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入住

    第六十二章入住

    晚饭当然是在刘先生的小院吃的。www.feiSuzw.coM 飞虽然,院的餐具不够齐全,可架不住离张家近呀,几步路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拿了过来。

    郭素菲在刘先生的厨房忙碌着,看着这个小小的精致的房间,心里很是羡慕,真不愧是读书人,做饭的地方都这么讲究,不像自己家整个灶台就放在院子里,上面就搭个棚子用来遮风避雨,现在想起来真不是一般的简陋,等回头找个时间,跟老头子商量一下,让几个儿子也出出力,在自家小院里也捣腾个这种小屋,反正也不是很费钱的东西。这一个念头的结果就是没半年郭庄所有的'露'天大灶台都改成了厨房,也是刘先生带来的一种'潮'流吧。

    郭庄的人口比八里沟少,村口卖的东西也比八里沟少,所以,即便刘先生想用第一餐饭来犒劳大家,也是有心无力的,晚上的饭食依旧的简单,只是,吃饭的人不少,刘先生宽敞的堂屋都盛不下,好在天气已经热了,大家索'性'把桌子椅子都挪到了外边,农家人吃饭没有“食不语”的讲究,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刘屠夫还不时的喝着酒,刘先生、张才和刘凯都是浅尝辄止,但架不住刘屠夫的频频举杯,几人也都有的醉意朦胧,刘先生眯缝着眼,看着热闹的众人,心里也别有感触,这其乐融融的场面自己也好久没有参与了,也许是女儿喜欢这样的环境吧,蓦然,似乎触动了他内心的软弱,不由想到了早逝的亡妻,再看看刘倩那酷似亡妻的面容,脸上不禁浮现出慈祥的笑容,但愿女儿的选择没有错误吧,而自己也被女儿拉上了船,也希望自己能换个生活的方式,陪着他们安稳的度过下半辈子吧。

    吃完饭,夜风有些凉了,大家就都回了屋。

    刘倩在厨房烧了水,给大家都泡上茶水。

    刘先生美美的品了口茶,心叹息,人生之乐莫过于此啊,能天天喝这茶水,不辞长做郭庄人。

    刘凯也喝口茶,看了看坐着的张小龙,笑着问:“小龙啊,身上的伤势如何了?”

    张小龙赶紧说:“多谢大哥关心,我这伤势早就好了,如今下地干活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刘屠夫也说话了:“小龙,你娶倩倩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你也没说清楚,这会儿你给我说说,让我也听听你的历险。”

    张小龙有些皱眉头,不过,他还是把那天的经历说了,只是按照卢月明的意思没有说出他的名字和缥缈派的名字,当然也没有提薛青那个令牌的事情。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当日的凶险,也是能听出来的。

    刘屠夫听了,也不禁默然。

    刘先生看场面有些冷清,'插'话说:“听说,西翠山的那些山贼已经散了,小龙你们也放心吧,估计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

    张小龙回答道:“是啊,刚开始为外婆的葬礼忙乎,就把这个事情扔在脑后,后来闲暇了,这才有后怕,害怕那些个山贼顺着娶亲的线索找过来,也是后来听说他们散了,这才放心的。”

    刘先生摆摆手说:“西翠山的山贼不过是乌合之众,没了头领,就树倒猢狲散,不成气候的,没人会惦记着给头领报仇的,而且你们也不过是普通的农家人,他们也没有心思来找的。”

    刘凯却说:“也是未必,西翠山的山贼由来已久,这十来年已经换过无数拨的人,这次散了,架不住多长时间,就又有人扯起旗帜。”

    刘屠夫嚷着说:“扯就扯吧,难不成还会找了咱们给上任的贼首报仇不成?”

    刘先生看看张小龙,他是知道张家有缥缈派的令牌,这次的脱险估计也跟令牌有关,江湖人锄强扶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明哲保身,断不会有人为不相干的人,杀了西翠山的头领,没来由的平白得罪西翠山背后的势力,不过,张小龙不说起这个,想必是有缘由的,刘先生也不会揭破,他只是说:“找咱们的可能'性'不大,要报仇,也会找杀人的人,不过保不齐他们会找咱们问话的。”

    张小龙笑着说:“这些都是咱们的猜测,总不能为了这些,咱们就跑路吧,就算是搬家了,也难保不被人家找到,还不如不变应万变,安心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刘凯鼓掌说:“小龙这话不错,有见地,呵呵,对了,我问问你,上次你在八里沟做的那个,我本天上谪仙的东西,是怎么想出来的,我怎么想也觉得不是你能做出来的啊?”

