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百六十四章 冷凝月受创

    罂粟感激地冲他一笑,手上用力紧握住林栋的手道:“特工训练的第一课,就是不要信任任何人。九处自从那次大损失之后,气氛彻底变了。”

    “没一个人值得你信任吗?”听出她语中的萧瑟,林栋心中充满了怜惜。

    “有!”罂粟看着他,脸上缓缓泛起温暖的笑容:“教官。”

    听到这答案,林栋难免有些失望,可是还没等他失望完,罂粟狡黠一笑道:“不过他没你纯粹,我的任何秘密,他都会报告一号。”

    林栋看到她的笑容,哪还不明白她这是在耍自己,他苦笑一声心头却是多了几分甜蜜。似乎被她信任,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收获似的。

    从她的话中不难听出,这个世界上能让她信任的人,也就他和教官寥寥两个。孤独的感觉林栋很了解,对罂粟更是无比怜惜,遂即伸手扳着她的头,半强制性地按在自己肩膀上。

    感觉到他的意图,罂粟浑身一僵,僵持了几秒之后她没有再抗拒,顺从地将头枕在林栋肩膀上。

    一时间两人也没了说话的心思,就这么依偎着享受着温暖的感觉。

    罂粟冷硬的心不知不觉开始变软,竟然有种想沉沦在林栋怀抱的感觉。她马上就惊觉自己心中的软弱,猛地一推林栋身体坐直起来。

    林栋被她推得一趔趄,强大的身体素质,让他迅速重新坐稳,再次朝罂粟身边移动,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她赶紧伸手阻挡他继续靠近,只是刚一接触到他的视线,眼神就慌乱起来,马上低下头道:“别,这么靠近我不习惯。”

    林栋只得怏怏地挪开一点,因为她这态度,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林栋有些受不了这气氛了,轻声问道:“这次你使用异能突破鹰眼的心灵,如果九处真的被天眼渗透了,那你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用心灵接触,你这么说出来,我才真会有危险。”提到这问题,罂粟马上恢复正常状态,略有不满地传音道。

    经她提醒林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干笑着表示歉意。

    “这事,先说说,你昨天审出了点什么吧,或许我能从里面得到点什么线索。”

    林栋点点头详细地说出了审讯的内容,罂粟听完脸上露出了笑意问道:“你确定给他防御法术的是阴鬼宗的人?”

    “没错,我跟阴鬼宗的人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绝对不会看错。”

    “那好,至少现在就能证明,天眼组织应该就是这些联盟的核心。”

    对她这个论点林栋持同样看法,一直以来阴鬼宗都处于邪宗领导地位,而阴鬼宗如此高手加入天眼,更是说明了天眼所处的位置。

    “九处会在山谷中伏,恐怕就是因为九处内鬼通风报信。能接触到这些核心秘密,这内鬼的身份不低。”

    “你该不会准备把这些消息上报九处吧?”

    罂粟摇摇头道:“当然不会,这内鬼能在九处兴风作浪,能量恐怕不小。凭借我们的猜测,就算确定了他的身份,恐怕我们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只会让我们被动。我必须有切实的证据,才能取信一号。”

    “一号?”

    见林栋有些疑惑,她便开口问道:“怎么,你对一号有怀疑?”

    “我只是想,九处真有内鬼,以一号的强势,他会没有察觉?”

    罂粟苦恼地摇摇头道:“不,不可能是一号,他已经位极人臣,还弄这一套有什么意思?而且他为华夏立下了汗马功劳,又怎么会背地里搞些对华夏不利的事?”

    “那可难说,人的贪欲是没有极限的,当年可是有元帅叛国的先例。”

    “放心吧,应该不是他。九处在中伏之后,就彻查过内奸的事情,就连一号自己也自证清白,让督察部门进行过调查。如果有问题,不可能没有查出半点蛛丝马迹。”

    听她这么一说,林栋的疑心也有所动摇。不过他牢记玄老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一号此人有枭雄之姿,也或许是他隐藏得太好了。

    “不管怎么样,你查可以,但是记住别露出口风,这样你的处境就太危险了我可放心不下。九处我觉得能信任的,除了二哥就只有君含玉。”

    他语中流露出的浓浓关切,让罂粟心头暖洋洋的,旋即对他甜甜一笑道:“放心吧,你相信的人我自然也相信。可惜疾风出任务,否则真可以跟他合作调查此事。”

    林栋闻言猛然记起,君含玉曾要求他帮忙询问赵书海的状况,赶忙开口道:“对了,二哥到底出什么任务了?君姐似乎很担心他的安危。”

    “你也知道,任务是不对外公开的。不过我听教官说过一次,似乎跟卧底有关。但是具体细节我也不能过问。”

    罂粟透露出的信息,让林栋心头一沉,能让赵书海这等高手去卧底,可想而知是多么凶险的环境。看来要确定他的安危,只能通过圆光符了。

    只不过圆光符虽然好用,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够看到的距离不远。而且刚使用了血符,短时间内也不宜再次施展,也只能等休养一段时间再说了。

    正当两人聊天的功夫,林栋得到冷凝月那边传来的消息,押送人员遇袭!

