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秘密小妻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83.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结局篇)

    站在病房外的静神情落寞,却掺杂了更多的无奈于其中。樂文小說|正所谓旁观者清,他清楚地知道,雷先生已经爱上了年小姐……

    是男人对女人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爱!

    雷先生的性格向来冷峻孤傲,商场争夺一向是强硬多谋,如今显赫的黑白两道势力更是令人闻风丧胆,可是,此时此刻的雷先生,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却变得如此的不知所措,如此的失去理智,看来这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厚,只可是……

    这份情,他真的能拥有吗?

    静心中掠过深深的担忧……

    “看什么那么入神呢?”

    一道不疾不徐的嗓音在静耳边响起,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揶揄。

    闻言,静淡然地偏过脸,瞥了一眼身旁同是俊逸的男人。

    来人见静不语,便说道:“是你退步呢?还是我进步呢?竟然连我已经走到你身旁竟浑然不知,要是杀手,我想你已经命丧当场了!”

    静只是瞥了他一眼,脸上的神情依旧严肃,“我想就目前情况而言,这层楼估计是连苍蝇都飞不进来。”

    是的,在年欣然住的这一层楼里,已经被清空了,除了年欣然和雷冽,只剩下一大堆保镖,哪怕是医护人员出入都必须经过严密的的检查,这安保的工作是可以媲美国家领导人了。

    听静这么一说,来人同意地点了下头,顺着静注视的地方看去,安静的病房里只有穿着一身染红了白色衬衫雷先生和安静睡着的年小姐。

    这一幕看上去极为深情!

    来人蹙了下眉宇,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了,“雷先生,怎么还不换件干净的衣服?”

    “寸步不离的守着,哪有什么机会换衣服?”

    “寸步不离?”来人不禁重复道,那眉头是蹙得更深了,想了想,他刚才进来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人,“那个人是怎么一回事?”

    “谁?”静不禁眉宇一挑,问道。

    “雷烨。”

    静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他还没走?”

    “这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闻言,静是重重地叹息了一口气,心中的担忧是更深了,“或许你还不知道雷副总喜欢年小姐……”

    “什么?”来人打断了静的话,嗓音中带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影,别在我旁边一惊一乍!”静脸上露出一丝疲倦。

    是的,来人正是雷冽的左膀右臂之一,影。

    “我能不一惊一乍吗?”说到这里,影朝四处看了一圈,然后才压低声音,“你是说雷烨喜欢年欣然?”

    静白了他一眼,难道他说得不清楚吗?

    “那……”影脸上的表情是青一块白一块,虽然他不懂情爱之事,可是听到这……复杂的关系,紧锁眉头,“雷先生知道吗?”

    “知道。”

    “什么?竟然知道?”影更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静白了他一眼,“你过来什么事?”

    此话一出是瞬间点醒了影,他过来可是有正经事的。

    “我能不过来吗?”顿了顿,“雷先生不是要我回来吗?”

    “你还知道回来?”静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影不悦地瞥了他一眼,“我是去干正经事的。”

    “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老板是雷先生。”

    “我这不回来了吗?”顿了顿,影看向病房内的情况,“我能进去找雷先生吗?”

    “没人碍着你。”

    影不悦地瞪了静一眼,转身准备进去时,“你也跟着进来,我查清楚了所有事。”

    静眉宇轻挑了一下,还带着点儿惊讶,“这么快?”

    “不然呢?等着被雷先生说办事不力吗?”说着,便昂首阔步往病房里走去。

    只见,影轻敲了一下房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后,便和静一并进去了,而影一脸的肃杀,不再是那个站在门口时和静贫嘴的他,似乎还染上了一丝杀气。

    影近距离地看了看床榻上的人儿,那女人是一脸的苍白,身上还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咋眼看上去还真的让人心寒,眉头也不禁轻蹙了一下,压低声音叫道:“雷先生。”

    闻言,雷冽甚至是头也没抬一下,只是微微偏偏地移了一下黑沉的眼眸,脸上的神情怪瘆人的,一脸的疲倦和一脸的沉重,似乎历经了风霜般,一时间是老了十几年。

    这……影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沧桑的雷先生。

    “什么事?”低沉的嗓音吓人得很。

    “雷先生,是这样的……”说到这里,影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朝雷先生示意了一眼,见雷先生轻点了一下头后,便继续说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这一切都是王董的主意。多年前他查到了暖心一家是被我杀害的,他就抓着这一点,对暖心是引导外加利诱,有心把暖心推到雷先生身边,因为他知道只要暖心呆在雷先生身边就有机会见到我,顺利成章的会让暖心知晓当年事情的一切,自然暖心就会想法彻法地置雷先生你于死地,为她的父母报仇。可是具体的原因不知道是为何,暖心一直迟迟未动手,而就因为这件事,王董没少找暖心做思想工作,可是一直不凑效,直到年小姐出事……我们没有办法确定年小姐这次的事情是意外,还是在他们计划当中,可是该扣的人我们也扣下来了,暖心被带回组织了,至于王董,我们的人去打他住所时,是人去楼空了,但只要再给我们一点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把他找出来,哪怕是他的尸体!”

