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灵器

    “你试试朝里面注入灵气,灵器和普通器具的区别就在于普通矿物根本无法传导灵气,又或者是传导消耗极大,灵气还没有透出矿物就已经消耗光了!”

    林栋赶紧尝试了一下,灵气注入,果然灵气毫无损耗就覆盖在针体之上。

    此时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朴实无华的针体瞬间变成了亮银之色,而且不时散发出冰冷的寒气!

    玄老难得地惊讶叫道:“好家伙!竟然是寒冰铁制成。这针只需输入灵气,就能将寒气散发出来,将伤口冻住,确实最适合制成银针使用!”

    林栋点了点头,确实如此,看这针古朴的造型,应当是有些年头的古物。

    玄老说道:“这针虽然铸造手法低劣,可是对于你来说,却是刚好合适。用来治病防身,都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不一会儿老古从店铺回来又续上一壶茶,大有聊个尽兴的意思。

    林栋也不忍心拂却他的好意,也就多留了一会。

    聊得差不多了,看看时间,他这才惊觉忘记了家里的妹妹和李月寒。

    于是赶紧起身告辞,老古却一把拉住了他,将一个红本本递了过去,笑道:“今天得亏了小林你出手,不然我和我这妙手堂都要遭灭顶之灾啊。这是‘仁术堂’的产权和营业执照,从现在开始,归你了!”

    林栋脸上露出了讶色,这仁术堂坐落在药材市场上,无论是门面还是地段都属于上上,尤其是面积足足有一百五十多平。

    别看横州只是三线小城市,但现在全国各地的房价一直都是居高不下,横州市药材市场这一带已经被炒到了七千多一平米了。

    足有一百五十多平米的仁术堂,产权证端得价值不菲啊!

    要说林栋不心动,那是假的。

    不过心动归心动,他最终还是推手婉拒起来:“老古,这我可不能收,这是你用‘妙手堂’作为赌注赢来的,我怎么好意思拿?”

    “诶!”

    老古脸色一沉,又将东西塞了过去,佯怒道:“你这小子还跟我说这些客套话?如果不是你,别说这‘仁术堂’,就连‘妙手堂’都已经不是我的了!我老古虽然市侩,却也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你若是不收,我明天就全部拍卖了,把钱转给你!”

    林栋见他言辞恳切,不似作伪,竟能将近百万的门面拱手让给自己,不由再次对老古刮目相看了。

    老古见他犹豫,赶紧趁热打铁地劝说道:“再说了,今天的这场比斗,不出两日定会传扬出去,届时你在横州中医界肯定是声名鹊起!日后求医的人不在少数,你就不需要一家医馆吗?”

    “没错,小子,这姓古的言之有理,你确实也需要一家医馆。接下来吧!”

    玄老都开这口了,林栋自然不再坚持己见,将所有证件接了下来。

    随后,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情况,苦笑道:“老古,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在校学生,而且我还没拿到行医执照,这‘仁术堂’……”

    老古暗自一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于是他赶紧接口道:“不急不急,这个我都替想好了。我提议,从今往后我们两堂并在一起,我来帮你管理,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看怎么样?”

    林栋也不是傻子,马上就明白了老古的用意,对方是想要用这种曲线救国的方法让他成为‘妙手堂’的人。

    不过虽然老古早有预谋,但是这种手段却不让林栋讨厌,因为若非老古重视自己,他又何必曲线救国极力拉拢自己呢?

    林栋似笑非笑地看着老古,盯得老古心里一阵发麻,随后缓缓点头道:“行了,老古,我应下了!还是老规矩,我只管疑难杂症哦!

    老古霎时转忧为喜,有了林栋这尊大神坐镇,何愁‘妙手堂’不能声名远播?

    忙不迭地连连叫好:“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我养了那么多坐堂医生,若是还解决不了普通病症,我这‘妙手堂’也该关门了!明天,我就去找马元飞跟他办一下过户手续。这仁术堂店面的产权人,还是小林你,哈哈!”“一切有劳老古你费心了!”

