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 以一敌三

    林栋不急不慢地放下手中的筷子,问道:“怎么回事?你慢点说。”

    “陈强叫他表哥来了,还有武术社一帮人,看样子来者不善啊,你赶紧走!”胖子神色焦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胖子的嗓门儿略大,旁边的学生纷纷惊讶地看着林栋这边,眼神中饱含怜悯。

    但凡横州医科大的学生,有谁不知道武术社这帮人不好惹?

    “武术社?”

    林栋皱着眉头招招手,示意胖子先坐下,然后问道:“陈强的表哥又是谁?”

    胖子见林栋非但没走,还在这里磨蹭,不禁有些急了,脱口说道:“老大,陈强的表哥是杜天阳啊!听说他是什么武术世家的,一身功夫了得!你赶紧走,我在这里顶着,凭我和王杜衡的关系,这小子应该不会为难我!”

    一听到武术世家四个字儿,林栋心里不禁泛起嘀咕,看来还真是个硬茬儿。

    “小子,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去?”

    玄老的声音陡然响起,醍醐灌顶般喝道:“修真一道,最忌畏难不前,最重迎难直上。你如果连面对困难的勇气都没有,你也不要再修真了,更不配做我符医门的传承弟子。你啊,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个平头百姓,继续做任人欺凌践踏的世俗蝼蚁吧!”

    说着,玄老又给林栋下了一剂猛药:“你若瞻前顾后原地踏步,修炼一途又何时才有长进?你的妹妹小雪,还等着你早些进入练气期后,用更高等级的符医之术替她彻底祛除病根呢!”

    林栋明知道玄老用的是激将法,可他还是忍不住被激起了血性。

    是啊,为了小雪更不能这般畏畏缩缩才是!

    旋即,他心中便有了决定,笑着对胖子摆摆手,风轻云淡地说道:“坐下吃饭!”

    “呃……”

    胖子无语了,他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如果林栋刚刚在宿舍揍了陈强他们一顿,事后就被打压报复回来,那么他张胖子投靠过来的举动岂不就成了笑话?届时,他这根墙头草,势必会遭到陈强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疯狂的报复!

    所以,林栋现在不能吃亏,他也不能让林栋吃亏。如今的他,早已跟林栋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说白了,林栋一旦被陈强这些人打压报复,他张胖子也没好日子过。

    随即,他急咧咧地劝道:“老大,俗话说的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啊!我看你还是先躲躲吧。”

    “坐下,吃饭!”

    林栋脸色一沉,不动如山地喝道。

    看着林栋铁了心不肯走,张胖子也不敢再说什么,心里直骂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竟跟了这一个愣头青。他担忧地看了林栋一眼,醒醒坐下闷头扒着饭。

    没过几分钟,陈强带着三个体型彪悍的青年就走进了食堂,相距两步处,还跟着一个体型壮硕,浑身散发着不怒自威气势,龙骧虎步的年轻人。

    陈强看到还在食堂吃饭的林栋和胖子,嘴角一挑,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他停住脚步,转身跑到后面的壮硕年轻人面前耳语了几句。

    青年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慢条斯理吃着饭的林栋,冷笑一声,而后用鄙夷的目光看着陈强,奚落道:“就这样的人都能收拾你?你可真够丢人的!我让阿宝他们跟你来,你小子还觉得不保险。去吧!我杜天阳的表弟再不成器,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欺负的!”

    陈强丝毫没有在乎对方语气中的轻蔑,反而是一脸堆笑地连声应承着。随后又跑到三个壮汉身边,说道:“几位兄弟,还请你们多多照应了!一会收拾了那小子,兄弟我请你们喝酒!”

    其中一个壮汉抄着手冷冷地看了王杜衡一眼,用下巴指了指林栋,道:“去吧,有哥几个在这里帮你镇着,他还能翻了天?”

    陈强千恩万谢后,便快步走上前去,狞笑一声,低喝道:“林栋,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了,嘿嘿,没想到吧?咱们这么快便又见面了。”

    林栋没有抬头,自顾自地吃着饭盒里的饭,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陈强被华丽丽地无视了,脸色越发地难看,攥紧拳头猛地一挥手--啪!

    一巴掌!

