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夺命针

    “师承何人?”林栋问道。

    “师承…药王孙家!”

    老古一脸郑重,摇头轻叹道:“单论针法而言,你想要赢他,难,难啊!”

    药王孙家?

    林栋一脸茫然,显然压根儿就没听过。

    老古见他这一无所知的模样,心里愈发地没底了,连药王孙家都没听过,这还比个屁啊?完了完了,这第二场比斗估计是输定了。

    林栋看着老古一脸死凄凄然,正要开口激励老古几句,让他放宽心。

    场中却传来陈天明的大声宣布:“好了,抓紧时,第二场比斗,针法较技,开始!”

    话音一落,仁术堂这边的赵明光便率先走到了院子中间,将手里一个绢布包裹打开,里面插满了各类银针,密密麻麻的恐怕不下上百支。

    林栋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随后迈步上场。

    可是刚走没几步,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转过头来尴尬地冲老古笑道:“那啥,老古,有银针吗?你看我,嘿,今天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什么也没带。”

    老古一头冷汗,不知道自己相信林栋是对还是错,施针的人竟然随身都没带针!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了,从身边的药箱中拿出了一包银针,上前递到了林栋的手中。

    林栋打开针包,看着琳琅满目规格不一的银针,有些犯难起来,下意识地询问起识海中的玄老,问道:“玄老,用什么针?”

    “就拿一支七寸毫针即可。”

    听到了玄老的吩咐,林栋挑拣了一会,再次回过头腆着脸对老古问道:“老古,哪种是七寸毫针?拿给我看看!”

    这叫会施针?

    老古的脸立马黑如锅底,暗自破口大骂:“老子这是倒了什么血霉了?碰到这种极品,连针的种类都分不清楚,还敢施针?”

    强忍着吐槽的冲动,他从针包中抽出了一枚七寸毫针递了过去,语带哀求地说道:“祖宗,算我求你了,你到底会不会施针?这针入穴道但凡有差错,咱俩都要完蛋!”

    林栋尴尬地笑道:“放心,放心,包你能赢!”

    能赢?

    不吃人命官司就算我服了!

    老古心里怨念横生,突然见着林栋拿着一根七寸毫针就要上场,赶紧把他一把拉住,急咧咧地低呼道:“你就拿一根针?还不消毒?你这是要疯啊你!”

    说着,又从腰挎得药箱里拿出一瓶酒精棉球递过去。

    林栋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脑海中玄老却是乐不可支地笑出声来。

    此时院子中间已经摆放好了两张钢丝床,而赵明光正在擦拭着手中银针。

    当他看到林栋走了过来,手里却只拿着一瓶酒精棉球,还只拿了一支针,更可笑的是,这拿针的方法都是错误的。

    他忍俊不禁狂笑起来,讥笑道:“小子,你这是上来逗乐的吗?一支针你来针灸?还有连拿针的手法都是错的!你师傅就是这么教你的?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哪天把你师傅介绍给我,我来教教他施针的法门,到时候兴许你小子还叫我一声师公呢!”

    霎时,场中爆笑如雷,马元飞一方无不面露嘲弄之色地望着场中的林栋。

    马元飞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刚开始他还有几分担心,现在一见之下,心中的担忧顿时烟消云散,暗道,这小子连针都不会拿就来针灸,没出人命算他运气好的。

    就连旁边一直静静观看的赵构,也是暗自连连摇头。

    他虽然不懂针灸这一道,但他久病成医,多少也知道一些针灸的常识。银针长短大小不同,功用也不同。就拿一支银针上来,这年轻人恐怕对针灸的知识比他还不如。

    赵构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闭目养神起来。他等着这比斗快些结束,好早点动身回雷州。

    陈天明看着林栋持针的手势,就知道他对针灸根本就是个门外汉。顿时,冲古龙愠怒喝叫道:“古龙,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一个小孩子来戏耍我?此子一看便是不通针灸,不学无术之辈,也配入我的眼?”

    老古哭笑不得,心里那叫一个冤啊!毕竟林栋常识性的错误都犯了,说什么也没有用。

    林栋此时却对这些人的反应一无所知,因为他第一时间就被玄老拉进了识海。

    他的意识刚入识海,一点紫色亮光出现在漆黑中,转瞬间紫光炸开发出万道光芒,白光过后,一道被紫光包裹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识海中。

    只见紫光中有一个瘦高道人,满头的青丝无风自动,相貌儒雅,仙韵十足。一身古朴的黑白道袍罩身,一双破旧草鞋,腰间别着一个红色葫芦,仿若神仙中人。

    林栋虽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心中猜测这个道人应该就是玄老的法相真身。

    不过没等他开口求证,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这次道爷我豁出去了!注意观察道爷的夺命针法,我魂力有限支撑不了多久,仅能施展一次,能记住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林栋见玄老说的急切,知道时间宝贵,不敢胡乱提问耽搁时间,赶紧凝神观察起来。

    只见玄老手中捏着一根紫光凝成的长针,手上的速度奇快,如果不是在识海中,恐怕林栋连影子都看不清。

    他一边施展针法一边说道:“我这独门‘夺命针’不谈针法,最多也就用到九针圆满之数。施针只谈手法和灵气应用之法。其中灵气应用之法共有六种,分别是‘提、捻、转、拍、摇、震’。既然取名夺命针,顾名思义此针法夺天地之造化,救人夺命皆在一念之间。你只需学到大成,除非必死之人,不然你都能从阎王手中夺回他的性命。所以这套施针手法,道爷给它取名--阎王三点头。小子,看好啰!”

