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炼气一层

    老古接收了仁术堂的同时,也接收了马元飞留下来的那些员工。

    如今仁术堂换了招牌,变成了妙手堂,这些‘妙手堂’的新员工自然没见过林栋这个隐形Boss。

    他们见着古老板对一个年轻人居然这么热情,不禁好奇地打量着与老古双双进入内堂的林栋。

    待得二人走远,众人才扎堆着交头接耳起来,纷纷都在猜测这个年轻后生的来历。

    这边,二人来到了内堂的一处大门口。

    老古掏出一串铜制的古朴钥匙将门打开,霎时,一股浓郁的药材味扑面而来。

    林栋耸了耸鼻子,脸上露出了喜色。

    中医之术讲究望闻问切,闻药香而识药材,也算是一项专业技能。通过药材香味,林栋很肯定老古没有扒瞎吹牛,这批年药材的确有些年份,用来熬制药液的话,说不定还能顺利地突破到炼气一层。

    老古看到着林栋的神色,不由得意道:“怎么样?这次还满意吧?这批药材几乎都是十年份的。我猜你会有兴趣,所以我全部都给它收了下来!”

    “哈哈,老古你有心了,这正是我需要的药材!不知这批药材的价格……”林栋欲言又止。

    “得了,得了,都是自家人我犯不着你去赚你那份!”

    老古大手一挥,轻松地说道:“你也是我‘妙手堂’的股东,这批药材就按收购价格走,回头从你的季度分红里面扣,你只管用就行了!其实吧,这批药材主要是年份足不好收,钱倒不算太多。”

    林栋见状,心里寻思也是这个理儿,乐得方便应承了下来。

    他清点了一下药库里的这批药材,大概可以分成三份的量来制成药浴,随即问道:“老古,你这里有没有静室?最好是有大型容器,可以进行洗浴的!”

    “你还懂药浴?”

    作为一个老中医,老古一听就明白了这些药材的用途,惊讶地问道。

    不过很快就他便释然了,因为林栋不是说他家祖上曾经是宫里的太医吗?再说了,这小子之前还曾经随手就拿出两篇珍贵的药方子来兜售,而且他还在上次与马元飞的比斗中用了失传已久的阴阳手来治疑难杂症。现在他懂得药浴,老古突然觉得不足为奇了。

    随后,老古带着林栋来到妙手堂西边的一处低矮平房,介绍道:“这里是我们‘妙手堂’进行熏蒸疗法的房间,比较偏僻安静。通常没人会来打扰,应该挺合适的。”

    进了平房,林栋打量了一下,房间不大,里面的家具就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大号木桶,中间用一道屏风遮挡。

    “好,就这儿了!”

    林栋选定了这个地方之后,便让老古安排人将他分好的药材拿到煎药房中进行熬制。

    足足熬了四个小时,药汤终于熬好。

    林栋接过药气氤氲的药汤进了平房,随后又让人打来一盆盆滚烫的开水,混合着药液倒入了木桶中。

    水蒸气夹杂着清淡的香味在房间里四溢开来,老古站在平房门口陶醉地闻了一口,由衷赞道:“味儿真足,不过我怎么闻着这药性有点烈呢?”

    他还想进来再仔细闻闻,顺便观摩一下林栋如何药浴,却不料林栋急忙止住他的行为,说道:“老古,你别进来了,蚀骨汤的药力,你承受不起!”

    蚀骨汤?

    老古闻言一愣,光听名字就知道这药性之霸道。

    他知道林栋这小子绝对不是藏私的人,更不是无的放矢之辈,于是听从了林栋的建议,止步在了平房之外。

    嘎吱嘎吱~~嘭!

    林栋将平房的门徐徐合上,将自己独自一人关进了药浴房中。

    老古担忧地看了一眼房门,但又耐不住心头的好奇,继而搬过一张椅子坐在离平房不足十步的地方休憩着。

    药浴房中,已是蒸汽腾腾,药香四溢。

    林栋褪去了身上的衣裤,目光灼灼地盯着大木桶。

    所谓蚀骨汤,顾名思义,**蚀骨。

    这是炼气入门才能使用的药浴,药力霸道无比,有**蚀骨之能。但玄老说过,要成就强大身躯,这一步却是所有修士必经的一个步骤。

    林栋深吸了一口气,催动体内灵气遍布在体表,做好高温防护之后,“噗通”一声跳进了木桶中。

    药力入体,林栋就感觉一阵筋软骨酥,勉强保持盘坐姿势,吞天诀运转开始猛力吸收桶中药力。

    很快,桶中药液无风起浪,眨眼间就变成了一股漩涡环绕着林栋转动,每转动一周,精纯的药力就有部分被林栋吞吸入体。

    而盘坐在药桶中的林栋面色狰狞,仿佛忍受着非一般的痛苦。他皮肤鲜红如血,全身上下青筋凸显,如同一条条青色的长虫缠绕一般骇人之极。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终于,木桶的药液慢慢开始变得稀薄,一丝丝乌黑的污垢从林栋毛孔中缓缓渗出,整桶水就如同灌入了墨汁一般漆黑无比,同时散发出令人闻之欲呕的臭味。

    紧接着,林栋猛地睁开双眼,一丝丝清光从他的双眸中爆射而出。他身体一抻一拉间,噼里啪啦如爆竹般的响声在他全身各处响起。

    这正是进阶之后暂时对暴增的灵气掌握力不够,透出体外之相。

    林栋面露狂喜之色,终于三脉俱通,修炼有成,进入炼气一层了!

