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一战成名

    陈强目露惊恐之色,不断地后退。

    在学校横行霸道的医大三丑,就这么被林栋轻松解决撂倒,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陈强,该我们玩玩了吧?”林栋摩挲着拳头,朝陈强渐渐逼近。

    “表哥,救…救我啊!”

    陈强脚步一滑疾步后撤,绕到了一直在远处静静观战的杜天阳身后。

    杜天阳轻轻摇了摇头,抄起桌上一套一次性筷子,挥手就朝林栋丢来。

    “啾~~”

    这轻飘飘的筷子竟然在空中发出了破空声。

    林栋敏捷地几个闪身躲了过去。

    “咄咄!”

    两声闷响,筷子竟然扎进了厚厚的木桌里面。

    “不错不错,难怪元宝他们不是你的对手!”

    杜天阳面色平静地缓缓走了过来,鼓掌说道:“陈强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也是我杜天阳的表弟。你今天打了他,我若不替他讨回个脸面,我杜天阳以后还怎么在横州医科大里混?换做平时,以你的身手,我肯定将你吸纳进我的武术社。可惜了,要怪只能怪你没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话音刚落,杜天阳脸色骤变,双目如电锁定林栋,低喝一声便冲步袭来。

    他脚下踩着怪异的步伐,看似在绕圈却用极快的速度靠近过来。

    林栋还没反应过来,顿觉小腹传来一股冲击力,让他身形一阵不稳,趔趄了好几步这才站稳。

    电光火石间,他的小腹已经挨了杜天阳一掌!

    林栋暗惊,好快的身法,好怪异的脚法。

    “不错啊,小子!吃我一掌竟然还能屹立不倒,看来你这横练功夫的确比阿宝他们要强上数倍。不过,我看你究竟能挡我几掌?”

    说罢,杜天阳再次踩着同样怪异的步伐,瞬间冲到林栋跟前。

    噗~

    噗噗~

    又是一记重拳,两记重掌。

    林栋有金甲符护持,虽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还是在杜天阳的巨力重击冲撞下连连后退几步,撞翻了好几张食堂的饭桌。

    至始至终,他愣是没有看清杜天阳冲击过来的身法路线。

    此时金甲符三分钟的时效已告尾声,外人看不出来端倪,林栋自己却是看得一清二楚,金甲符激发在身上的淡淡金光已经若隐若现,小腹处的金光更是碎成龟裂状,好似风一吹就能消散一般。

    杜天阳诡异闪现的身法让林栋束手无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怎么办?

    林栋脑中疯狂运转寻找对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看不清楚杜天阳的动作,所以他只能被动挨打。一味的防守终究会有失守的一刻,而且金甲符即将失效。

    “以快打快,仅此而已!林小子,凝神静气,我教你‘风行符’!”

    正当这时,玄老的声音如及时雨般在林栋的识海中响起,紧接着,一段晦涩的信息传入脑中。

    林栋心头大喜,危急时刻,玄老又教了他一记新的符咒--风行符。

    他收敛心神,学着识海中玄老的传道授符,依样画葫芦在掌心画起了符,心中默念着:“五行通天,敕令,风行!”

    画毕,一道符咒在掌心激发,林栋不为人察觉地用手轻轻拍在大腿上。

    须臾,四周的风被符咒引来,加持在他的双腿上。霎时,他只觉得自己身体轻如鹅毛,仿佛能随风动一般。

    这正是风行符的功效。

    风行符是专门用来提升速度的符咒,与金甲符如出一辙,有着时间限制,且仅有三分钟。

    这些符篆的低阶效果往往一日只能使用一次,而且一次仅有三分钟的时效。

    以他目前体内的灵气充盈度,玄老也只能教授他这道“风行符”了。

    叮~

    金甲符彻底失效,林栋发觉身上的金光荡然无存。同时。风行符吸纳周围的风元素也越来越疯狂,林栋感觉到自己只需双臂一振,便能飞起来一般。

    有了风行符的加持,他的速度陡然增加三倍,整个人似乎被风托着走。

    时间有限,此时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嗖~

    林栋脚尖一踮,整个人如一道幻影般闪逝而去,晃眼间便到了杜天阳的跟前。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嘭~!

    一记勾拳,直击对方的小腹。

    嗖~

    一击得手,林栋鬼魅般的身影已经退回了原地。

    杜天阳面容痛苦地捂着小腹,一脸惊愕恐惧地望着林栋,仿佛走夜路撞见了鬼一般,口中喃喃念叨:“这,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杜天阳厉喝一声,再次踩着怪异的脚步直奔林栋,妄图再想用速度取胜。

    可是现在林栋仗着风行符的护持,哪里还会如之前那般受制于人,屡屡挨打?

    杜天阳是快,但林栋比他更快。

    就在杜天阳的重拳即将砸面之时,林栋一个闪身便堪堪躲了过去。

    趁着杜天阳一拳打空身形还没站稳,林栋便反手一个肘撞,直接打在对方的后背。

    噗~

    杜天阳顿觉心口一甜,一股咸涩的液体直冲喉间。

    “怎么会这样?”

