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六十九章 蛇蝎美人

    “不会吧,你还玩我一次啊?”林栋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不好对个女人发火,只能郁闷地一翻白眼吐槽道。

    罂粟红着脸起身靠在他身边坐下,凑在他耳边道:“这次是真的!”

    幽幽的体香混合着吐气如兰的芬芳口气,林栋脑子一阵发热,可是前车之鉴犹在,他可不敢轻易再动手。

    要是连续被耍两次,他的老脸可就彻底丢光了。

    “罂粟队长你别玩了。你知道这样很伤一个男人的自尊吗?”

    罂粟嫣然一笑突然伸出双手,环绕在林栋脖子上,将他的头掰过来面向自己,主动吻了上去。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林栋粗重地喘息了几声,一手环住她的细腰,一手扶着她的背部,双手猛一用力将她紧贴在自己身上。

    随后激烈地回应起来,罂粟虽然主动献吻,可是却显得十分生涩,不过在林栋的带领下很快也熟练起来。

    唇齿交缠着,两人忘情地深吻起来。吻了一会,林栋也不再甘心止于接吻,双手开始在她身上肆意抚摸起来。

    因为常年练武的原因,罂粟皮肤滑.嫩紧致触感相当好。林栋的手指一路滑过她的小蛮腰,摸索到了浑圆挺翘的臀部上。

    这种私密部位被触碰,罂粟浑身一僵,又很快再次融化在林栋的亲吻下。

    美好的触感和弹性让林栋十分享受,他不由自主地捏了捏,大手覆盖了半个臀部。

    美人情动,忍不住发出细碎的轻吟浅唱,林栋哪还能按捺得住,三两下扯掉自己的衣服。

    罂粟微闭上眼脸上满布红晕任由林栋施为,这次她没有再躲的意思,只是紧张地紧抱着林栋,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眼看就要进行最后一步了,突然罂粟眉头一皱,双手用力撑住林栋的胸口,接着扭动身体挣脱他的怀抱,迅捷地钻进了洗手间,哐当一声将门带上。

    这变故让林栋无比愕然,同时心头火蹭蹭地往上冒,一张脸憋得透红。有这么耍人的吗?一次不够还来第二次!

    他从沙发上坐直起来,不停地喘着粗气,胸中那团火怎么压都压不下来。

    一阵水声在洗手间响起,罂粟歉疚的声音传来:“林栋,能帮我去房间把那个红色袋子拿来吗?”

    林栋只得起身,走进她的房间,按照她的指示在行李箱里翻找一会,找到了一个红色包装袋。看清楚了这是什么东西之后,他火气立马消散一空。

    原来她是月事来了,难怪这么火急火燎地钻进洗手间。这当口他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

    将东西送进洗手间,没多久洗手间门打开,罂粟从里面走出来红着脸不好意思道:“林栋,今天是不行了。”

    不是被耍,林栋心气早就顺了,起身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道:“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听到这话,罂粟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容,以后还不得什么时候去。而且她还有没有以后,她自己都没个准。

    她依偎在林栋身边,抱着他轻声道:“希望还有以后吧。今天陪我睡好吗?”

    林栋点了点头,眼看快到晚饭时间,他轻轻拍了拍罂粟的丰.臀起身笑道:“走吧该吃晚饭了,一会我介绍奶奶给你认识。”

    “奶奶?”罂粟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她可是清楚林栋是孤家寡人,哪来一个什么奶奶。

    “小钰的奶奶。明天我要代表我们孙家参加医术大赛,今天上午他们都已经过来了。”

    罂粟是个聪明的女人,摇头轻笑道:“我就不去了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走吧!”

    她始终不愿意林栋也只能作罢,给她叫了客房服务,自己领着孙家众人到宾馆的餐厅吃晚餐。

    “我听小伟说,你们今天碰到了岛国医学交流团?”

    孙庭海已经得到了消息,刚坐下就开始询问此时,遂即林栋将自己得到的消息说给她听。

    “原田哲也?这人以前来华交流过,在中医方面的造诣不俗,是个难缠的对手。不过他没有内气修为,想要赢你毫无可能。”

    林栋点点头,原田哲也确实只是个普通人,医术再高也突破不了普通人的极限。让他忌惮的是川田千叶。

    阴阳师身具灵气,还学了神针心法上的东西,或许是个不好应付的对手。

    知道了他的疑惑,孙庭海脸上也一丝担忧。不过她很快就抛开了这丝忧心,展颜一笑道:“想这么多干嘛?她越强越好。这样才能体现出你的不凡。”

    孙庭海近乎盲目的相信他,这让林栋感动之余,同时心中豪气顿生。

    任什么对手来挑战打败他就是了。

    这段时间他的名声日盛,竟然生出了自惜羽毛的感觉,没有了以前那勇往直前的那股劲了。这可不是他林栋该有的作风!

