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七十一章 捞点本回来

    不过林栋可一直在防着她,又怎么会中她的招?他就知道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刚谈妥要赌,马上就耍起了花样。

    只要他中了招,旁边那虎视眈眈的青狼,马上就会要了他的命。

    只是就这么放过这女人,林栋心头可是不甘的很,受到连番重创他现在连骨头都是疼的。

    他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遂即将手滑进她的衣服,将银针一一起出,当然这便宜可是赚了不少。

    最后他取出膻中穴那枚银针时,猛地捏了捏她胸前的丰满笑道:“川田小姐既然这么喜欢我的怀抱,我真是受宠若惊。虽然我不喜欢飞机场,但是你这么大方,我总不能拂了你的好意不是?”

    他手上运用的力气可不小,川田千叶当下就发出一声痛呼,接着又听到他的调侃,脸色也不由得难看起来。

    她胸前那对丰满确实说不上大,但是配合她的身材却是十分匀称,绝对和飞机场对不上号。

    随着他的抚弄越来越放肆,川田千叶表情也再无法保持平静,皮肤泛起了异样的嫣红,只能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出声。

    直到林栋的手触摸到最后一道防线,她终于忍不住嘤咛出声,一股极致的刺激感,让她浑身不停颤抖。

    林栋也有些惊愕,这女人也实在太敏感了,仅仅是抚摸就让她达到了激情的顶点。更让他惊愕的是,这个习惯用美色诱惑的女人,竟然还未经人事。

    他赶紧把手抽了回来,放开对她的钳制冷声道:“记住了川田小姐,这次是对你的警告。如果你下次再来惹我,那我可就未必会这么客气了。”

    接着他从日月佩中掏出十几张斩灵符,将符咒漫天花雨一般洒向青狼。

    呲呲……

    符咒爆出一团团清光,将青狼吓得四处乱窜,他则借此机会一溜烟地飞速离开。

    一阵惊慌之后,青狼陡然发现,这次的辟邪光强度大不如前,对它的影响也极为有限。

    它愤怒地嘶吼一声,张口吐出数道风刃将辟邪清光一一斩灭,遂即一蹬后腿就要去追杀林栋。

    “别……别追了,带我走,不要被人发现。”这时川田千叶喝止了它。

    她这会刚从激情的余韵中缓过来,眼神春色荡漾,脸颊上仍残留着诱人的红晕。虽然这种感觉并不难受,可是这种羞辱感,让她对林栋满怀怨恨。

    融合了青狼妖魂,她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自信,只是没想到刚到华夏就折戟沉沙,遭受了这么大的失败。也因此对华夏修行者更多了几分忌惮。

    青狼愤怒地朝林栋离开的方向咆哮几声,随后张口叼起川田千叶离开。

    跑了好一阵没有感觉到青狼追来,林栋长出了一口气,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屁股瘫坐下去,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这时兜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是罂粟打来的电话。接起来以后,她十分急切地问道:“林栋,你干嘛去了?电话关机是怎么回事?你没出事吧?”

    林栋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罂粟这时候打电话来,可见她都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他回去。

    他心头一暖,赶忙笑着解释:“罂粟我没事,刚才电话可能出问题了。我这还有点事一会就回来。”

    “不对,你中气不足,是不是受伤了?在哪赶紧告诉我!”

    林栋还真没想到她如此细心,仅仅是说话呼吸有些紊乱,她竟然能听出他受了伤。

    这样他也就没有再掩饰的必要了,说明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没多久一辆越野车就飞速驶来,驾车的正是罂粟。

    看到林栋她马上一脚刹车,越野车带着刺耳的刹车上,一个大甩尾停在林栋前面。

    车刚停稳罂粟就跳下车来,两步冲到林栋身边,抓着他的手满脸焦急地问道:“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伤势重吗?是谁对你动手的?天眼的杀手?”

    林栋笑着反握住她的手,笑着摇头道:“我还好,一会回去我详细告诉你。”

    他为了不让罂粟担心,早就把自己打理了一遍,血渍和带血的衣服都已经清理干净,内外伤也在丹药的作用下好了七七.八八。只不过施展血符和魂魄受创,让他身体有些虚弱。这些还需要时间来调理。

    ……

    ……

    “是那个川田千叶袭击你?该死的家伙,你怎么不通知我?”听说是川田千叶动的手,罂粟脸上泛起怒色。

    “那女人布了一个什么结界,电话信号被屏蔽,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我猜应该是种简易的针法。”林栋苦笑着递给她,一个破碎的半圆形水晶物体。

    罂粟接过看了看,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一个岛国阴阳师,竟然敢来华夏捣乱,我明天上报总部,把他们控制住。”

    “算了吧,她也没赚多少便宜。而且她在岛国的地位不低,没有证据也动不了她,说不好还会给她倒打一耙。不过倒是可以对他们进行监控,至少他们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搞鬼。”

    “恩,那就这么办。”罂粟皱眉点点头接着又问道:“你这么晚出去干嘛去了?”

