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马步

    第七十九章马步

    何天舒将张小花带到一个空旷的地方,问:“小花,听说你以前没有学过武功吧。www.FeiSuZW.com 飞”

    张小花点点头说:“是的,从来都没有学过。”

    何天舒又问:“你的力气挺大的吧。”

    张小花依旧点头说:“是的,以前没觉得,自从过年开始感觉力气是越来越大了,前段时间在莲花镖局举起的那个石锁,听人说是五百斤的。”

    何天舒说:“那好,你使劲冲我打一拳,试试。”

    张小花想了想,问:“使全身的力气吗?”

    何天舒说:“是的,没关系,你用力打吧,别怕我受伤。”

    张小花说:“那好吧,您留神了。”

    说完,张小花深吸一口气,运足全身的力气,举起右拳就向何天舒的身上打来,何天舒看着拳头的来势,也举了右掌相应,不过也仅仅提起了二成的力道,以为绰绰有余。

    等两人拳掌相碰,何天舒才知道自己错了,立刻又提起了三成的力道,才堪堪接下张小花的这一拳,身形微微一晃,右手的胳膊震的酸麻,心暗道:“这小花手上果然有五百斤的力道,天生神力啊。”

    张小花的惊骇就更甚了,想:“我的乖乖,何队长也太厉害了,我这拳打过去,他竟然连身体仅仅一晃,这会不会武功,差别也太大了,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的学武功。”

    何天舒右臂酸麻,有些抬不起来,有心用左手'揉''揉',活动活动,可是,看着张小花崇拜的眼神,却有些不好意思去做,只好暗自皱皱眉头,夸奖张小花:“不错,小花,你的力气还真不小。”

    然后拍拍张小花的肩膀,不着痕迹的活动了一下肩膀,说:“现在我就正式开始交你武功。”

    张小花兴奋的点点头,说:“谢谢,何队长。”

    何天舒笑笑,然后,扎了个马步,说:“看好我的姿势,跟我学,这叫马步。来,你也扎一个。”

    张小花仔细的看看何天舒的姿势,也依葫芦画瓢扎了马步在那里。何天舒站起来,指点了张小花的几处错误,就说:“好,扎的不错,就这么扎着,以后每天早晚都扎马步一个时辰,今天你先扎着,我待会儿过来看。”

    说完,拍拍屁股,走了。

    张小花那个一头的雾水啊,心里不停的叫着,习武,习武,我要习武,我要打拳,怎么让我摆这个姿势,你就跑了呢?

    且说何天舒安步走过外门,回头看看远处扎着马步的张小花,一个箭步就跳进墙边的阴影,使劲的甩着胳膊,嘴里还吸着冷气,暗道:“这小子,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看这劲势不止五百斤呀,唉,大意,大意,差点出丑,古人云:阴沟里也能翻船。真是真知灼见,下次要小心再小心,哎呀,什么小心,下次绝不给他这个机会,我得想办法揍这小子才行,先让他这么站着吧,也杀杀他的威风,让他站个腰酸腿痛。”

    心有余悸的探个脑袋,看看张小花,这才抖擞精神,走回自己的小屋。

    灯下,看着自己手掌的下部那一点的淤青,何天舒不禁有些愕然,拿了点'药'酒慢慢的'揉'搓,同时也暗自思考,说实在,当时听欧小姐跟自己说的时候,心里很是不在意的,这张小花自己从他来到第一天就见过的,是个憨厚的好孩子,没见过世面,被庄内的小厮戏弄,自己也看在心里,同情不免是有的,不过那都是人之常情,而且在他看来张小花是庄内的小厮,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同情一下即可,自己可没有管闲事的优良作风。教一个小厮习武,虽然在浣溪山庄没有先例,不过庄主说了,自己随便做做就是了,表面的功夫谁不会?指点一下拳脚,任何人都会有好为人师的虚荣心,没什么不行的。可是,欧燕似乎看出来自己的这点心思,也没有明说,只是告诉自己,这张小花单臂有五百斤的力气,想到那时自己不以为然的神情,何天舒不禁为自己的傲慢而有些惭愧,虽然道听途说是不对,自己这个井底之蛙的想当然,也是不可取的。

    所以,经过考虑,何天舒临时取消了直接教张小花拳脚的念头,而是让他先扎马步,打好学武的基础,想必这也是欧庄主的真实心思吧,否则直接让自己找一个手下教授即可,何必让自己亲自出手?

