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冲突

    林栋一阵愕然,这家伙到底是做生意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真够现实的。

    而叶天姿这下也松了口气,赶紧下楼去张罗起来,不多时就亲自端上来两杯茶。

    “林同学,来来来,这是我最一位至交好友送的极品碧螺春,你尝尝。”

    林栋心急要走,两三口就将上好的茶水灌了下去,擦了擦嘴起身道:“伯父,我们就别耽误时间了,先看病吧!”

    这里阴气的古怪气味让他十分难受,哪里想要在这里多做逗留。

    叶震北勉强地笑了笑,问道:“行,林同学你尽管施为吧,要我怎么配合?”

    “玄老,该怎么治?”林栋装作沉思的模样,焦急地询问玄老。

    “你给他切脉,然后运转纳气诀,将灵气渡入他的体内,我来查探。”

    林栋这才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开口说道:“伯父,我先给你切个脉,看看到底病灶在哪!”

    说完,他就抓起了叶震北的右手两个指头搭在脉门之上,正要运转纳气诀,只听叶天姿突然说道:“林栋,我听说切脉都是男左女右,你怎么给我爸看病是搭的右手?”

    林栋表情马上就是一僵,他又不是正牌的中医,对这些哪有研究,不过他反应很快,马上就开口说道:“我家祖传的医术无分左右,都能探明,叶同学,切脉不能有任何的干扰,还请你尽量不要发出声音才好!”

    叶天姿“哦”了一声,赶紧掩住嘴巴,紧张地看着林栋诊病。

    林栋这才沉下心神,全力运转功法,灵气化为丝丝热流被钻进叶震北的身体。这种温热的感觉让叶震北感觉舒服了许多,精神也振奋了许多。

    至此,叶震北才算是真正认可了他的医术,就光是这一手就比之其他医生强了不少。

    灵气在叶震北体内流转,可是到了腹部神阙穴的时候,林栋却感觉此处如同黑洞一般,一股强大的吸力将灵气硬生生拉过去。

    灵气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无踪,就仿佛被利刃斩断一般,陡然损失了这么多灵气,林栋脸上刹那间白如金纸,眼前一黑瘫倒在沙发上。

    而叶震北整个人疼得翻在地上打滚,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天姿不知所措,马上就尖叫着朝叶震北跑了过去。

    可是原本虚弱的叶震北,却因为剧痛爆发出很大的力量,她根本无法制住他,只能是边痛哭边徒劳地想要将自己的父亲扶起来。

    嘭!

    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撞开,两人从外边跑了进来。

    其中一个正是李管家,而另外一个则是三十余岁的妖艳丽人,他们看到了房间里面的情形后,面色焦急地跑到叶天姿身旁,协助她将叶震北扶到老板椅上安置好。

    问明了情况,妖艳丽人皱着眉头训斥叶天姿道:“天姿,不是我说你,你这是要干嘛?随便什么人都敢叫来给你父亲治病?你这是想要害死你父亲吗?”

    “叫人把他给我控制起来,如果震北出了事,我要他陪葬!”妖艳丽人训得叶天姿直流眼泪这才作罢,而后指着林栋,恶狠狠地咆哮道。

    这女人字里行间满是煞气,异常狠毒。

    但叶天姿怎么会让她为所欲为,一擦眼泪娇斥道:“谁敢?我请林栋过来看病,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看你们谁敢?”

    “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你爸都被他害成这样了,你还帮他说话?你这个做女儿的不管,我这个做老婆的必须要管,管家去叫人!”妖艳女人一声厉喝将叶天姿的话打断,严词厉色地吼道。

    老婆?

    林栋诧异得看了一眼妖艳女人,心道,原来是叶震北的老婆,不过怎么会这么年轻?叶天姿的母亲竟然这么年轻,而且母女俩没有半分的相像,还真有些不可思议啊!

    “咳咳……”

    一阵轻轻地咳嗽声打断了林栋的思绪,只见李管家正眯着双眼在两个女人身上徘徊了一阵,随后冲叶天姿点了点头道:“小姐,这次夫人说的没错,就算看情况也先把他控制起来。”

    连管家都不站在她这边,叶天姿一阵气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管家出门。

    “玄老,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灵气怎么突然间少了一大半?”灵气消耗过度的林栋意识马上就沉入了识海,灵气的诡异消失使得他迫切想要从玄老那里得到答案。

    “这次麻烦了,你知道他这病的病因是什么吗?”玄老答非所问,语气异常凝重。

    林栋也是第一次听到玄老用这种语气说话,顿觉有些不妙,焦急地问道:“不知道,玄老,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要是能看出来,我早就是神医了。”

    “他这不是病!是被人下了蛊,刚才你的灵气让蛊虫苏醒,正是它吞噬了你的灵气!”

