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难以启齿的病

    林栋快步冲进大厅就看见地上有一摊碎玻璃,而小雪努力扶着脸色惨白的李月寒,两人摇摇欲坠眼瞅着就要摔倒。

    绝对不能让两人掉在玻璃渣子堆里--他脑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也不及多想便飞身扑了过去,第一时间先将小雪轻轻推到了沙发上,然后又在空中强行扭转身体位置,让自己背部着地,准备硬生生给李月寒当一回垫背的。

    “嘭!”

    一声闷响。

    林栋只觉得心口如同被硬物重击了一般,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俨然,李月寒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还没等他喘过气来,他的嘴巴就被压住,再也发不出声音。

    一个芳香柔软的物体将他的口鼻给堵住,他顿觉呼吸急促了起来。

    李月寒此时尽管被林栋的身体垫住,但还是摔了个七荤八素,悠悠地回过神来,长吐了一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地板砖上的玻璃渣子,仍旧心有余悸,太惊险了。

    躺在她身下的林栋被憋得快要窒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压住自己的东西用力一托,大口地喘着粗气,表情慢慢舒适下来。

    一股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感觉在手心里传来,格外舒服。

    当他察觉到自己手放的位置,林栋一时傻眼了。

    此时的李月寒目光和林栋对视,而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他所撑住的位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良久,李月寒突然反应过来,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的嗔怪着:“还不起来?”

    “哦,哦~~”

    林栋讪讪应着,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要知道,李月寒自离婚之后就再没和男性亲密接触过,这会感受到林栋身上的男性气息,全身一阵发软,也无力爬起身来。无数的杂念在她脑中闪过,从林栋为她阻挡前夫到刚才奋不顾身的飞身相救,再加上这会的亲密接触,她心中满是感激、羞涩,还有一丝难言的悸动。

    离婚这几年追求她的人不在少数,可是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她很难再相信一个男人,可是林栋为她做了这么多,又让她那宛若一潭死水的心再次泛起了涟漪。

    “哥,月寒姐,你们怎么样了?”

    小雪一声焦急地惊呼,让两人清醒了过来。李月寒想到在自己小雪面前和林栋这么亲密,脸“唰”的一下红透了,火烧火燎的。

    她手忙脚乱地爬起身来,脸红如血,转头对小雪说道:“没、没事!”

    而后勉强恢复常色,转头焦急地询问仍自躺在地板上的林栋:“小林,你没事吧?是不是摔到哪了?”

    她哪里知道,林栋这个从没和那个女性这么亲密的在室男,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啊!”

    就连玄老都为他这没出息的样子扶额长叹,这小子太丢他符医门的脸了。

    看着林栋呆滞的表情,一副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样子,小雪急了。她可是经常听说这摔伤脑袋可能会变痴呆。

    随即,她蹲下身子猛地晃动林栋的身体,急切地呼喊着哥哥,这才将林栋唤醒过来。

    林栋回到了现实中,看到两人妹妹这么焦急,赶紧一咕噜爬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水痕,尴尬地说道:“我没事,你们别急,你们没摔到哪里吧?”

    一番查探确定两女没事,他这才放心下来,目光忍不住偷瞄李月寒。

    李月寒捕捉到了他的目光,顿觉有些羞涩,不着声色地偏开视线不和他对视。

    林栋尴尬地挠了挠头,心想:“李姐不会是生气了吧?这…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不过她不提,林栋也不会去问,要是真生气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他虽然老实,但也不傻。

    坐回了沙发上,林栋想到李月寒刚才那难看的气色,开口问道:“李姐,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见你脸色发白,站都站不稳,这是怎么回事?要不我给你看看吧?”

    李月寒闻言,眼神带一丝怀疑说道:“小林,你会看病?”

    “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横医大的学生,毕业以后就是正牌的医生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林栋拍着胸脯,自信地说道。

    李月寒一想也是,虽然对于这个半吊子的医生还是有些怀疑,但是也不忍拂了他的好意,道:“那行,你就给姐姐看看吧,不过你想怎么看?”

