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返校

    几分钟后,待得林栋重新返回客厅,李月寒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伸出葱白般的皓腕,说道:“小林,你帮姐把把脉,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林栋看着李月寒俏脸,找不出一丝一毫因为自己偷窥而心生愠怒。

    于是他强装着镇定,替她把起了脉。

    一小会儿的功夫,便放下了李月寒的手,笑着说道:“李姐,你恢复的很不错,脉象非常平稳,按照我给你开的方子多吃两次药就行了。不过要记住,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再多钱也换不来身体的健康!”

    “这还要多谢你啊!不是你的妙手回春,姐姐这毛病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痊愈!”李月寒因为痼疾拔除,心情格外高兴。

    突然,小春房间里传来一串串银铃般的欢笑声。

    看着和不到十岁的小春玩得不亦乐乎的小雪,李月寒开口说道:“你这妹妹还真是充满了童真啊!”

    林栋扭头望着房中笑颜展开的小雪,心头不由一暖。

    不过很快脸色又沉了下来,叹息道:“我这妹妹以前因为身体的原因随便走走都会累,一直是呆在家里足不出户的,这心智远没有同龄孩子成熟。我马上要开学了,把她安置在哪我都还没个着落。请个保姆,我又不放心!”

    林栋要开学的消息让李月寒心头一震,一股难言的慌乱在心中弥漫开来。

    开学意味着她和林栋之间雇佣关系的结束,家教这个事情肯定要告一段落了。

    林栋无论是人品性格,还是他和小春之间融洽的相处,都是她喜欢的。

    昨天那迤逦的治疗,更是让她对林栋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只是作为一个离异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和林栋之间的鸿沟。他是医术绝佳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她只不过是一个离异的单身母亲,而且年龄还大了七岁。

    这让李月寒自惭形秽,哪里敢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表达出来?

    “李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半天没有听到李月寒说话,林栋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就见她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整个人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中。

    还以为她的病情再次发作,赶紧给她探了探脉,又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这才出言询问。

    李月寒回过神来,勉强地带起一抹笑容,道:“我……我没事,你刚才说什么?我出神了,没有听到!”

    林栋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说,横医大快要开学了,我准备后天返校。明天还要给小雪找个好点的私人病房。所以,我明天开始就不会过来了,你有我电话,有什么事情联系我就行。”

    “哦…哦…”

    李月寒若有所思地将目光停留在了小雪身上。

    直到吃过了午饭,小坐一会,林栋起身招呼小雪离开。

    李月寒突然起身,唤道:“小林,你等下!”

    林栋驻足,疑惑地转头看着她。

    李月寒笑了笑,说道:“小林,你不是放心不下小雪吗?要不这样,我看小春和小雪挺合得来的,而且家里就我和小春两人,平日里也蛮冷清的。不如这样,你上学的时候,小雪就留在我这,我来照顾她,你应该放心吧?”

    林栋闻言眼中一亮,是啊!如果李月寒能帮自己照顾小雪,那可就再好不过了。只是李月寒是一个单身母亲,平时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小春。如果再加上一个小雪的话……

    他有些迟疑地说道:“李姐,你要照顾小春,如果小雪也在你这里,我怕你会忙不过来!”

    “你不是说小雪身体已经好多了吗?她人又乖巧也不需要我操多少心。再说了,你也知道小雪不容易接受陌生人,好不容易在我这里熟悉了,也不需要再通过长时间的适应不是?”

    李月寒说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理由,林栋听着越发觉得在理。

    突然,她竟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我是想找个平常能跟我聊天解闷的伴,不是为了你,你可千万别误会。”

    这话明显有画蛇添足之嫌,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

    她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这样想不让林栋误会都不行了!唰~

    李月寒的脸涨得通红通红,竟有些低头不敢去看林栋了。

    这时候,哪怕林栋再木讷,也品出了丝丝味道。

    他看着李月寒酡红如吃醉了酒般的脸颊,又是感激,又是心动,堆起笑容说道:“李姐,小雪有你照顾我当然放心,我求之不得!这样吧,我一会转给你五万,作为小雪的生活费和你的护理费行吗?”