    看看时辰,何天舒准备起身,去看看张小花可怜的样子,想当年自己第一次扎马步,那个狼狈,现在想来都是后怕的,他刚起身,一转念,又坐了下来,'揉''揉'自己已经无事的手掌,嘿嘿,笑着,让张小花再扎会儿吧,竟然敢让自己出丑?不出口气,如何当他的师父?

    却也不想想,是谁让人家使全身的力气,自己托大,仅用五层气力。

    又过了一袋烟的时间,何天舒自己都有些羞愧了,算了,赶紧去吧,人家孩子第一次习武,别一次就被自己打消了积极'性',张小花要是不学了,自己也无法向鸥庄主交代的。

    等何天舒快步走到张小花扎马步的地方,眼前的情况却让何天舒大吃一惊,张小花并没有像他想象的样子,一滩泥一样的躺在地上,也没有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东倒西歪,等着他这个救世主来搭救。

    张小花那马步扎的稳稳的,一如他刚离开的样子。

    何天舒心里不禁一阵的偷乐,这小子,怎么跟自己第一次扎马步一样,偷懒都不会好好的偷,哪有扎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腿酸腰酸的呀,怎么也得给自己个面子,摆个颓废的样子啊?

    不过想想自己当年,再想想自己的师父,何天舒也没有挑明张小花偷懒的意思了。

    张小花听得何天舒回来,回头关心的问:“何队长,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是不是晚上的菜有问题,吃坏了肚子?”

    然后,又自顾自的说:“这浣溪山庄哪点都好,就是茅厕太少,每天如厕都得排队,那天得让渝老给庄主提点合理'性'建议,也改善一下咱们的生活环境,也能提高咱们的干活积极'性'嘛。”

    然后,张小花似乎想起什么似地,神秘兮兮的对何天舒说:“对了,何队长,下次如果遇到这个问题,你就去田里解决得了,别傻傻的排在哪里,俺在家里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天'色'这么黑,没人看到的,况且,那东西对庄稼不也有好处?这么做,也是给山庄做贡献嘛。”

    “咣当”,何天舒倒在地上,张小花赶紧问:“何队长,何队长,怎么回事啊?”

    看张小花的样子是极想过来扶何天舒起来的,不过,没有何天舒的吩咐,他还是扎着马步,不敢起身。

    何天舒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没好气的说:“没事,踩着狗屎了。”

    张小花恍然道:“哦,这样啊,这狗也是的,好好的,怎么就不知道把狗屎拉到田里面啊,也省得人手拣了,对了,何队长,你刚才那个姿势好帅,什么时候能教我呀?”

    何天舒笑着说:“没问题,这个叫鲤鱼打挺,会有一天让你学的。”

    张小花愕然:“我说的是您刚才摔倒的姿势,那叫鲤鱼打挺?名字还真不是一般的怪。”

    何天舒也是愕然。

    何天舒走到张小花跟前,上下左右,由前到后,仔细的看看,笑着对他说:“小花啊,你的记忆力不错啊,刚才偷懒这么久,重新扎的姿势居然跟我走的一模一样,不错,天降英才呀。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早晨我们继续。”

    说完,不等张小花说话,转身走了,边走边打哈欠。

    张小花听了,赶紧起身,委屈的说:“何队长,我没偷懒的,我真的没有。”

    何天舒心想,这小子,回答都跟我当年回答的一样帅,可造之才啊,也不转身,问道:“那你的腿酸吗?这会儿还能走路吗?”

    说完,加快脚步,一溜烟回了小屋,边走边想:“这为人师的滋味还真过瘾,当年师父是不是就这样心里一边笑着,一边回的房间?留下自己红着脸,慢慢的溜回自己的小屋,想想自己当年偷懒被戳穿,害羞的都不敢抬头,唯恐被师父看见,等回了小屋,才长出口气,现在想来师父早就发现的,只是没有惩罚自己罢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奋发图强,出人头地的,嗯,看来自己今天做的没错,明日清晨张小花肯定会如自己当年般,勤奋努力,不再偷懒的。”

    不过,何天舒却没有听到张小花跟自己当年不同的回答:“腿酸?我没腿酸啊,何队长,我一点不累的,当然能走路的,哎,何队长,您别跑啊,不是说要教我习武吗?快叫我打拳啊,我真的不累,还能打拳的。”

    可惜,何天舒并没有听到,在张小花的赞叹“好帅的轻功”,溜回了小屋,只留下张小花纳闷的走回自己的小屋,继续他晚上与臭脚的斗争。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