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六十七章 捉摸不透的女人

    为了迎合孙庭海的口味,索菲娅命人准备了中西方结合的菜色,让孙庭海吃得赞不绝口。

    午饭过后,众人又回到会客厅饮茶。

    “奶奶,不知道这中医大赛,我是不是也可以去观看?”索菲娅自从听到孙廷海说的中医大赛,就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

    还没等孙庭海发话,迪比亚就跳出来反对道:“不行公主殿下,你现在不宜外出。”

    “是啊公主,这斗医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孙庭海也知道了公主遇刺的事,也开口附和。

    索菲娅这两天被限制外出,早就呆得不耐烦了,逮着了机会哪会这么简单就放弃。

    她眼珠一转就有了法子,可怜兮兮地看着迪比亚道:“迪比亚神父,中医的神奇你也看到了。难得有这么多名医聚在一起的机会,我也想借机请他们帮我看看病。”

    迪比亚听到这话,也沉吟了起来,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林栋的表现已经让他对中医这门技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也听到什么偏方治大病的传言。

    “再说杀手已经被林和霍华德抓住了,应该没那么危险了,你说不是吗?”见他有些意动,索菲娅赶紧趁热打铁,同时冲林栋和霍华德猛打眼色,示意他们配合自己。

    林栋和霍华德无奈地交换了一个视线,也知道这两天她憋坏了,不过只要做好安全工作,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才是。

    “迪比亚神父,这却是是个机会。华夏奇人异士不少,术业有专攻,我解决不了的问题,未必其他人没有办法。”

    听到林栋也赞同,迪比亚这才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林,请告诉我中医大赛的时间地点,我会跟有关方面做接洽。”

    林栋点了点头,将所知大赛的一些相关信息详细告知。迪比亚记下这些细节之后就告辞离开。

    随后索菲娅雀跃地询问,各种关于斗医大赛的问题,孙庭海则耐心地给她解答。

    给众人安排好房间之后,林栋将孙家众小辈集合在一起,检验他们修炼的结果。

    众人在橡胶模特身上,开始一一施展自己所学针法。有了更为柔和的神针内气,漫天针手法的掌握者也不再局限孙元伟一个,震针法更是有两人学得有模有样。

    给他们的错误做了一番指正之后,林栋便回转自己的房间。

    这时罂粟已经回到房间,他这才意识到一点,明天孙钰要来了,罂粟和他住在一个房间,这事可有些说不清楚。

    只是该怎么开口,却是一个麻烦的问题。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罂粟疑惑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有话直说。”

    林栋这才支支吾吾地将事情原委,说给她听。当然他可不会说要罂粟搬走,而是说明自己可能要换一个房间。

    罂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的模样,淡淡一笑道:“行啊,没有了影子的威胁,我们确实也不需要再呆在一间房间里。你是准备现在搬还是明天?”

    “我一会去前台说明一下,晚上就搬出去吧。”

    “行,那就这么定了!要我帮忙就说一声,我先去休息了!”说着她就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等等,九处那边你是怎么解释的?”

    罂粟脚步一顿,回头对他笑了笑,把事情大概讲述一遍之后道:“这次你又要帮我背黑锅了。如果发现了天眼的驻地,我也会把这功劳推到你身上。”

    “行,只要这样做对你有好处就行。”

    他爽快地答应,罂粟感激地冲他笑了笑,点头表示谢意。随后又迈步朝房间走去。

    “等等啊,还没说完,这么急着走干嘛?”林栋一把拉住她,干笑着道:“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满足我。”

    “说。”

    “你也知道我在研究经脉,我想知道异能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区别。”

    “你的意思,要让我给你做实验品?”罂粟回头看了他一眼,林栋正要开口解释,谁知她接着又道:“行吧,看在你帮我背黑锅的份上,我答应你了。要怎么检查?”

    “你躺在床上就行,不要有反抗的意识。”

    罂粟点了点头走到床边躺下,又问道:“要脱衣服吗?”

    “如果可以,尽量穿短小的衣服。”

    “那行,你等等,我回房间换套衣服就来。”说着她翻身起床,回到自己房间。

    敏锐的五感,让他能清楚地听到对面门内,那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

    这让他有些心慌意乱,一时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实验。

    没多久罂粟就换好衣服出来。为了方便检查,她穿了一套粉白色比基尼,外面套着一层黑纱,魔鬼身材在薄纱下若隐若现。

    这种诱惑让林栋一阵口干舌燥,他可是有时间没有碰女人了,当下就有了生理反应。

    “可以了……吗?”