    晚餐结束之后,他将孙庭海送回房间,又回房间陪了罂粟一会,到了十一点钟,他再次赶往宫故城。

    只是他刚离开,一道黑影很快就跟了上去。

    ……

    ……

    找到一间阴气浓郁的院落,林栋又开始勾画聚阴的法阵。十二点一到法阵激活,阴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他将冷凝月从符中召出,助她快速吞吸四周阴气,这次只消耗了昨晚一半的时间,阴气就被冷凝月吞吸一空。

    吸完阴气,冷凝月缓缓睁开眼睛,不过这次她脸上没有半点喜色,看着林栋的眼神充满了哀怨。

    “有什么不对吗?冷老师?”

    林栋还以为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满脸焦急地询问。

    冷凝月摇了摇头,不肯说出原因,这可让他更为忧心了。

    在他一再询问下,冷凝月这才开口道:“你为什么和那女人,做那种事情?你就这么饥渴吗?”

    林栋愣了愣,试探地问道:“你说的是罂粟?”

    她点了点头,林栋老脸瞬间通红,干笑着问道:“你都看见了?”

    再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林栋脸上更是尴尬无比。

    一想到在激情的时候,冷凝月在旁边看着,他就感觉到脸上火烧火燎的疼。

    “冷老师,这个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生理需求的问题。你要理解我!”

    “哼……”这解释明显不能让冷凝月高兴,她怒哼一声扭开头去,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林栋也算是在情场打混许久的老油条了,哪能看不出她这是在吃醋,眼珠一转笑道:“冷老师,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吃醋?谁会吃你这个花心萝卜醋?我只是为天姿她们不值。”听到这话,冷凝月马上激动起来,红着脸极力解释道。

    解释就是掩饰,林栋更是笑个不停,腆着脸凑近她道:“好了冷老师别生气了,这不最后没成吗?这不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身体吗?等你还魂了,有你陪我指定不会再去找其他女人。”

    “找了这么多身体了,没有一个合适的。而且我现在修为降低,想要还魂都不行。这得什么时候去啊!我呸……什么叫陪你?找到身体,我也是陪我爸妈。”

    说了一阵,冷凝月才反应过来,她第一时间竟然不是反驳他的话,而是考虑什么时候能还魂,这让她脸上一阵发烧。

    看到她的反应林栋哈哈大笑,冷凝月被他笑得更是羞涩难当。

    这时他突然止住笑声,脸色瞬间冷峻下来,一拍槐木符道:“冷老师,先回符里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他表情突然变得如此严肃,冷凝月马上察觉到不对。

    “没事,只不过有些不速之客来了,你现在鬼体还没有恢复,先回去。”

    说着林栋催动槐木符将她吸进去,冷冷地对着右手边道:“来了,为什么不出来?”

    “咯咯……”

    他话音刚落,一串银铃般的笑容响起,一道窈窕的身影窜到了院子里。

    来者正是川田千叶。

    林栋冷冷地看着她道:“福岛是你指使来华夏盗书的吧?”

    川田千叶微笑着摇摇头道:“不,我只是提过此时,来盗书是福岛君自己的决定。”

    “这么说,你身上带着另外两本神针心法?”

    川田千叶笑了笑没有回答,接着深深地鞠躬一礼道:“林君,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请你务必答应。”

    “传说岛国人礼数周全,你是否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

    “林君真是不是个绅士。”川田千叶笑着摇摇头:“不过我还是可以回答你的问题,确实神针心法在我身上。现在,您可以将最后一本交给我了吗?”

    林栋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神针心法本是华夏宝物,还是请川田小姐物归原主吧。”

    “林君,你这样让我很为难。你帮了我一个大忙现在交出神针心法,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否则你的魂魄只能成为青狼的美食了。它的记忆中,修行者的魂魄很甘美,在此千叶先谢过林君了。”

    “你就这么自信,你能对付我?不妨试试,或许我能让你做出正确的决定。”

    川田千叶笑容甜美语气温柔,说的话却是异常的无情,算是让林栋明白什么叫做蛇蝎美女。对于这种女人,他可是半点好感也欠奉,说的话自然也不再客气。

    “青狼,来见见你的敌人吧!”川田千叶叹息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双手交叠出一个印诀。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