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妙手生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尖酸刻薄恶婶婶

    当李月寒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却多了一个土黄色的信封。

    走到林栋面前,李月寒将信封递给林栋:“喏!”

    “李姐,这……”看着李月寒递过来的信封,林栋没有接,只是呐呐的看着她。

    “小家伙,跟我还客气啊?”李月寒俏脸一板,扯过林栋的手,硬生生将那沉甸甸的信封塞进他的手里。做完这些,李月寒眉头轻展,几分妩媚的气息令林栋看傻眼,笑着说:“就当是李姐借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先把你妹妹接过来再说吧。”

    “恩!”林栋重重地点头,对李月寒的恩情铭记在心,来日一定厚报对方。

    ……

    ……

    两天后,一辆出租车在一栋住宅区停下,林栋从车中钻出来,抬头看一眼这高楼,目光有些复杂。

    走进电梯,按下数字,不一会儿,电梯在十二楼停下。看着面前这紧掩的门,林栋按下了门铃。

    “谁啊?”不一会儿,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而后门打开,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出现在林栋眼前。

    这张脸带着几分诧异与惭愧,呐呐道:“小……小栋,你怎么回来了?”

    “叔。”林栋对着他笑了笑,又说:“我回来接妹妹。”

    “接……你婶婶她……哎!进来吧!”林爱国似乎想说什么,只是几次中断,最后只是化成一声悲哀而愧疚的叹息声。

    林栋不以为意,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实巴交的叔叔在家里没什么地位,家里的大小事务全都是婶婶那个强势而尖酸刻薄的女人说了算。

    “谁来了?”还未进屋,就听见婶婶那尖细的声音。

    林爱国脸色带着几分犹豫,呐呐道:“是……是小栋回来了。”

    “他?这个讨命鬼,他回来干什么?”

    一听见是林栋回来了,婶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叫起来。而后,就看见她那肥胖的身躯,快速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上下打量着林栋,婶婶撇着嘴角,拿腔拿调的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我回来接我妹妹去横州。”林栋强压着心中的邪火说道。

    “接短命鬼去横州?”婶婶哼了一声,嘴里的话越发恶毒起来。

    她不屑地瞟了一眼林栋,看着林栋那穷酸样,忍不住冷笑连连:“好啊,接她走也行,不过之前说的一万块可一分不能少!想白吃白住那可不行!”

    林栋听她口中一个又一个短命鬼,眼中带着浓浓的怒火,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林爱国也觉得自己这个老婆说话做事都太过了,饶是以他畏妻如虎的性格,也忍不住说:“阿丽,你……过分了!”

    “我过分了?我怎么就过分了?”林爱国还没怎么指责她,婶婶顿时发飙了。肥硕的手指着林爱国的鼻子,盛气凌人骂道:“你那短命鬼的兄弟带着阿芳那个短命鬼去阴曹地府享福了,把一个短命鬼一个讨命鬼给撇给我,我还没说他们过分,你反倒指责我过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亏我为这个家忙里忙外……”

    婶婶这话越说越不像人话了,林栋可以忍她叫自己讨命鬼,可偏偏这女人得寸进尺,居然对已经逝去的人还如此称呼,这让林栋如何能忍?

    “闭嘴!”林栋铁青着脸,对着那正叫嚣着的婶婶怒吼一声。

    这一声吼,倒是让婶婶吓了一跳。

    看着林栋那凝重如乌云泼墨般的脸色,饶是以她泼辣的性格,也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躲在林爱国的身后,怒骂着:“好你个讨命鬼的白眼儿狼,我跟你叔叔含辛茹苦地照顾着你那个短命鬼妹妹,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这女人撒起泼来,还真是一把好手,无理愣生生还能赖出三分理。

    林栋向前一步,听着婶婶那刺耳的声音,忍不住冷笑起来:“呵呵,好一个含辛茹苦!我妹妹住在你家多年不假,可你那点心思你当我不清楚吗?要不是看中我父母留给我们的祖宅,你会收留小雪?只怕我们变成乞丐,你在街上见到也会躲得远远的吧?”

    林栋的话让林爱国惭愧的低下头,不敢与林栋那愤怒到极致的眼睛对视。而婶婶也有些畏惧,却强撑着,叫嚣着:“你个白眼儿狼,我……”

    “够了!”林栋怒喝着,又上前一步。

    婶婶见状,急忙向后退,唯恐林栋动手打她,嘴上却不饶人的叫着:“你个白眼儿狼,你想干嘛?还想打我不成?……林爱国,看看你的好侄子,现在反了天了,连我都想打!”

    “阿丽,你就少说两句吧!”林爱国对这个泼辣且蛮不讲理的女人算是怕了,不过他也感觉到林栋目前的状态,自己的婆娘要是再口无遮拦,只怕他真会动手,于是劝林栋道:“小栋,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就这样!哎!”

    林栋虽然恼急了这个蛮不讲理的婶婶,但也知道将林爱国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夹在其中不太合适。狠狠的盯了一眼婶婶,头转向一边,却没发现自己的妹妹,说:“叔,小雪呢?”

