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六章 路遇

    第六十六章路遇

    虽说离宝镇已经近了,但等到了宝镇,天'色'已经尽黑,马车停在一家车马行的门前,护卫当先一步跳下车,张小花兄弟两人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车上的其他人也跟着下车了,年轻书生看两人呆在车里不下来,笑着说:“你们不下车打尖住店,难不成要在车上过一夜?”

    张小花愣了,问:“难道不是要一路跑到平阳城的吗?怎么还要打尖住店?”

    书生笑道:“就算是咱们不要休息,那拉咱们的马儿也是要休息的,否则还没跑到平阳城,那马儿就累死了,况且夜里赶路很危险,除非有紧急的事情,不会有人赶夜路的,这‘疾驰’车马行在各镇都有分行,走的路线,用的时辰都是固定的,今日就是歇在这里了,快下来吧。 飞”

    张小花兄弟两人这才明白过来,心里暗暗怪刘先生跟刘凯,怎么也不说明白,白白让人看笑话,等两人下了车走到店里,其他人早就找好了位置,叫小二准备饭食,张小花兄弟两人正要找位置坐,却看见那书生在一个角落向他们招手,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就走了过去,等两人坐定,书生帮着倒了两杯水给他们,说:“多谢小兄弟下午给我让座,晚上我做东,请两位吃饭如何?”

    张小花摆手说:“不用,让个座位而已,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大家各吃各的吧。”

    书生见两人不同意,也就没再坚持,这就唤来小二自己点了饭食。

    张小花等人并没有进过饭店,不过,事前刘先生已经嘱咐过,大致也是知道的,就简单的点了一点主食,看看价格,虽然不是很贵,也是有点心疼自己的银子。

    等饭的时候,书生与张小花兄弟两人简单的聊了会儿,知道书生叫李锦风,是平阳城内某个书院的学子,是去读书的,张小花问起缥缈派,李锦风是听说过的,而且也知道缥缈派在平阳城很有势力,但具体在哪里,就不是太清楚了,看着张小花失望的样子,李锦风拍着胸脯保证,到了平阳城一定帮他们打听到缥缈派的消息,张小花这才高兴起来。

    吃完饭,车马行后面有现成的客房和通铺,价钱不一,张小花和张小虎自然是挑最便宜的通铺啦,其他几人都没看到,估计是自己找清净的客房了。

    通铺里的被褥等物都不是很干净,味道也是很难闻的,里面已经有不少的人在打呼噜,不过这些都不是张小花能挑剔的,他的确也累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只留下张小虎小心的收拾好包裹,才躺下睡了。

    平阳城,缥缈派的议事堂内。

    如儿臂的大蜡烛照着整个大厅,如同白昼。

    欧鹏威严的坐在正的椅子上,下手两排座位上不仅坐在缥缈六虎,其他的椅子也都坐满了人,还有不少的人束手站着椅子后面,堂外更是有无数的帮众笔直的站立,似乎有大阵势。

    议事堂内的众人都相互低声的交谈着什么,嗡嗡声不断。

    欧鹏皱了皱眉头,咳嗽一声,堂内立刻安静下来,众人都望向欧鹏。

    欧鹏环视了一下众人,眼睛望向上官老四,问:“上官师弟,进攻洛书帮的所有事宜是否都已经准备停当?”

    上官老四起身说:“禀帮主,经过近两个月的精心部署,我帮精锐已经扼守在洛书帮的关键地方,就等帮主下令即可展开进攻,想必有心算无心,我帮一定能取得成功。”

    欧鹏又问向张成岳:“招收弟子的情况如何了?”

    张成岳赶紧上前施礼说:“禀帮主,这两个月已经招收有习武天赋的孩童大约四百余人,交由专门的兄弟进行训练了,上官师叔调集帮众行动,帮内人员有些紧张,弟子已经从莲花镖局那里抽调大批人员补充过来了。”

    欧鹏满意的点点头,说:“帮内的安全还是要注意的,不要搞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另外莲花镖局那边少了人手,也要赶紧补充上来。”

    张成岳接口说:“弟子晓得,这个月初已经开始招收人手了。”

    欧鹏说:“不错,做得很好,成岳,我们离开的这个期间,你就暂时接管帮内的事务吧,我们留下你胡师伯,有事情多问他。”

    张成岳低头称是。

    欧鹏转头对胡老大说:“大哥,你就留下来,给我们坐镇后方如何?”

