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怨言

    第七十六章怨言

    马景接着说:“开田的是我们,小花,你知道吗?开田是很累的,我们都累的脱层皮,对了,你开过田吗?嗯,你年纪这么小,肯定是没有的,你大概不知道开田的辛苦,那寒风吹啊,雪花飘,我们的手都被冻裂了。www.FEISUZW.COM 飞你看,我的手指现在都还没好,一到刮风下雨骨头里都隐隐作痛。”

    张小花看着手舞足蹈的马景,一面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给踢烂了,赶紧把后面的话给倒出来,一面又怕那手指放到自己眼前,让自己看,不敢上前,心里暗暗鄙视:“这手冻裂了,骨头还能受伤,天晓得着马景是什么做的。”

    看马景还有要发挥的意思,张小花赶紧说:“马哥,这开田的活儿,我也干过,真的很累,嗯,你还是接着说'药'田吧。”

    “咳咳,哦,你开过田呀,嗯,那你想必知道开田的苦处。”马景笑笑接着说:“开往田之后呢,就把我们给赶开了,不让我们近前,由'药'剂堂的白堂主和何长老亲自种上'药'材的种子,种上以后,我们以为会交给我们打理,你知道吗?张小花,这肯定是稀世的'药'材,如果打理的好了,管事的肯定会对我们青眼有加钱的,肯定会给我们涨月薪的,这月薪涨了生活就会好的吧,那我肯定就会挣很多的钱,到时候,我肯定能把小桃红给娶回来。”说着说着,那马景深邃的眼光似乎又透过了夜'色'回到了未来。

    张小花赶紧说:“这小桃红是谁?”

    “小桃红就是醉香楼的……咳咳”马景立刻打住,说:“哦,说多了,就算是不加薪吧,也能让上面看到我们的珍贵之处吧,给我加点担子,弄个管事当,也是好的啊。可是……”

    然后,马景苦大仇深的说:“他们……他们居然把这几块'药'田跟其它的'药'田隔了开来,还立规矩,禁止我们靠近,从缥缈派的'药'剂堂内挑了四个狗娘养的,来夺我们的饭碗,让他们专门负责那几块'药'田,关键是,他们的待遇居然……居然比我们要好,不仅每月有三两银子的俸禄,吃饭也比我们强,竟然吃一等餐,而且出差做车马行的车也都是头等舱,住的酒店也比我们的多四个星。”

    “你说,你说,这不是气死人吗?不光是我,我们这帮兄弟都是憋着一口气呢,想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可是……可是……”刚才还咬牙切齿的马景,有点结巴了。

    张小花奇道:“可是什么呀?”

    “唉~”马景叹口气,垂头丧气了,手指也不在空画圈了,说:“可是我们都不会武功,哪里打得过他们啊。”

    “啊!你们都不会武功?”张小花惊叫起来。

    “怎么了?不会武功很奇怪吗?谁说当小厮是要懂武功的?”马景看张小花叫起来,很不乐意的说。

    “可是……”张小花说不下去了,心里想:“你们都不懂武功,谁能教我武功啊。”

    “可是什么?难道你会武功?对了,你是从莲花镖局找来的,你肯定会武功了,兄弟,哪天教大哥几招?”马景似乎醒过神来,恬着脸就想下地,过来找张小花。

    张小花赶紧摆手说:“马哥,你看我像会武功的样子吗?”

    马景上下打量了张小花几眼,疑'惑'的说:“这也看不出来啊,听说缥缈派的弟子都是四五岁就开始习武的,像你这么大,已经很厉害的了。”

    张小花苦笑着说:“要是我四五岁就开始习武,我还能来山庄种'药'材?”

    马景歪头想想,说:“也是啊,那你早就在缥缈山庄了,而不是浣溪山庄。”说着,重新又盘坐下来,干起闲暇时的勾当。

    不过,马景随即又很好奇的问:“那你怎么到莲花镖局了,又怎么跑到这里来的?莲花镖局不是别这里强了许多?”

    张小花苦笑着解释:“不是我不想在莲花镖局,而是我想到莲花镖局当趟子手,可人家不要我,可巧,正跟四爷说话的时候,山庄的秋桐姐姐过去要人,就看上我了,反正我也是没有地方去,就来这里了呗。”

    马景眯着眼说:“嗯,那是,趟子手要赶镖的,就你这小身板,谁敢要。什么?秋桐,她怎么看上你了?你认识她?”