    ……

    ……

    离开妙手堂,走出药材市场,林栋拎着一个像条小船似的木桶回到幸福小区的林栋,几乎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旁的不说,就是这身力气已经是不得了了!这足够躺下两人的包铁木桶,至少得有百斤吧?林栋却毫不费力地单手拎起,一路上听到了不少赞叹之声。

    此刻沙发上了李月寒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临近傍晚了,林栋还没有回来,怎能让她不着急?

    听得敲门声响起,李月寒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起来,看到门口的林栋她这才松了口气。

    “小林,药材都买好了吗?”

    林栋微微一笑,先将木桶递了进去。

    李月寒伸手就想要接住,可是木桶的重量,哪怕是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办法托起。

    “李姐,我来就行了,你扛不动的!”

    李月寒俏脸微微一红,赶紧让开了路让林栋进门。

    将木桶架在了浴缸上,林栋这才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提着药材走进了厨房。

    从进家们到现在,他一直都没见着小雪的踪影,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李姐,我妹妹和小春呢?”

    “我让小春带着小雪去外面吃饭了,毕竟……毕竟……!”

    看李月寒这支支吾吾的样子,显然她是怕一会被小雪和小春撞见治病时的尴尬情形。

    林栋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好,那我们要快点了,不然的话,一会小雪他们回来就不方便了!不过,李姐你还真有本事,小雪只听我一个人的话,竟然能被你哄出去!”

    李月寒掩嘴轻笑:“小雪挺乖的,很懂事。我跟她说你一会儿要给我做治疗,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她就答应了。你爸妈真有福气,能有一对这么好的儿女!小春要是有小雪一半听话懂事,我就知足了!”

    听到父母二字,林栋微微变了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李月寒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又提起了林栋的伤心事,随即转移话题说道:“你出去又是买药材又是买木盆,折腾坏了吧?这药就让李姐来熬吧。”

    林栋笑了笑,摇头道:“没事,你不知道火候,要是熬坏了,这药汤就没有用了。”

    李月寒哦了一声,知道林栋说得没错,自己控制不住火候,如果熬坏了一锅药就白瞎了。

    于是她拿来一条毛巾,温柔地擦拭着林栋额头的汗珠,总不能看着林栋在那儿忙碌着,自己在那呆着无所事事吧?

    她这一近身,混合着海飞丝的浓烈女人香味立马充溢在林栋鼻子里。

    他贪婪地吸了一口,脸上满是陶醉之色,情不自禁地赞道:“真香!”

    李月寒闻言心中一荡,脸上爬满了红晕,心如小鹿般乱一撞。

    “啊,你忙吧!”

    她径直将毛巾塞在林栋怀里,慌乱丢下一句话,便逃也似地跑出了厨房。

    回到客厅,她坐在沙发上面,好不容易抚平了急促躁动的心跳,晕红着脸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林栋,渐渐地看着有些入神了!

    约莫过了一会儿,林栋从厨房出来,轻轻唤着有些怔怔想事,神游天外的李月寒:“李姐,李姐……”

    “啊?”李月寒被唤回了神。

    “别紧张,李姐。让自己放松下来,一会推拿的时候身体过于僵硬就不好拿捏了!”

    “哦,好的。”

    李月寒应了一声,突然想到一会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忙不迭问道:“小林,一会儿推拿的时候能不能穿着衣服啊?”

    林栋猜出了她的娇怯,有些为难地说道:“李姐,穿着衣服的话,力度方面我恐怕拿捏不好。不过试试看吧,衣服你最好是穿轻薄点的!”

    轻薄的?

    李月寒羞涩地走进了房间一阵翻动,终于找到了一件轻薄点的贴身衣物。

    当她把这件轻薄的贴身衣服展开来看时,脸色更是涨得通红,几欲滴血。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