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七章 入城

    第六十七章入城

    等马车再次开动,上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身着锦衣的公子,手里拿了折扇,看起来很是潇洒,另外一个是胖胖的年轻人,小小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两人显然也是不认识的,各自找位置坐了。www.FEISUZW.COM

    似乎是物以类聚,马车刚驶出不长的距离,那年轻的书生李锦风就跟锦衣公子聊得甚是投机,旁边的众人也知道锦衣公子姓上官单字云,来自许镇,不过相交不深,并未告之去平阳城是为了何事,那上官云似乎很是倨傲,只是跟李锦风说话,对张小花等并不理睬,甚至有时看到张小花时都皱眉头,张小虎可能是想事情,并没有注意到,张小花却是看的清楚,他自己也很奇怪,甚至还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也看看二哥的衣着,没什么呀,都是临走时娘亲给自己新作的衣物,弄得张小花一头雾水。

    其实,张小花并不明白,他跟张小虎的衣着、举止,稍微有点见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乡间出来的,估计也是第一次出远门,起先的几人不过家境也是一般,虽然心里有些看不起他们,也没有从表面显'露',而李锦风呢,读书人讲究的就是一个涵养,自不会为这个就从脸上表'露'什么,而这上官云则是不同,出身富家,虽说不是纨绔,可家里的家丁穿戴、举止都是比张小花他们强的,他这次出门没有用自己的马车,改乘车马行的马车也是有一番历练的意思,这刚上车就碰到两个明显是乡下土包子的人坐在面前,自然就有不耐烦的表现,其实倒也不是恶意,倒是弄得张小花莫名其妙了。

    坐在一边的胖子察言观'色'的看到了上官云的表情,也朝张小花那边瞧瞧,自己撇撇嘴,眯上眼睛,也不知道是撇给谁看的,不过,看他几次想'插'嘴跟上官云说话的样子,估计这嘴脸大多说给张小花的。

    上官云跟李锦风聊了一会儿,突然问:“李兄,你在平阳城习多时,可否知道有个莲花镖局?”

    李锦风一愣,说:“知道啊,平阳城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镖局的,它就坐落在平阳城的西边,占地很大,据说很有势力的,在豫国开了不少的据点。上官兄,怎么突然提到莲花镖局,难道有生意要照顾它?”

    这时,旁边的胖子终于找到'插'嘴的机会了,他在一边拱拱手说:“敢问上官公子是否也是去莲花镖局应试?”

    上官云惊讶地看着胖子,问:“请问,您也是吗?”

    那胖子说:“在下于伦,正是前往莲花镖局的。”

    上官云笑着说:“没想到旁边居然有个同道啊,失敬失敬,不过,不知于兄是否以前去过莲花镖局吗?”

    于伦说:“平阳城我倒是来过,可惜忙于玩耍,没机会去那里的,这不听说莲花镖局招人,我也来试试运气,看能否被挑上。不过,看上官兄家境甚好,为何来镖局混日子?”

    上官云苦笑道:“我这也是偷偷跑出来的,家里人'逼'着我习,可是我见到那书本就头晕,前几天,听到手下的护院说起莲花镖局,感觉不错,就来试试,想我从小就习武强身,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等我学了真本事回家,就不用看我们家老头子的脸'色',天天之乎者也了。”

    说完,似乎感觉说的有点过,赶紧对李锦风说:“李兄,不是说你们读书人怎么样啊,是我天生对读书没兴趣,你可不要介意。”

    李锦风笑笑说:“不会的,人各有志,但说无妨。”

    心里却腹诽不已,一群的鲁莽武夫。

    这时,旁边的张小花怯怯的问:“请问,这莲花镖局是不是和鲁镇的莲花镖局有什么关系?”

    上官云看看他没吭声,倒是于伦说:“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从鲁镇来到的吧,那莲花镖局是一间很大的镖局,在各地都有据点,鲁镇自然是有的。”

    张小花点点头,说:“哦,这个我知道了,我还想再问问。”

    于伦笑着说:“小兄弟但说无妨,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胖子那鼓起的腮帮子显出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张小花问:“那,镖局是干什么的?”

