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七章 戏弄

    第七十七章戏弄

    此时的张小花已经知道五花肉不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了,能吃上五花肉也不是他朝思暮想的理想,而武功,则是他新的五花肉。www.FeiSuZW.com

    可是如何能吃到这个“五花肉”,却还是要费思量的。望着四人的背影,张小花心里不禁暗暗的念叨。

    小院依旧静悄悄,那群懒猪一般的青衣小帽也都还在梦乡吧,就这样还想跟人家缥缈派的弟子争长短?你有那个实力吗?虽然他昨天刚来,可张小花自己都觉得没戏,也许是他们知道自己不行,才想着嘴上过瘾吧。

    不过,看着昨夜睡的小屋,张小花颇为头痛,这刘二怎么就有这么一个室友?就不能找一个档次稍微高点的?

    捏着鼻子,张小花打开了窗子,这时虽然已经入夏,可早起的凉风还是有的,满屋的龌龊味道,随风而逝。

    张小花这才施施然,走了进去。

    找了铜盆打水洗脸后,张小花坐在炕上喝了点水。

    对面的马景这时才翻了个身,深深懒腰,坐了起来,口念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咣当”,这次不是张小花摔倒,而是杯子掉在了炕上,张小花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炕上的被褥,一边苦笑着问:“马哥,怎么这么大的诗'性'?”

    马景摇头晃脑的说:“夜里做梦所得,如何?你马哥诗才可否?”

    张小花连连恭维:“屎才了得啊。”

    早饭依旧是在那个大厅吃的,两方的饭菜依旧不同,张小花已经知道了缘由,自然不再奇怪,自顾自的吃的津津有味。其他人却不行,冷嘲热讽,稀奇古怪的话不是的扔过去,那四人则根本就想没听到,吃得如张小花搬的有味儿,而时不时扫向他们那种能杀人的眼光,他们也只当是给自己另外加的小菜,匆匆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了,只留下背后一堆幽怨的目光。

    等大家都吃完走了,张小花才拍拍肚皮,离开饭厅,看看桌上剩的饭菜,再想想刚才吃饭的样子,他不禁纳闷,'药'田的活儿不重吗?他们怎么就吃那么一点?能有劲儿干活吗?

    张小花回到屋,看马景收拾完了,要出去,自己也就赶紧跟在后面,不过,等过了外门,就被田重喜叫住了。

    田重喜笑着对张小花说:“小花,你初来乍到,先不着急干活儿,你先在这里等会儿,我给他们安排好了,就过来招呼你,你先跟我了解一下情况吧。”

    张小花一愣,旋即应道:“好的,您先忙吧,我就这里等着。”

    看张小花站在门口,田重喜就带着马景他们和劲装的四人先走了。

    张小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不过,马景就偷偷的问田重喜:“喜哥,张小花让我带着不就行了,何必您亲自带呢?”

    田重喜说:“张小花虽说是从莲花镖局过来的,不过他的身世等情况还没有弄清楚,虽说看起来没啥问题,不过,还是等弄明白再说吧,昨晚上头的管事是这么说的。咱们照办就是了。”

    马景愣了,哭着脸说:“您怎么不早说呢,我昨天可是没少跟他说咱们山庄的秘密。”

    田重喜一愣,随后笑着说:“你能知道什么秘密,等你知道了,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咱们山庄重要的秘密,我都不知道,你如何得知?不要多想了,张小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否则也不会让秋桐给带回来。”

    马景这才放下了心。

    且说张小花站在外门,看着田重喜他们走远,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回头看时,却是渝老过来了,张小花赶紧躬身施礼,渝老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张小花,听说你想学武功?”

    张小花眼睛一亮,说:“是啊,渝老。”

    渝老又问:“昨日听秋桐说你力气很大,居然举起五百斤的石锁?”

    张小花摇摇头说:“渝老,我的力气是有点大,昨日也举了两个石锁,不过,我也不知道那是多重的。”

    渝老说:“想学武功是好事,不过你现在已经过了学武的最佳时期,练武防身却是没问题的,你好好的干,回头我找人来教你,如何?”

