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教训

    林栋拉开门一看,可不就不是自己的那床被褥?

    他阴着脸将被褥拿了起来,陈强三人偷笑地看着林栋的举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一拿起被褥,浓浓的腐臭味就里面传来了出来,林栋掩着鼻子掀开被褥。

    吧唧~

    一只死老鼠就从被褥里掉了出来。

    “哈哈哈……”

    看到林栋发现了死老鼠,三人马上就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谁干的?”林栋终冲着三人怒吼起来。

    发怒的林栋眼中灵气不断流转,凌厉的目光慑得三人心头一阵发寒,觉得眼前的林栋和以往不太一样。

    三人互看了一眼,不过陈强很快便从一时的不适中反应过来。

    他顿觉一阵羞恼,自己竟然被林栋这个万年受气包吓到,真是奇耻大辱。

    随即,他疾步上前推搡了一下林栋的胸口,骂骂咧咧道;“哟呵,一个暑假不见,废物点心还还长脾气了?借你的被子用一下怎么了?没看见宿舍的垃圾桶不见了吗?你一会洗洗就好了!”

    而后,他满脸轻蔑地从皮夹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朝地上一丢,道:“算了,哥也不让你吃亏,来来来,拿去吧!”

    “可不是?不就是借你被子用用嘛?反正也这么破了,也该换了!”胖子张丕阴阳怪气地附和道。

    “少他妈找不自在!我看你是皮痒了,还真以为自己壮了一圈就是施瓦辛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呸!”

    王杜衡摆弄了一下肌肉,论壮硕,林栋就算再壮上两圈也比上他。

    到了这时,林栋如果还看不出来三人是有意针对自己,刁难欺凌自己的话,他就算白活了。

    如果换成上学期,林栋还真会去捡地上的钱,一床被褥不过五十块,这一百块钱捡起来还能白赚五十呢。

    但今时不同往日,在玄老耳濡目染的影响下,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他都不是当初那个林栋了。

    他轻轻用脚尖掂了掂,将那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踢开,冷冷地看着陈强,似笑非笑地轻轻问道:“陈强,是你干的啰?”

    “是我干的又怎样?”

    陈强嗤笑了一声,只等林栋弯腰捡钱的功夫就踢他个狗啃泥。

    可是见林栋迟迟不去捡钱,他不禁有些恼羞成怒道:“你个窝囊废还想打我不成?来啊,来啊,就是我扔得,怎么样?来打啊!”

    “啪!”

    一道手影掠过,陈强话都没说完,就被林栋一个耳光给扇飞到了床上。

    什么?这废物点心真敢动手打人?

    王杜衡和张丕两人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栋,仿佛白天撞见了鬼一般。

    陈强滚落在床板上,哀嚎着吐出了几颗带血的牙齿,捂着红肿的半边脸颊,厉吼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林栋双手抱胸站看着陈强,一副勉为其难地模样哂笑着:“老大,这可是你让我打的啊。你可是宿舍老大,我哪敢拂了你的意思啊!”

    “你……”

    陈强捂着腮帮子,冲王杜衡两人撒火泄气道:“你俩眼瞎啊?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啊!”

    “打!”

    王杜衡自恃身强体壮,几步就冲上前来,抡圆了就是一拳朝林栋擂了过去。

    张丕见到王杜衡动手了,阴阴一笑,走到林栋身后操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他头上砸去。

    平日里,就属这胖子下手最黑也最狠。

    林栋经过灵气淬体洗涤之后,便习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今感到危机袭来,顿时出手迅如奔雷。

    只见他右手抓着王杜衡的拳头,回头就朝胖子张丕一笑,左手快如闪电地就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王杜衡抽了半天没能将拳头从林栋手中抽出来,这会看到他单手就将张丕给提了起来,整个人都吓呆了!

    张丕多重他是有数的,二百零五斤这还是暑假前的重量,几个月过去了,这小子又胖了一圈,这恐怕得有二百一了吧?

    而林栋却单手竟能将他拎起来,见鬼了!!!

    趁着王杜衡微微失神之机,林栋右臂贯足力气,使劲一拉一抻,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钻入王杜衡的拳头,

    喀嚓~

    手臂脱臼!

    “我的手,啊…我的手…”王杜衡手膀脱臼,剧痛之下哀嚎不止。

    不多时,被拎着半空的胖子张丕眼珠子泛白,挣扎得越来越无力了。

    不好,要出人命!

    林栋心中一紧,直接将胖子丢到了一旁,只听“轰”的一声,床板承受不住胖子的体重整个塌了下来。

    “林栋,我求求你放我一马吧,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王杜衡受不了手膀脱臼的剧痛,“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

    “走哪去?”

    林栋余光撇到正偷偷摸摸想要开溜的陈强,淡淡问道。

    陈强身体一僵,松开了门把手,回头一笑道:“没…没去哪啊!”

    这一笑,比哭还要难看。

    他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谁知道林栋这次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但性格突变手段残忍,不像上学期那样任他予取予求;还跟吃了大力丸似的力气变得这么大,二百多斤的胖子一只手就轻轻松松拎了起来。

    这不,胖子张丕到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压塌了床半天愣是没有起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陈强还是懂的。

    “坐好,今天我们来算算总账!”

    陈强哪里还敢走,靠着墙从林栋身边路过,用半边屁股坐到了床上。

    “还有死胖子,你给我起来,装死没用,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啊?”

