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老古爆粗口

    陈天明第一时间喝断了林栋。

    而赵构身边一直负责搀扶着他的黑衣大汉更是如发怒的猛虎,目露凶光地看着林栋威吓道:“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家公子看病?我家公子千金之身,也是你能碰的?”

    马元飞虽然不知道赵构的真实身份,但是从对方的排场气势,还有自己师傅对赵构的客套,他能感觉的出来,赵构的身份肯定不凡。

    只要是能给林栋树敌,他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他走上前来,指着林栋嘲笑道:“就凭你也配?赵公子什么身份,你这种江湖游医,也敢给他治病?如果被你治出个好歹来,你他妈的九条命都赔不起。”

    林栋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一抬手,“啪”的一声将马元飞的手反拍开来,鄙夷道:“姓马的,人家赵公子都还没说话,你就这么急着出来献殷勤?莫不是你看着人家家大业大,想要给赵公子当狗?切,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幅尊荣,看人家会不会收留你了?”

    “你……”

    马元飞被林栋痛骂得体无完肤,半点脸皮都被撕扯在地上,气得他一股气血从脚底板直冲天灵,恨不得上前将林栋生剥活吞了。

    “小伙子,我劝你不要自误,赵公子这病连我都不敢断言能治。你要是因为一时之气害人害己,那可就不值得了!”陈天明阴沉着脸走了过来,背着手冷冷地看着林栋。

    “这就不劳陈老先生担心了,没有这个把握,我自然不会出手。”

    林栋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将目光转到了赵构身上,问道:“只看赵公子有没有兴趣尝试我的治疗方法!”

    赵构眼中闪过一抹亮色,竟生起了兴趣,看着林栋问道:“说实话,我已经被这病痛折磨了二十九年了,如果你有把握,我倒也不会排斥让你治疗。不过要让我相信你,你总要说出点让我信服的东西,你说是吗?小伙子!不如,你先谈谈对我这病的看法吧,然后说说具体治疗方案,怎么样?”

    “少爷,你别乱来,老爷肯定不会允许的。再说了,陈老都说了只能是慢慢调养!”旁边的黑衣大汉焦急地劝诫道。

    陈天明也没想到赵构真会被林栋蛊惑到,要是赵构在他这里出了问题,他可担待不起,随即劝解道:“小赵,针灸讲究认穴和手法,没有多年经验积累那就是在害人性命!这种毛头小子何来经验?你不同常人,可不要轻易犯险。”

    赵构知道陈天明是好意,点了点头表示谢意,然后说道:“这些年来,我在这病痛折磨下苟延残喘下来,有时想想真是生不如死啊!他既然敢豁出去性命,我这个将死之人难道比他还不如?”

    说到豁出性命,赵构眼中寒光四射,浓浓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他这是在威压林栋,暗在告诉他,你若是将我治出一个好歹来,你性命难保!

    林栋却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威胁,目光坚定地看着赵构。

    或许是因为林栋眼神中的坚定,莫名地触动了赵构。

    只听赵构语气放缓了一些,轻声说道:“这样吧,小兄弟,你先说说我这病,怎么样?”

    林栋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赵公子这应该是重度地中海贫血,在国外叫做海洋性贫血。你应该是不断换血然后配合珍稀药材的治疗才能活到现在!如果你生在寻常百姓家,恐怕不过五岁就已经夭折了。”

    赵构颇有意外地抖了一下眉毛,然后点了点头确定了林栋的判断,接着伸伸手示意林栋继续说下去。

    “再看你行走都需要人搀扶,你的骨骼恐怕已经很脆了!可见你身体已经又了些抗药性,药物已经无法全面补充你的造血功能。我断言--

    你活不过一年了!”

    石破天惊!

    众人变色!

    “放屁,你竟然敢咒我家少爷死?”黑衣大汉暴起大吼,右手运足力道,蒲扇大的手掌带着呼呼的风声,朝林栋右脸扇来。

    “住手,退下!”

