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死缠烂打

    这尖酸的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林栋转头一看,不是马元飞是谁?

    这家伙竟然又来了?难道刚才的羞辱还不够吗?

    不过他发现,这次不光是马元飞一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高一矮两个背着药箱的老者,正气势汹汹地朝这边过来。

    马元飞脸容几近扭曲,他这次回去将自己手下经验、资历最深,医术也最高明的坐堂大夫叫来,已经打算孤注一掷和‘妙手堂’一决生死。

    被林栋将他最大的丑事都爆了出来,如果不能把他和‘妙手堂’踩到死,挽回点颜面,他在横州也没法再混不下去了。

    老古此时也看清了马元飞身后的两个老者,脸色骤变,语速极快地给林栋介绍道:“马元飞身后跟着的是‘仁术堂’的首席大夫赵明峰、赵明光两兄弟。理论扎实经验丰富,更麻烦的是他们一个擅长诊病断病,一个有一手针灸绝活享誉盛名。这两人是‘仁术堂’的活招牌,来者不善啊!小林你赶紧走,我先来挡着!”

    林栋不愿再多惹是非,而且他出来也很久了,于是拿起药材就走。

    只是他还没走出店门几步,就被几个彪形大汉抄着手给围住了,其中一人狞笑着问道:“小子往哪里走啊?马老板可是专程来找你的!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等着。”

    林栋郁闷地摇了摇头,这麻烦为什么总是要找上门来啊?既然躲不了,那就上吧!

    他做出了决定,慢步走了回来,和老古站到了一起,相视苦笑一声。

    马元飞一进妙药堂,见着林栋要走,还当是他心虚了,脸上露出了恶毒的笑容,桀桀一笑,加快脚步来到他的跟前,阴恻恻道:“小子,得了便宜就想走?不可能!今天我‘仁术堂’就要和‘妙手堂’一决高下。输了的人将医馆拱手相让,怎么样?老古,你可别告诉我你怕了!”

    最后那番话自然是冲着老古说得。

    老古也不是怕事的人,马元飞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也已经一脑门子的怒气了。随即,他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应道:“你当我‘妙手堂’是摆设不成?比就比!”

    马元飞闻言自然得意,早已扫去了刚才当众尿裤裆丢脸的晦气,暗自冷笑道:“还真是托这两个王八蛋的福啊!不是被逼急了,我还下不了这个决心,这次只要赢了,何愁我‘仁术堂’威名不能远播?”

    他自信满满,丝毫没有半点自己会输的想法,都不说他还安排了后手,就光凭他“仁术堂”手下大将赵明峰,‘妙手堂’里恐怕就找不出一个可以和他媲美的。

    “怎么比?你划下个道来吧!”老古阴沉着脸,冷冷地看着马元飞。

    “中医自然是比医术,今天咱们就比施针布药这两门。你我不出手,就让手下的坐堂大夫比较医术。一个医馆行不行,终究还得看坐堂大夫行不行,是这个理儿吧?”

    马元飞嘿嘿一笑,冲着四周围观的群众一拱手道:“我们这里公开比试,在各位父老乡亲面前签下切结书,我相信也没有人敢赖账,对不对?”

    旁边围观的群众不是来看病的,就是来市场上购置药材的,多数都是些好事之人,这医馆之间的比斗,那可是少之又少难得一见啊。

    于是,众人又起哄欢呼起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马元飞接着对老古挑衅道:“不过我可是知道你‘妙手堂’只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大夫,不如让这小子也来帮你怎么样?”

    不等老古答话,他又带着满脸嘲弄地对林栋说道:“小王八蛋,你敢比吗?看你那穷酸样,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来。不如这样,只要你输了,你便将你切脉断病的绝技告诉我,怎么样?敢不敢赌?!”

