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无理闹三分

    老古脸上缓缓多出了几分血色,但林栋的脸色也愈发苍白起来。感觉到体内那丁点可怜的灵气正一丝一丝地往外抽走,林栋不由心中苦笑,玄老教得这种按摩手法,实在是太消耗灵气了。

    终于,在他按摩到第二十圈的时候,老古长舒了一口气,继而微微睁开双眼醒转。

    老古入眼就见着脸色有些苍白如纸的林栋,正在用手掌在自己的胸口按摩,手掌心处传来得暖意洋洋,让他不由舒服地呻吟一声,缓缓爬了起身来。

    林栋见老古脱离危险来,由衷地松了一口气,不过面色苍白,脚下浮软,好像是大病一场了一般。

    老古见状,关心问说:“小林,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林栋扶着墙,摆摆手,而后问道,“古老板,感觉好点了吗?”

    “很好啊,我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小林,你刚才对我做了些什么?”

    老古的记忆只到心脏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后面的就全然不知了,不过现在倒是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个顽疾,很好奇林栋是怎么做到的。

    “啪~啪啪~~”

    还没等林栋说话,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刺耳的鼓掌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啧啧,好一出苦肉计啊!你俩不去做演员真是屈才了,这演戏演得跟真的似的,马某佩服啊!”

    马元飞拍着巴掌,漫步走了过来,一脸鄙夷地说道:“难怪这小子不让我来治疗,八成是怕我一把脉就识破了你们的奸计啊?啧啧,一个突然装病,一个及时治病,你俩还真是配合得默契啊!”

    原本还在盛赞林栋的群众,一听,纷纷变了脸色。

    “原来是在唱双簧啊?”

    “我说呢,年纪轻轻咋能有这样的本事?厉害的中医哪个不是七老八十的,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学医也没这个能耐啊!”

    马元飞安排的人立马在人群中唱起反调,再次煽动起围观人群。

    众所周知,中医最看重出身师承和年纪资历。在中医界,越是年纪大的老医师越是吃香,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规律。年纪轻的中医师,即使本事再好,也会落得一个“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观感。

    马元飞现在倒打一耙污蔑起老古和林栋二人在演戏,再加上有小人在人群中推波助澜,形势再次变得严峻起来。

    “你……”

    老古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抡起拳头就准备去打人!

    不过马元飞这次可没有害怕了,站在原地等着老古过来打人。

    他还巴不得老古真的冲动一回,到时候他就能反咬老古一口,让老古落下一个“被人识破奸计,恼羞成怒出手打人”的口舌,最终达到诋毁老古和林栋的目的。

    林栋在一旁也是气得咬牙切齿,不过他比老古要理智一些,赶忙将陷入暴走中的老古一把拉住,低声提醒道:“古老板别冲动,你现在上去动手正遂了他的心思。再说了,你大病初愈刚刚脱离险情,不宜动怒,否则气火攻心……”

    老古被林栋这么一提醒,猛地打了个激灵,缓缓冷静了下来。但是看着马元飞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听着耳边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鄙夷指责,眦目欲裂,恨不得生吞活咽了马元飞这个伪君子真小人。

    不过老古这边偃旗息鼓下来,识海中的玄老却是开始暴走了。

    他在林栋的脑海中怒吼道:“林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忍个屁?上去弄死这个混账,竟敢侮辱我符医门的医术,当诛当杀!”

    “呃……”

    林栋愣神一下,犹豫道:“玄老,我若上去动手,不是正遂了这个姓马的心意吗?恐怕他就等着激怒我和老古,然后给我们……”

    “不是让你打人好吗?我是要你去用医术羞辱他,老道还没蠢到那般地步!”

    玄老见林栋会错了意,赶紧出言阻止,然后授意道:“老道教你,你一会儿就这么做……”

    “得嘞!”

    林栋听完玄老的面授机宜之后,爽快地应承了下来,然后上前两步,挡在老古的跟前,对着马元飞冷笑道:“姓马的,见过脸皮厚的,但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治好了古老板在你口中就是苦肉计,换做你治好了他,那便是神医圣手。是吧?”

    论嘴上功夫,马元飞还真不惧林栋,嗤笑一声说道:“不是苦肉计,那就拿出证据来。”

    证据?这玩意上哪找证据,都是他空口白牙说的。

    不过林栋心里却是暗乐,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随即,他冲人群中扫了一眼,然后又看向马元飞,笑道:“马元飞,既然你说我和老古串通了,不妨你找几个人出来给我诊脉,总不能所有人都和我串通好了吧?”

    见林栋这么镇定,马元飞脸色一沉,犹豫了起来。

    看他犹豫的样子,林栋揶揄道:“怎么?不敢啊?这样好了,哪位身体有些毛病的,不妨给我来诊断一下。虽然不敢说治好,但是至少查出病因在下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听到林栋的话,围观群众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这下有热闹看了!

