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陈天明

    尽管觉得很奇怪,但老古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这时马元飞走了过来,颇为不耐地催促道:“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老古赶紧签字吧,这时间可不等人,马某还急着去接收你的‘妙手堂’呢,哈哈哈……”

    “哼,谁赢谁输还不知道,你少在这儿乱放狗屁!”

    老古冷哼一声,也不多跟马元飞多费口舌,径直走上前去仔细地看了看切结书的内容。

    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拿起笔来一阵龙飞凤舞,将自己的大名签了上去。

    马元飞又看了看林栋,冷笑道:“小子,该轮到你签字画押了。如果不敢,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你可以趁早滚蛋了!”

    拙劣的激将法!

    林栋嘴角噙笑,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迈步走上前去扫了一眼切结书,就在老古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切结书各自拿了一份,马元飞貌似得逞了阴谋般得意畅笑起来,随后开口说道:“既然手续都办完了,现在就差公证人的人选了。老古,你我都服气的人不多,你说怎么办?要不然一会你俩输了赖账,我找谁去?”

    老古脸上露出了忿忿之色,但马元飞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在横州中医界能让他们二人信服的还真不多,到时候怎么分胜负还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这时,马元飞眼珠子嘀溜一转,又开口提议道:“这样吧,我提议由咱们横州卫生局的副局长作为这次的公证人,怎么样?”

    “横州卫生局副局长郑昭通?

    老古闻言双眉一扬,鄙夷说道:“得了吧,谁不知道郑昭通是你的师兄。我若信他,我才脑子有坑!”

    马元飞见自己的小把戏被老古戳拆,脸上不由挂起一丝尴尬,恼羞成怒地问道:“那你说还能找谁?我又怎么知道你找的人会不会是偏袒于你?”

    一时间,两人争执不休,彼此之间互不信任,这要找出个两人都信服的公证人还真成了问题。

    正当这时,马元飞的电话响起。

    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瞬间脸有恭色,背过身去走到店门口接起了电话。

    随后,他带着一脸喜色走了进来,笑意盈盈地说道:“好了,公证人有了,他一会就到。”

    “谁?“老古问道。

    “嘿嘿,你一会儿便知!”马元飞笑得愈发地得意和自信。

    任凭老古怎么询问,他就是三缄其口,不愿意说出是谁。

    林栋也从马元飞奸计得逞的笑意中预感到了不妙,心存疑惑下,只得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候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妙手堂外围观看热闹的人见比试迟迟没有开始,纷纷催促起来。

    突然--

    店外的人群中一阵骚动,只见几个长相彪悍的黑衣大汉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强行在杂乱的人群中开辟出一条足够两人穿行的通道来。

    而后,一老一少两名男子从通道中走了进来,直至店内。

    老者童颜鹤发,精神头很足,一袭灰布长袍加身,脚下蹬着白底黑面对布鞋,这套装束非但没让他显得老土,反而让他显得愈发儒雅飘逸。

    他这一现身,本有些骚乱的人群立马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人群中响起了一个个惊喜的欢呼声。

    “是陈老!真的是陈老,我在雷州曾经见过他一面,真没有想到今天还能再见!”

    “莫非陈老便是马老板邀请来的公证人?”

    “好家伙,陈老可是享誉湘南的中医圣手啊!连陈老都惊动了,看来今天这场比斗定是龙争虎斗,惊艳绝伦了!”

    人的名,树的影!

    人群中欢声雷动,可见这位陈姓老者的名望之高了!

    林栋看着老者如此受人拥戴和敬重,脸上不禁露出了艳羡之色,心中驿动道,为医救人,若能像他这般名动一地,受百姓爱戴,真是不枉苦心学医一场了。

    “哼!”

