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二章 叶震北

    “答应她,别再犹豫了,既然那个叶震北这么有钱,购买药材的钱应该能从他那出来。”

    玄老的提醒让林栋不再犹豫,不论是从情理上还是从他的需求上,结交叶家对他十分有利,于是点头应了下来:“这样吧,你先说说你父亲的病症吧!”

    “嗯,半年前……”

    听叶天姿娓娓道来,自从半年前,叶震北就开始有了腹痛的毛病,而且偶尔还会呕吐出血丝。这种奇怪的现象马上就引起了她家人的注意,半年时间几乎跑遍了所有的医院,知名中医更是看了无数,可是一直没有任何的好转。

    听完叶天姿父亲的症状,林栋眉头一皱,这症状如果按照西医来说可能是肠炎或是肝、胆、胰疾病。

    这次玄老没等他问,便第一时间开口说道:“他这症状应该是内生虚火,但呕吐血丝绝不正常,除非是内腑受伤,但是这样的病症其他医生都看不出来,不太可能。小子,亲眼看看病人再说吧。”

    林栋听完玄老的话,装作沉吟了一番道:“你还是先带我去看看你父亲吧,凭空之间,我可没有办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走吧?”

    有了林栋背后那个神秘的师傅做支撑,叶天姿对林栋有了十足的信心,拉着他就走。

    叶天姿的家在月湖小区,离药材市场不过两条街的距离,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林栋走在月湖小区的林荫道上,心中感叹不已,不愧是横州最昂贵的小区。价格昂贵不是这里最大的特色,高达百分七十的绿化才是这里主打的卖点,所有的别墅简直就像是建在树林中一般。

    “小子,这里的灵气可比外界充沛许多,你要是能在这里常住,再用玉石绘制聚灵符,这简直就是修炼的最佳场所。”玄老对这里也是赞叹不已。

    林栋一撇嘴,哼道:“玄老,你可知道这里的别墅有多贵吗?最少要三千万,你卖了我也不够钱啊!”

    “没出息,以后你多治点疑难杂症,日进斗金又有何难?”

    林栋微微一笑,都别说日进斗金了,只要能有足够的钱给妹妹治病,他就满足了。当然了,如果能有更多的钱来享受生活,谁又会不愿意?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幢十分复古的三层别墅面前,雕梁画栋,碧瓦朱甍非常大气。

    两人刚到门口铁门就自动打开,一个穿着考究的老者很快迎了出来,恭敬地对叶天姿说道:“小姐,你回来了?”

    “李爷爷,我爸怎么样了?”回到家,叶天姿的脸色就暗淡下来,脸上挂满了忧虑。

    “老爷还是老样子,在房间里面晒太阳。”老者轻轻摇头,脸色并没有比叶天姿好多少,而后冲林栋点头示意道:“这位是?”

    “我请来给爸爸瞧病的医生!”叶天姿随口答了一句,拉着林栋就朝别墅走去,一刻都不愿意耽搁!

    管家没有说话,怔了一下,看着林栋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这年纪也能瞧病?

    “小姐,这看病……!”很显然管家也同样对林栋医术充满了疑惑,林栋哪里能看不出来,不过来都来了,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自有主张!”叶天姿没有等他说完,拉着林栋就进了别墅,最后来到了别墅二楼的一间大房间里面。

    刚一进门,房间亮堂堂的采光极好,可是一股难言的味道就充斥林栋鼻间,令他眉头一皱。可转头看了看叶天姿,她神色如故却好似毫无所觉一般。

    “这气味,不对……!”玄老突然在他脑海发声。

    林栋忍着古怪气味对他带来的不适,环顾四周,心中咋舌不已。整个房间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就像踩在云端一般。

    四周放着不少的精美的红木家具,上面放置着各类瓷器,虽然林栋不懂,可是能入叶震北眼的,又怎么会差?

    墙上挂着不少的字画,花鸟鱼虫、风景人物应有尽有,一幅幅画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名家大作。

    东面墙角还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书籍,完全不像一个商人的家。

    唯一和这房间格调不搭的,唯有房间中央的大型办公桌,阳光从上面的天窗洒落,将办公桌那一片区域照的亮堂堂的,一张老板椅沐浴在阳光中,背面对着门口。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老板椅这才缓缓地转过来,一个病怏怏的瘦削男人正坐在上面。

    他看到林晓玲很是吃力地笑了起来,有气无力地道:“宝贝,你今天又去药材市场了?老爸要什么药材找不到,没有用的,你还不如多陪陪我,我走的时候也能开心一些!”

    叶天姿闻言,马上就啜泣着,飞奔了过去扑在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椅子上的中年人林栋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经常在报纸杂志上出现的叶震北。

    不过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电视报纸上那般威严壮硕,而是面如白蜡,身体瘦弱不堪,眉间时不时地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黑烟。

    “阴气?不可能,他眉间那黑烟分明就是阴气。眉间阴气这么浓的人,除非是死人!但是他竟然还活着?这太奇怪了。”玄老喃喃自语地说了起来,从他那凝重的语气,林栋能听出,这个病恐怕不简单。

    正当林栋观察之际,林震天安抚好了女儿,这才扭脸过来看着林栋,脸上挂起了淡漠的笑容,目光却异常的凛冽,就好像要把人心给刺穿一般。

    林栋对上了这道目光,马上就被他刺得心生寒意,下意识想要偏开头去。

    “荒唐,区区一个凡人你都畏惧,如何修仙?”

    玄老的话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在他脑中回响,林栋马上就清醒过来。

    “是啊,我已经入了仙途,一个凡人,我何惧之有?”他心中豁然开朗,双目闪过一丝清光,毫不示弱地和叶震北相对而视。

    看到林栋竟然不惧自己的目光,叶震北对他顿时高看了一眼,他财雄势大早已养成了一股威仪,别说林栋这个年轻人,就算是久经世故的社会老油子恐怕都经受不住他的凝视。

    短短几秒,身体虚弱的叶震北便败下阵来,眼神开始渐渐散乱,哪里还有刚刚那股气势,虚弱地问道:“这位是?”

    叶天姿赶紧擦了擦眼泪,介绍道:“爸,这是我同学林栋,他的家传医术了得,我请他来给你看病的!”

    叶震北眼神再次阴鹜起来,扫了林栋一眼,暗道:“黄口小儿也敢说给我看病?恐怕是借此机会来亲近的。”

    他顿时就对林栋没有了好感,冷淡地说道:“我这病这么多名医都看不好,还是不麻烦林同学了吧!不过既然来了,又是天姿的同学,那么林同学一会儿在家吃个便饭再走吧。”

    如果不是要给女儿点面子,恐怕他就直接送客了。

    “爸,你就让林栋看看吧!他可是古叔叔推荐的。而且他祖上是出过太医的,能给皇上看病,肯定很厉害啊!”

    太医什么的说法,对叶震北来说毫无价值,但是古龙推荐的那就不得不重视了。毕竟他的‘妙手堂’在横州也是名气不小,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林栋可是巴不得赶紧走人,呆在叶震北这里,可是让他有很强的压抑感。

    还没等他告辞,叶震北突然露出了笑脸,朝旁边的沙发比出了请的姿势,说道:“林同学请坐,我这身体抱恙没有办法起身迎接,你不要介意才是!”

    而后带着一丝责备的语气对叶天姿说道:“天姿啊,你赶紧让管家上好茶,这可不是我们叶家的待客之道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