    可当他一提起钱,李月寒脸上的酡红尽退,陡然脸罩寒霜,冷声说道:“你这什么意思?我是为了钱才帮你照顾小雪的?既然是这样,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不送了!”

    李月寒这说翻脸就翻脸,林栋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敢情自己说错话了。

    当即,他上前一步紧紧攥住她的皓腕,急着解释道:“李姐,别误会,是我说错话了。你怎么可能是为了钱才帮我的呢?我道歉,我郑重向你道歉,李姐!”

    李月寒听罢,气消了大半,随即冷哼一声,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如果你还和李姐谈钱,那你就再也不要进我家的门了!”

    林栋尴尬地笑了笑,连连点头,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

    看着他憨傻的模样,李月寒轻笑一声,挣了挣还在林栋紧攥中的手腕,嗔怒道:“还不松手?下午记住将小雪的东西都送过来!”

    林栋脸一红,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

    随后,他回头征求了下小雪的意见。

    小雪本来对李月寒就极有好感,再加上她和小春相处得愉快,一切水到渠成,欣然应允了下来。

    这下,林栋总算是将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放下了。

    直至下午,林栋便将小雪和她的行李送到了李月寒的家里。

    小雪见着要和哥哥分离,极为不舍。林栋再三保证,一有时间就会来看她,还有李月寒地不断安慰下,小雪这才松开了林栋的手臂。

    离开李月寒家,林栋回到了出租屋中,心无旁骛地修炼了一夜,夯实体内的灵气。

    一夜过后,灵气已经将第二条经脉打磨圆润。只要他将最后一条阳蹻脉打磨好,便能冲击练气一层了!

    ……

    ……

    翌日,清早。

    冷清的横州医科大学,随着暑期结束,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厚德励志、博学弘医”

    横医大的校训就写在了大门门柱上。

    林栋看着这曾经是寄托了他全部希望的大学校门,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昔日林栋不再,今日的林栋将要展翅高飞!

    “哇,那是哪个系的帅哥呀?以前从来没见过啊,难道是新生吗?”

    “是啊,真的好帅!有点像韩庚啊!”

    “切!韩庚比他帅好吗?不过他也挺帅的哦!”

    几个姿色还算不错的女生和林栋擦肩而过,马上就停下来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经过灵气淬体洗涤的林栋,早已祛除了体内的杂质,脱胎换骨之下,整个人变得跟往昔不一样。

    熟悉他样子的妹妹小雪都觉得哥哥变得大不一样,更何况这些长年几乎没有交集的校友呢?

    他沿路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开门就见到了三个舍友。不过林栋对他们没有多少好感,这几个家伙家境都不错,在宿舍里一直作威作福,之前他没少吃他们的苦头。

    “喂,你…我说你呢!”

    看到林栋突然闯进来,一个纤瘦俊朗的眼镜男皱着眉头喊问:“你谁啊你?跑进我们宿舍里来干嘛?不会是想做贼吧?”

    眼镜男是宿舍几人的老大,陈强。

    林栋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看着空无一物的床板,他眉头一皱,记忆中自己应该有一床被褥叠在这里,去哪里了?

    “老大,这家伙我看着有些面熟啊,你看看像不像林栋?”

    一个胖得跟圆球一样的胖子,走了过去搭话道。

    林栋最厌恶这孙子,以前就他欺负自己最凶,老二张丕。

    “咦?”

    五大三粗的老三王杜衡听到这话,从床上爬起身来看了看道:“还真有点像哈。不会是林栋那个废物的兄弟吧?不过这小子比他那个废物兄弟壮实多了!”

    “我的被褥去哪了?王杜衡?”

    这家伙阴损主意最多,以前老喜欢戏弄自己,这被褥不翼而飞八成和他有关系。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杜衡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栋,诧问道:“你真是林栋?不会吧?这才几个月啊,就壮硕了这么多?你该不会是回家吃饲料了吧?哈哈哈……”

    听到他调侃林栋,陈强和胖子两人也相继哈哈大笑起来,对于王杜衡不断竖起大拇指赞着。

    林栋厌恶地看了几人一眼,无暇搭理这几个混蛋,而是环顾了宿舍一周找寻被褥。

    最后,他在门后撇到了一抹绿色,霎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