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八章 药田

    第七十八章'药'田

    田重喜的话似惊雷一般,震得张小花愣在当场,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小花回头看向马景,就见那厮边吃边乐,似乎把小桃红已经金屋藏娇般,脸上的笑容深深的藏在黑瘦的褶子后面,就着饭厅的火光,就能看出他眼的兴奋,额头上竟出现一抹的'潮'红。www.feiSuzw.coM

    张小花似乎明白了什么,心怒火万丈,虽然自己是个乡间的少年,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不是随意让人算计,随意让人欺负的,自己也没得罪马景什么,不就是劝他洗个脚,讲究一下个人卫生,就被他耍心眼来算计自己,让田重喜大大的鄙视自己,这实在是太可恨了。

    张小花咬咬牙,攥了拳头,向马景走过去,不过,刚走两步,看着马景有恃无恐的样子,突然,一个念头自脑海升起,立刻如雪水般浇灭了心头燃烧的怒火,自己这样过去,马景自然是不承认的,自己如何能占理?况且,周围这帮人平日就无赖,孰近孰远还是分得清的,他们怎么可能帮自己?再说,自己就算过去打了马景,可结果呢?难不成武功还没学就被人赶了出去?

    连接的几个问题,让张小花冷静下来,他停下了脚步,看看马景,不再说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吃饭。

    这一切,青衣小帽的人,除了马景偷眼看着,别人都在彼此嘀咕着不知名的八卦,自然没人太在意的。而旁边劲装的年人,却听得清清楚楚,甚至张小花后来的举动,他也看的很清楚,等张小花静静的坐了,他才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进食。

    晚饭后,张小花又从田重喜的屋里把自己收拾的东西,又搬回了马景的那个屋,不过,张小花也没用傻的再去当面问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个晚上,也没有听马景胡侃吹牛,而是自己到院子,慢慢的走动,边走边思索。

    这事儿虽不大,却给张小花很深刻的教训,让他对这个世界又有了很特别的认识,人与人之间并不是只有和谐,也不仅只有仇恨,还有很多奇怪的东西,不同的人会做不同的事情,也许是善意,也许是恶意,也许只是戏耍你,也许只是看你的热闹,总之,人心是隔着肚皮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所有的话,都是要自己细细考虑,才能相信的,坏人,不都是长着坏人的脸!

    不过,自那天后,每天晚上睡觉前,张小花都要开窗户的,不管是晴天还是下雨天。

    又过了几日,张小花这种懒散的,自由的生活就到头了,这种别人羡慕的日子,张小花是不喜欢的,所以他很高兴的接受了田重喜交给他的任务。

    这任务对于那群青衣小帽的小厮来讲也许有些艰难,但对于张小花这个从小就在田间长大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没有一点的挑战'性'。

    这日一大早,张小花穿着田重喜给他带来的青衣小帽,精神抖擞的跟着马景出门了,他的任务就是尽快的跟马景学会'药'田的一切工作。

    看着张小花兴高采烈的样子,马景不禁心里暗暗鄙视,真是个乡间来的,一天不干活就手痒,也就是一辈子种田的料,想想前几天戏弄张小花的事情,回想起他吃瘪的样子,心里就暗暗的好笑,哼,谁说这浣溪山庄只有我马景是最被人嬉笑的?这不又来一个小泥腿子,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轻视之心是有的,也可以在平日戏弄张小花,但在'药'田,马景却是一点都不敢马虎的,要做什么,注意什么,都一丝不苟的交代给张小花,他自己很清楚,这浣溪山庄的'药'材是重之重,自己这会儿给张小花下个小小的绊子,或者稍微有一点没讲到,万一以后出了什么问题,可不仅仅是张小花要受处罚的,自己也躲不了干系,这点马景还是掂量的很清楚,是故,他丝毫都不敢藏私。

    张小花自然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的,本以为伺候'药'材有多困难,可是一路听来跟种庄稼没太多的区别,只是有些细微的方面不同罢了,于是也就详细的记下,不是也拿着小小的'药'锄和'药'铲,跟着马景松松土,铲铲草,倒也轻松,等一天下来,马景问时,张小花也回答的很让他满意,而且看张小花干活的样子,也是熟练之极,马景也稍稍的放了点心。