    林栋走过去踹了一脚装死的张丕,胖子闻言一个激灵就爬起身来,一脸谄媚地道:“不要不要,我自个儿有手有脚的,不劳您动手。”

    随后,三人老老实实坐成一排,等待林栋发落。

    “同宿舍三年,你们就整整欺负了我三年,呵呵,真有你们的。”

    林栋冷笑连连,突然声色俱厉地喝道:“这刚开学,你们就又想出了法子来欺我谤我羞辱我,同窗之情在你们眼中,真的就一文不值,贱如草芥吗?三年啊,整整三年,如果我变着法儿地折磨你们三年,你们会怎样??”

    。

    之前几年迫于生活的重压,他受尽了这三人的欺凌都不敢反抗。每每午夜梦回,林栋都无比痛恨自己的懦弱。

    在返校之前,他也想过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决定,如果几人有所收敛,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情。

    可是今天刚来学校,他们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这让林栋如何再忍?

    听着林栋愤怒咆哮的声音,三人身体颤颤巍巍地哆嗦着,生怕林栋一怒之下又开始动手,于是竞相开口说道:“林栋,你别激动,我们用钱补偿你!”

    “对啊,林栋,你不是一直很缺钱吗?我们补偿你。”

    “对对对,能用钱来解决,咱们就别吵吵动手了,林栋。”

    他们很清楚林栋的脾气,哪怕是再大的事,只要是谈到钱就再也没有问题了,这也是他们一直作威作福任意欺凌林栋的主要原因。

    “林小子!”

    久违的玄老仿佛感受到了林栋内心的剧烈起伏,缓缓醒转过来,出声道:“我可以教你一个法子,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无声无息地死去,保证追查不到你身上来。如果你心里过不了这道坎,索性取了他们的性命吧。修真之人,最忌心魔!”

    林栋闻言一愣,犹豫良久。

    虽然他很痛恨这些人,但这几个混蛋终究是他的同学。冒然出手取他们性命,无论怎样都下不了手,狠辣不起来。

    沉思一会儿,他最终决定让他们出点血,教训教训这三个混蛋,让他们长长记性算了。

    玄老已经感受到了林栋的主意,知道这小子还是不愿意开杀戒,只得轻轻叹息一声,没继续相劝,而是再次沉寂了下去。

    “我出一千!”

    “我也出一千好了!”

    三人迟疑地报出了一个价格,之后认真地盯着林栋的神色,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松动。

    “别啊,同学之间谈钱多伤感情啊!”

    林栋听着几人的报价,嘴角裂开了冰冷的笑容,这些家伙平常带女朋友出去潇洒,花销都在千元以上,竟然想用这点钱打发自己。

    他那诡异的冷笑,让三人一阵心惊肉跳,他们哪里听不出这是反话?

    突然,林栋将手指捏的嘎嘣作响,狞笑地朝三人逼近,摇头道:“这点钱,我还真看不上。胸中那口恶气难除,不如让我揍你们一顿来解气吧!”。

    “林…林栋,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陈强被吓得脸色煞白,一把拉过王杜衡挡在自己前面。

    胖子张丕也趁机躲在了王杜衡的身后。

    此时的王杜衡手膀还脱臼着,疼痛犹未散去,被陈强当了挡箭牌心里直骂娘。

    现在又动弹不得,只得惊惧地看着林栋,硬着头皮挡在了前面,求饶道:“林…林栋,大家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山水有相逢,呃不!是…是万事好商量。”

    “嘭!”

    一声闷响。

    林栋挥起一拳就将身前的书桌砸穿。

    一拳之威之后,林栋得到了威慑三人的效果,只见三人吓得抱在一起齐哆嗦。

    “也对,都是同学,万事好商量!”

    林栋仿佛被王杜衡说通了一般地自顾点了点头,然后抬手一指,喝道:“既然你们坚持赔钱,可以。你…陈强,家中电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上学期,你想泡郑丽丽,仅仅三个月就在她身上花了五万。那你就补偿我五万块的身体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吧,不算贵吧?”

    “你…张丕!父母都是企业白领,上学期才换的苹果5s吧?你补偿两万!”

    “至于你王杜衡,父母都是双职工,为了和他们打成一片没少骗家里给你打钱吧?你赔五千块,就当是我帮你父母教训教训你这个败家玩意!”

    林栋对于这三个家伙算是知根知底,要得不多不少,刚好能让这些家伙心疼一截,又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让他们三儿苦哈哈地过上一个学期,足够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教训了。

    “你这也要价要得太狠了吧?五万块?够买你一条命了!”

    陈强一听就炸了毛了,五万,这要是想拿出来,那可要编不少理由才能从家里骗到。而且就算骗到了,这一学期也只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没有钱享受生活,这让他怎么活?

    “你们呢,也是这个态度吗?”

    林栋没有搭理陈强,一脸坏笑地看着张丕和王杜衡说道。

    被一拳砸出一个大窟窿的桌子还摆在在眼前,胖子张丕心思极为活泛,决定砸锅卖铁也得凑齐这笔钱。

    他相信自己的身子骨绝对没有这厚木书桌强上。

    随即,他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说道:“没,我觉得很合理,三万快,给我点时间,一准给您送过来!”

    林栋满意地笑着不迭点头,目光转向了王杜衡,笑眯眯地问道:“你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