赶忙凑到他身边,耳语了几句。

    “马上带他们过来。”

    很快,一高一矮两个明月堂的弟子,就被人带了过来。

    “是谁给你的?”

    “那个高个给我的。”

    “是你指使他的?”

    高个自从站到这里浑身就微微颤抖。听到赵自在严厉的质问,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哆嗦着声解释道:“堂……堂主,不关我的事啊!是华公子让我干的!”

    这家伙没有半点反抗的意识,马上竹筒倒豆子般交代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华中。

    华中可就急了,上前两步一脚将高个踹倒在地,恶狠狠地骂道:“我草,我什么时候指使你了?你他妈的最好想清楚再说。”

    高个当即被他踹得口血横飞,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在明月堂的地盘打明月堂的人,华中这嚣张的态度让赵自在异常愤怒,他弓步前冲一肘撞向华中肋下。

    赵自在修为不错,可是连先天都没到华中又哪里会怕他。他同样一肘顶出,强大的力量当即将赵自在顶飞出去,林栋连忙出手轻拍他的背部助他稳住身形,随后一个旋身朝华中甩出一记摆拳。

    这一拳带起呜呜风声,转瞬间就甩到了华中面前,华中心头一惊赶紧双手抱胸架住这一拳。

    只听啪的一声闷雷声响起,华中应拳倒飞,重蹈了赵自在的覆辙。

    华容赶忙上前一步将他接了下来,一站稳华中脸上就泛起羞恼之色,怒吼一声朝就想攻击林栋。

    “孽畜!”华容哪能让他如愿,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爷爷,你打我?”华中被这耳光抽得一愣,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华容。

    华容那张老脸此时阴云密布,二话不说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这下的力量可真不小,华中立马被他扇得口血横飞,趔趄地倒回华家弟子中。

    看着华中脸庞紫红肿胀,嘴角还渗着血,华容心疼不已。可是他做的事太出格了,栽赃陷害对手不说,还对前辈动手。

    这对一向讲究尊师重道的中医来说,简直是大逆不道。

    不做点姿态出来,绝对说不过去。

    “看住他。”

    华容吩咐了手下人一声,快步走到脸色阴沉的赵自在身前拱手一礼,异常歉疚地道:“赵老弟对不住了。华某教孙无方,还请老哥看在我的薄面上不要见怪。”

    赵自在脸色难看得一塌糊涂,不过华容狠揍了华中,还亲自道歉,他再不依不饶反而显得没有容人之量。

    “华老哥,这就是你华家的继承人?腹黑阴毒不说还不敬长辈,如果你华家落在这等人手里,前途堪忧啊!”

    “赵兄见谅,我回去之后自会仔细斟酌。”赵自在的冷嘲热讽,让华容表情一僵,拱手一礼再次诚挚道歉。赵自在闷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

    接着华容又对林栋拱手,然后环顾四周勉强笑道:“华中做出这种事情,我华家实在有愧。为了表达对林家主的歉意,我华家甘愿认输,退出这次的大赛。”

    他这决定引起了一片哗然,林栋和赵自在更是惊诧不已。

    这三年一度的中医大赛,可是决定华夏中医医术排名的重要时刻。

    说俗气点,就是争夺成为御医的机会。

    谁能不生病?谁不想找最好的医生给自己看病?那些达官显贵们同样不例外。谁是最好的医生?无疑经过权威大赛出头的,这个排名才更有含金量,更能让人信任。

    成为医术第一,也就意味着拥有了更超然的地位。否则这些根基深厚的医术世家和门派,为什么会巴巴地聚在一起比赛,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而这些对于出山不就的华家,更为重要。想要重新打响华家的名望,这样的大赛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他华容完全可以牺牲掉华中,换另外一个人参赛,哪怕排名不佳也至少重新回到权贵的视野里。

    华容哪能不知道这些,可是华中的胡作非为,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孙家和李家现在水火不相容,他加入进来,是帮李家还是帮孙家?

    按常理,财雄势大的李家无疑是优势方,他也是这么选择的,只是林栋这个变数让他越来越看不透。选择帮孙家的话,他也看不到能获得的利益。

    干脆退出这是非圈,还能借此缓和和林栋的关系,两不得罪安心整合现在的华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