    胡老大笑着说:“好吧,我这老骨头也该休息休息了。”

    然后,欧鹏站起身来对众人说:“好了,既然一切都安排好了,那就发出号令吧,现在开始进攻洛书帮。拿下了洛水,我缥缈派就能跻身一流帮派了。”

    说完,大手一挥,议事堂内的众人就开始忙碌起来,相同的号令被传递向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一句话:“开始进攻!”

    接着,欧鹏笑着对师兄弟和二代弟子们说:“走,咱们也去看看洛水帮的底牌,看他们有什么可抵抗缥缈的。”

    说完,带头走出了议事堂。

    议事堂外的广场上,早就备好了马匹,众人随欧鹏上了马,在欧鹏的带领下,一众人竟是趁着夜'色'出发了。

    宝镇的“疾驰”车马行,奔波了一天的众人都在呼呼大睡,鼾声此起彼伏,甚为壮观。

    突然,寂静的夜空,传来呵斥声,兵器碰撞声,隐隐还有拳脚相击声,被打搅了好梦的一众人很是恼火,睡眼朦胧的还没打开窗子,就有脾气火爆的人破口大骂了:“那个小兔崽子不安生,竟敢打搅爷们儿睡觉,不想活了吗?”

    这骂声在夜空甚为嘹亮,传了很远,张小虎也被惊醒了,还没等他坐起来,就听得“嗖”的一声,然后就是“砰”的又一声响,一个东西钉在了屋里的柱子上,大家借着皎洁的月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枝箭从窗口'射'了进来,众人激灵一下,全都睡意皆无。

    这时,从外面也传来喊声:“恶虎帮的兄弟在这里办事,不相干的不要掺乎,该睡觉的睡觉,不睡觉的也闭上臭嘴。”

    瞬间,有不少人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眼'露'出惊恐的目光。

    外边的打斗声依旧,最后,众人实在忍受不住好奇,有人偷偷的趴在窗台,'露'出半个脑袋,有人透过墙上的破洞,远远的看着外面的情景。

    外面的街上,有两拨人在打斗,有人拿了兵器,有人赤手空拳,打的很是激烈,不时有惨叫声传来,虽然有月光,但也看的不是很清楚,打了一会儿,可能是一方不支,有人打了声呼哨,一群人四散了逃离街道,还有几个施展轻功从车马行的房上跑过,吓得众人都缩了脖子,躲在黑暗,等人走的远了,这才再次探出脑袋,这时的街道已经寂静,不过,街道的间零散的留下很多的黑影,看来应该是没来得及收拾的尸体了,不过,没人敢去求证,有胆小的人小声说:“没事了,赶紧把窗口关上吧,咱们快睡觉。”

    也有大胆的人说:“再看看,是不是会有人来收拾尸体。”

    张小虎也透过墙上的破洞看到了这些,他默默的走回铺上,看看依旧睡着没有被吵醒的张小花,心里暗暗的想:“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难道这就是江湖?学了武功就进入这样残酷的江湖?这是我想要的吗?”

    张小虎就这样想着心事,慢慢的睡着了,通铺上的其他人相互说着什么,亢奋的不得了,却不知什么时候静下来的。

    次日凌晨,天'色'是阴沉沉的,不过,张小花还是准时的醒来,看着张小虎有些红的眼睛,还有房其他人有些萎靡的神情,细问之下,才知道昨夜发生的事情,等张小花等人出去到街上观看时,那街道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也只有通铺屋里柱子上的那支箭能说明昨夜的确发生过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在车马行住宿的人来自四面八方,吃罢早饭依旧是去往四面八方。

    等张小虎和张小花上来车,才发现昨日坐车的两个老年人并没有坐这辆车,取代的是一个年的儒装男子。

    马车在马倌儿的驾驭下,依旧跑的很平稳,张小花聊无所事的还是看着外边的风景,儒装男子倒是跟年轻的书生相谈甚欢,不过他们说的什么,张小花不怎么听的懂。

    而昨天还很兴奋的张小虎今天却一反常态的静默不语,张小花以为二哥昨夜没有睡好,其实他不知道,张小虎正在思考昨夜看到的一切,想着自己和张小花的未来。

    宽敞的马车就这样在通往平阳城的路上疾驰着,车上的人也是换了好几拨,只有张小花兄弟两人,年轻书生李锦风,还有那个护卫没有变,这天午,又到了一个镇上休息,据护卫说,这个镇就是最后一个休息的地方了,等午后,马车就会跑完最后一程,到达平阳城。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