    他强行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血水,转身怔怔望着林栋,一脸茫然。

    而此时的林栋虽然连连两击得手后,心中并没有得意,反而是同样是心中叫苦不迭。

    原因很简单,风行符三分钟的时效已经过了大半,而他体内的灵气也正飞速地衰竭着。

    他能预想到,再过一分钟,风行符将会失灵,体内的灵气也会枯竭殆尽。

    到时候,自己将会被打回原样,任杜天阳宰割了。

    “唉~~”

    脑海中传来玄老的叹息声:“到底是炼气入门阶段,无论是金甲符还是风行符,都是低阶效果,强度太差了。再加上你眼前这个小子,虽说是个刚入门的武者,但比刚才那三个武道门外汉要棘手些。”

    此时的林栋和杜天阳都是外强中干,各自心里叫苦不迭。

    尤其是杜天阳,因为许久没有将林栋收拾掉,已经与他“横州医大武术第一人”的头衔名不副实了。他不仅颜面无光,而且因为刚才全力催发诡异身法,内力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了。

    食堂里围观的学生哪里见过这么精彩的对打,尤其是林栋的绝地反击,更是让他们纷纷喝起彩来。

    陈强看着杜天阳和林栋两人竟僵持起来,彼此谁都不出手了,于是屁颠屁颠跑到杜天阳身边,鼓动道:“表哥,干嘛停下来啊?这小子刚肯定是走了狗屎运,赶紧收拾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杜天阳心中暗骂不已,嘴巴一阵蠕动,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蠢货,赶紧在站我后面撑住我,不能让这小子看出端倪来!”

    陈强心中大惊,赶紧按照表哥的吩咐,用半个身体靠在杜天阳的身后,他明显感觉到杜天阳几乎是倚靠在他身上,这才能站稳。

    “林栋,你不错,在学校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和我打成这样的!”杜天阳有了陈强的支撑松稍稍了口气,故作轻松地对林栋说道:“不过,我要收拾你,轻而易举!往后你再敢得罪我表弟,我一定要你好看!小强,咱们走!”

    说罢,他转身搭着陈强的肩膀缓缓离开。

    杜天阳脚步虚浮的模样让林栋看出了他的端倪,心中侥幸道,感情这家伙没有比我好多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靠,还装什么装?

    不过随着杜天阳的远去,他紧绷的心终于舒缓开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紧接着,他用体内最后一点灵气在掌心画出一枚甘霖符加持在自己身上,滋润着疲累不堪的身躯。

    这时,胖子才姗姗回来。看到林栋坐在地上,还以为他吃亏了,赶紧一溜小跑过来,将他扶起,歉意地说道:“老大,对不起!保安处知道是杜天阳在这里闹事都不肯来,让你吃苦头了!”

    林栋现在正用甘霖符温养着身子,不愿多耗精力和胖子说话,只得坐在地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子,知道厉害了吧?这就是跟你提起过的武者。而且这个小子只不过是个刚入门的武者,竟然能将你弄得你这么狼狈。加紧修炼吧,等进阶炼气一层,符咒之术才算是入了门。到时候,你再遇见他,就是你压着他大了!”

    玄老幸灾乐祸在识海中调侃道:“我教你这么多经脉穴道的理论,你竟然都不知道运用,悟性太差了!”

    林栋嘴角一阵抽搐,心中懊悔不已。是啊,之前学了这么多经脉和穴道的理论知识,刚才打架的时候竟然没有想到过运用。看来,实战经验还是太少太少了。

    如果刚才拼着挨打去攻击杜天阳的穴道,虽然不一定能赢,但至少也能让那小子不好过!

    稍稍休息了一下,林栋便让胖子搀扶着他,离开了食堂这个八卦是非之地。

    “刚才那是谁啊?这么**炸天,杜天阳都没能打赢他?”

    “什么打赢?平手好不好?我看杜天阳是在谦虚,你没看最后他说的话多么有气势吗?”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一脸花痴地想着刚才杜天阳那帅气的模样。

    “得了吧,你们还不知道杜天阳的德行?他会手下留情?”

    花痴姑娘的话立马被人吐槽了。

    “我看那家伙有些面熟,好像是林栋哎!”

    “林栋?那个万年受气包?你是出现幻觉了吧?”

    这名学生话一出口,马上就被人群起而攻之,落荒而逃。

    两人走后,食堂的学生们便开始众说纷纭起来。

    学校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能和杜天阳打个旗鼓相当的人,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那个“万年受气包”,这可是重大新闻,很多人因为没有拍下刚才的视频捶胸顿足恼怒不已。

    林栋还不知道自己在学校已经出名了,打了这么一场冤枉架,身心俱疲的他,也无心吃饭了,让胖子搀扶自己回到了宿舍,一觉睡的昏天黑地,直到临近傍晚这才起床。

    醒来之后的林栋感觉到自身实力的不足,随便吃了顿晚餐就从学校出来,打了一辆出租,很快就来到了‘妙手堂’所在的药材市场。

    进了药材市场走过两条街下了车,正当中就是一个很大的门面,门面外都是用的仿木质材料,突出的屋檐上悬挂着三盏考究的红色宫灯,每一盏灯都写着一个大字--

    妙手堂!

    老古倒是个妙人,装修得古色古香,确实暗合中医这门古老的传承。

    林栋迈步走进妙手堂,就看到老古正在大厅的一张太师椅上惬意地喝着茶。

    一见林栋进来,他猛地起身,喜出望外地迎了过来,喊道:“小林啊,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准备来接手‘仁术堂’了?我已经帮你打点好了,选个黄道吉日咱就可以择机开业了。”

    林栋暗赞了一声老古的办事效率,不过今天他过来可不是为了接手仁术堂,而是另有原因。

    他便摆摆手,说道:“老古,我都说了‘仁术堂’你看着办就行了。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拿一些药材!”

    “那感情好,你小子鼻子还真灵啊,最近我这里来了一批不错的药材。年份长药力足,我寻思你应该会喜欢这些,正要通知你来着,没想到你倒是自己过来了!走……我带你去看看,保准你满意!”

    说着,老古便满面红光地拉着林栋的手,径直往内堂奔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