    还没等大汉蒲扇般的大手落下,赵构竭尽全身力气大吼了一声。

    这声大吼仿佛在一瞬间将他体内的精气神一抽而尽,脚下一趔趄险些没有摔倒。

    大汉这下顾不得打人了,飞速冲到赵构身前将他扶住,关切地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赵构脸色越发地苍白了,轻轻地摇摇头,艰难地喘着气嘘声道:“没事,你让这位小兄弟接着说,没有我的吩咐你再敢动手,就给我滚回家中去!”

    大汉只得狠狠瞪了林栋一眼,点头答应。

    一旁的陈天明和老古几乎是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林栋,他这也没把脉,也没问诊,竟然将赵构的病情说的丝毫不差!

    陈天明此时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慌乱,这要是真的输给了这小子,难不成真的要登报道歉?他这张享誉数十载的老脸岂不是要丢尽了?不过还好这小子只是说出病情,不能治疗的话就不算赢。

    马元飞却是目光不断在陈天明和赵构的脸上徘徊,看着师傅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知道恐怕真让林栋给说中了。

    他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慌乱至极。

    “不,绝不!”

    马元飞心中怒吼着,眼珠贼溜溜地转动,心中不断安慰着自己:“这一根银针都能治病,除非他是神仙!搞不好他治死了姓赵的,他就死定了!”

    随即,他阴阳怪气地叫道:“看出病因算个屁本事!有能耐,你帮赵公子治疗啊?”

    林栋冷笑一声,哪里会不知道这孙子的想法。

    他笑了笑,说道:“我说的这些,赵公子以为如何?当然了,我在赵公子眼中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这里有这么多中医大师,你不相信我倒也不奇怪!”

    此时,赵构的神情变得异常挣扎,这对他来说是一场豪赌,赌注就是生命。

    赢,则结束这苟延残喘,生不如死的日子,从此可以跟正常人一样活着。

    输,则……

    到底要不要将生命押给眼前这个脸容稚嫩的年轻人?

    赵构心中天人交战,异常激烈,实难下定这个决心。

    过了好一会儿,他攥紧拳头,狠狠一咬牙,应道:“我让你治疗!只要你能治好我,我会尽力满足你所有的要求!”

    林栋微微一笑,这家伙还真有魄力。

    他也不再矫情,对老古说道:“老古,帮忙准备一间静室,我要行针!”

    老古一脸焦急地凑近耳语道:“小林啊,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这赵公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你要是没有把握千万别动手啊,否则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林栋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没有把握我不会信口开河,我还没活够,犯不着拿自己的小命当儿戏!”

    确实,看赵构这身边跟随的黑衣大汉,下盘一个比一个稳,这绝对是练家子。虽然都是外家横练的,却也不是一般人家能供养得起的。

    赵公子气势非凡,随行左右皆是一群练家子保驾护航,可见赵构的出身非富即贵。

    老古将信将疑地准备好一间静室,林栋率先走了进去。

    赵构没有犹豫多久,轻笑一声,冲如影随形的大汉示意搀扶他起来。

    “公子……”

    黑衣大汉一脸担忧没有动作,最后在赵构坚定的眼神注视下只能服软,搀着他走进了房间。

    随后陈天明眉头紧锁略带隐忧地跟了进去,他倒要看看这狂妄的小子到时候怎么收场?有自己在里头监视着,万一赵公子有什么好歹,兴许自己还能力挽狂澜。

    马元飞见状,也想跟着进去,却被老古冷笑一声,挡在了房间外面。

    马元飞有些错愕,愤然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串通起来……”

    “你说你师傅请来的赵公子,和林栋串通作假?”

    老古摇头哂笑道:“马元飞,别怪我爆粗口,你是傻逼吗?”

    “你敢骂我?好你个古龙,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赵构的贴身保镖黑衣大汉就将他一掌推搡后退几步,一脸不善地看着他,冷笑道:“我家公子什么身份?还会串通作假?这位古老板没问错,姓马的,你是傻逼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