    不过国人都有这么一个习惯,就是有病的怕被别人知道,没病的害怕真找出个病症,所以过去良久,都没有一个人主动走出来。

    等了半天一直没人愿意出来诊断,林栋心里有些打鼓了,暗道,奶奶的,可不要冷场啊,不然玄老教的法子就白瞎了。

    突兀--

    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汉走了出来,大大咧咧地说道:“你们都怕,俺老张不怕。来吧,小大夫!俺这段时间确实有些毛病,你给俺看看,中不?”

    林栋脸上露出了笑容,冲大汉一拱手道:“还是这位大哥够胆,来,到这边来,我给你探个脉!”

    大汉也不矫情,坐在了林栋对面。

    林栋一伸手搭在了他的脉门上,他脉搏强劲有力,并不像有毛病的样子,只不过体温略高,应该是风寒感冒。

    当他准备收回手之时,识海中的玄老却提醒道:“林小子,你没有观察仔细,再看看或许你会有别的收获。”

    听到暗示,林栋上了心,赶紧再次凝神感知这个壮汉的脉相。

    果然有端倪!

    壮汉的脉相沉缓,按照这两天从玄老那儿学习的理论,这应该是肺病之象。

    他暗暗惭愧了一下,到底是粗心大意了。

    随后他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玄老那边轻嗯一声以示肯定,接着补充道:“他这病多半是和抽烟有关,你看他的右手食指中指泛黄,这九成九是常年吸烟造成的。”

    玄老这些日子通过与林栋在识海的共鸣共享,早已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稍稍停顿了一下,继而又解释道:“而此人皮毛焦枯,这应该是寒邪入肺,伤及肝肾所致。你将这道天目符加持,就能看出他内脏五行的状况,这也是我符医门的绝学之一。以你现在体内的灵气,应该够施展一次天目符了!”

    玄老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病症的特征,林栋如同海绵一般吸收这些知识,而后又从玄老这里学到了新的符咒,这次真是收获颇丰啊。

    随后他松开大汉的脉门,暗中快速在手心绘制出一道较为复杂的符咒--天目符!

    紧接着,他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佯装抚额的样子朝自己脑门轻轻一拍。

    “天地万物,无所遁形,敕令,天目!”

    天目符咒施展完毕,林栋感到双目中瞬间一阵清凉。

    他举目再看四周,景观虽然未变,但所有在场诸人都变成了一个个发光体,形体散发白光。而脑部处则散发着紫光,难怪古人将脑海叫做紫府了。

    再往下看去,心脏处火红,脾脏处土黄,肝脏处碧绿,肾脏处深蓝,肺脏处淡金,只是肺脏的金光已经有些暗淡了,同时影响了肝、肾处的光芒。

    果然是肺部有疾病。

    “喂,小大夫!你到底看出来了没有啊?俺可没时间和你磨蹭!”大汉被林栋看得一阵心虚,不耐烦地催促道。

    “你应该是感染风寒,是不是?”林栋笑了笑,没有介意他的态度,开口说道。

    大汉微微一愣,随后满脸堆笑地竖起大拇指说道:“没错,俺这两天感冒了,也差不多要好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哈。”

    旁边的马元飞则阴阳怪气地叫道:“风寒小症而已,寻常大夫都能看出来,哈哈……“

    林栋没有理会马元飞,而是对壮汉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抽烟抽的很凶?”

    壮汉一怔,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确认了林栋的判断。

    “我给你个建议,早点去医院检查一下,重点是肺部。你脉相沉缓,是寒邪入肺。”

    林栋没有提出要给大汉治病,毕竟他的年纪摆在这里,而且他还没拿到行医资格,贸然说要给别人治病,恐怕又要被马元飞抓了把柄落了口舌。

    不过壮汉闻言脸色大变,不悦道:“小大夫,话可不能乱说,俺身体好的很,怎么可能肺部有毛病?”

    “这只是我的判断,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找家医院做个检查。”林栋无视他的不悦,反而自信十足地说道。

    壮汉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一阵惊疑过后,他一跺脚,冲林栋沉声说道:“小大夫,俺就信你一次。如果俺去检查出真的有毛病,俺一定给你送面锦旗。如果查出来没有,那你可就别怪俺不客气了,俺老张在这药材市场也不是好欺负的!”

    林栋呵呵一笑,用坚定的语气说道:“如果我的判断不准,你随时都可以来揍我,我绝不还手!”

    壮汉嗯了一声,便飞快地钻出了人群,朝远处快步跑去,看来他确实也被林栋吓得够呛。

    做完这一切,林栋扭头看向马元飞,笑眯眯地问道:“姓马的,只有一个人愿意让我诊断,不如你推荐几个朋友让我诊断一番?”

    林栋刻意将“朋友”两个字咬着重音,然后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躲藏在人群中那几个人。就这几个人刚才跳脚捣乱最凶。

    显然,这几个人和马元飞都是蛇鼠一窝,今天专为马元飞来砸老古场子的。

    扫完几人一眼之后,林栋将目光对向了马元飞。

    天目符余威尚存之下,马元飞的身体状况在林栋眼中无所遁形。

    林栋发现姓马的其他地方还算健康,不过有一处的光芒极为暗淡。

    他不由留了心,继续观察起对方的外在表象。

    一番观察之后,林栋确定了心中的判断,不禁哑然失笑起来,原来马元飞还有这毛病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