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搬家

    第六十一章搬家

    次日,刘先生和刘屠夫才告辞离开,张才、张小虎和刘倩到村头送别的时候,张才一再保证,尽快找郭氏的族长,商量刘先生搬迁的事宜。www.FEISUZW.com 飞刘先生则表示等张家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说不迟。

    众人这才分手。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淡,也很寂寥,大家都很不适应没有外婆的生活,时不时的都会想到外婆,望着外婆的小屋垂泪不止。

    张小虎和张小花搬到了外婆的小屋,晚上两人也并不害怕,外婆是离开了,但屋里有外婆的气息,这气息只有慈爱,只有怀念,怎能让人害怕?张小龙跟刘倩住在堂屋的旁边,那本来就是用作新房的,从里到外修葺过,如今,张小龙又受了伤,只有卧床接受刘倩的服侍。

    已经是三月初,郭庄其它人的春耕早已接近尾声,张家因为红白事,耽搁了不少的进度,如今只是刚开始,而张小龙又不能劳作,其他几人只能更辛勤了。好在张小花现在真的力气不小,虽然不能持久,但用来耕田种地却绰绰有余的,把他自己那块小小的田地翻腾完,就赶去帮助张才和张小虎,最后三人一同到张小龙的那块地上干活,郭素菲和刘倩也紧忙着做饭洗衣,照顾张小龙等事情,悲痛在忙碌,被时间慢慢的磨灭,只留下深深的思念在人们的心头。

    也许是缥缈派的伤'药'好用,也许是张家的井水神奇,总之,张小龙的伤势飞的愈合,脸上的气'色'一天比一天的好。等春耕春种都忙的差不多,他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好在这次张小龙受伤没有去兽医老刘,否则老刘又要惊异自己的医术了。

    待得田里的种子都播种了,张家一家老小才彻底的松了口气,忙碌的日子是对悲伤感情的刻意回避,这一轻松下来,大家不免又想了很多,家里人不时要到外婆的坟墓边去看看,连带着外公的坟墓也清理的异常整洁。

    其实这人也是奇怪,外公离去很多年,张家也仅仅是每年的祭祀的时节才抽空去坟墓上看看,拜祭一番的,平日也鲜有想起的时候,而外婆的乍一分别,却让家人神魂梦牵的,不过用张小花的话说,这外公是没有见过一面的,外婆可是铁铁的疼了他十几年,厚此薄彼也是必然。

    每次抽空去看外婆,张小花都有一种懊悔的负罪感,跪在外婆棺木前的那种感觉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轻,反而愈发的沉重起来,也许,他注定无法再回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了。

    只是,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那武功,是只要离了家门就能习得的吗?

    天气已经转暖,张小龙的伤势也大好,刘倩看了,不免就惦记起给自己爹爹张罗搬迁的事情,就拉着张小龙一起来找张才。

    张才这时方才想起,自己还欠着亲家一件事情呢,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田里的事情关系全家的生机,不能不全力以赴,这才给忘记了,不过,算算日子,也不晚,于是就赶紧备了份礼物,跟着郭素菲一起去找族长,本以为很容易的事情,却又起了波澜,原因也很简单,村识字的孩子本就不多,来教孩子学问的人也找不到,那族里的学堂近几年都不大用,索'性'就把学堂散了,学堂的房子也给了族里的人居住,这会儿让刘先生来,却是没有地方安置的,更没有学生要教。

    张才那个汗呀,这族长真是老眼昏花,村没有学堂,孩子怎么识字?以前自己目光短浅,没有让孩子读书识字,这几次跟刘先生接触,自己不识字,知道的东西不多,闲谈起来感觉平白比别人矮了三分,深深后悔当日就是节衣缩食也要让孩子去读书的,这族长可好,生生就断了村里人的念头,就是要读书也要去别的村子才行,这就更坚定他让刘先生来郭庄的想法。