    林栋虽然老实,但不代表他就愚笨。马元飞的鬼心思他还会不明白?无非就是图谋老古的医馆,图谋玄老传授给自己的按摩绝技--阴阳手。

    在得到玄老的暗示之后,他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就斗到底吧!随即,他朗笑一声,开口问道:“马老板,如果你输了又怎么办?我拿出绝技作为赌注,那你也要拿出相应同等价值的东西出来吧?不然你想玩空手套白狼的鬼把戏?”

    同等价值的东西作为赌注?

    这让马元飞有些为难了,‘妙手堂’和林栋的绝技都是他志在必得的东西,可是绝技这玩意说值钱可以价值连城,说不值钱丢大街说不定都没人要,实在不好估价。

    这时,马元飞的袖子一抖,不小心掉出来一个黑色木盒,吧嗒一声,木盒在地上一滚,盒盖打开,里面露出了几只银光闪闪的长针。

    “咦!”

    玄老看到此物竟然难得兴奋的惊呼起来:“小子,和他赌,赢他,一定要赢他!赌注就是地上这盒长针!”

    “玄老,这盒银光闪闪的长针是何物?竟然能让你心动!”

    “这些针是灵矿打造的,一定要弄到手!”

    “灵矿?什么东西?”林栋有些疑惑地问道。

    玄老语气显得十分激动,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灵矿是打造法器的绝佳矿物,没想到啊没想到,地球之上竟然也有灵矿的存在。这盒用灵矿打造的银针虽然打造得手法低劣,可是给你用却是足够了,不论是施展针法还是用来护身伤敌都是绝佳的宝贝!”

    虽然林栋还不是太明白,可是能让玄老激动的东西必然是宝贝,他马上就意动了。

    他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指着地上的木盒,开口说道:“姓马的,既然你拿不出相应的赌注,也别说我欺负你。就当是我可怜你吧,你拿这盒长针凑个数当赌注便是了!”

    马元飞看了看手里的针盒,心中嗮笑不已,这不过是他在古物市场看到这玩意挺精美的,就买了下来,做银针嫌粗但是用来当装饰却是十分不错。

    拿出这东西当赌注他毫无心理压力,果断地答应了下来。

    确定了比斗的事宜,老古拨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就进了妙手堂。

    老古拉着林栋上前介绍道:“小林,这是我‘妙手堂’的首席坐堂大夫,汤元丰汤大夫。这位是林栋,一手医术十分了得,日后大家可以多交流交流。”

    林栋客气地伸出手,招呼道:“汤大夫,你好,我是林栋,久仰大名。”

    汤大夫背着手倨傲地看了林栋一眼,哪里有和他握手的意思,眼中除了不屑还是不屑。在他眼里,林栋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说医术了得,简直是荒谬。

    老古看到了这情形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心中不悦道,这个汤元丰越来越目中无人了,平日对我恃才傲物也就罢了,今天竟然还对林小友这般倨傲,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东家了?哼,恐怕要敲打敲打了。

    不过老古也知道现在是火烧眉毛,还需要汤元丰出手比斗,于是勉强一笑将林栋和汤元力二人拉到堂中的一个角落,赶紧打圆场道:“马元飞既然敢这么嚣张的要赌斗,那肯定是有什么诡计的。不管怎么样,你们一会上场还是要小心为好?一会林栋负责诊病布药,老汤你负责施针,没问题吧?”

    老古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汤元丰虽然诊病的经验丰富,但是却绝对做不到如同林栋一般仅仅依靠探脉就能查出病因,所以他才安排了林栋负责诊脉。

    这样安排下,汤元丰在针灸方面尽管不如赵明光,但也能保持个平手的局面,那么林栋只需赢了赵明峰,哪怕是和赵明峰打个平局,那妙手堂这场比斗就不会输。

    不过他了解汤元丰恃才傲物和自负的性格,安排好之后,早就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安抚汤元丰。

    谁知汤大夫居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想也不想,非常配合地应道:“我听东家你的安排!”

    咦?

    老古心里泛起了嘀咕,他没有想到汤元丰竟然一反常态,如此地爽快,哪有平常自重身份恃才傲物,请也难请的骄傲模样?这让他不免有些奇疑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