    入秋之后天气算不上多冷,林栋身上的衣物也显单薄,下半身的反应实在惹眼。罂粟哪能注意不到这点,她目光停留在这里片刻,马上就转开了去,脸色微微有些泛红。

    林栋赶忙收腹掩饰那尴尬的部位,尴尬地笑道:“可以了,你躺下就行。”

    罂粟依言在床上躺好,林栋深深地呼吸了两口,压下心中的躁动,迈步走到床边。

    一具曼妙的身体横陈在眼前,实在是让他心猿意马。

    他赶紧祭起天目符,将注意力转向罂粟的经脉,这才能集中全部精神。

    任脉和督脉都起于胞中同出会阴,林栋伸手按在罂粟小腹上的曲骨穴上。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心中一阵慌乱,羞耻感和刺激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反抗。”

    进入了状态的林栋,此时眼中只有经脉,她这种反应自然激起体内内罡的排斥意识。

    听到他严肃的语气,罂粟脸一红暗骂自己不争气,接着强行令自己放松下来。

    一番检查下来,她的经脉和普通武者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检查到头部的时候,林栋却发现了差异。她的松果体明显比一般人发达,而且大脑经络也比普通人更为发达。

    说起来跟修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她的松果体不能吸纳灵气,这也是她和修行者最大的差异。

    “行了。”

    “检查完了?”

    林栋点了点头完全不敢再看她。

    罂粟轻笑坐起身来,突然冒出一句:“那我就回去换衣服咯?你不想多看一眼?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哦!”

    “你这是在玩火懂吗?”体香缭绕鼻间再一听这话,林栋心火差点没冒出来。干脆也豁出去了,突然出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扯进怀里几乎贴着她的脸警告道。

    “玩火,你敢玩吗?”罂粟毫不示弱地看着他笑道。

    “你敢玩,我有什么不敢玩的?”

    说着,他头一低就朝罂粟嘴唇吻了过去。罂粟真没想到他真敢来,赶紧用手一撑,滑开一段距离翻身下床,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林栋想追过去的时候,门已经哐的一声关上,林栋看着关了个严实的大门,大口地喘着粗气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女人把他给撩拨起来,竟然一走了之?!

    他只能郁闷地跑到洗漱间用凉水洗了把脸,这才将心火给平息袭来。这时罂粟房门再次拉开,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道:“林栋,明天再换房间吧,今天晚上陪我聊聊天!记住,不许走!”

    说罢,她再次关上了门。林栋愣愣地看着她的房门,实在有些搞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那边罂粟坐在床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脸上表情无比纠结。

    因为她的擅自行动,造成了二十几名特勤队员伤亡,这让她很是自责,这股压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唯有和林栋的互动,能让她暂时忘记这股压力。

    刚才的亲密接触更让她心生一种异样的情愫,可是事到临头,对未知的恐惧又让她临阵脱逃。她需要时间想清楚,才能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响,罂粟心头一惊,两步就冲到门口拉开门,看向林栋的房间。

    不过这会林栋已经离开,这让她眼神黯淡了下来,陡然间她又瞥见他的行李物品都还留在房间,她当下就松了口气,脸上重新泛起了淡淡的笑容。

    林栋从房间出来,直接拉上霍华德和孙元伟直奔酒吧。

    喝酒聊天无疑是男人在烦闷时的最佳消遣,几轮酒下来,带着些微酒意三人勾肩搭背地回到宾馆。

    以三人的酒量喝醉是不可能的。

    一进门就见十几个人正围在前台,听到他们嘴里屋里哇啦的鸟语,就知道是从岛国来的家伙。

    其中一个穿着白长裙的高挑倩影十分抢眼,她被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周遭的人又小心地间隔着一定距离,表现出的态度又异常恭敬。

    可见她在这群人中的崇高地位。

    不过让林栋注意到她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怪异熟悉感。

    林栋的目光很快引起了此女的注意,她皱眉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看见他之后,此女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遂即脸上泛起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

    见到女孩真容,林栋也不由得心中暗赞。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脸颊清秀可人,高挺的鼻梁,眼睛大大的弯弯的,脸蛋漂亮极了。就像个瓷娃娃似的。

    身上朴素的白色长裙,尽显了她的高挑身材,又给她多添了几分淑女气质。

    他旁边的霍华德和孙元伟,也因为他的异样注意到了此女,自然少不了一番赞叹。

    这时这群岛国人似乎办好了入住手续,其中一个人走到女孩面前,冲她鞠躬说了些什么。女孩这才冲林栋这边微微欠身,迈步朝电梯走去。

    “真是个美人。师兄,你认识她?她怎么看了你这么久?”孙元伟目送女孩美丽的背影消失,这才地回头问道。

    林栋摇摇头,这样的美女只要见过一次,他不可能忘记。但是她又给他一种熟悉感,这让他无比疑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