    识海中的玄老闷哼一声,察觉到了林栋的想法之后,有些吃味地数落道:“小子,用不着羡慕他,想当年我玄元子行走世间,世人无不顶礼膜拜。相较之下,他这算什么?你是我玄元子的徒弟,我符医门的唯一传人,成就不可限量,将来你们整个华夏族人都会以你为荣!”

    林栋挠头尴尬一笑,对玄老的话不敢尽信,全华夏百姓以自己为荣?这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吧?

    此时,陈姓老者冲店外众人抱拳拱手道:“各位乡亲父老,刚才因为心急要进来,所以手下人对各位多有冲撞,还请诸位乡邻不要介意才是!”

    老者一脸和煦笑容下,令人如沐春风,由衷折服,更显名家风范。

    老古此时已经嘴唇颤抖,脸色极为难看,他没有想到马元飞竟然能请来他做此次比斗的公证人!

    而林栋经玄老呵斥后,已经将目光盯着了老者随行的一个年轻人身上。

    这个年轻人脸色有一种不正常的惨白,头颅比例明显较他人要大,额骨凸出,鼻梁扁平双眼的间距也宽,显得怪异而丑陋。

    而且行走之时,需要一名黑衣大汉搀扶着他缓缓走来,他的眼神淡漠就好像看透了世情一般,只是不时会闪烁出一丝丝忧郁。

    细察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出了对方的病因,并不由暗暗称奇。

    他的毕业论文研究方向,正是这个年轻人所患的病症。

    此人所患的这种病用西医来讲,称之为地中海贫血,是一种先天遗传的血液病。他这头大鼻梁扁平的症状,加上眼间距过宽,还有皮肤上的黄疸,说明他不仅是地中海贫血患者,而且是一个重度地中海贫血患者。

    看对方的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也就是说,对方已经从死神手里夺来了至少二十几年的生命,这怎能不让他称奇?

    “此人肾精虚亏,气血两虚,脾胃虚弱之症,恐怕是禀赋不足啊!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他的造化!”

    玄老也对此人的病症大发感慨起来。林栋习惯性地询问道:“玄老,这种病症能够治疗吗?”

    “不难!”

    玄老轻描淡写地说道:“要医治此症,只需用甘霖咒补全修复他的身体虚亏,然后再用夺命针扎入其脊椎,以震针的法门催使银针助他调养血髓经络即可。不过这种医治法门,耗时较长,也颇为耗损灵气,但效果却是极佳!”

    林栋听罢,心头立马活泛起来,如果能在毕业论文里面加上这个治疗的方法,那他肯定轰动整个学术界!

    届时,名利双收又有何难?

    不过这个想法便被他抛诸脑外,就算治疗好了这种重度地中海贫血症,又怎么解释治疗的原理?

    难道说,我是用仙家灵气配合符纂之道将其治愈的?

    这不是扯淡吗?

    自己若真敢这么做,隔日就算不被人当作疯子,也会被特殊人类研究所也找上门来,然后将自己切片研究了。

    “呼~我真是想太多……”林栋垂头丧气地叹息一声。

    “小林?”

    “林栋!!!”

    老古在一旁焦急呼唤着林栋的名字,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他猛然抬头,尴尬一笑,问道:“什么事,老古?”

    “我刚才看你垂头丧气,一脸沮丧。你是不是也觉得咱们这次比斗没有希望了?确实,我也没有想到马元飞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请动了他的师傅,湘南省的中医泰斗之--陈天明!”

    老古语气颓丧地叹道:“这老头极其护短,我们要想赢他的弟子,难喽,比登天还要难啊!”

    老古此时眼中充满绝望,似乎对于这次比斗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

    “原来他就是名震湘南中医界的陈天明!”

    林栋身为横州医科大的学生,又怎么会没有听过陈天明的名声?

    不过并未气馁,心道,马元飞请来他师傅陈天明又怎样?我还有万年老怪,符医门祖师玄老呢?

    随即,他口气生硬地说道:“老古,你别长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成不?咱们比的是医术,凭本事论输赢,难道这老头还能拉偏架,不讲道理?”