    “没,我就是觉得这女人可疑,所以想探探她的虚实,谁知道被她发现了。”林栋胡诌了个理由,这时精神疲累之下久违的困意袭来,他打了个哈欠道:“我今天可累坏了,早点休息吧。”

    说着他就迈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就倒了上去,很快就熟睡过去。

    罂粟坐在他床边看着他的睡姿,脸上泛起了温馨的笑容。

    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泛起一抹红晕,然后拿出林栋的手机鼓捣一番,看了一会之后红着脸宽衣解带,钻进林栋的被子里。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夜林栋做了一个似幻似真的春梦。在梦里,罂粟竭尽全力为他服务,积压许久的火气也在梦中彻底释放。

    第二天房间急促的门铃声,将林栋从梦中吵醒,他抓过床头的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八点了。而且还有好些个孙钰的未接来电!他立马就清醒过来,翻身从床上跃起跑到门口开门。

    “师兄你怎么睡的这么死啊?我姐打你电话都没接?”一开门孙元伟就火急火燎地冲进来,看到他睡眼惺忪的模样连声催促道:“赶紧的,十点斗医大赛就开始了。我们还要去机场接姐姐!”

    林栋干笑两声,正准备去洗手间洗漱,这时孙元伟突然皱着眉头,不停耸动鼻子猛吸气。:“师兄,你房间怎么这么香啊?该不会还藏着女人吧!”

    糟糕!林栋心头一惊,要是给这小子发现,罂粟和他同住一个房间还得了?

    “昨天公主来我这里坐了会,你赶紧出去准备车子这些,我马上就下来。”他赶紧抓着孙元伟的肩膀,连推带拽地将他赶出房间。

    “哎……师兄别推啊!其他的,嗷……”还没等他说完,哐的一声门就被林栋甩上。厚重的木门撞在他的鼻子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顿时响彻了整个楼道。

    林栋可没意识到自己误伤了人,关上门后,他就匆忙地冲到罂粟房间门口,一敲门门就敞开来。只见房间早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行李物品也已经被带走。

    他愣了愣,马上意识到罂粟搬离了房间。他原本是想自己搬走,却不曾想罂粟主动离开了。这让他既愧疚又有些怅然若失。

    等他意兴阑珊地洗漱完毕,回到床边穿衣服的时候,只见枕头上摆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还有罂粟娟秀的字迹:走了,下次如果还有机会,我会让你得偿所愿。记住,我想你了会来找你的,你不能来找我。

    林栋看完纸条,轻笑了一声将纸条折好放进口袋里。穿好衣服,他抓起手机准备给孙钰打个电话。屏幕打开一个视频弹了出来,是一部令人面红耳赤的爱情动作片。

    女主角正蹲坐在地上,给一名男主角吹奏某种乐器。

    林栋眉头顿时一皱,他以前确实有这爱好,可是自从修炼之后,他几乎没时间再去观赏此类电影。

    猛然间他突然记起昨天那愉悦的梦,难不成,梦是真的?他赶忙拿起身边的枕头闻了闻,果然上面还残留着罂粟的发香。

    这下他算明白了,甚至能想见昨晚罂粟看完这个之后,笨拙地给他服务的模样。一个连接吻都不熟练的女人,做这事能不笨拙吗?

    他又好笑又感动,起身就想去找她。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孙元伟在门外焦急地喊道:“师兄好了没有?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姐的飞机还有四十分钟到达,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来了来了!”林栋只能放弃寻找罂粟的想法,开门走了出去。

    登上早就准备好的车辆,一路飞驰九点前,两人赶到了机场接机口等候。

    很快接机口开始陆续出现乘客身影,孙元伟赶紧举起写上孙钰名字的纸条。

    终于,一头短发英姿飒爽的孙钰出现在人群中。T恤、牛仔裤、运动鞋的中性打扮,典型的孙钰式风格。

    唯一的改变,就是没有再用绷带束胸,更是凸显她前凸后翘的曼妙身姿。她周围几乎被献殷勤的男性簇拥,有几个还故意朝装作被推挤踉跄着,想要藉此靠近她。

    不过性格本就大大咧咧的她,压根没往这边想,还主动扶住这些人,自然就给了这些人借机搭讪的机会。哪怕明知孙钰不可能吃亏,林栋依旧满心的不爽。

    “小钰这边!”

    林栋干脆大吼一声,孙钰马上就看到了他,脸上绽放出愉快的笑容。她立马从人群中挤出,冲过来拉着他的手雀跃道:“林栋你来啦?早上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对不起,早上睡得太死了!”见到孙钰,林栋打心眼里高兴,这小别胜新婚可不是说说而已。

    两人相见欢着的时候,偏偏还有不识相的人,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