    他脸色骤然大变,一跃起身拉门而去。

    “林栋,你回来!”

    罂粟哪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他后面惊叫一声,却没能阻止他的行动,身体虚弱的她又帮不上什么忙,急得一阵跳脚。

    接着她赶紧开启腕表功能,查找君含玉等人的下落,却发现没有任何异常。这绝对是被篡改了信息!

    她立马通讯联系了基地通报这次事情。在九处眼皮底下袭击九处人员,这天眼简直胆大包天,却也展现了其强横的实力!

    ……

    ……

    以天京市区糟糕的交通情况,林栋没有选择坐车,以极快的速度在街面上穿梭。以冷凝月的气息为基准,很快就赶到了市区一处大型公园,最后他停留在一片草地上。

    林栋四下搜索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但是冷凝月的气息明明就是在这。

    想到九处特有的穿梭车,他心头一惊难不成是在地下?

    他哪还有功夫多想,找了一处土质较松的地面,将如意丸变幻成尖锥,配合基本没怎么用过的凝土符向地底钻去。

    钻透了几米厚的混凝土隧道之后,终于看到了下方的情形。只见一台穿梭车正停在铁轨上,车门似乎被人用力扯下丢在一旁。

    车厢里还有些微弱的呻吟声,他赶忙窜进车厢,只见车厢里简直变成了修罗地狱!

    特勤队员有的是被利器斩成几段,有的尸体上还留有灼烧和冰冻的痕迹。

    有的则死的异常诡异,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显然死亡来得太突然,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当然最牵动林栋的心的是君含玉等人,钻进第二截车厢,这才发现君含玉等人的身影。

    双胞胎兄弟被人腰斩死得不能再死,朱七胸口被烧得血肉模糊,所幸还有生命迹象。

    残龙脸上黑气缭绕,呼吸断断续续眼看命不久矣。君含玉则被一根钢条穿在车厢上,脚下血液已经积成了水洼。

    八个战斗队员活下来的也就他们三人。

    眼看他们命在旦夕,林栋哪敢犹豫,迅速变换出银针扎入穴道给他们止血,而后取出日月佩中的各种药物,给他们喂食敷药。

    最后几道甘霖符下去,总算是暂时把他们的命保住!

    确定没有其他幸存者,他又快速跑出车厢,沿着冷凝月遗留的气息一路寻找她。

    在一条明显是人工打通的地道里,他终于找到了冷凝月。

    这时候的冷凝月阴魂几乎被打散,只剩下虚幻的一层影子!如果他再晚来个一段时间,恐怕冷凝月就彻底魂飞魄散了!

    他强压住心头愤怒,掏出槐木符将冷凝月收回符中。

    接着一拳狠狠打在地道壁上,地道被他狂暴的力量,打得泥沙纷纷洒落下来,接着轰的一声彻底崩塌。

    林栋躲也不躲,任由泥沙洒落在自己身上,咬牙切齿地吼道:“天眼,咱们这笔账没有完。不把你们连根拔起,我不姓林!”

    敌人早已去继续生气于事无补,林栋强忍着心中悲愤回到车厢,救治幸存的君含玉三人。

    过没多久,隧道远远闪烁起灯光,一阵刺耳的摩擦钢轨的声音响起,没多久一人冲进车厢,遂即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响起。

    紧接着一股劲风从林栋背后袭来,这家伙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林栋此时刚好也是憋了一肚子邪火,回手一拳轰在背后袭击的拳头上。

    嘭的一声闷雷般的钝击声响起,林栋和这个偷袭者都是一阵后退。接着林栋祭起早已准备好的五雷符,指了指人影吼道:“敕!”

    冰封符被林栋控制着,笼罩在来人身上,恐怖的寒气顿时迫退了来人。

    随后他挥散符咒之力,冷声道:“滚开,老子没空跟你废话,不想他们也完蛋,就他.妈给老子住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