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老古的邀请

    马元飞只觉得林栋双目特别明亮,看得他一阵心惊肉跳。

    不过他可没有打算就这么认输了,壮汉匆忙地离去,正好给了他一个耍无赖的突破口。

    随即,他指着远去的壮汉背影,说道:“那家伙肯定是你们的托,否则这么多人不出来,偏偏他就走出来了?你们的把戏实在太拙劣了!”

    “马元飞,你个无耻的混账东西!”

    老古刚刚好转的面色再次变得铁青,抬手怒斥道:“按你这样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病人,所有人都是托了!”

    林栋虽然脸色也是阴沉无比,但他还有后手,还有一个大杀器。这个大杀器一旦使出来,不怕马元飞再矢口抵赖。

    不过,他现在心里不是百分百肯定,还是需要切脉来证实自己的判断。否则一不留神,以这马元飞的无赖痞性,今天不闹个天翻地覆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想着,他便迈开脚步朝着马元飞处缓缓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马元飞不知林栋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不由结结巴巴地问道。

    林栋耸耸肩,笑道:“马老板干嘛这么紧张?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何必这么心虚?呵呵,你不是觉得这里都是我们的托吗?那既然这样,不如马老板大方点,让我来看看你有什么病怎么样?”

    说着他冲围观的人群也吆喝了起来:“大家伙觉得怎么样?”

    既然马元飞喜欢利用舆论的压力,林栋干脆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开口对四周的群众询问道。

    四周围观的人群已经看了不少好戏了,也有些厌烦了,不过林栋的这个提议当场就吸引在场所有人的兴趣。好家伙,这可是同行互掐斗法啊,这种刺激的事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

    马元飞并不笨,到时候林栋胡乱一通瞎说,就算是假的恐怕也会被这些好事者传播开去,到时候自己的脸面可就挂不住了。

    他心有余悸地倒退几步到人群里,谁知却被后面的群众给挡住,又将他给推了回来。

    这么一推,马元飞刹时脚步不稳,一个趔趄地踉跄来到林栋跟前。

    好机会!

    林栋见此情形,立马兴奋起来,装着扶住即将扑倒在地的马元飞,顺势就掐住了他的脉门开始查探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

    马元飞警觉到脉门被林栋抓住,奋力地甩手,想要挣脱开去。

    这时林栋已经探查完毕了,索性松开了他的手,马元飞一个用力过猛,嘭!

    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林栋一脸笑意地将他拉起来,揶揄道:“马老板,你身子骨虚,就不要总是在外面跑了。这要是万一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

    “放你妈个屁,你这个没教养的小杂种,离我远点,我身体好的很,不用你假好心!”

    接连几次在林栋手里吃亏,马元飞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始叫骂了起来,话语极其尖酸恶毒。

    “父母早亡”是林栋心中最大的痛,马元飞这番恶言,正好戳中了林栋心里最软弱的地方。

    一句没教养的小杂种,简直就是在揭他的逆鳞。

    马元飞的病症林栋已经了若指掌,这种病症对于一个男人的自尊是最大的伤害,林栋原本还有些不忍心当面揭穿。

    不过姓马的既然揭了他的逆鳞,也不怪林栋不给他留最后一丝颜面。

    “哈哈哈……”

    林栋怒极反笑,语气森然地问道:“马老板,我能问下您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

    马元飞稍稍一愣,继而骂道:“关你屁事!”

    林栋轻笑了一声,装作担忧地说道:“马老板,我这可是在关心你啊!毕竟你现如今岁数也大了,又得了这个病,如果还没有个孩子的话,恐怕你们马家从此要绝后了啊!”

    一般人如果听到这咒人断子绝孙的话,早就跳起来拼命了,可是马元飞却不然,他意识到了什么,冷汗流了一身,惊骇的看着林栋连连后退。

    此时的林栋在他眼里比恶鬼还要恐怖,他从未让别人知道的隐疾都被林栋发现了,这让他如何不怕?

    “你,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马元飞硬着头皮反驳道,他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林栋只是在诈他。

    林栋嘴角挂着玩味地笑意,再次咄咄逼问道:“马老板,你恐怕很久不能行房事了吧?”

    马元飞这下终于发飙,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指着林栋的脑袋怒喝道:“你放屁!你他妈才肾亏,你全家都肾亏!”

    林栋哑然失笑了起来,这叫什么?这叫不打自招!

    “马老板,我还没说你的肾虚呢?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哦!”

    围观群众一阵哄堂大笑,对着马元飞指指点点,脸上的鄙夷清晰可见。

    “你…你…你……”

    马元飞此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唰得一下,脸色变得死白死白,颤抖着手指着林栋,久久说不出话来。

    “好了,马老板,你如果还不去厕所,你都要忍不住啦!”