    不过预料中的场景没有出现。

    只见陈强本来红肿的脸颊又肿了一圈,他捂着脸颊惊愕地看着林栋,恼怒无比地骂道:“你…你他妈还敢还手打我?”

    原来是林栋眼疾手快抢先出手,硬生生地反手一记大耳刮子呼在了陈强脸上。

    林栋缓缓起身拍了拍手,笑道:“呵呵,我不出手自卫,难道还坐等着让你打啊?陈强,你是脑子有坑呢,还是脑子进了水?”

    “你……”

    陈强没想到这个时候林栋还敢这么嚣张。要知道,武术社的人在学校历来是凶名远播。在他看来,林栋这时候就算不被吓得浑身发抖,也该是息事宁人,任由自己好好羞辱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这时候,那三名武术社的彪形青年三人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向林栋围拢过来。

    陈强见撑腰镇场子的人来了,立马又活泛过来,心里瞬间来了底气,张牙舞爪叫嚣道:“姓林的,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要么,你今天乖乖地跪在地上给你陈爷爷磕三个响头,以后看着老子绕道走,这梁子就算揭过去了。不然的话,嘿嘿……”

    食堂里吃饭的学生,已经看出了情形不对,一个个默默地走开来,空出了大片的地方。

    张胖子目光在陈强和他带来的人身上徘徊了一阵,脸色挣扎无比。这几个彪悍青年他都见过,是武术社除了杜天阳外,最能打的三个。

    因为在横州医科大里臭味相投所以天天厮混在一起,长得体型彪悍粗犷,八卦的学生就给他们送了个外号--医大三丑。

    当然那个八卦的学生最后被揍了个半死,但是这外号却在横医大里叫开了。

    林栋没有搭理陈强,更没有去理会那三个彪悍的医大武术社学生,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张胖子,他想要看看这胖子在这个时候会怎么选择。

    只见胖子眉头一皱咬了咬牙,走到陈强身边陪笑道:“强哥啊,大庭广众之下你让林栋磕头道歉,这也太过分了吧?你看你以前也经常欺负他,不是?给我个面子,今天就算扯平了吧!”

    “呵呵,张胖子你倒是挺仗义挺忠心啊?”

    陈强冷笑一声,不屑地瞥了一眼张丕,嘲讽道:“给你个面子?你张胖子当初就是我陈强的一条狗,你有个屁的面子?你现在最好给我滚得远远的,否则老子收拾完林栋这个狗日的,就来收拾你!”

    胖子热脸蛋贴了个冷屁股,还被陈强这么挖苦讥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非常尴尬地杵在那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林栋走到胖子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你躲开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林栋的好兄弟!”

    关键时候,张胖子没有墙头草迎风倒,林栋已经很满意了。

    胖子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冲林栋使了个眼色,一溜烟地跑出了食堂。

    “死到临头,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陈强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咄咄逼人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这三个响头,你到底磕不磕?”

    林栋轻蔑地笑道:“陈强,如果你今天死于非命,我林栋一定给你磕上三个响头,也不枉你我同宿舍三年了。但是,你还没死就让我给你磕头,你受得起吗?”

    “你……”

    “好了,别跟他废话了!”

    医大三丑中的老大赵元宝夺步上前,一把将陈强推搡到了一边。

    只见他背着手,面露玩味地看着林栋,嗤笑道:“小子,你很嚣张啊!”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林栋争锋相对,他自认有符咒这个利器,对上这三个家伙还真有把握。

    “嘿嘿,好,很好,那我赵元宝今天倒是要领教领教你这天下第三的本事!”

    赵元宝说着话的空档,冲旁边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摩拳擦掌地狞笑着一左一右朝林栋走来。

    医大三丑一齐出手,食堂中围观的一众学生纷纷低呼暗骇,不少看不惯医大三丑在学校里作威作福的学生都不由为林栋暗捏一把汗。

    林栋见三人一齐出手,表面上稳如磐石不动如山,暗里却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一道金甲符加持在身上。

    金甲符是最近玄老传授给林栋的一道护体符咒,以他现在的能力,目前也只能起到一些低阶的效果。

    虽说金甲符的低价效果可以免疫腿脚拳法的攻击,但是有时间方面的限制,时效不过三分钟。

    一旦超过三分钟,金甲符自动消失,与常人无异。

    所以这一战,林栋必须得速战速决。

    “呼~~”

    一阵掌风袭来,赵元宝率先出手了!

