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老狐狸

    突然出声断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哀嚎痛昏的叶震北!

    “怎么敢对林大夫无理?滚出去!”

    叶震北渐渐醒转见着眼前一幕后,虚弱的声音中透着重重的怒意。

    不过他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比之前要显得有力多了。

    叶天姿闻言喜不自胜,赶紧挣脱保镖的钳制,飞奔到叶震北面前,惊喜地问道:“爸,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啊?”

    叶震北微笑地朝她点了点头,而后阴冷地看了刚才驾着她的保镖,冷声道:“连我的女儿你都敢动手?好大的狗胆,都给我滚出叶家去!”

    房中一众保镖面面相觑,李管家见状,赶紧冲着这些保镖摆摆手,低喝道:“还不出去?真想老爷让你们滚蛋不成?”

    喝罢,毫不犹豫地带着这群保镖默默离开了房间。

    妖艳女人表情十分错愕,她没有想到叶震北竟然会突然醒来,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惊喜万分,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快步走到叶震北的身前,嗲着声道:“震北,你总算是醒了,可把我给吓死了!”

    叶震北看着她,表情十分平淡,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妖艳女人被他看的心里发毛,脸上的甜美笑容有些僵了,房间里面出奇地寂静,落针可闻。

    正所谓虎死威犹存,叶震北虽然病成了这样,可是他在叶家的威势却是谁都无法撼动的。

    “下次记住,我叶震北的女儿,是谁都不能动的,懂吗?你也一样。”

    妖艳女人脸色一僵,不过很快便又挂起了乖觉的笑容,温顺地应道:“是的老爷,我这不是因为太着急了吗?以后绝对不会了。”

    林栋明显察觉到这个妖艳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毒之色。他不由心中纳闷,看叶震北对这女人的态度,难道她不是叶震北的妻子?可刚才她不是声称自己是叶家夫人吗?而且李管家也称呼她“夫人”啊!

    “孙婷!”

    叶震北的声音再次将林栋的思绪打断,只见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冲妖艳女人温和地说道:“我也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凡事总要讲究个方式方法嘛,我们叶家又不是黑社会,怎么能对客人这么粗暴?而且你虽非天姿的亲生母亲,但好歹我们是一家人嘛!你怎么能让这些保镖对天姿动粗呢?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而后,叶震北又转头对林栋说道:“林大夫,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夫人孙婷,她也是太过心急我的身体了才会对你出言无状的,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听完叶震北的话之后,林栋总算是摸清了这一家子的关系,感情儿这个叫孙婷的妖艳女人是叶震北的第二任妻子,叶天姿的小妈啊!这就难怪了,自古以来,有哪个小妈是善茬儿?

    等着林栋脸色缓和了些许,叶震北的神情就变得有些迫切起来,急忙询问道:“林大夫,你刚才说的已经查出了我的病因了,是真的吗?”

    林栋嗯了一声,正准备开口释疑解惑,却听到玄老在识海中冷笑道:“这个姓叶的恐怕已经醒来一段时间了,他故意等弄到不可开交的时候才开口说话,果然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这是为什么?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林栋不可思议地问道,他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目的让叶震北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刚刚是不是有些感激他?”

    玄老答非所问,林栋点了点头,刚才在最关键的时刻叶震北阻止了保镖们动手,还对他这么客气,确实让他有些感激,觉得叶震北此人真是有谦谦君子的风范。

    但是按照玄老的说法,这是叶震北故意为之,他也不是蠢人,马上就想到了,失声惊呼道:“他难道是刻意要我对他心存感激?”

    “不错,若非你说出已经知道病因了,恐怕他还没准备‘醒来’呢。到时候你挨了打,他帮你教训这些对付你的人,再礼遇你,给予一些补偿,你会不会对他感恩戴德?觉得此人位高却谦卑有礼。届时,会不会更加卖力地帮他治病?他这根本就是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啊,无时不刻不打着算盘珠子。”

    林栋闻言心中一阵骇然,如果没有玄老的提醒,他恐怕真会按照叶震北的剧本发展下去,结局也会和玄老所说一般无二。

    人老精鬼老灵,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人精,和他们一起真是多少脑子都不够用啊!

    知道了叶震北的计谋,林栋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不过为了完成了叶天姿的约定,他还是准备将叶震北的病因说出来,点点头道:“我确实已经发现了你的病因,你让他们离开,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不行!”

    “不要!”

    旁边的孙婷和叶天姿立马急了,异口同声地喊道:“我也要知道。”

    叶震北看了看两人,沉吟一番,说道:“林大夫,天姿和小婷都不是外人,让他们知道病因也无妨,你尽管说吧!”

    “那好吧!”

    林栋刻意扫了一眼这阴气十足的房间,然后将目光重新回到叶震北的身上,问道:“伯父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

    叶震北皱着眉头,苦思了半天缓缓说道:“如果是说商场上,我确实树敌颇多。商海浮沉,尔虞我诈,这是难免的。林大夫的意思……?”

    “你这不是病,而是被人下了蛊!”林栋一脸凝重地对林震天道。

    “蛊?!”

    叶震北父女失声惊呼了起来。

    “没错,就是蛊,你是不是每天的凌晨,腹部神阙穴疼痛难当?”林栋将玄老话传达了出来。

    叶震北赶紧点头说道:“没、没错,每天的十一点开始,我就会腹痛无比,彻夜难眠!”

