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贼心不死

    王杜衡狠狠一咬牙,相比陈强,他更相信一肚子坏水的胖子的判断,连连点头应道:“我…我给,必须给!”

    “这不就结了嘛,咱们三就算是谈拢了!”

    林栋将目光转向陈强这边时,转瞬间脸色就阴沉下来,沉声问道:“五万块买我的命?嘿嘿,那倒是要看看,你怎样买我的命?”

    陈强一直在宿舍里都以老大自居,说一不二,只有他逼人的份儿,还没有别人威胁他的时候。

    今天当着张丕和王杜衡的面,他被林栋胖揍了一顿,已经让他颜面尽失,威严扫地。现在林栋还要他赔五万块这么大的数目作为补偿,他哪里还放得下脸面?

    说什么都不能向林栋低头赔钱,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宿舍里混?

    虽然忌惮林栋的拳头,但他仍旧色厉内荏地吼道:“五万块,没有!五百块,可以!有种你就打死我,姓林的!我就不信了,你一个没爹没娘的穷鬼,还能把我怎么样?”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扇在了陈强脸上!

    这次林栋可就没有刚才那么客气了,陈强被这记耳光带着狠狠撞在了墙上,果断地昏厥了过去。

    因为陈强的没爹没娘四个字,又戳中了林栋的逆鳞。

    随后,他拍拍手笑着对胖子两人说道:“你看,这是何必呢?你们把他给我弄醒了,然后把借据给我写好!我先去办入学手续买被子,如果我回来之后还没看到我要的东西,后果你们懂的!”

    说罢,林栋飘然离开了宿舍。

    胖子和王杜衡赶紧将陈强给扶了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按摩太阳穴的。

    无济于事之下,最后胖子直接将一口杯的凉水泼到了陈强的脸上,才将他弄醒了过来。

    一阵浑浑噩噩,陈强好不容易将脑中的眩晕摇散,马上就是弹身站了起来。

    “我给钱,我给钱,别打我!”

    惊叫过后,他在宿舍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林栋的影子。当即一口气泄了下来,如同一团烂泥般瘫在地上。

    他感到脸上火辣辣地刺疼,不由伸手轻轻摸了摸脸庞,一股剧痛再次袭来,疼得他抱着腮帮子在地上惨嚎不已。

    王杜衡赶紧给他打来凉水冷敷了半天,陈强这才稍稍好过点。

    当他拿过镜子一照,他这才发现右脸已经肿大两圈不止,脸型比胖子还大了不少,左右脸的不对称,让原本颇为帅气的他显得丑陋至极。

    “林栋,我要杀了你!”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响彻了整座宿舍楼。

    “老大,现在怎么办?林栋要我们打借据!这要是真打了,咱们上哪里弄这么多钱给他啊?”

    宿舍里此时已经被暴怒的陈强打砸得一片狼藉,等他发泄完后,王杜衡这才开口询问。

    陈强红肿的猪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歇斯底里地低吼道:“借据?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们现在就去学校告状,我要让这个该死的东西滚出学校去。你俩给我作证,有我们三个人指证,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王杜衡听了陈强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

    而张丕看着陈强,脸上却挂起了一丝嘲弄的笑容,揶揄道:“陈强,你脑袋刚才撞坏了吗?”

    “胖子,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陈强一脸愠怒地望着张丕,这还是张丕第一次反对他的意见,而且说的还这么难听刺耳。

    “什么意思?陈强,我真怀疑你的智商。”

    张丕敲了敲被林栋打坏的木桌,不屑道:“你还以为是小学高中吗?打不赢就告诉老师?就算你告状有用,了不起给他一个留校察看。就算你本事大赶他出了校门,这种断人前途毁人学业的事情,你觉得林栋会轻易放过你?”

    “我是你老大!我说什么你都要照做!”陈强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紫。

    “少废话了!要死你自己死,别拽上我们哥俩。我好心提醒你,要不要听,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是不会和你瞎掺合的!”

    张丕没有理会陈强的意思,抓起一张纸条就开始写起了借据。

    胖子最会审时度势,往日里陈强最有钱,听他的有不少好处。可是现在看林栋表现出来的强势,张丕就没有再打算跟着陈强了,这小子要是真的惹毛了林栋,搞不好他也得受牵连。

    这会,他哪里还会关心陈强的态度?

    “你这个没卵子的家伙!”陈强恶狠狠地瞪了张丕一眼,扭头对王杜衡道:“老三,你给我作证,咱俩合伙搞死姓林的这个王八蛋!”

    王杜衡目光在张丕和陈强两人身上徘徊了一阵,迟疑地说道:“老大,我觉得二哥说的挺在理。俗话说的好,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林栋这家伙太厉害了,出手也太狠了,咱是瓷器,这小子就是瓦片,咱就当花钱消灾吧,成吗?”

    “拳头大有什么用?两个没有没卵子的家伙,你们不干我自己干!”