    刚才林栋握着他手的时候,一股灵气已经刺激到了他的会阴穴,这会儿应该快有反应了吧?

    果然,话音未落,马元飞胯下短裤水渍肉眼可见地蔓延开来,一股浓烈的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

    所有人都捂着鼻子散开了去,各种厌恶的目光望着马元飞。

    “啊~~!”

    马元飞羞愤地惨叫一声,身形狼狈地捂着裤裆迅速钻出了人群。

    “哈哈哈哈!”

    林栋和老古相视大笑,老古心中的郁结,在马元飞这个小人的滑稽逃离中消散无踪!

    约莫过了一会儿,见妙手堂中没有热闹可看了,围观的人群才缓缓散去。

    随后,老古脸色庄重地朝林栋抱拳,深鞠一躬道:“小林,今天多亏你了!”

    林栋赶紧将老古给扶了起来,谦逊道:“古老板,今天的事也是因为我的药方而起,再者说了,你对我也颇多照顾,这是应该的!”

    老古捏着胡子看着林栋,满意地点了点头,已经有这样的本事了,还能这么虚怀若谷,真是难得。光凭林栋这份沉稳劲儿,他就敢肯定这年轻人将来定非池中之物!

    他想到林栋刚才抢救自己的那一手按摩绝技,还有仅仅是探脉就能找出病因的本事,心中一片火热,赶紧开口说道:“小林啊,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答应我?”

    林栋见他吞吞吐吐的,有些疑惑地问道:“古老板,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如果我能帮上忙绝对不会推辞!”

    “你看你,还叫什么古老板啊?在圈子里,大家都叫我老古,你以后也叫我老古就行!”老古对于林栋这么生分的称呼很不满意,开口纠正道。

    而后,带着诚恳地笑容邀请道:“现在,我代表‘妙手堂’药号,聘请你当我们药号的坐堂大夫!工资一万一个月,提成和奖金另算,如何?”

    林栋闻言一愣,他没有想到老古竟然是要聘请他作为坐堂大夫,而且一万一月的工资比那些白领都高了不少,他这算是诚意十足了。

    他心中无比纠结,年薪十万可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却在不经意间就已经美梦成真了。不免让他有一种虚幻感!

    林栋习惯性地在识海中问道:“玄老,你说我能答应吗?”

    不过这一次玄老没有给他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路是要自己来走的,他不会在这件事上对林栋横加干涉。

    林栋迟疑着,老古也不加以催促,静静地等待着他的答复。

    最终,林栋做出了一个决定,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老古见状,也跟着笑了起来,一万一月的工资,对于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老古,多谢你的好意,我不愿意!”

    “啊?”

    老古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栋,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他实在想不出林栋拒绝他的理由。

    不过最终结果终究是拒绝了!

    林栋竟然拒绝了他丰厚条件下的邀请!

    老古生怕自己听错了,又追问了一遍,得到的还是同样的答复。

    他摇头叹息了一声,惋惜道:“小林,你是嫌工资太低了?我毕竟还要考虑到别的坐堂大夫的情绪嘛。要不,我给你开一万五,等工作一段时间再涨,怎么样?”

    林栋坚定地摇了摇头,谢绝道:“老古,谢谢你的看重,不过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我不想将自己束缚在‘妙手堂’。”

    确实,林栋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想再寄人篱下,有了符医门的手段,他相信自己能打出一个更辉煌的未来。

    为别人打工,还不如为自己打工来的好。

    同时,他需要的药材远不是这一万一月能够负担的,他需要更多的钱。再者说了,他还要出去寻找各种灵药和玄老散落的魂魄,这横州注定不会是他停留太久的地方。

    老古也看出了他的坚决,并非是为了能争取更好的待遇跟自己在拿架子,于是惋惜地承诺道:“那好吧,我尊重小林你的决定,不过‘妙手堂’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着!”

    看到老古有些意兴阑珊,林栋微微一笑,说道:“老古,我虽然不能给你打工,但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合作的机会啊!以后只要是有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你可以来找我,分成咱们再细谈,你看怎么样?”

    老古闻言,眼中一亮,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虽然不能招揽到林栋,可是依然可以借助他将‘妙手堂’名声推向更高峰,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他怎么会拒绝?

    于是他满口便答应了下来,而且分成也订在了二八之分,他二林栋八。

    随后交换了联系方式,林栋拿起自己订购的药材,正要跟老古辞别。突然,妙手堂外传来一声厉啸:

    “小子,你他妈别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