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汤元丰反水

    店门一关,陈天明便转头对身边那个自始自终没有开过一次口的年轻人拱手说道:“赵公子,这里可能要耽误一些时间,晚点我们再回雷州吧?”

    赵公子动了动左肩,示意搀扶着自己的黑衣大汉松手,然后回了一礼,谦逊道:“陈大师还是叫我赵构或者小赵吧,这赵公子我可担待不起,在大师这里我就是一个病人而已!”

    陈天明竟然是用商量的口气和这个病秧子说话,马元飞、老古、赵明峰兄弟、汤元丰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暗里猜测着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就连林栋都有些好奇这个重度地中海贫血症患者的身份,竟能让陈天明如此客气。而且取名赵构,跟南宋开国皇帝同名,挺有意思。

    被这么多人注视下,赵构没有任何的不自然,气度十分从容,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那好,老夫就托大,叫你一声小赵吧!”

    陈天明对于赵构的态度很受用,捻须笑了笑。随后,又对老古吩咐道:“这个店堂偏小,怕是你们施展不开手脚来!你是这里的地主,找个适合比试的地方吧,赶紧比完了,老夫还得回雷州!”

    老古忙不迭地开口应下,随即说道:“陈老,不如我们就去后院吧,那里地方够宽敞也安静。”

    陈天明点头嗯了一声,其他人也没有异议,连赵构对于中医的比试也颇有兴趣,跟着来到了后院。

    老古让伙计准备了几张太师椅,所有人纷纷落座。

    可当林栋在老古旁边坐下的时候,陈天明脸色一沉,愠怒道:“你这年轻人好没有规矩,这里是你能坐的地方吗?身为学徒首要任务就是学医,其后就是为师傅鞍前马后劳心劳力。在师傅面前你也敢落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成体统。”

    马元飞看到陈天明在怒斥林栋,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偷笑不已,心中大快。

    林栋在玄老的提点下,对陈天明这个圣手光环早就免疫,没了之前的艳羡和惶恐。

    只见他坐得四平八稳不动如山,只是他不愿多生事端和陈天明争执,于是瞥了老古一眼。

    老古会意,赶紧起身解释道:“陈老,您误会了!这位小兄弟叫林栋,也是这次令徒马元飞挑战的人之一。”

    “什么?”

    陈天明心里一阵尴尬,不过嘴上却没有服软,对马元飞指桑骂槐道:“元飞,你这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也挑战?为师的脸算是给你丢尽了!”

    马元飞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只能讷讷地凑过去说道:“师傅,你别小看了这臭小子,他一手探脉看诊的功夫端得厉害,否则我能挑战他吗?还有,他竟然懂得您琢磨了好些年都无果的阴阳手。徒儿这次挑战他,就是为了能帮师傅您赢到这个绝技!”

    阴阳手?!!!

    这三个字在陈天明心中劈起了惊涛骇浪,霎时僵立当场,怔怔地看着林栋,心道,阴阳手竟然还有传人在世?不可能,不可能,阴阳手已经失传多年,无论是医史还是典籍,都没有提及阴阳手还有传承。

    “你没骗我?”陈天明一脸凝重地看着马元飞问道。

    马元飞拍胸保证道:“弟子绝对不会看错,而且这小子也亲口承认的!”

    陈天明看着一脸淡定从容的林栋,趋于了相信,内心渴望地看了一眼林栋,这才偏开了视线,表情肃穆地坐回椅子上宣布道:“比试开始,第一项诊病开方。你们各派一人出来应战!”

    旁边的赵构抓住陈天明眼中的渴望之色,心道,这世上竟然还有值得湘南圣手陈天明如此渴望的绝技,有意思。

    于是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林栋,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场中。

    场中,听到陈天明的宣布之后,之前早已与老古、汤大夫商量好出战顺序的林栋正要迈步上场。

    突兀--

    汤元丰比他更快一步,冲上前去,拱手道:“‘妙手堂’汤元丰应战。”

    霎时,老古神色骇然,沉声喝道:“老汤,你搞什么鬼?这一场是林栋应战!”

