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不同

    第七十五章不同

    张小花把炕上的被褥整理了一下,把自个儿的包袱打开,把里面要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随后就把包袱放到炕上的小柜子里。 飞

    虽然这个炕以前住过人,那刘二也是刚刚离开,不过东西收拾的倒是齐整,刘二也没留下什么东西,倒省的张小花替别人规整了。

    收拾完一切,张小花就坐在炕上,正待仔细的打量这个屋子,这时就听得自己的肚子“咕噜噜”一阵雷鸣,张小花一阵脸红,偷眼看看马景,果然,人家也往这面看来,马景看张小花也看他,笑呵呵的说:“小花兄弟,饿了吧,别着急,稍等片刻,咱们就去吃饭。”

    张小花点点头,说:“好的。”

    自午在缥缈山庄门前吃过一点东西,下午还在莲花镖局举了石锁,到现在是一点东西都没入口,本不觉得如何,刚才在田重喜的屋里喝了一点水,这会儿可是觉得饿得不得了了。

    好在不多时,马景就从炕上下来,拿起铜盆洗了手,招呼张小花说:“走吧,兄弟,咱们吃饭啰。”

    张小花欣欣然,跟在马景身后,走出了屋子。

    饭堂是在内门里面的,横七竖八走过好几道内门,张小花随着马景有点头晕脑胀,每个院子好像都跟他们住的院子一般大小,有的有人住,有的却黑灯瞎火,张小花不敢多问,只是随着走,就在他即将'迷'路的时候,终于看到马景停下脚步,走进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厅。

    饭厅很大,出乎意料的大,具体有多大,张小花叫不出来,只是看着长方形的厅横着摆了六列的桌子,每列大约有十几个桌子吧。不过,这时好像没什么人吃饭,整个大厅显得空'荡''荡'。

    马景进了大厅,径直往一个角落去了,张小花打量了一下大厅,也紧行几步,跟在马景后面,笑话,这么多桌子,谁知道坐哪里?不过,等到了角落里,张小花才发现自己错了,其它的桌子都是空的,只有角落的桌子上有碗筷和饭菜,不坐这里能坐哪里?

    马景已经头前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张小花近前,却发现有个问题,眼前一共有三张桌子上放了饭食,其一个桌子是空着的,另外两张桌子上都坐满了青衣小帽的人,似乎,没有多余的位置了,不由得,张小花有些纳闷,那以前的刘二平日都是坐哪里吃的?

    马景拿起碗筷准备吃饭,看张小花站那里不动,愣了,再抬头看看,笑了,说:“没位置了,小花,你坐那个没人的桌子吧。”

    张小花点点头,正准备过去,这时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刚来的就要挑食?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就想吃一等餐?”

    张小花一愣,回头看去,也没发现是谁说的,不过,张小花再仔细看看那空着的桌上的饭食,再回头看看马景他们吃的东西,心里不禁一动,果然是有差异的,先且不说两个桌子上的饭食是什么,张小花并不能分得清楚,但从盛放饭食的盘子和碗就能看出端倪,那马景他们吃的盘子明显的大,盘子的数量也少,而另一桌上的则盘子数量明显的要多,只是盘子倒是小了,当然盘子和碗的质量也是不同的,只是张小花并不清楚。

    这下,就算是张小花再笨,也知道那个桌子并不是他能吃的,更何况张小花并不笨,他只是没出过乡间,没见过世面罢了。所以,张小花停下了脚步,心有了一丝的疑'惑',这马景,是什么意思?

    正想见,又有人进来,张小花抬眼一看,却是那四个穿了劲装的汉子,他们径直走到那个空了的桌子边,自顾自吃喝起来,并没有瞧另外两桌人一眼,倒是那个刚才拍过张小花肩膀的朴实年人,看了张小花一眼,却没有说话,也没招呼他过去吃饭。

    正当张小花窘迫异常,不晓得如何是好的时候,有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张小花?你怎么不坐下吃饭?”

    张小花回头一看,原来是田重喜走过来了。

    张小花说:“桌子都坐满了,没地方坐。”

    田重喜一愣,看看两个桌子边埋头吃饭的人,不由皱着眉头,旋即笑道:“呵呵,有的,你跟我过来。”

    说完,走过马景旁边,从桌子下掏了一下,拉出一个凳子,对张小花说:“你就坐这里吧。”然后,拍马景和马景旁边人的肩膀,说:“你俩儿,让让,腾个地方。”

    马景嬉皮笑脸的说:“喜哥,这都没地儿了,怎么腾?”