    “咣当”一声,胖子于伦躺倒在车上,头碰到马车的篷子上。

    李锦风和上官云也是张大了嘴巴,很吃惊的望着张小花,小花很奇怪:“你们怎么了?你们也不知道镖局是干什么的吧。”

    这时旁边的护卫说话了,说:“小兄弟是第一次出门吧。”

    张小花点点头,那护卫说:“这镖局就是一些有武功的人组织在一起,给平常人护送财物,或者保护别人安全的。”

    张小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里却想:“卢大侠说如果我们家有事情,就拿令牌到鲁镇的莲花镖局,那莲花镖局一定跟缥缈派有关系吧。”

    张小虎在旁边看着张小花问这些问题,脸也有点红,这些问题他也不是很懂,只是不好意思问,张小花问了,正好也让自己听听。

    这时,胖子于伦坐起来,上官云和李锦风的嘴巴也合上了,不过,张小花又问:“那上官大哥和于大哥是不是去镖局当护卫?”

    这三人,再次失态。

    于伦好笑的说:“小兄弟,是这样的,莲花镖局不仅给别人提供护卫,它自己也教人习武,我们去莲花镖局是学习武功的。”

    听到这句话,张小花和张小虎眼睛一亮,相互对望一眼,心已经有了定计,张小花又问:“于大哥,那莲花镖局是怎么选人的?”

    于伦说:“不外乎力气、拳脚和兵器吧,具体我也不大清楚,去了就知道呗。”

    张小虎听了,暗暗记在心里。

    那边的上官云已经不耐烦了,说:“问这么多干嘛,难不成你也要去参加?”

    于伦说:“小兄弟年纪太小,估计是不收的,你这个哥哥倒是可以去试试。”

    张小虎说:“真的吗?”

    于伦眨巴眨巴眼睛说:“真的,你没问题。”

    张小虎心里高兴,问:“那明天你们去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呢?我们不知道怎么走。”

    于伦笑眯眯的说:“这个没问题,明天我们一起去。”

    接着,于伦等三人开始说些人风情等事情,张小虎和张小花是'插'不上嘴的,两人都高兴地看着外边,似乎看到明天的光明,可怜第一次出门的他们却没有看到上官云眉间的不屑,还有于伦眼的讥笑,只有护卫看到了这些,不过想来他也知道两人是初次出门,必然会碰壁,也不是太大的事情,所以就没有特意的提醒。

    马车是夜间到的平阳城,本来还想看看平阳城样子的张家兄弟,看看漆黑的夜幕早就熄了这个想法,只能看看黑暗那庞大的城门似怪兽的大口吞下了马车,还有路边大户人家门前的灯笼在风摇摆。

    马车进城又走了好远,这才停到一个僻静的所在,大家都下了车,果然又是一个“疾驰”车马行的牌子,想必就是平阳城的车马行,夜'色'已经深了,车马行的伙计把众人让进店里,众人草草吃了东西,都各自休息了,张家兄弟自然还是住通铺,于伦等三人住哪里张小花是不知道的,本来还要嘱咐一下明天一起去莲花镖局的事情,可是看看他们疲倦的样子,张小花张张口,还是没有喊出声来。

    平阳城车马行的通铺倒是比别的地方干净,人也不是很多,张家兄弟也顾不得很多,累了一天,巴不得赶紧睡觉,张小花更是扑在铺上就睡着了,张小虎则还是小心的把包裹枕在头下,这才沉沉睡去。

    次日早晨,两人醒的很早,用过早饭,就在门口等于伦等三人,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出来,两人慌神了,进里面打探,这才知道原来昨夜上官公子住下之后,感觉店里住着不舒服,叫了于伦和李锦风一同寻别的客栈了,这秀才李锦风的拍胸膛,胖子于伦的满口应承,立马就成了泡影,兄弟二人不由面面相觑,这人咋就这么不守信用呢?

    兄弟两人合计是去缥缈派呢,还是去莲花镖局,最后听张小虎的,还是去缥缈派,可是缥缈派又在哪里呢?兄弟两人又去找车马行的伙计打探,好在车马行的伙计态度还好,那缥缈派的名声又是显赫,很容易就打探出来了,原来缥缈派并不在平阳城内,而是在城东十里的缥缈山庄。

    这车马行却是在平阳城的西北角,需要穿过平阳城从东门出去,等两人问明了路线,才从车马行出来。

    车马行是平阳城西北角一个偏僻的所在,这时的太阳虽然升起了老高,但附近也没有太多的人,等兄弟二人走了一段路,穿过一个巷子,转了一个弯,两人不由自主都停住了脚步,张小虎看着眼前的一切,纳闷地问张小虎:“二哥,难道,又过年了吗?”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