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药店古龙

    拉着小雪出了婶婶家,林栋忽然双腿一软,单膝跪在地上。

    小雪见状,急的泪眼汪汪:“哥,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坐一会就好。”

    林栋不想让这年幼的妹妹为自己担心,强撑着,摆摆手。在原地休息许久,才感觉头脑中的那股眩晕的感觉消退一些。他心中却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脑海中指引着自己的声音,还有那晦涩但却神奇的符篆秘术,先是帮自己教训了李月寒的无赖前夫,今天又是替自己狠狠地教训了刻薄的恶婶婶,似梦非梦,似幻非幻。这一切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令人不敢相信,但却又真真切切地在自己手中发生了,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林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拉着小雪,说:“小雪,我带你回横州,以后有哥哥在你身边,谁也欺负不了你!”

    他不容置疑的口气令小雪那透着几分营养不良的脸色绽现出一朵美丽的笑容,开心而柔弱的点头:“恩!我再也不想跟哥哥分开了。”

    说着,柔弱的将小脸贴在林栋的胳膊上,看着这懂事而瘦弱的小雪,林栋心中暗暗发誓,谁要是再欺负小雪,我就跟他拼命!

    “我们走!”恢复些许体力的林栋站起来,对着小雪说。

    小雪不说话,只是甜甜的笑着。

    两人当即没有多留,出了小区,坐上出租车,直奔汽车站。

    横州与雷州相距不过一百多公里,汽车一个多小时便到了。

    领着小雪来到自己的住处,林栋尽职尽责,开始准备晚饭。

    妹妹现年不过十六七岁,却无比懂事。见哥哥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也像个勤劳的蜜蜂,打打下手。

    “小雪,你别弄了,哥一个人就可以的。”看着那正在一旁刷着盘子的小雪,林栋担心以她柔弱的身子经不起操劳,格外关心的说道。

    “哥,我没事。”小雪轻轻笑着,可话未说完,忽然感觉眼前一黑,手上的盘子掉落在地上。

    “啪嗒!”

    盘子摔得七零八碎,小雪的身子却猛然向后一倒。

    林栋见状,急忙上前,接住小雪瘦弱的身子。

    抱着小雪来到客厅,林栋捉住小雪的手,眼中满是怜惜的神色。

    小雪从小便多病,后来才得知,小雪竟然患上了肾衰竭,这种病除了换肾,基本上无药可治。可是换肾需要很多钱,还需要合适的肾源。肾源林栋倒是可以给,但钱却从哪来呢?

    看到妹妹那苍白的脸,林栋的眼眶微微湿润,心中却恼恨自己无用,不能好好的照顾小雪。

    “其实她这病虽难,但却也不是不能根治。”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个神秘飘渺的声音又在脑海中骤然响起。

    “你是谁?”林栋大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见这奇怪的声音了。

    上一次这声音匆忙而起,自己腾不开身,再去追问时,却没有得到回应。而今天,这声音乍现,这让林栋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声音极为诡异,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是好是坏。喜的是自己的妹妹居然有药可医。

    “我?”

    被林栋问起,这声音带着几分沉湎之意,半晌才道:“本尊玄元子,你叫我玄老便好。本是修真者,独创符医入道,苦修数百年,终到渡劫期。却未料竟遇上罕见的六九天劫,无可度过,只得兵解,因缘际会,与小友遇见,故附体而存。”

    “啊?”

    林栋大惊,脑海中响起这段话虽然半文半白,但对林栋这个大学生而言却非难事,他竟没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来历居然这么大,而且还如此第玄之又玄,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是仙人?”

    “仙人倒是谈不上。”

    那声音转而唏嘘起来,道:“六九天劫凶猛异常,老道在渡劫之时,三魂七魄被打散,此刻所附在小友身上的,不过是一缕残魂,如何敢自称是仙人?”

    “你说,我妹妹的病你能救?”林栋可不管他是不是仙人,只要他能救自己的妹妹,那就行了。

    “这个自然!”玄老自信满满地回道。不过在下一刻,声音转而有点心虚,说道:“不过小友体内目前尚未修炼出灵力,实力委实低微,外加现下药物奇缺,想要完全根治,委实之不易啊!”

    “那你能教我吗?”林栋一听有希望,自然是欣喜若狂,也不管后面的事情了。

    “可以,不过我需小友一句话。”玄老说。

    “什么?”

    “我希望日后小友实力强大之后,能将老道剩下的两魂七魄找回,助老道重修实力!”玄老说。

    “好!”林栋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只要能救小雪,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只是林栋从未想到的是,这玄老口中所说的一缕残魂竟是人三魂七魄中最为重要的命魂!