    马元飞冷然一笑,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叫道:“老古,别坏了规矩。既然是比试,我们这些观战之人,就不要插嘴捣乱!”陈天明也用眼神警告了一下老古。

    老古无奈,只能退回座位坐下,嘴里喃喃念叨着:“完了完了,这老汤是要害死我啊!”

    林栋此时心头有了一些疑惑,开口说道:“老古,我觉得事有蹊跷。如果汤大夫当执意要比试第一场,为什么当时不提出异议,反而现在自作主张起来?”

    老古闻言沉思了起来,联想到马元飞有恃无恐的样子,脸上一阵阴晴不定,说道:“我待老汤不薄,我自信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口里说着自信,但语气却是十足的不自信。

    林栋微微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老古这是在自欺欺人啊,明显这汤元丰心里有鬼啊!

    这场比试很简单,陈天明的经验极为吩咐,将一个复杂的病症脉相口述出来,让赵明峰和汤元丰两人分别说出根据脉相说出自己的判断,而后对症开具处方。

    汤、赵二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中医,病症虽然复杂,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也的出了心中的结果。

    症状分析两人相类似,这让老古松了口气,心中暗道,看来是错怪了老汤。

    紧接着是开方子,老汤和赵明峰很快便将处方开了出来,一一念出上面开具的药材,都是严格按照‘君臣佐使’理论开具,中规中矩。

    可是当汤元丰念出了最后一味佐药,老古脸上就露出了惊骇之色,继而变成了绝望。

    果然,只听陈天明突然起身说道:“严格说起来,汤大夫这味佐药也算是药性合适中规中矩,但是唯一的败笔就是寒症他用的是寒药!所以,这一局,仁术堂的赵明峰,赢!”

    老古猛地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老汤,痛心叫道:“老汤,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不可能连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

    “东家,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明白,技不如人,我输的心服口服!”汤元丰眼光不停闪烁,有些慌乱地说道。

    看着老汤心虚十足的眼神闪烁,再加上老汤那苍白无力的辩驳,老古现在非常肯定,老汤百分百已经被马元飞给买通,这一场就是要故意输掉的!

    一念及此,他怒不可遏地看着下场走回来的汤元丰,咬牙切齿地质问道:“我待你不薄啊,老汤,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东…东家…我…”汤元丰吞吞吐吐,低着头愣是说不出一句全乎的话来。

    看到这情况,老古已经不需要再询问证实了,冷笑讥讽道:“说吧,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背叛我这个十几年的老东家?”

    “对不起东家!”

    汤元丰突然冲老古鞠了一躬,然后低声说道:“马老板给的钱比你多,我儿子要去美国留学,我也没有办法!”

    说罢,一脸羞愤,自知从此与妙手堂再无缘分,遂扬长而去!

    老古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睚眦欲裂,暴吼一声:“滚!”

    “老古啊,老汤可是你妙手堂十几年的坐堂大夫,仅仅输了一场你就这么对待他,你也太过凉薄了点吧?”马元飞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突然在林栋两人身后响起。

    老古扭头就看到了马元飞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更是气得浑身颤抖,怒不可遏地吼道:“马元飞,你这个小人,除了会玩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你还会做什么?”

    马元飞嗤笑了一声,脸上笑容尽收,阴冷无比地凑近了老古跟前,压低着声音说道:“至少我赢了不是吗?这种手段虽然不入流,可是真的很好用,而且看到你这副爹死娘家人的模样,我就别提有多开心了。不就几十万嘛,嘿嘿,能买个开心也不错!”

    随后他又贪婪地看了林栋一眼,说道:“小子,下一个就是你!我等着你将绝活双手奉上……哈哈哈哈!”

    老古被他气得一阵胸闷,林栋担心他旧病复发,赶紧扶住他渡过一丝灵气,安慰道:“老古,别和这小人一般见识,有赌未必输,不是还有一场吗?”

    老古在灵气的滋润下,这才顺过气来,惨笑一声道:“小林,你就别安慰我了,你最擅长诊病布药,本来这第一场我们最有把握赢,可竟被老汤捣乱给输了。接下来这场比针,你根本不是赵明光的对手,你知道赵明光的针法师承何人吗?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