    而后她脸上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道:“不过,姐姐可不会说,你如果能看出来的话,就算你有本事。”

    她说这句话,也是因为病情实在太过尴尬,她对林栋说不出口,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行,把你的右手给我,我先来把把脉!”

    林栋满口答应了下来,刚好也能借此机会印证一下玄老教的东西。

    进入了看病的状态,林栋马上就变了一个样,神情异常专注,所有心神都放在了诊脉上。

    他这专注的模样马上就让看着他的李月寒眼放异彩,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帅,她这时候觉得这句话真有几分道理。

    “玄老,脉弦细,脉象有些微弱,这个我还真看不出来是什么症状。”无奈之下林栋赶紧将意识沉入识海,他可不想在李月寒面前丢脸。

    玄老思考了一阵道:“你看看她的舌苔。”

    林栋让李月寒长大嘴巴,舌苔黄白而腻,玄老马上就得出了结论:“脉弦细,此为痛症,而舌苔黄白而腻,这应该是桃花葵水来时引发的痛症。”

    “啥是桃花葵水?”林栋不解地问道。

    “月事,懂吗?女孩子的月事就叫桃花葵水。她这应该是太过劳累所致,你就这么说就行了。”玄老有些尴尬,语速极快地说完了这句话。

    林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李月寒是痛经!

    他装模作样地睁开眼睛,高深莫测地看着李月寒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工作强度过大,引发的月经不调,痛经对嘛?”

    李月寒闻言眼睛圆睁,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栋,她故意不说出自己的病症,一是因为尴尬,二是有心要考校一下林栋的本事。没想到对方竟然就靠切脉和查看表象就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小林,你也太神了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月寒满脸好奇地问道,林栋微微一笑,道:“这些涉及很深的中医知识,和你说你也听不懂,而且枯燥乏味的很。”

    “那你有法子帮我治疗吗?”看到李月寒柳眉紧蹙,美丽的大眼睛遍布哀愁,林栋心中一揪,赶紧从玄老处问出了治疗的方法,道:“如果李姐相信我,这个病也不算太过难治,只是、只是……!”

    看林栋欲言而止的模样,李月寒马上就急了,追问道:“只是什么?小林,你就别卖关子了,你想急死李姐啊?”

    林栋看了眼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小雪,微笑道:“小雪,你去小春的房里玩会儿,哥要和李姐谈论下病情!”

    小雪知道哥哥要做正事,乖巧地嗯了一声,便进了小春的房间。

    支开了小雪,林栋这才对一脸疑惑的李月寒道:“李姐,你这个毛病可大可小,也有两种治疗方法,其一、药浴,不过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而且是药三分毒,我不建议你是用这种治疗方法。其二、药浴加上我帮你打通病灶的脉络,这样标本兼治,以后都无忧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还需要考虑吗?

    李月寒毫不犹豫地开口说道:“小林,我当然是想要标本兼治,不过真的能够根治吗?我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当然了!”林栋淡淡一笑,自信地说道:“用我的独门手法,想要根治绝非难事这!”

    “没想到小林还有这么厉害的本领啊!那李姐可就全部拜托你了啊!需要准备点什么吗?”看到林栋的自信的模样,李月寒没有由来地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感。

    “我一会去帮你配置一副滋阴通络的药材,今晚就可以给你疏通气血。不过……!”说到这里林栋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因为配药好说,可是这推拿却是有些麻烦!

    好不容易有了治愈的机会,李月寒此时已经心急难耐了,赶紧催促道:“小林,不过什么啊?你这家伙怎么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急死李姐了!”

    林栋干笑了两声,凑到李月寒耳边轻声地耳语起来。

    “啊?”

    李月寒的脸臊的通红,结结巴巴地道:“一……一定要这样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