    于是又带了两天,马景就告之田重喜,这张小花已经可以单干了,田重喜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前他的小厮队伍也进过新人,可都是带了好长时间,才敢放手的,这马景难不成是在糊弄?想想马景平日的作为,心里更加的肯定。

    不过,等他也带了张小花一天后,倒真的相信张小花可以单干了,为自己冤枉马景感到一丝的内疚。待他详细的问过张小花,这才发现缘由,这种'药'材跟种田没什么两样的,以前浣溪山庄招的小厮大多是平阳城附近知根知底的,有一定家境的,贫困的农家孩子哪有资格被浣溪山庄看上眼?也只有张小花这算是个例外,是穷人家的孩子,种过田的,他手下的那帮青衣小帽以前在家哪个不是眼高于顶,如何能下田干活?所以才给他们造成错觉,这个'药'田的活儿很复杂,很难干。

    想通了此节,田重喜不免长叹一口气,惯'性'思维害死人啊。

    之后,张小花终于摆脱了不劳而获的颓废日子,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田地,这小小的'药'锄和'药'铲,着实的可爱,用起来比家里的大锄头方便了许多。而现在张小花的力气也是有的,一天的活儿,他轻松的就能完成,这日子,实在是过得惬意啊。

    不过,另张小花感到惊喜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这天清晨,张小花依旧看着那劲装的年人练拳,不过,那人打完拳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走到张小花面前说:“你就叫张小花吧。”

    张小花眨眨眼,点点头,然后听到了一句万分悦耳的话。“小姐那边交代说让我有时间教你习武。”

    张小花长大了嘴巴,说:“真的啊。”

    那人笑着说:“是真的,我叫何天舒,你叫我何队长好了,你晚上吃完饭在这里等我,今天我就开始教你。”

    张小花再次呆着了,显然是高兴的。

    何天舒见张小花没说话,知道他的心情,依旧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张小花一人在消化这个有生以来最想听到的消息。

    这小姐,真真是个好人啊,张小花差点就想冲入内院,向小姐顶礼膜拜,不过想想内院的复杂,万一跑丢了,还不被人当偷窥狂给赶出来?这才熄了心思。总之对欧燕的那个感激不能用言语表达,瞬间就把这素未谋面,也不知道姓名的小姐在自己心的地位跟大嫂刘倩放在同一个等级了。

    这一整天张小花都是在焦急的等待和兴奋度过的,甚至在'药'田有几次还差点出错,这才让张小花历立时警觉,这小小的开始自己怎么就能忘乎所以?淡定啊淡定,张小花一边警告自己一边努力的劳作,还不时抬头看天,今日这太阳咋就走的这么慢呢?

    煎熬,那夕阳终于西落,远处传来田重喜的叫喊声,张小花立马就冲出了'药'田,早把那淡定甩在了屁股后面,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境,张小花还差得远啊。

    张小花匆匆吃完晚饭,早早的就来到了外门,月'色'如水,张小花的心情却是沸腾的开水,那个激动啊,念叨多时的愿望终于就要实现,谁还能静的下来,可这何天舒怎么还不来?刚才吃饭的时候,看他差不多也快吃完了啊,平时也都是早早就吃完出来的,这会儿怎么就这么慢的?

    张小花在月下走来走去,焦急的等着。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听到有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张小花赶紧迎了上去,果然是何天舒,张小花高兴的说:“何队长,您来了。”

    何天舒看看小花,板着脸说:“小花,虽然我教你武功,但我不是你真正的师父,何队长也仅仅是一种称呼,你懂吗?”

    张小花茫然的点点头,何天舒又说:“虽然我不是你真正的师父,但我会尽我所学的教你,就看你能学多少了。”

    张小花又是点点头,何天舒接着说:“那我今天先告诉你第一句话,那就是习武要平心静气的练习,忌讳心浮气躁,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哪能安心习武?”

    张小花一听,立刻明白了许多,是啊,自己今天都成什么了,完全被这个喜讯给冲昏了头脑,他立刻收蹑心神,平静的对何天舒说:“多谢,何队长教我。”

    这时,何天舒才满意的点点头,说:“这样就好,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也都要如古井般波澜不惊的才好,你跟我过来。”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