    嗖~~

    林栋从桶中弹出,带出了轻微的水花。

    而他的身体竟然违反了万有引力规则,如鹅毛般缓缓飘落在地。

    “哈哈哈……三年进入炼气期?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又何需三年?”

    一阵快意至极的狂笑声从林栋口中发出。

    “好小子,狂性毕露啊!不过老道我喜欢,哈哈~~”

    玄老的声音适时响起,带着几分欣慰地口吻说道:“从此以后,你算是真正地踏上了修真之旅!”

    “感谢玄老,要是没有您老,我这辈子不过就是个受人欺负的无名小子罢了!”林栋颇为感慨,第一时间感激起玄老来。

    “少啰嗦,现在才哪儿到哪儿?不过炼气一层而已!”

    玄老恰到好处地给林栋泼了一盆冷水之后,又忍不住催促道:“炼气一层虽是微末,但却是修士和凡人的分水岭。好小子,快试试这炼气一层低阶修士的感觉如何?”

    在修真界,凡人与修士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修士能够吞吐天地之灵气化为己用。

    所以一旦进入炼气一层,那就代表着进入了修真的门槛儿,虽然还不能避免阳寿耗尽,逃脱生死轮回,但至少有了与日月同辉,与天地争寿的机会。

    因此,进入炼气一层期后说是褪去了凡胎,亦不为过。

    “好嘞!”

    林栋激动地应了一声,轻轻击出一拳,竟然发出了撕扯空气的沉重呼啸。

    他感觉到不仅力量足足强了一倍,而且身体强度也增强不少,达到了身体如革的程度,虽然对利器防御未必算上佳,但是棍棒钢管之类的东西再抽打到他身上,想要让他再受伤那就难了。

    “笨蛋,这个时候还在这挥拳踢腿,真是枉称修士了。”

    玄老微微愠怒道:“这个时候你更关心体内的灵力,因为符咒之术才是你的根本,拳脚功夫不过是武道战技而已,只是皮毛罢了!若没有强大的灵力做后盾,你如何施展符咒之术?”

    林栋一拍额头,尴尬至极,显然刚才真是高兴坏了,忘了正事儿。

    旋即,他用手指在掌心处飞速画符,一道甘霖咒迅速成型,然后轻轻拍打在了自己的胸口。

    呼~

    他面露舒爽,感受到了甘霖咒的变化。

    甘霖咒,有病治病,没病养身。

    以往的甘霖咒一经施展,只是微微有些凉意,而现在的甘霖咒竟然能他觉得凉入心扉,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上的舒爽通泰。

    而后,他又在掌心处画起雷符,随即将其祭起,虚空拍打出去……

    滋滋滋~~

    雷光闪动下,一根如细铁丝般的雷电破空劈在地上。陡然间,地上出现了一抹焦黑的痕迹。

    “我靠!”

    见此威力,林栋差点没有欢喜地跳脚起来。

    以前的雷符顶多是强光一闪,根本不会出现有实有型的雷电景观,顶多只能让人一时麻痹而已。

    而现在,这雷符俨然拥有了伤害能力。

    金甲符…

    辟邪符…

    神行符…

    天目符…

    林栋挨个挨个地试了一遍,这些低阶符咒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强。

    而且,在施展出这么一连串的符咒之后,林栋才将体内充盈的灵力耗尽。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进入炼气一层之后,体内的灵力突飞猛进,有了一个质与量的蜕变。

    如果说他以前体内的灵力可怜孱弱到只有一个池塘大小的蓄灵量,那么现在,他体内的蓄灵量就如同小溪潺流般在经脉中运转,至少能让他连续施展完这一连串的符咒之后,才会耗尽体内的灵力。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符咒一经施展开,威力远超以前。

    林栋现在感觉超好,双拳相交不断摩挲着,自信满满地说到:“呵呵,如果现在让我再和杜天阳交手,我敢保证,一定能让他输得一塌糊涂,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呸!瞧你小子那点出息!”

    玄老在他脑中不悦地啐道:“你好歹也是炼气一层的修士了,怎么尽想着和那种刚入门的武者较技?你实在太丢我符医门的面子了。而且炼气一层只是炼气期的初期阶段,之后还有中期、后期。你别看基础符咒看似初期不强,但是却能和你的实力一同进阶。嘿嘿,到了筑基之后,你更能借助基础符咒组合使用更强大的五行符咒,那时候天下你可以横行了!”

    “一旦进入筑基期,便可横行天下?”

    林栋在玄老的话中缓缓趋于平静,然后疑惑问道:“玄老,筑基期我便能横行天下,难道枪支弹药火箭榴弹炮啥的,也不能对我造成威胁了吗?”

    “呃,这个嘛……”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