    “蛊虫乃是至阴之物,凌晨是一天的阴时,它这个时候会特别活跃,也会在这个时候加速吞食你的血肉精华。”

    嘶~

    叶震北猛吸一口凉气,一想到竟然有一条蛊虫在自己体内吞食血肉,瞬间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浑身颤抖不已。

    “林栋,你快救救我爸爸吧!我求求你了!”叶天姿一脸惊惶,就要给林栋下跪。一旁的孙婷,看到这情形也是眉头一皱,也是哭天喊地地要跪下,只是动作十分缓慢,有些矫揉造作。

    见到这情景,林栋冲前两步手足无措地将叶天姿扶了起来,懒得理会孙婷这个不讨喜的女人。

    然后对叶天姿挠关心十足地宽慰道:“天姿你别这样,我既然答应了你,肯定会尽力的。”

    叶震北也是一脸惶急地道:“林大夫,你可要帮帮忙啊,你放心只要你帮我的病治好了,我一定有重谢。”

    这个林栋倒是没有拒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为叶震北治病收取诊金那是理所当然之事,而且现在他的资金缺口也是挺大的。

    “治,我是能治!“

    随后,林栋缓缓说道:“但是要根治的话,现在我还做不到。我目前只能是暂时压制蛊毒发作,等以后找到办法了才能根治。”

    听到林栋的话,叶震北越发焦急了起来,不能根治,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于是他恳求道:“林大夫,这件事请你一定要多费费心啊!我只能指望你了!”

    此时是叶震北褪去诡诈的一面,在林栋眼中就是一个无助的老人,刚才的不快也被甩出脑外。玄老则是在识海中一阵摇头,暗道:“这孩子还是太善良了一点,不过这有好有坏,不善良又怎么会帮我重塑肉身。有我提点他,也不怕他吃多少亏。”

    “林栋,就无法根治吗?”叶天姿凑到林栋身边,希冀地看着他。

    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我见犹怜,林栋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有,不过……要等我师傅回来,他才是真正的国手。”

    林栋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差点说出要正式进入练气一层才行,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他是修真者。保不齐明天国家安全局或者是人类研究所就来抓人了。

    “那你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啊?”叶天姿刨根问底地追问道。

    林栋当即词穷无言以对了,这师傅完全就是随口杜撰的啊,上哪儿给叶天姿找个师傅来。他脑子猛转,忽然灵机应变道:“我师傅四处云游,如果不是他当年看到了我家祖上那些医书,我都没有机会拜在他门下。”

    “林大夫师傅是哪的高人?有机会也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最喜欢结交这些奇人了。”一旁的孙婷突然插言进来。

    林栋看了看她,他对孙婷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生硬地拒绝道:“我师傅不见外人,所以叶夫人还是别考虑这件事情了。”

    林栋生硬的态度让孙婷十分恼火,却又不敢发作,娇笑两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她低垂着头,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不再多言。

    “好了,叶同学,还是先给伯父治病吧。师傅三五个月就会回来考究我的医术,到时候我一定和他提这件事情!”

    一个谎话要一百个谎话来圆,林栋这时候已经山穷水尽了,头皮都快挠破了。他赶紧岔开话题,不让叶天姿继续问下去。

    “叶先生,你躺好,我给你推拿一番。至少能让蛊虫休眠半月,到时候我再来给你推拿,支撑到我师傅回横州应该不成问题。”

    林栋安排叶震北躺在床上,两女好奇地凑在床边观摩他的推拿技法。

    没有办法,林栋只能做做样子,暗自在掌心划出玄老所教的“辟邪符“,手掌闪电般探出,拍在叶震北身上口中默念:“临兵斗者皆数组在前,敕令,辟邪。”

    微不可查的清光在叶震北的胸口爆开,迅速钻进他的体内,林栋然后默运灵气在神阙穴附近一阵揉捏,这才收回手来。

    收回手掌的同时,林栋脸色一白,趔趄了两步,明显是体内那仅有的一点可怜巴巴的灵气又被抽空了,体力严重透支。

    叶天姿赶紧上前扶住他,关切地问道:“林栋,你还好吗?”

    林栋勉强一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紧接着叶天姿扶着他朝沙发走去。

    享受着叶天姿娇躯的柔软和淡淡清香,林栋受用无比,能和横医大女神这么接近的,除了她那几个闺蜜之外,他这可算是头一份了,心中也不免有些小得意。

    只是这段距离实在太短了,还没有享受多久,美好的触感也就随着他的坐下而消失。

    叶震北体内的阴气被林栋符咒驱散后,稍稍休息了一会,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到久违的体力,他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语道:“我…我没事了?”

    一串长笑从叶震北嘴里发出来,能从他的笑声中听出他的快意。

    叶天姿欣喜若狂地跑了过去,绕着他又是跳又是叫,兴奋地像个孩子似得。

    孙婷也是满脸堆笑,只是这笑容在林栋看来是那么的勉强。

    “林大夫,神医啊!我叶震北算了服了你了!”叶震北快步走到林栋面前,无比客气地说道。

    林栋心中一阵得意,对他这么客气的可是横州排得上号的大商人,不过他铭记玄老的教导,没有在叶震北面前表现的过于激动,轻轻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叶先生客气了!”

    “还叫什么叶先生?你既然是天姿的朋友,叫我伯父就行了!”

    林栋心中一阵腻歪:,你妹的,一早叫你伯父,你可没有这么好的态度!

    不过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端倪,仍旧一副风轻云淡世外高人的平静模样,这种沉稳更让叶震北觉得高深莫测,暗暗评价道,这个林栋,看来还真是不简单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