    “蛊?真的假的?能治吗?”蛊这东西林栋倒不陌生,电视电影里面经常演到,只是现实生活中他还是第一次亲身遇见。

    “治疗蛊毒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杀死施蛊的人,二是杀死蛊虫本身,这两样以你现在的实力都做不到,怎么治?”玄老摇摇头,道:“不过这蛊虫吞噬了你的一半灵气,就没有再吞噬,应该是吃饱了。倒是可以用辟邪符将叶震北体内的阴气驱散,暂时保住他的性命。不过这也有个麻烦,这辟邪符只能维持一周,所以你每个星期都要来一趟才行。”

    刚从玄老口中得知了镇压蛊虫的方法,林栋就感觉一股力量施加在自己手臂上,将他从脑海中拉了回来。

    入眼就看见几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正围着他!

    林栋脑中瞬间浮现四个字--过河拆桥!

    他心中满是恼火,损失了一半灵气帮叶震北治疗,没有礼遇不说,还这样对待他。

    他开始奋力挣扎起来,手上的力量,让两个大汉也有些吃力,赶紧又叫来两人,这才将林栋制服。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被四个大汉架住,林栋动弹不得,愤怒地质问道。

    “什么意思?”妖艳女人上前两步,蛮横叱道:“说,你对我家老爷做了什么?”

    林栋转头再看了看叶震北,此时的叶震北已经如同一团烂泥般瘫倒在老板椅上,脸色极为苍白。如果不是胸口还能看到微弱的起伏,林栋恐怕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叶震北没事,他只是因为蛊虫活动剧痛难当而已,你上去借推拿的机会给他上一张辟邪符驱散阴气即可。”玄老及时出言给林栋提醒道。

    “伯……夫人,叶先生没事,只是因为病症发作,所以有些痛苦!”林栋对这个年轻妖艳疑是叶天姿的母亲,委实喊不出“伯母”两个字。

    “没事?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要不要我叫人把你打成这样,看你有没有事?”妖艳女人嗤笑一声,冷笑道。

    这女人蛮不讲理,林栋眉头一皱,勉强挂起一丝笑容道:“夫人,叶先生真的没事,只要我去给他推拿一下他很快就会醒来的!”

    “让你推拿?你还想害我家老爷?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叶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招摇撞骗到我们这里来了?”妖艳女人嘴角一挑,冷笑几声,对几名保镖下令道:“给我打!”

    她身后两名保镖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阵骨骼脆响,挽起袖子就朝林栋走来。

    “我看你们谁敢动他?”

    叶天姿霎时上前要阻拦,林栋是她硬要请来的,无论如何不能看着对方挨打。

    保镖脚下一顿,看着妖艳女人,有些犹豫!

    “你,拉开她,这种骗子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否则真当叶家好欺负了!”她淡漠地看了叶天姿一眼,命令道。

    很明显,她在叶家的权威胜过叶天姿一筹,保镖们马上就按她的吩咐行动起来。

    “站住!”

    林栋猛地暴喝一声:“我已经查出了叶先生的病因了,你们不要自误,否则后果自负!”

    一声喝罢,那几个保镖的脚步明显迟缓。

    林栋趁热打铁,将眼睛死死盯在妖艳女人的脸上,冷冷地逼问道:“夫人,如果因为你的胡搅蛮缠耽误了叶先生的治疗,是不是由你来负责?”

    他喊出了这句话后,不单是那些保镖,就连李管家和叶天姿,都将目光对准了妖艳女人。

    妖艳女人的脸色骤然一变,眼中闪过了一丝惊疑。

    她眼中惊疑一闪即逝,大声说道:“别听他废话,他要是能救,会让老爷这么痛苦吗?打,给我狠狠打!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们,你也太不把叶家当回事了!”

    林栋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对付他了,看似担心紧张叶震北,实际上就是不给林栋治疗叶震北的机会。

    这时玄老也开口说道:“这个女人好像是有意针对你,恐怕这病是治不成了,赶紧脱身走吧!”

    连玄老都这么说了,林栋暗自点了点头,迅速在手心画符,准备脱身。

    “混账!你们在干什么?!”

    冷不丁地,一道充满威严的厉喝陡然在房中响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