    张小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的说:“真的,渝老,您不骗我吧。”

    渝老笑着说:“我骗你干嘛,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张小花笑着说:“哈哈,那就太好了,我一定比二哥练的好。”

    渝老问:“你二哥昨日进的莲花镖局吧。”

    张小花说:“是的,莲花镖局的三爷说的资质很好,练练会有成就的。”

    渝老笑着鼓励张小花:“嗯,你二哥能有出息,你自然也不差,好好练,给家里人争气。”

    张小花再次躬身施礼:“谢谢渝老成全,我一定会的。”

    然后,渝老也走了,不过渝老边走还边想:“这张小花看着也是平常的孩子,力气大也没什么的,怎么小姐就这么看重他,会让他练武?”

    其实,渝老也没明白欧燕的心思,欧燕也并不是如何的看重张小花,只是昨日恰逢其会,秋桐的爱屋及乌,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大哥,她也只是随口说说,稍稍动了恻隐之心罢了,再说,让一个小小的趟子手学点武功,对她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来讲,就是一句话的问题,更况且是一个早就过了习武年龄的孩子?

    张小花立在外门等了一顿饭的功夫,田重喜才回来,带着张小花四处溜达溜达,果然如马景所言,这浣溪山庄种了很多千奇百怪的植物,有粮食,有花草,还有'药'材等等吧,各有不同的人打理,田重喜他们就是负责这个'药'材的种植,远远的指着'药'田,田重喜给张小花大致讲了讲都是什么'药'材,张小花也从来都没见过,自然也只有生硬的记在心里,好在也只是种植,除草,浇水等,想必跟伺候庄稼没什么大不同,张小花在家种过那么长时间的农活,这些事情倒是不用担心的。

    随后的几日,依旧是田重喜带着他转悠,也不让他干活,就算是田重喜忙着'药'田的活,没时间带张小花,他也没让张小花动手干活,张小花很奇怪,就这么早上看人练武,白天跟着他溜达,没事了在树下睡觉,晚上听马景扯淡,这小日子倒也很…无聊。

    张小花是来学武功的,反被人扔在这里,虽然吃的东西是以前从没吃过的,听到的看到的也都是以前未曾想过的,可总也觉得别扭,就更别说每天晚上屋里的脚臭了。

    其实刚开始,张小花也觉得自己刚来,不好意思,可是后来实在忍受不住了,他不得不旁敲侧击的告诉马景,最好睡觉的时候,能洗洗脚。可是那马景依旧是我行我素,你说让张小花闹心不?最后,张小花不得不晚上开着窗户睡觉,只求有一些新鲜的空气,不过,每天晚上睡前是如此,早上起来那窗口就又被马景关了,屋里的空气依旧污浊不堪,想必是夜里马景被冻醒了,自己起身关上的吧。

    这天午后,马景神秘的找张小花,小声跟他说:“小花,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脚很臭?”

    张小花不好意思的说:“也不是太臭,不过,有那么一点。”

    马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担心了。”

    “真的?”张小花不相信的问:“你开始洗脚了?”

    “不。”马景摇摇头,说:“刚才我跟喜哥说这事了,喜哥说,让你搬他屋去住。”

    “是吗?喜哥跟你说的?”张小花问。

    “嗯,没错,就是喜哥说的。”马景肯定的点点头。

    张小花感激的说:“马哥,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哟。”

    马景呵呵笑笑,没说什么,就出门去'药'田了。

    下午,张小花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也就是那个小包袱和一卷的铺盖。小院里,各屋是不上锁的,傍晚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这些东西放到田重喜那个空着的炕上了。

    晚上吃饭前,马景他们回来了,并没有看到田重喜,张小花自然也没跟田重喜道谢,就跟着马景他们到饭厅吃饭。

    正吃的时候,田重喜进来了,一身的灰尘,似乎还没洗过,一坐下就拿起碗筷,紧赶慢赶的吃起来,旁边那人轻声问:“喜哥,那水还没弄好?”

    田重喜嘴里吃着东西,模糊的回答说:“嗯,没呢,一会儿还有去。”

    张小花看他吃得着急,也没敢立刻上前,等他吃差不多,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才上前说:“喜哥,谢谢你啊,我把被褥先放炕上了。”

    田重喜一愣,问:“谢我什么?被褥放哪里了?”

    张小花奇怪的说:“喜哥,您不是让我住您的屋里吗?我把自己的被褥放那个空的炕上了。”

    田重喜听了这话,脸沉了下来,说:“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让你住我屋了?别人的屋你能随便进吗?”

    说完,也不等张小花解释什么,匆匆的走了。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