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七十五章 陷害

    川田千叶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林栋身上,这让其他人再次燃起对林栋的嫉妒,其中又以李元峰和华中两人最甚。

    他们两一个先天高手、一个筑基修士,家学渊源医术直追老一辈,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领军人物。而且遭遇还很类似,都在林栋手里吃了大亏。

    李元峰更是因为林栋丢了一只右臂,每每想到,恨不能把他煎皮拆骨。这会碰到美艳不输叶天姿和孙钰,温柔更胜两女几筹的川田千叶,哪会没有什么想法。

    她不时对林栋表示好感,这简直就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不过两人也不是蠢人,林栋现在身份地位可不同以往,光孙家家主的身份就比他们高出一辈。

    贸然针对搞不好丢面子的是自己,孙自行可不就是前车之鉴吗?到时候别说得到川田千叶的垂青,恐怕还会破坏自己在她眼里的形象。

    只有等林栋失误了,他们才能师出有名。

    旁边,索菲娅对于中医可是一点都不懂。只是看到一个病人被带进来,然后就这么坐在那就要诊断病情,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特异功能。

    “中医四诊法望闻问切,这就是望诊。通过观察表象,判断病人的病情。是观察力和经验的综合体现。”见她这一脸疑惑的模样,孙庭海则笑着给她解释。

    “光看就能看出来吗?这简直是魔法啊!这可比现代医疗要神奇多了!”

    孙庭海摇头一笑道:“可不能这么说,望、闻、问这是初步了解病人病情的手段,西医同样也在运用。只不过这是中医高水准的比试,因此难度也加大了。”

    “哦!”索菲娅听完赞同地点了点头,津津有味地观看比赛。

    川田千叶和林栋一起交上诊断结果,这次的比试落下帷幕,下面则是老一辈评判的时间。

    他们轮流观看众人上交的诊断结果,不时发出讨论声。经过一段时间,才算得出最后的结果。

    赵自在起身宣布结果:“第一次望诊结果已经出来了,其中林栋、川田千叶、李元峰和华中的判断最接近病因,为甲等。……由表及里,观察仔细,却忽略了一些细节,为乙等。……为丙等。”

    结果宣布,有兴高采烈的,有扼腕叹息的。奇怪的是甲等的四人,却表现的异乎寻常的淡定。这是他们本就预料到的结果,哪怕高兴也不会太过流于表面,否则倒显得养气功力不足。

    至少林栋是这样的,至于李元峰和华中,会不会是因为和林栋同列甲等而不爽,那就不得而知了。

    “下面是七三号病患。”

    望诊比试三次,第二次的比试结果与第一次几乎雷同,只是乙等和丙等有些差别,林栋四人依旧列于甲等。

    说起来最后一次比试,跟乙等和丙等这些人已经没了关系,就是甲等四人只见的较量。

    最后一个病患经来,林栋四人卯足了精神观察,这次应该是病情较为复杂,允许林栋等人就近观察。

    林栋仔细观察了病患的眼瞳、舌苔、四肢皮肤,得出了结论,最后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还用上了一道天目符。

    不过这一看却让他又看出了端倪,眼前的病患不光肝部有疾,肺部也有隐疾。

    这时病人突然触电般往后一闪轻呼道:“这位医生,你的手怎么有些烫啊?”

    烫?

    一听这话,孙自行马上就反应过来,快步冲到病人身边问道:“烫?怎么个烫法?”

    “好像有火往身体里烧似的,不算难受。”

    听到他这话,孙自行脸色一喜,指着林栋道:“好啊,你望诊你竟然动用内气。这是作弊,这种人没有资格参加大赛!”

    所有人纷纷用厌恶的目光注视着林栋,只不过里面多少还有些幸灾乐祸。对于林栋的成就,年轻一辈可都是打心眼里嫉妒。

    旁边的华中和李元峰,脸上闪过淡淡的喜色,哪有不附和的道理。

    “孙自行,是你在后面搞鬼吧?”

    “搞鬼?这可是病人自己说出来的,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难不成你的意思病人在撒谎?”孙自行嘿嘿笑着,反驳得她哑口无言。

    毕竟这是病患自己说出口的,设这个局的家伙还真是够阴险。

    俗话说的好,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现在林栋就这情况,病患不开口说真话谁也没有办法。

    林栋哪还能不明白中招了,病患说出来这话他还真不好解释。不过他们的计划,却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

    每个人的气不同,给人的感觉也不同,他的紫气温正平和,可不会给人以微烫的感觉。

    赵自在冷着脸走过来对病患问道:“你真的感觉到他的手微烫?具体描述一下感觉。”

