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抓药风波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你的病灶在那,而且推拿我必须时刻注意你的一切变化。这治疗容不得半点马虎的!”林栋也是一脸尴尬,的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推拿需要时刻注意体内的变化,以他练气入门的实力灵气还无法控制的如臂指使,同时涉及到经络更是容不得半点马虎。

    “如果李姐觉得不合适,那不如就选择第一种治疗方法吧,以后我再帮你换些其他的药材进行洗浴,也还可以维持。”林栋见李月寒一副为难的样子,劝道。

    此时的李月寒心中无比纠结,因为林栋刚才在她耳边低声说了独门手法,竟然是要在药浴的同时逐寸地推拿下腹。这样的话,自己几乎就是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林栋面前。

    要在林栋这个只认识了短短几月的陌生男人面前如此暴露,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深深地看了林栋一眼,发觉他眼中除了尴尬还是尴尬,看来也不像是存心要占自己便宜。再想想每月来时那剧烈的疼痛,李月寒身体不禁微微颤抖,随后一咬牙一跺脚道:“治标不治本终究不是个事儿,就用你的独…独门手法吧,李姐相信你!”

    ……

    ……

    约莫过了不大一会儿,林栋出现在了老古的妙手堂药店中。

    “熟地二十四克,山茱萸、山药各十二克,泽泻、牡丹皮、茯苓、怀牛膝各九克.鹿角胶、龟板、杜仲、续断各十克.红花一百二十克?”

    老古念着林栋给他的单子,有些疑惑地说道:“小林啊,这不是六味地黄汤的方子吗?不过多了一个红花,会不会破坏药性平衡啊?”

    林栋微微一笑道:“古老板,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一副方子加了红花之后滋阴补气的效用大增,不过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你最好不要尝试这副方子!”

    确实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这方子没有精通内气引导之人的导引,非但不能达到治疗的效果,反而会对人体造成毒害。

    “快点给我抓药吧,古老板,我还等着用呢!”林栋看道老古还在研究方子,不住地催促道。

    “放心吧,很快就好!这是你师傅开的,还是你家传的古方?也不像啊,这是现代的药方,并不像之前两个单方的用药方法。”老古旁敲侧击地问道,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林栋到底师从何人,如果能一起交流一下,那对他的医术恐怕大有好处。

    “我师傅早已远游,这是我师傅教给我的方子,专门针对痛经的!”

    老古一听,猛地一拍大腿高声叫道:“是了,红花正是疏通气血所用,用来治疗痛经也算是相得益彰,不过这量也太大了一点吧?林小友,你可不要乱来,这样可能会出人命的!”老古手脚麻利地将药给林栋抓好,善意地提醒道。

    林栋友善地朝老古一笑,接受了他的关心,投桃报李道:“放心吧,古老板,我有把握的?他日有暇,我一定和你多交流交流中医知识。”

    老古脸上马上就露出了欢喜的笑容,虽然不能见到林栋的师傅,但能和他交流交流,或许也能得到不少的收获,他又怎么会不愿意?

    于是他赶紧接口道:“那感情好,你哪天过来和我交流中医知识,我倒履相迎。”

    正当这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哟,古龙,你不会是已经堕落到这个程度了吧?竟然和这种毛头小子交流,不过也是,以你‘妙手堂’的水平也只能和这种毛头小子切磋切磋了!”

    来人的语气不善,明显是针对老古而来,林栋皱着眉头朝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迈步走进了店门,他身着长袍体型十分瘦削,马脸山羊胡。正所谓观面相知人心,看这人一脸奸猾的貌相,林栋就觉得对方什么好人,至少和老古是不对付的。

    果然,老古一看到此人就是一脸的厌恶,马上就下起了逐客令:“马元飞,你来我店里干嘛?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但马元飞丝毫没有在意老古的态度,一眼就看到了老古手中的方子,陡然出手抢了过来就大声念了一遍。

    “一百二十克红花?古龙,你是要治病救人还是要谋人性命啊?笑死我了,竟然开出这种方子!”念完方子马元飞就疯狂地大笑起来,不断嘲讽着老古。

    他的声音很快就吸引了药店中许多人的围观。

    人越多,马元飞的嘲笑越是放肆,摆明了就是要来找茬!