    田重喜瞪了他一眼说:“平常刘二都坐了,张小花比刘二还瘦小,如何坐不了?”

    另外一人倒没说什么,往外挪了挪,马景看了,也只好挪动了,虽说地方不大,不过对于张小花来说,足够了,而田重喜则走到另外一张桌子,吃饭的一个人赶紧从桌子下面抽出一个凳子,旁边的人让出大大的一个空当。

    张小花坐在凳子上,狼吞虎咽的吃着丰盛的晚饭。且不说他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光说这桌子上的美食,就让他食指大动的。我们可怜的小花,几时见过这样丰盛的佳肴,这盘肉,也不知是怎么做的,竟比红烧肉都好吃,那盘肉是什么?竟比五花肉都好吃,还有这鱼,头怎么这么大,身子都去哪里了?而这主食也是异常的香甜,唉,要是外婆能吃上该多好,想着想着,张小花吃的就慢了,这时他才注意到旁边的人几乎都停下了筷子,大家的眼光都停在他的碗上,有讥笑,有嘲弄,有不屑,还有微笑和欣慰,也有人小声说:“一看就知道是乡间来的,没见过吃的。”

    可惜这时的张小花似乎已经适应了众人的眼光似地,自有一番“清风拂山岗”的味道,自顾自的吃着,没理会别人的眼光,众人见了,也甚感没趣,就不在注意他,不过还是边吃边聊,张小花甚至还注意到那些人一边吃一边往另外的一等餐那边望,还咬着耳朵:“都干一样的活儿,凭什么他们吃一等餐,我们不能?”

    不过这跟张小花没关系的,天天吃这些就很美了,谁在乎什么一等餐?而且那边的东西品种固然多,却没这边的实惠。

    多吃,吃好,这就是张小花今晚在饭厅的主题。

    尽管张小花已经放开肚皮吃了,但桌子上依旧剩了很多的饭菜,其他人似乎也没怎么吃的,看着这些剩饭剩菜,张小花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是能给自己的猪吃,该多好。

    这个念头一直挂在心里,直到他跟着众人回到屋里。

    回到屋,马景和张小花各自喝了杯水,就回到了自己的炕上,那马景依旧用手抠着自己的臭脚丫,张小花看着,心里不禁鄙夷的想,这马景的脚丫子难不成是哪天就要给别人的?趁了现在好好的抠~

    只是屋里的味道越来越难闻,张小花甚至不无恶意的想,那刘二是否就是因为这个才借了他娘亲的去世才“尸遁”的。这时他倒是想赶紧让刘二回来吧,自己好搬别的屋去,全然不想如果刘二回来,自己是否还能留在浣溪山庄。

    最后,实在忍受不住的张小花,起身走到窗前,把窗打开,然后,看看外面的夜'色',深深吸了几口气,不着痕迹的问马景:“马哥,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有两种饭菜呀?您能告诉我吗?”

    马景把那手指从鼻子边拿开,小眼睛眯着说:“小花,看得挺清楚啊,很有上进心嘛,知道不懂就问的道理,还能进步呀,那我也就不藏私了,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说完,那眼光越过窗户,越过夜'色',也越过了时空,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马景那深邃的声音在张小花耳边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

    张小花一愣,问:“很久很久以前?”

    马景应了声说:“是啊,在过年之前。”

    “咣当”一声,打断了马景的回忆,马景看着摔倒的张小花,心想:“还孩子,摔倒的姿势都是帅的,真是物以类聚呀,只有他才有资格跟我住一屋呀。”然后关心的问:“怎么了?”

    “哦,没事,被您穿越时空的思绪绊倒了。”张小花笑着说。

    马景接着说:“在过年前,浣溪山庄负责'药'田的就是咱们这帮山庄的小厮,虽然很苦,吃的也不是一等餐,不过大家都很快乐,享受着平静和谐的生活。可是自从过了年,好像是从正月十八开始吧,在庄子'药'田的一侧又开了几块'药'田,你知道是什么'药'吗?”

    张小花茫然:“我不知道啊。”

    马景说:“你猜猜?”

    张小花有茫然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没种过'药'材,也没见过'药'材,怎么猜?”

    “嗯。”马景点点头说:“我猜你就猜不到。”

    “那,是什么'药'材?”张小花热切的问。

    马景慢条斯理的说:“这个,我也不认识。”

    “咣当”,张小花一头栽倒在地,马景又是一阵赞叹:“好帅的姿势。”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