    病人目光微微闪烁稍作回忆之后,开口描述当时的情况,确实是内气入体的感觉。作为一堂之主赵自在可是个精明人,当即就搞明白了情况,这是有人在给孙家下黑手。可是看众人的意思,都想给孙家栽上这个罪名,他赵自在也只有随大流了。

    他遂即阴沉着脸看向林栋道:“林家主,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这是华夏中医的盛会,必须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如果你没法证明你的清白,我们只好剥夺你们孙家参赛的资格。”

    “不是辩解,而是澄清事实。让我来问问这个病人吧!”林栋轻笑一声,迈步走向病人。

    病人看到他走过来,眼神不停地闪烁,下意识想要往后退。不过林栋一把抓住他,直视他的眼睛道:“你真的感觉我触碰你的时候,手上有烫的感觉?”

    “当……当然,不然……不然我怎么会躲开?”

    “哦是吗?”林栋淡淡一笑,陡然间脸色一厉低吼道:“说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我的?”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告诉你赶紧放开我,否则我就报警。”病人这下可被他吓住了,慌乱之下双眼四处乱扫,想要求助那个指使他的人。

    这正是林栋想要的效果,他留意着病人的视线,却发现他好像也没有找到正主,背后这家伙还真够狡猾的。

    “住手,林栋你这是在威胁病人吗?你还真不配做个医生,把他们赶出去!”眼看病人被吓得不轻,孙自行再次跳出来,他的言论马上得到华、李两家人的支持。

    “急什么?”林栋冷笑一声甩开此人,扭头冲着他们冷笑一声道:“在座的几乎都是修炼内气的人,应该知道他所描述的是内气入体的感觉。这个幕后黑手机关算尽却忽略了一点,我的气稍微有些不同。”

    说着他运转体内真气,淡淡的紫气在手掌上缭绕:“我的气中正平和入体微凉,不相信的人可以来试试。”

    所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愿意上来尝试。

    这会林栋正在气头上,要是把怒火发泄在他们身上,那不是飞来横祸吗?

    这时孙钰挺身而出开口道:“我来试。”

    “你?”旁边的华中阴不阴阳不阳地说道:“孙家人能不帮孙家人吗?”

    “姓华的,你是什么意思?”听到他的质疑,孙钰双目怒睁凶狠地看向华中。剑气升腾之下,她整个人仿佛化为出鞘利剑,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华中心头微微一寒,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继而他脸上露出羞愤之色,被一个女人吓退可真不是长脸的事。

    “大家说,我说的不对吗?”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华中脸上泛起得意之色。更是让孙钰火冒三丈!

    林栋上前一步,拉了拉孙钰的手,微笑着看了华中一眼:“华公子,既然如此你来试试怎么样?你该不会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吧?”

    华中眼神一阵闪烁,他和林栋的关系不睦,怎么可能来冒这个险。

    可是不答应又是在承认自己胆子小,这可就让他有些骑虎难下。

    “还是老夫来吧,华中修为还浅,恐怕分辨不出其中真伪。”这时华容毛遂自荐,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他孙儿的尴尬,同时也想借此机会探探林栋的底。

    “请!”林栋轻笑一声比划了个请的姿势,华容迈步走到场中,林栋和他双手相握运转真气。

    感觉到林栋真气入体,华容眼神一凝,控制真气凝成针状朝林栋经脉反扑。

    林栋猝不及防立刻中了招,手部经脉被华容的真气入侵。林栋心头大惊,被其他人真气占据经脉,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只要对方心存不良随时可以破坏他的经脉。

    他眼睛一眯催动真气极速运转,真气像决堤的湖水翻滚着,挟着万钧之力纷拥入手部经脉。华容甚至还没来得及得意,林栋的反击就将他的真气全部驱离出体。

    而后林栋又控制着真气趁胜追击,对华容经脉进行侵袭。

    华容脸色一变,他真没想到林栋反应会这么快,而且反击还这么迅猛。

    “哼……”他闷哼一声调动真气抵御。只听两人握手的地方,发出噗的一声轻响,接着平地刮起一阵轻风。

    两人的对抗竟然搅动了四周的空气,识货的人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之色。华容还好说,年纪一把了内气积累雄厚这无可厚非,可是林栋才多大竟然能和华容对抗。

    有这么个医术、实力属顶尖之流的家主,想要整垮孙家谈何容易?

    “怎么样华家主,我说的可是实话?”

    看着林栋淡然的笑脸,华容稍稍犹豫了一会,脸上突然泛起灿烂的笑容道:“林家主修为深厚老朽佩服。正如林家主所说,你的气温正平和,不会给人以烫的感觉,想来是有人在图谋不轨。我建议协会一定要揪出此人。”

    他突然口风大改帮林栋说话,这让所有人都惊诧不已,这可不像华家之前的态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