    “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古一脸阴沉地朝马元飞走了过去,能让平素很是儒雅的他骂出脏话,林栋看出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浅。

    “我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过来逛逛,看不惯你这草菅人命的态度,所以就仗义执言呗!”马元飞被老古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色厉内荏道。

    “草菅人命?你他妈的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你别想出我这道门!”老古顿时就暴怒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吼道。

    马元飞看到老古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由又得意了起来:“过量的红花会中毒,引起惊厥,呼吸先兴奋后抑制,以致循环呼吸衰竭!你这方子不是害人是什么?这不是草菅人命是什么?”

    “你……”老古顿时就被他气得捂着胸口,呼吸急促了起来。

    林栋见势不妙几步上前,扶住老古度过去了一丝灵气,问道“古老板你没事吧?这家伙是什么人?”

    “没事,老毛病了。这家伙是常年和我们打对台的‘仁术堂’老板马元飞。因为名声不如我们‘妙手堂’所以经常来找茬,这个混蛋简直不配做个医生。”老古喘匀了气对林栋解释起来,但林栋还是能够察觉到老古内心的激动。

    “嘀咕什么呢?我今天就是来揭穿你们‘妙手堂’的真面目的,以前还只听说你以次充好卖给病人劣质药材,现在竟然胆大包天还开出这么荒谬的方子!同为医馆,我们‘仁术堂’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围观的群众不明所以,听着马元飞说得有理有据的样子,而且老古似乎也辩不过他,马上就跟着起哄起来。

    看着事态的发展,马元飞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正是他所要的结果,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么好的机会,不把老古整垮那可真要错过大好机会了。

    群众不明所以地跟着起哄,让老古气的脸色铁青,他做这门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和信誉,如果今天真被马元飞得逞了,‘妙手堂’的名声就算是毁了!

    可是他拿这个药方说事,他又没法反驳,毕竟马元飞说的合情合理,林栋的这个方子又确实很有些不合药理。

    这时一旁的林栋就有些不高兴了,这方子是他的,如果因为自己的方子让老古名誉受损,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再则说了,和老古接触这么久,对方很照顾自己,林栋也早将老古当做一个忘年之交,朋友有难必须挺身而出。

    他心中有了决断,上前两步看着马元飞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这方子不是‘妙手堂’开的,而是我自己的闲暇之作!难道说我自己想要做个实验,还需要你批准不成?”

    马元飞闻言扭头看着林栋,按他的想法,他将红花的毒副作用说出来,这年轻人应该对他感恩戴德,然后和他一起怒斥批斗老古才对。

    这样才能彻底将老古打入谷地,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又好像有些脱离了他的掌控。

    不过马元飞也是一个老于世故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对林栋笑着说道:“小兄弟,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说得吗?红花过量的话,危险性很大,古龙给你的这个方子是在害你!”

    他还是不依不饶要将方子的出处安在老古头上,林栋觉得这人无耻之极,厌恶地道:“这是我自己的方子,老古只不过是抓药而已,你要是不懂就别瞎在这儿瞎咧咧!”

    “不懂?笑话,我马元飞在横州也算是一个中医名家,师出名门。我师傅更是雷州著名中医泰斗,陈天明陈圣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马元飞朝雷州方向一拱手示意对师傅的尊敬,然后放声大笑起来,不屑地道:“你倒是说说一百二十克红花你是准备用来干嘛的?自杀吗?呵呵,这位小兄弟是外行不懂也就算了,可你你老古可是横州出了名的名医。这位小兄弟在你这里抓药,你也不帮着把关,简直是草菅人命!”

    “是啊!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呢?以后还叫我们敢不敢来这里抓药啊?”

    “医者父母心,连这点都做不到,这药店不用开了!”

    “……”

    此言一出,围观人群纷纷开口指责起来。

    老古脸色大变,将求救的眼神落在了林栋的身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