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秘密小妻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80.困难,一个个迎面而来

    校长办公室门外。し

    在来的路上年欣然和梁佳佳已经听过马文斌打探到的消息了,情况大概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不容乐观!

    虽然她们还不知道打架的原因,可是按马文斌打探回来的消息说是夏薇和李依琳主动打人的,那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不对的一定是她们两人。而且从马文斌知道的消息来说,赖婷婷被打得还挺严重的。综观上述,这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什么情况呢?”马文斌早派人在校长办公室门外盯着情况了。

    男人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年欣然和梁佳佳,笑脸相迎道:“被带进去后一直没出过来,而且门关着,隔音效果又很好,听不到任何话。”

    闻言,年欣然挠了挠后脑手,黛眉都蹙成一团抹布邹巴巴的样子了。

    “现在怎么办呢?”梁佳佳焦虑不安地问道。

    年欣然看着梁佳佳,脸上是同样的焦虑,本来她心情好端端的,但在听到梁佳佳那则坏消息后,她心情便一落千丈了,在听到马文斌带来的又一则坏消息后,她心情是彻底跌落谷底了。

    一下子,似乎所有的坏事都往她或者她身边的朋友砸过来了,令她喘不过气。

    这个时候,年欣然知道她要冷静下来,不能自乱阵脚,可是她真的冷静不下来,自己的舍友在校长办公室里还生死未卜,她是恨不得冲进去办公室,可是这样子只会加重事情的严重性,她不能这么做。

    她苦恼地挠着头,怎么自己的高智商想不出一点办法呢?

    “欣然,我听说一件事。”马文斌神色凝重地说了句。

    年欣然抬眼一看,她还是了解马文斌的,带笑的他平时怎么玩都可以,可是遇到非同一般的事情,他也会有严肃认真的一刻,而如果他一旦严肃认真,那便说明事情的严重性了。

    “什么事?”梁佳佳着急地问道。

    马文斌看了一眼梁佳佳,然后把目光落在年欣然脸上,脸上的神色凝重,眉宇也不经意间蹙在一起了,“听说那个赖婷婷的舅舅是我们学校一个主任,而且……”

    年欣然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着急了,“而且什么?”

    “而且他刚才也进校长办公室了。”

    “轰”的一声,一道闪电滑过年欣然的脑海,不安随即在她心中升腾、升腾、再升腾……

    没有什么比这情况还让人焦虑、头痛了。

    关系,在中国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畏惧了。

    一般的情况下,这种事大不了就是警告或者处分一下,可是一旦存在了这所谓的“关系”后,事情就变了个味,本来可以小事化了的事情一定会被无限扩大,上升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闹得沸沸扬扬的,想平息事件那绝对是痴人说梦话,整件事就不会如原来那样简单了。

    年欣然隔着那厚实的木门看向里面,双眼似乎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了,已经从不容乐观上升到凶多吉少了,那夏薇和李依琳……

    她不敢想象下去了,头痛的半捂着脸……

    ————————————我是分割线————————————————————————————————

    曾经有人说过,“当你遭遇困难的时候千万不要气馁,你要迎难而上,即使困难再大,只要你保持一颗永不言败的心,那么你一定会打败困难的”。

    年欣然一直相信这句话,这句话也指引了年欣然活了二十年,“困难”二字只是对一般人而言,只要你意志够坚定,那就不怕被困难打跑,而是你终有一天会打跑困难。

    但这一次,年欣然不相信了,不再相信这句话了,从她看到夏薇和李依琳走出校长办公室那一刻起,她就不相信了。

    她们两人是跟在主任和赖婷婷身后出来的,年欣然瞥了一眼那个践人,从她脸部上的伤来看,她能想象她们两人是动了真格,不然她脸上又紫又红的一块,是她自己画上去的吗?