    陈强在胖子的嘲弄和王杜衡犹豫的目光中,冲出了宿舍。

    没过多久,他又飞也似地跑了回来,将自己行李打包好便朝外走去,显然那这小子是准备换宿舍了。

    临走时,他对王杜衡问道:“老三,你是准备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和这两个家伙一个宿舍?”

    王杜衡眼中一阵闪烁,想到陈强家里有钱,将来说不定还要依靠他,再说和林栋这凶人在一个宿舍也太危险了。

    随即,他便迅速收拾好行李,跟着陈强一块离开了。

    胖子张丕看着两人礼券的背影,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不屑道:“呸!什么玩意,我当还真是告状去了。原来是去申请换寝室了,还说老子没卵子?我看你才没卵子,你个绝精的玩意!”

    林栋回到了寝室,张丕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殷勤地接过他手中的被褥,麻利地替他铺好。

    “林栋,不,林老大,这是我和王杜衡的欠条,只是这个钱恐怕要过段时间才能给您。”

    胖子递过来两张欠条,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我们身上都没带太多钱,您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给您弄好!”

    林栋唔了一声将欠条收起,笑问道:“陈强的呢?”

    “他不肯写,还换了宿舍!”

    看到林栋脸色舒缓了下来,张丕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将矛盾转移。

    不肯写?

    林栋冷笑了一声,这家伙还真是手脚麻利啊,这么快就换了宿舍。不过,以为换了宿舍就能躲得过?

    要他们赔偿钱财算是很客气了,既然他不知道好歹,林栋觉得自己再收拾陈强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转头看了看张丕,林栋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怎么没和他一起走?你不怕我?”

    张丕干笑了两声,谄媚道:“林老大,我觉得我以前做的实在有些太过分了,所以想留下来为您鞍前马后,偿还我以前的过错。”

    林栋似笑非笑地盯着张丕,令他浑身都感觉不自在。

    张丕这人虽然阴险狡猾,但是却很会站队,之前因为陈强有钱,他就跟陈强狼狈为奸,曲意奉承。现在想要跟着林栋,也不过是因为看到了林栋的实力,这种人虽然性格不讨喜,放到对的地方却也能发挥不小的作用。

    “那好吧,既然你想要留下来,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宿舍够大,住两个人完全没有问题的。”

    “好的好的,以后就要林老大多多照顾了!”得到了林栋的首肯,胖子马上就喜笑颜开,转而又有些犹豫道:“林老大,有件事情我想你可能想要知道。”

    “有什么话你就说!”

    “你是不是得罪了岳晓峰了?”胖子有些犹豫地道,“今早,岳晓峰来找过陈强。岳晓峰走后,陈强才突然吩咐我们来羞辱你的!”

    岳晓峰?

    林栋顿时恍然大悟,陈强这几人哪怕再怎么不待见自己,也不会开学第一天就无缘无故地对付他。

    原来是岳晓峰在背后捣的鬼啊?

    林栋嘴角噙起一丝冷笑,暗道,岳晓峰啊岳晓峰,你就因为叶天姿的事情,对我如此恨之入骨,念念不忘?

    “林老大,这岳晓峰可不简单的,他爸岳深山是我们横州医科大学的常务副校长。他在学校里可是一手遮天的啊!”张丕一脸忧色地对林栋说道。

    常务副校长的爹?

    林栋脸色有些凝重,不过很快便轻松了下来。有这个文凭当然最好,没有他现在也不是那么在乎了。文凭再牛,有玄老牛吗?横医大再牛,有我符医门牛逼吗?

    而后,他询问道:“你对这个岳深山有多少了解,说给我听听。”

    这可是在林栋面前露脸的机会,胖子努力组织了一下关于岳深山的信息和传闻,娓娓道来:“老大,这个岳深山除了是咱们学校的常务副校长外,还兼着横州市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我听说一医的院长不怎么管医院里的事儿,岳深山在第一医院一手遮天,说一不二!就因为这个,想要留在一医的人谁不给他送钱?连校长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着。咱这马上就要去一医实习了,我怕岳晓峰会打主意对付你啊!”

    看来留下胖子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至少他对学校这点破事儿相当清楚。

    林栋微微一笑,接受了胖子的善意,暗道,看来这岳晓峰还真不得不防了。

    在胖子的殷勤帮助下,林栋很快就将宿舍收拾妥当了。

    这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他招呼胖子一起去食堂吃饭。毕竟他帮着自己忙活了一上午,也不能继续让人家贴冷屁股不是?

    横医大的食堂价格低廉,味道也好不错,是林栋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两人打好了饭,还没开吃胖子便一阵尿急,告了个罪快步朝厕所跑去。

    林栋看着他的背影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埋头吃起饭来。

    刚扒了两口,胖子便又火急火燎地跑了回来,也不管旁边还有这么多吃饭的学生,慌慌张张地喊道:“老大,不好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