    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以这玄老渡劫期的实力,任何一个人得到其中一个,就足以逆天改命,更遑论是三魂之中主命途气运的命魂了。

    ……

    ……

    在与玄老协定好之后,玄老给了林栋两个药方,一个是给他的,一个是给小雪的。

    这个药方并不能将小雪的病完全治愈,只能压制,从内部对小雪的身子进行调养。对于这个,林栋已经很满足了。小雪这病非一朝一夕便能治好的。

    而另一个方子,则是让林栋炼体伐髓,以他目前孱弱的身体质素,想要完成与玄老的约定,难上加难。

    拿着方子,林栋出了门,在附近找到一家药铺。

    “老板,帮我抓这些药。”走到柜台前,林栋将药方递给正在低着头忙碌的老板。

    “小兄弟,请稍等。”

    老板抬起头,接过林栋递过来的药方,随便扫了一眼。忽然,那双苍老浑浊的眼中迸发出一抹精光,拿着药方的手竟也微微颤抖,道:“小友,你这药方是哪里来的?”

    “这……”面前这张苍老的脸上满是狂喜的神色,林栋犹豫片刻才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

    “敢问小友祖上是否出过名医?”林栋本是信口胡诌,哪想到老人反而比他想的还远。

    不过老人已经为自己提供了一个答案,他倒也懒得去想,随即点点头,说:“恩,我曾听家中的长辈说,祖上曾有个医术精湛的老祖宗,在皇宫里当太医。不过是真是假,倒也无从考证了。”

    林栋这话保有不少的余地,不过也没什么,毕竟年代太久远,又如何考证?

    他本是信口胡诌,但眼前的老人族中世代行医,这药方的优劣,又如何看不懂?老人不疑有他,狂喜道:“小友,老朽古龙,是妙手阁的老板,敢问小友贵姓?”

    “见过古老板,小子林栋,树林的林,栋梁的栋。”林栋见这老板说话古韵十足,也照着样子拱拱手回礼说道。

    “林小友,老朽厚颜跟你商量件事,不知可否?”古龙搓着手,脸上带着几分讪讪地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古老板请说。”林栋说。

    “林小友,不知你这药方是否有意转让?”见林栋毫不含糊,古老板这才说。

    “这……”林栋有些犹豫,看这古龙一脸热切的模样,他便知这古龙出手绝对不会少。只是这药方乃是玄老所授,未经允许,便用来图谋私利,未免有些不好。

    “没事没事,小友可以考虑考虑。”见林栋犹豫,古龙也没催逼太急,反而通情达理地送上一张名片,说:“小友要是想通了,大可以打老朽电话。”

    “恩!”林栋点点头。

    古龙有意结交林栋,一边抓着药,一边与林栋说着话。

    “小友,别忘了打老朽电话!”出门之际,古龙还不忘扯着嗓子吆喝着。

    提着药,林栋朝着菜市场走。

    小雪的身子太弱,要多吃点好的把身子调养好才行。

    不过这都不是林栋最需要考虑的,他最需要考虑的,则是钱。

    上次李月寒给他拿了一万块,本来是要满足婶婶那日益庞大的胃口的,但熟料最后事情发生的这么不愉快,林栋一毛钱都没有给婶婶留下。

    一万块,外加他这段时间打工赚的钱,手头里倒也有些闲钱了。不过这两副药一抓,钱立马缩水小半。

    一路想着如何赚钱,忽然一个路人的声音钻入林栋的耳中:“快去,那边有人卖百年的野山参!”

    百年野山参?

    林栋下意识的眼睛一亮,加紧步伐,朝着那边人群拥挤的地方走去。

    华夏人自古爱看热闹,所以此刻这里已经拥挤了不少人了。

    凭借着身材瘦小,林栋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人群中是两个大汉拿着一颗半米长土黄色的人参,冲四周抱拳一礼道:“哥几个刚从东北过来,手里没几个钱了,只能忍痛出手这支野山参换取回家的路费!”

    他清楚的记得,玄老在探查小雪的病时曾言,想要根治小雪的病,需要诸多的天才地宝,而这些天才地宝的年限最低也得是百年。看着那硕大的人参,林栋眼睛一亮,如果这是真的,那对小雪的病岂不是大有好处?

    “我们怎么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百年野山参啊?”就在林栋思索间,已经有围观的路人发问了。

    一见有人发出质疑,其他围观路人也开始附和起来,广场上立马喧闹了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