    她不是年欣然的关心的对象,就那么一瞥后,她连忙走上前关怀地看着夏薇和李依琳,还好她们是毫发未损,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儿沉重。

    “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一定会为婷婷讨个说法,你们两个就等着看吧!”主人落下一句凶巴巴的警告后便带着那个贱女人离开了。

    梁佳佳一旁不断地问两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但她们似乎都协商好了,只是笑了笑然后便出乎意料地反过来安慰她们两人没事的。

    年欣然从小就看柯南,长大了还看福尔摩斯,要是没有从中学会那么一点点的,她岂不是白看了吗?从她们两人的表情,她就能看出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她想象的范围,或者说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一个她不可想象的高度了。她们两人越是淡然,她就越担心,但梁佳佳缠了她们了半天,她们也不愿透漏丝毫,那就算她再问,也不会有结果的。

    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要是有心打听一件事,那便会功夫不负有心人。而年欣然是势必要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有这样,才能帮到她们两个。

    而在马文斌的打探下,年欣然终于算是把事情的原由和发展给粗略了解了,夏薇和李依琳不知听了什么话,然后没按捺住心中的怒火,便走出旁边的宿舍打了赖婷婷,在过程嘛,那个贱女人也不是全程被打的,她也曾还手,只是势均力敌,但后头在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那个被打的那一方了。

    年欣然很好奇她们两人到底是听了些什么才会动手打人呢?共处了快要三年的时间,她还是了解她们每一个人的,夏薇虽脾气暴躁、容易冲动,可是对比起梁佳佳,她还是属于不轻易动手的人;而李依琳她是她们宿舍最文弱的那一个,不要说动手打人,她连张口骂人也不大会,她是因为和她们三呆了,才会同流合污的,试问这样的人有可能会打架吗?而且据打探回来的消息,是李依琳主动打的人,李依琳是主犯,夏薇是从犯,主要追究的也是李依琳的责任。

    年欣然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为何,李依琳才会主动打人呢?她有千百种想法,觉得肯能性最大的便是那个那个贱女人做出了什么诋毁夏薇的事,或者事她和夏薇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她还真的想不出其他可能来了。她想知道那个原因,可是她们两人嘴巴像缝上了线一样,只字不提,而年欣然便不得而知了,总不可能跑去问那个贱女人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以火箭升空般的速度迅速在学校内传开了。

    经过两日多的时间,校长也发话了——

    “这件事必须有人负起全部责任,对于打人者,一个给予记大过并留校察看的处分,而另外一个则是开除学籍的处分。你们两个回去考虑清楚了,打人到底是谁出的主意,星期一给我个明确的答复。”

    梁佳佳在听到这样严重的处分时,就开始抓狂了,大力拍了一下桌面,“霍”地一下站起身来要去和校长理论一番,可是却被夏薇拉住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夏薇和李依琳倒好,一点也不着急,淡定得很,似乎事情和她俩没有太大关系似的,而是反过来一直安慰着梁佳佳和年欣然,让她们甭瞎操心,她们会为自己着想。

    年欣然心里如面平静的镜子澄清,这件事能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或者说校长之所以有做出这么严重的处分,和那个主任脱不了关系,她曾经跑去校长那里为她们两人求情,可是校长说这件事不是他想不想保住她们两人的问题,而是那个主任不断施压,而赖婷婷的家长也要求了校方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惩罚,这不是在逼着校长吗?

    所以,但年欣然听到那个主任和赖婷婷有关系的时候,她就觉得大事不妙,这“关系”里面说的不是情理,也不是道理,更加不会是什么仁义道德,有的只是生安白造的“事实”,以致于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件事情年欣然和马文斌走进了,是迫不得已,马文斌是个纨绔子弟,可是纨绔子弟也有纨绔子弟的长处,他有人脉关系,还有学校里很多男生都是他的兄弟,也都帮忙打听着这件事。马文斌也曾经利用他的关系,来想办法平息这件事,可是仅凭他个人的能力,对事情是起不来多大的作用,就是让校长在处分两人的事情上争取了一点时间,把时间拖到了下星期一,赢来了三天想办法的时间。

    问题来了,现在不是想不想办法的时候,而是根本想不到办法,马文斌这个富家子弟都帮不上什么实际性的忙,她和梁佳佳又能帮上什么忙呢?再说,梁佳佳家里也发生了事情,她的心可是比她们都要不好受。

    困难,一个个迎面而来,没有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

    “欣然,欣然……”

    “你能不每次见到我就鬼哭狼嚎吗?”年欣然不悦地白了马文斌一眼。

    ***亲们今天三千字哦,热情砸过来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