    玄老手法快如闪电,林栋只能依靠自己识海的感知来察看他的动作。

    玄老的语速快,手法更快,林栋记了个囫囵,剩下的只能是慢慢地去熟悉领悟了。

    一套夺命针法施展过后,玄老身影顿然消失,如惊鸿一瞥般,连一道幻影也没有留下来。

    林栋从识海中退了出来,将玄老的动作在脑海中不断回想,手型迅速变化,最后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了针尾,这正是‘阎王三点头’的施展手型。

    不过就是姿势有些娘炮了,无名指和小指微伸,有些类似兰花指。

    “哈哈,小子,就算是害怕了,也不用跟女人似的捏着兰花指吧?你要是主动认输,我也不为难你,怎么样?”

    赵明光看到林栋手型的变化,不迭笑说着。

    林栋吸收完自己能记住的一切后,缓缓睁开眼睛,淡淡地看了赵明光一眼,反击道:“这位赵大夫,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嘴巴这么碎,更像个女人吗?”

    赵明光被他这么一噎,脸上挂不住了,喝道:“小子,你……”

    “够了!”

    陈天明不耐烦地打断了赵明光和林栋的争执,喝道:“现在是比斗针法,不是比嘴皮子。”

    赵明光一见陈天明发火,顿时偃旗息鼓下来,不敢再多说什么。

    陈天明将目光落在林栋身上,说道:“小伙子,我看的出来你不会针灸,也不知道古龙是发什么疯了,竟然让你上来比试。你走吧,一味再比下去,只会自取其辱。”

    他挥了挥手,宛若一锤定音般宣布道:“这次的比试不用进行了,‘仁术堂’获胜!”

    马元飞听罢,哈哈狂笑起来,他总算是得偿心愿了。

    老古仰头长叹一声,神色瞬间憔悴了下去,整个人佝偻了不少。

    “等等!”

    林栋突然喊道:“谁说一支银针就不能治病?你们也未免太过孤陋寡闻了吧!还未比,就宣布我输了,陈老先生不过如此,哼,看来湘江圣手也是浪得虚名之辈啊!”

    疯了!

    林栋竟然质疑陈天明,别说其他人,就连老古都是一脸呆滞地看着他,只觉得林栋失心疯了!

    院中场地没有一人说话,都被林栋的胆大妄为给惊呆了。

    一时间,气氛凝重肃穆起来。

    唯有马元飞心中偷笑不已,该死的小子,你惹怒陈天明这个老东西,你以后别想在湘南中医界混了。

    于是他赶紧趁热打铁地煽风点火道:“你这个不懂尊卑的小子,你知道这是在跟谁说话吗?我师傅救治病人无数,号称湘南圣手,是中医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你竟然敢质疑他?”

    闭目养神中的赵构也被林栋的口出狂言给惊醒过来,本来对林栋还有一丝好奇的他现在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有气无力地劝道:“小兄弟,你赶紧和陈老道歉,然后离开此地吧!连我这个门外汉都知道针灸是需要刺激多处穴道起到治疗作用的,你一支银针能干嘛?”

    林栋却是置若罔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因为他对夺命针有信心,对刚学来的“阎王三点头”有信心。

    这仙家手段又岂是陈天明之流所能想象的?

    陈天明终究自恃身份,长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顶撞他了。

    他喝止了马元飞的谩骂,冷冷地看着林栋,沉声道:“小伙子,你勇气可嘉。这样吧,只要你能说服我,我当着所有人面像你道歉,如果你还不解气,甚至是登报道歉都行。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呵呵,那就别怪我陈天明打压小辈了!我会让你从此在横州中医界,甚至是整个中医界,永无立锥之地。我…保…证!”

    马元飞眼中露出一丝窃喜,老东西发火了,这小子算是彻底完蛋了。

    “陈老,林栋不是这个意思……”老古试图来打圆场,却被陈天明冷冽的目光瞪得到嘴的话吞了回去。

    林栋依旧稳如磐石,丝毫没有被陈天明的气势吓到,微微一笑,环顾了一周,傲然说道:“针灸不是用来拿的,而是用来治病的,说的再好听,远比不上治好一个病人!”

    “巧舌如簧!”

    陈天明冷哼道:“连基本功都不懂的人,何来治病救人一说?那你倒是给我治一个瞧瞧!”

    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林栋暗自庆贺一声,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赵构身上,开口说道:“我看这位赵公子的病情就挺适合施展我这‘夺命针’,只是不知道赵公子有没有这个胆量尝试一下?”

    “大胆!”

    “放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