    “她……”林爱国呐呐道,半晌才说:“我带你去看吧。”

    说着,就朝着门外走。

    林栋紧跟其后,心中却猛然一痛。“我也去!”见着叔侄俩下楼,婶婶也急忙跟上。

    当林栋跟着林爱国下了楼,看到眼前的情况,林栋忍不住鼻子一酸。

    这是地下车库,里面几分阴暗,只有一盏微黄的老灯。

    林爱国看着林栋那悲伤而心疼的神情,老实巴交的林爱国不敢与他对视,愧疚地低下了头。

    林爱国走上前,在铁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说:“小雪,开下门。”

    “好,叔叔……”里面传来一个柔弱怯懦的女声,听见这声音,林栋的心都快碎了。自己不在妹妹身边的这些日子,她到底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车库里传来一阵凌乱的声音,半晌门才打开一条缝,一个瘦弱而带着几分菜色的脸庞出现在缝儿里,一双纯净的眸子却闪烁着几分畏惧的光芒。似乎当看清楚来人是林爱国之后,那眸中畏惧的东西才渐渐消退。

    “叔叔,你怎么来了?”瘦弱的女孩儿低声说。

    “叔叔带你哥来看你了。”林爱国说,退到一边,让女孩看见身边的林栋。

    当看见林栋站在门外,女孩儿愣了,一言不发,嘴角微微抽动,泪水却已经决了堤。

    “哥……”

    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分钟,女孩才低声唤着。这声音微弱,却像是在冰天雪地中看见一缕曙光,微弱的光芒带给她强烈的希望。

    女孩拉开沉重的铁门,像是扑向光明与希望一般,将林栋死死的抱住。

    那纤细的胳膊爆发出不相称的力量,但她是如此的用力,好似一松手,迎接她的便是无边地狱。

    兄妹两人紧紧相拥,这里仿佛是孤岛,唯有对方才能让彼此看见一丝的希望与温暖。

    “好了,没事儿,小雪。”林栋偷偷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笑着将女孩松开,说:“我们进去。”

    “恩。”小雪柔柔的应了一声,手却紧紧的扯着林栋的衣角。

    不足五平方的车库,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一张小小的床靠在一边。床边有个又脏又破的小桌子,也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

    林栋看着这里的环境,心中怒火中烧!

    自己每个月累死累活打工赚来的钱全都给婶婶了,结果却让小雪住这样的狗窝。不是人,丧尽天良,这个天杀的恶女人!

    “好好的一个车库,瞧被你给折腾的!”

    就在林栋怒火连天的时候,婶婶那惹人厌烦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紧接着肥胖的身躯从门里挤了进来。

    小雪在看见婶婶进来的那一刻,吓得躲在林栋的身后,双手死死的拽住他的衣服,头也不敢探出来。感受到小雪从内心里传来的惧意,林栋心如刀绞,对这个婶婶恨不能千刀万剐,手紧握成拳,指甲却深深的印入掌心,鲜血也流了出来。

    婶婶进来,在昏暗的车库里打量着,眼睛忽然落在小雪那破旧的床榻上。

    突地,她大步上前,从床榻下面露出来一角的方便面一把拽出来,恶狠狠的望着林小雪骂道:“好你个死丫头,居然敢偷吃!我就说家里怎么老是少东西,原来是被你个家贼给偷的!小小年纪不学好,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便上前两步,想将躲在林栋身后的小雪扯出来。

    小雪被婶婶吓得乱颤,却也不敢哭出声来。

    “够了!”

    林栋怒吼一声,紧握成拳的手却猛然松开,掌心里的鲜血顺着手指流下,指尖一动,一个晦涩的符文在掌心乍现。林栋下意识的念道:“天地为笼,雷电为罚!惩!”

    话音一落,就看见婶婶那肥硕的身子好似炮弹一样,猛然朝着外面飞去。

    砰!

    这是雷电符,本来以林栋的能力,所释放的力量顶多是让人感觉到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冷棍的感觉。但林栋这次怒极出手,竟然爆发出了炮弹的威势。

    那人肉炸弹直接撞在对面的墙上,无力的从墙上滑落。婶婶头发根根直立,肥胖的脸上黑一道青一道,好似被雷劈一般。那萎靡的模样,也不知是生是死。

    “小栋……”看到这突发的一幕,林爱国愣了,下意识的看着林栋。但发现林栋好像什么都没做,只是身子踉跄地晃悠了一下。

    林爱国急忙冲上去,将自己婆娘的身子扶好,微微颤抖地在婶婶的鼻下探着鼻息。还有热气,看来只是昏倒了。

    林小雪感觉到了哥哥的身体颤动,不由更加紧张地攥紧了林栋的胳膊。

    林栋心中苦笑,怎么又是虚脱乏力的感觉?

    他现在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体内原本充沛的精力顿扫而空,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干了似的。

    他眼皮渐渐重了起来,困意倦意缓缓袭来,真想好好睡一觉啊!

    林小雪察觉到哥哥的身子愈发摇摇欲坠,赶紧问道:“哥,你,你没事吧?”

    “没,没事!”

    林栋摇了摇头,冲妹妹强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倒下,自己是妹妹唯一的倚靠,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他必须硬撑到底!

    随即,说道:“小雪,我们走!”

    说罢,他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婶婶,攥紧了妹妹的冰凉小手便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