    张小龙有些红脸,不过,油灯下倒是没人看得到,他讪讪的说:“这个嘛,我自己也不知道,从没做过诗的,那天也是被'逼'的急了,脑子没来由的就出现,也许是老天给的吧。”

    看张小龙这个样子,刘凯也没往下问,这时,坐在张小龙旁边的张小虎突然说话了,他问道:“刘先生,您知道平阳城在哪里吗?”

    刘先生笑着说:“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平阳城是靠近鲁镇的一个大城,在鲁镇的东北部大约六百里的地方吧,怎么突然提起平阳城?”

    张小虎看了看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正在醒酒的张才。

    说了一句令众人都很吃惊的话。

    “我想去平阳城。”

    众人皆是一愣,眯着眼睛的张才也睁开了眼睛。

    张小虎又看了一眼张才,接着说:“我想去平阳城看看,我长了这么大,最远只到过鲁镇,连平阳城这么名字也是听人说的。”

    张才听了似乎松了口气,不过,刘先生又问:“你就去看看吗?等过段日子,刘凯估计有事情出去,那你们一起去看看也是无妨。”

    张小虎咬了咬牙,坚定的说:“不,我想不仅仅是去看看,我想走出这个村子,我想改变一下现在的生活。”

    “咦~,小虎要走出村子?”郭素菲跟刘倩收拾完厨房的事务,依次走了进来,郭素菲正好听到张小虎的话语,不禁感觉很奇怪。

    张小虎看到是娘亲进屋,赶紧起来起身,让娘亲坐下来。

    郭素菲坐在张小虎刚才做的椅子上,望着张小虎,奇怪的问:“小虎,你怎么突然想到出去?”

    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张小虎整理了思路,说:“爹爹,娘亲,我最近想了很多,感觉像你们那样的生活的话,我只能一辈子就面朝黄土,背朝天,靠着咱家的那点田地过活,整日就是从家到田里,再从田里到家,也许过几年大了,娘亲再给我找个同样是田里忙活的媳'妇'儿,我们就一块伺候这块土地,然后再生儿育女,还是教他们如何种田,等我老了,跟外婆一样就这么葬在村后的土地上,我这一辈子岂不是很无趣?这样单调无聊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多彩的,有趣的,能看到很多人很多事的生活,只有这样,等我老了,我才不会后悔。”

    众人都是一阵的沉寂,只有坐在角落里的张小花眼闪过一道光芒。

    刘先生咳嗽一声,看了张才一眼,说:“贤侄的心事,我大致是懂的,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梦想,我也尝试着去实现它,不过,等我出去了,这才发现,世间的一切,并不是我能想象的,我遇到很多的挫折,我发现有些生活并不是我愿意追求的生活,就回到了八里沟,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跟我回来的还有倩倩她娘亲。”

    刘凯也接口说了:“爹爹说的是没有错的,不过,没有走出去看看,又怎么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又怎么能知道是否适合自己呢?儿子前几年不也跟小虎一样的想法嘛,我认为小虎确实应该出去走走,看看,等他见识了外边世界的残酷,也许就回来了呢。”

    刘屠夫则嚷着:“平阳城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几倍大的鲁镇?连找个上茅厕的地方都费劲,去那里干嘛?我是不建议小虎去的。”

    刘倩听到这里,当然是知道了张小虎要去平阳城的原因。不过,她现在是张家的媳'妇'儿,所以,还是先看了看张才和郭素菲,见两人都是皱着眉头,不太愿意的样子,思索了一下,这才开口:“平阳城是很大,离我们也很远,不过,正是这样人也是很多的,小虎去了那里,肯定能遇到很多人,说不定还能碰到一个投缘的姑娘,给咱们带回来看呢,总比咱们这里穷乡僻壤的,出门几步路就到了邻村,周围几个村子几个姑娘,闭着眼睛都数得过来,想挑一挑呢,都是很难的。”

    张小虎见刘倩说出了他的心思,嘿嘿一笑,也不做解释。

    这时张才跟郭素菲的眉头算是松开了,原来儿子是这个心思啊,想想平阳城如此的远,张小虎也没怎么出过远门,虽然年纪不小了,一下子去那么远,总是不妥的,不过呢,想想也是,上次给张小龙找媳'妇'儿,找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合适的,要不是碰到刘倩,还真不好解决,这张小虎眼见也到了娶媳'妇'儿的年龄,正是家的一大难题,如果,张小虎出去一趟,能带个媳'妇'儿回来,岂不是一件大好事?

    想到这里,张才正准备答应,就听到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