    雷冽只是静静地听着影的话,那浓黑的眉头是蹙得愈发的深了,看来他还有看走眼的时候,竟然被敌人安插了针线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却浑然不知道。他修长的大掌不禁拽成一团,铁青的脸色不难看出他的怒火,只是被他隐忍起来罢了,他一定会用那些的人血来祭自己的子嗣的!

    “雷先生,应该怎么处理暖心呢?”影开口问道。

    雷冽并没有马上回话,只是将身子依靠在椅背上,阖上双眼,他的眼皮微弱地颤抖着,像是在隐忍着某种情绪,静和影在一边站着,他们是头一次见到雷先生这个样子,却在这刻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机器运作发出的声音……

    良久后,雷冽重叹了一口气,慢慢地睁开眼眸,深沉的眼眸对上静和影,一字一句道:“总要有人为这件承担责任的。”

    一句话,表明了雷冽的态度,可又没有细说他要怎么做。

    影眉宇不禁蹙了一下,他虽然跟在雷先生身边十几年了,可是还是猜透不了他的心思,征询道:“那……”

    “暖心好好地给我看好了,至于王董——”说到这里,雷冽不禁拉长了声音,过意半饷后,那黑眸染上了嗜血的光亮,“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是分割线小公主——————————————————————————

    暗黑的夜,再度下起了雨,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将过于黑暗的室内瞬间点亮。

    偌大的落地窗前,男人身影被映亮,但只是闪电瞬间的光,紧接着,又沉寂在漫无边际的黑夜之中,只剩下那道轮廓映在玻璃窗上。

    “那女人现在怎么呢?”一道生硬死板的声音扬起,听上去极度令人不舒服。

    这是一间书房,偌大的窗帘从高空落下,几乎将窗外的淡淡光亮全都遮盖,只留下星星点点钻进来的雨腥味,充斥在空气中……

    书房的门口处,黑衣保镖打扮的人开了口——

    “据我们的人所知,那女人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只是……”

    “只是什么?”男人不耐烦地问道。

    “流产了,那女人怀了雷冽的孩子,孩子没了。”

    闻言,男人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有趣了,似乎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满意,也是深思,没想到一个仅是跟了雷冽不够半年时间的女人就怀了雷冽的孩子,而呆在了雷冽身边四年时间的暖心却一无所获,这……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雷冽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雷冽现在人呢?”

    保镖恭敬地回答道:“在医院,听说他亲自守在了病房,而且还加派了不少保镖,要是选择这个时候贸然进攻,我想我们的胜算……”

    “蠢货!谁让你这个时候动手呢?”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不难听出他的不悦。

    “是的。”保镖立刻回答道。

    窗外,雨下得似乎更加地暴虐,漫天的雾气笼罩整个夜空。

    “王先生,雷冽的手下影正派人四处打探你的行踪,他们已经去过你的住所,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您要不要转移一下呢?”

    又一道闪电直劈下来,玻璃上映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充满了令人惊颤的诡谋之气,紧接着,阴森的笑意扬起——

    “你觉得我会害怕他吗?”

    保镖连忙解释道:“王先生,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想当年他是怎么逼迫我父亲交出股权的,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这口气我一天不出,我哪怕是死也死得不瞑目!”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幽深的嘴脸不难看出他对雷冽的恨意。

    闻言,保镖也只能是轻点了一下头,“王先生,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男人始终看着窗外磅礴的雨景,似乎有什么吸引着他的眼球似的。

    “暖心小姐已经被影带走了,我怕她会……”

    “这有什么好怕的?”似乎这件事情是她预料之内的,阴森的眼睛一眯,“雷冽知道了是我主使的又如何?大不了我就和他来个鱼死网破!”

    “王先生……”

    “好了,给我密切注意雷冽那边的一举一动,还有一个人,你们也要给我盯紧了。”

    “王先生指的是——”

    “雷烨!”顿了顿,那阴森的嗓音响彻了整个房间,“那愚蠢的家伙还不知道我利用了他,既然还不知道就再好好利用他一把,把他剩余的价值都榨干了,知道吗”

    “是的,王先生。”

    有一道雷声轰隆隆地响起了,震彻了整个夜空……

    ————————————————————我是分割线小公主——————————————————————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全新的希望,全新的人生也开始了……

    静谧的病房内,没有消毒水的刺鼻味道,相反,淡淡的花香在空间的每一处角落中蔓延,如丝般将人的心头萦绕……

    细碎的阳光散落在病房内,病房内渐渐地染上了温暖,躺在床榻上的年欣然全身就像是笼罩在光环之中,此刻的她彷如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般静谧,平静的面容终于在下一刻有了微微的蹙动……

    暖暖的阳光轻吻着她的脸颊,令恍惚醒来的年欣然就像置身在舒适的云海之中,全身都软绵绵的,从未有过的舒适感包裹着她,令她不想醒来。

    清澈的眼眸微微流转着,朦胧间只觉得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和那淡淡的……是琼花的味道!

    眸光渐渐变得清澈了,她嘤咛了一声……

    这是哪里?

    怎么她大脑会一片空白?而且四肢会如此无力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碎碎的眸光往自己无力的手看去时,却瞧见了一个男人正趴在床缘旁似乎是睡着了,只见他的两只大手正死死地抓着她无力的小手。

    看到这道身影,年欣然的心倏然一紧……

    ***本小说不经意间已经进入了结局阶段,而这个结局会是现实的结局,而在这里允许乔乔卖个关子,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本章完结-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