    马景那小眼立刻睁得大大的,'射'出神光,张小花赶紧解释说:“我怎么能认识秋桐姐姐呢,她是看我可怜,没地方去吧,才找的我。”

    马景这才点点头,说:“那是,秋桐是个心底善良的姑娘,不仅人很好,而且身材也很好,那屁股,那胸脯……”

    唉,马景那深邃的眼光似乎又穿透夜'色',越过空间,看到了正在忙碌着伺候欧燕的秋桐。

    马景嘟哝半天,突然有很诡秘的笑着对张小花说:“兄弟,虽然你是秋桐找来的,可不要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秋桐可是我们大家的梦情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暗恋她呢,你知道吗?隔壁的……”

    张小花无语了,这马景还不是一般的八卦,院里这十几号人的**都被他窥视的七七八八,同时也让张小花心里暗暗警惕,自己有什么事情可一定要避着这个八卦男。

    吃饱喝足的张小花刚开始还听着马景的滔滔不绝,边听还便想,这屋里的脚臭味儿不断,该怎么睡呢,结果听着听着他的眼睛就'迷'糊了,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直到马景说得口干舌燥,起身喝水的时候,才发现张小花早已睡着,自己对牛弹琴半天,只好悻悻的喝了水,踢啦着鞋出去串门了。

    夜了,小屋里却丝毫不宁静,也亏了张小花早早的睡着,自马景睡着后,那震天的呼噜声竟然连绵不绝,如长河之水,间或还说着听不懂的梦话,偶尔梦话没了,就是吱吱的磨牙声,唉,可怜的小花,幸好他夜里是不会醒的,否则还不被吓得睡意全无?

    嗯,就算他会醒来,也会立刻被屋里的臭气熏晕的,根本没机会听到那么多的不宁静,原来,马景这厮竟然是不洗脚的。

    不过,我们的小花,这时却不会闻到马景的臭脚丫的味道,因为他的呼吸绵绵悠长,似有似无,如果用手指放到张小花的鼻子上,也无法试到他在呼吸,也许,他呼吸的并不是空气?或许,这时的他,并不是用口鼻呼吸,而是全身的'毛'孔都在呼吸?

    没人知道。

    次日一早,张小花准时醒来,还没有弄清自己这是在哪里,那刺鼻的臭味立刻冲入他的鼻腔,张小花动若脱兔,离弦的箭一般,'射'向门口,冲出门后,深深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这才想起自己是在浣溪山庄,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回头看看跟其他房间没区别的那个小屋,他是实在不想进去,看看院子里还是一片的寂静,想必大家还都在睡觉,他就信步走出了外面那个圆形的门。

    昨天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并没有看的很清楚,虽然对浣溪山庄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如今出了门,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眼前是在一个山脚下,一眼望去,有很多的农田,还有一些树林,旁边还有无数的房子连绵不绝,这就是浣溪山庄?怎么赶紧比郭庄还要大呀。

    那山似乎也在山庄内的,山上种了好多的树,也有农田,成阶梯状,张小花一阵的'迷'糊,这山上也能种田?

    震惊过后的张小花,也懒得多去想了,既然已经入了这浣溪山庄,以后有的是机会去那里看,出来这几天没少被外面的东西打破自己的认知,现在想想就算是没有学到武功,这一趟也没有白出来。

    想到武功,张小花心里一动,冲着初升的太阳做吞咽状,一口暖流下肚,满身的舒坦,这已经是他每日的功课了。

    随后,他在脑海回忆了一下昨日在莲花镖局看别人打的六和拳,自己开始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可是,刚打了几招,下面就忘记了,绞尽脑汁又想了一会儿,勉强又打了几下,死活是想不起来的,张小花不由的懊恼自己,难道自己不是学武的材料?

    可是二哥既然能学的那么快,自己跟他是亲兄弟呀,不会差这么多吧?

    张小花痛苦的思索间,一回头,看到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原来是昨日那个劲装年人。

    张小花赶紧过去施礼,那人也笑笑回礼,然后自顾自的走到一边,拿起架势,开始打拳,打的是什么拳张小花并不知道,只感觉龙行虎步,拳拳生风,很是威风,张小花看得是满眼的星星,羡慕不已。

    不多时,另外的三人也都穿着劲装出来了,站着不同的位置都开始练起武功,张小花远远的看着,看着,直到他们都练完了,回了小院,张小花才跟着回来,看着四人回屋的背影,张小花不禁心想:“要是能有他们这般手段,应该能保家人的平安了吧,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教我呢?”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