    只见他右手迅速探爪朝林栋头上抓来,而左手则化作一拳狠狠地擂向他的腹部,口中不断叫嚣道:“嘴皮子再强,先吃老子一拳再说!”

    林栋自恃有金甲符护体,所以并未躲避,而是迎拳直上。同样单手握拳迎向赵元宝的拳头,另一手抬起手臂格挡住赵元宝朝自己头部的探爪一击。

    “嘭!”

    两拳相交,竟然发出了一声朽木交击的声音。

    林栋明显占了很大的便宜,只见手上淡淡的金光一闪,金甲符的威力此时显露无遗。

    噔噔噔~

    赵元宝连退三步,手臂青筋尽爆,拳头微微颤抖,吃痛之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好像一拳砸在了一块铁板上,险些将骨头折断。

    此时他顾不得拳头震痛,心中起了惊涛骇浪,暗暗骇道,难道这其貌不扬的小子练得是外家拳?或者练了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

    医大三丑中的其他两人显然对林栋能和赵元宝比拼力量显得十分惊讶。赵元宝的力量他们心里是有数的,曾经做过测试,赵元宝一拳打出的爆发力几乎已经达到了职业拳手的水平。

    “嘿嘿,原来是练家子?不怪咱看走眼了!”

    赵元宝稍稍深吸一口气,不再小觑林栋,冲旁边二人大声喝道:“硬茬子,咱三儿一起上!”

    两人听到赵元宝吩咐后,瞬间发力出招,一左一右各是一记重拳朝着林栋的头部锤去。

    林栋可没有打算硬挨三人打的意思,嘴里发出一声炸雷般的大吼,箭步上前右手用力一拉,将猝不及防的赵元宝就拉进了怀里,用双臂将他死死锁住。

    霎时,他整个身体都躲在了赵元宝的身后,借助着他的身躯硬是挡住了两人一记重拳头。

    “嗷!!”

    赵元宝一声凄厉惨叫,让两人投鼠忌器不敢再做攻击,纷纷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趁着两人失神之机,林栋瞬间出拳,快如闪电般打在其中一人的腹部上,紧接着扭腰旋身,一击凶猛的鞭腿就砸在了另一名大汉的脖子上。

    嘭!

    砰!

    这两人相继倒地,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刚从林栋双臂紧锁中解脱出来的赵元宝,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惊骇无比,他这两兄弟别的不敢说,但一身横练功夫还是有点火候的。

    但是竟然都顶不住林栋一记重拳和一记鞭腿,可见眼前这个小子的外家横练功夫已经到了一个远远超越他们三人的火候。

    此时的他双翼已折,单对单自知不是林栋的对手,便要后撤,不过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他转身之机,林栋单腿一屈一蹬,整个人腾跃而起,凌空将腿弯曲成弓型,决意用膝撞直袭赵元宝的后背。

    嘭!

    一声闷响过后,赵元宝的后背硬生生吃了一记膝撞,力道之大,直接将他撞飞出去,扑出了五步之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电光火石间,凶名远播的一大三丑全部被撂倒!

    旁边围观的学生中发出了一阵阵地惊叹和诧异声,更有学生甚至低声雀跃着,看来这医大三丑在学校里的确以后到了人嫌狗憎的地步。

    而林栋因为有金甲符的护持,额头上连油皮都没有擦伤,只是灵气耗损有些颇大,稍稍有些眩晕感,不过也是转瞬即逝。

    他心中默默地念了一声:“玄老,今日多亏了您教我的金甲符!”

    “哈哈~”

    玄老在识海中目睹了整个战斗的过程,颇为满意地笑了起来:“金甲符是一回事,老道平日里教你的武道战技你也掌握得很好嘛,哈哈,痛快!”

    林栋今日一战,玄老虽未下场酣战,却让他重温到了当年自己怒战八荒的酣畅淋漓,不由一阵缅怀。

    此时,解决了赵元宝为首的医大三丑之后,林栋轻轻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双手抱胸嘴角噙笑地着慢慢朝着陈强走去。

    今日始作之俑者,就是陈强这孙子!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