    老古闻言不停地摇头,唏嘘道:“以陈老在中医界的地位,他如果不讲道理的话,我们也只能是认栽,连申诉都没地方申诉啊!唉,要是我师傅还在的话……”

    老古的声音戛然而止,林栋这还是头次听他说起自己的师傅。不过还没等他问,那边马元飞就恭敬地迎了上去,凑在陈天明耳边轻语了起来。

    这孙子行止鬼祟猥琐,不用猜肯定没有什么好话!

    果然,马元飞一说完,陈天明便满面怒容地走了过来,开口就骂:“好啊,**就是这么教弟子的?我陈某人还真是长见识了。你一小小晚辈,竟说我陈天明门下无人,还敢图谋我门下弟子的医馆。好好好!今天就让我看看**的徒弟是何等的了得?”

    “陈老,你听我说……”老古知道肯定是马元飞在颠倒黑白,便急忙要出口解释。

    “不用说了,你还没资格跟老夫叫板!”

    陈天明厌烦地挥手打断了老古的话,在妙手堂内左顾右看一会儿,大声质问道:“你师傅呢?莫非我陈某人的面子不够大,不能让他现身一见?好大的架子,哼!”

    老古脸露哀容,低声道:“家师已于年轻驾鹤西归。临终前叮嘱我等弟子不要将将他仙逝的消息传扬出去,说是要让老友们留个念想。”

    “啊?这,这……”

    陈天明突闻噩耗,心中愕然,最后化作一声哀叹,道:“没想到**也走了,唉!好吧,既然你师傅来不了,老夫身为长辈也不欺负你。如果你这次能赢我徒元飞,那么横州中医以你为尊,元飞自此离开横州地界。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输了,要当着所有横州同行和元飞道歉,往后也不许你再行医!”

    陈天明的口气极大,一言就似乎能决定老古的命运。

    林栋初生牛犊不怕虎,并不以为然,倒是老古却是相信陈天明的确有这个能量。不过他并未因此而愤慨,反而是脸上露出了喜色。因为陈天明是出了名的护短,但他的一言九鼎也早已名声在外。他能说出这番话来,说明陈天明表态不会偏帮一方,立场公正。

    而老古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陈天明能够公正评判,不要护犊子而失了公允。现在有他这番承诺,足矣!

    马元飞则是连连皱眉,暗骂着:“这老古董,自己的徒弟不帮,也不怕砸了自己的名声。不过还好,老子为防万一,还有一招后手。”

    陈天明此时眼光撇到了老古身边的林栋,看对方这年轻的模样,还道是老古手下的学徒,正眼都没有看他。

    随后扭头看向店外看热闹的群众,眉头微皱不悦质问道:“古龙,既然是中医较技,你叫这么多人来围观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让外界都知道横州中医界窝里斗?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你该晓得。”

    老古一阵尴尬,为难地看了一眼陈天明,而后又将视线对准了陈天明身后的马元飞。

    陈天明顺着老古的视线一看,看到了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马元飞。

    他虽然护短,但也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秉性,心中猜出了这恐怕又是出自马元飞这个劣徒的手笔了。

    正因为他护短,所以他不可能当着众人面训斥马元飞,于是他微微转身,又是名家风范十足地冲店外人群拱手道:“诸位乡邻,今天乃是小徒和古龙古老板各自医馆的切磋较技,所以不便留各位观赏了。哈哈,还请诸位给老夫一个薄面,散去吧!”

    还是人的名树的影,陈天明的名望够大,这些人虽然看不到热闹心有不爽,但也没有捣乱起哄,很快就三三两两地散开离去去。

    陈天明满意地抚须颔首,冲身边的几个黑衣大汉大手一挥,不容反驳地命令道:“关闭店门,暂停歇业!”

    嘭!

    妙手堂店门缓缓关闭,与繁闹的大街彻底隔绝。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