    既然没有住房,张才只好退而求其次,询问是否能让刘先生搬迁到郭庄,住的地方让刘先生自己解决。郭庄的一应事务都是族长管理的,有人迁入自然是要族长点头的,如果族长不同意,冒然搬进村子,那日子是没法正常过的。

    族长在外婆的葬礼上见过刘先生的,对刘先生的风貌很有印象,这样的人搬迁到郭庄当然是对郭氏族人很有益处,至少以后找教书的先生是不用发愁的,他断没有不同意的道理,甚至主动提出刘先生整治房屋时,族里会给予一定的帮助,张才代刘先生谢过,这才告辞。

    回来跟张小龙和刘倩说了,两人也是高兴,其实他们本来就没打算用学堂的房子,那里固然省事,搬来就能住,但毕竟离张家远了,还得听族里的安排,好不自在,这若是自己盖房,辛苦是辛苦,可由着自己,很是方便的。

    张家的房后是个小的水塘,水塘的一侧是竹林,对岸那面就是一片的空地了,平日里都是扔一些垃圾等物,长了满地的荒草,如果整理出来,正好能做一个小院子,靠着水塘,整理了,种上荷花等物,夏日里可以看接天莲叶无穷碧了,而旁边的竹林更是幽雅,刘倩看了甚是满意,想必刘先生也不会有太多的意见。

    不过,如今都是杂草,让刘先生来看,不免懈怠,于是张家兄弟齐动手,先清理一下,才好让刘先生来决定的。

    等刘先生接到消息,再次来到郭庄时,那空地早已清理干净,水塘也整理了,刘先生拉住张才的手,高兴的不知道怎么说,这环境真的很好,靠着小村的一隅,有竹林风声瑟瑟,有小塘可以泛舟,虽不大,却也有诗意,他极是满意。

    得了刘先生的首肯,张家自然就准备开工了,刘先生出钱买了盖房用的东西,张家当然是出力,而族长也找了村的劳力,在闲暇的时候来帮忙,眼见着小院子和房子就一点一点的起来了。

    这会儿田里的活儿不是很多,不外乎浇水和除草,所以张家的人大多都在房子这边忙乎,张小龙则更是把干活当做身体恢复的活动,当房子成型时,他也完全恢复了。

    张小花则大多都是在地里忙乎的,比起盖房子的活儿,田里相对的轻松,本是要张小龙来田里干活的,不过,想到小龙跟刘倩新婚燕尔,张才还是让小花去了。

    不过,张小花对田里的活计,越来越不感兴趣,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自己的事情,想着学武功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怎么向大人开口。

    而另一个郁闷的人就是张小虎了。

    张小虎跟张小龙的年纪差不多,以前跟张小龙一样,对周围的女孩子不怎么上眼,自从见了刘月月,就好似一见钟情一样,也有了感觉,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表白而已,看着刘倩跟大哥高高兴兴的喜结良缘,自己很是羡慕,这不,终于找了个机会想跟刘倩先打探一下,看自己跟刘月月是否有缘。

    这时的刘倩已经是张小虎的大嫂了,说话做事当然是不用再避讳什么,她就把刘月月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张小虎说了,顿时就把张小虎满腔的热情浇的熄灭,刚开始羞红的脸'色'最后居然有些发白,神情很是惨淡,想想也是,世间哪有那么多像刘倩这样的女子,能把这人情世故看得如此清楚,而且也是很多的机缘巧合了,才能下嫁到张家,否则人家有那么好的条件,干嘛巴巴的找一个农家的泥腿子?谁不想找个富裕点的,俊俏点的,过富足的生活?(兔兔塔 www.tututa.com)是什么?只是一个画饼,用于憧憬即可,用它充饥,过日子,却是不行。

    张小虎受了挫折,心里不免黯淡,想想以前自己周围的女孩,再想想刘月月,更觉得以后的生活没有颜'色',竟也如张小花般起了改变生活的念头,倘若再这样在田地里干活,找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结婚生子,生活如白开水一样的无味,那岂不是很无趣?

    不过他平日里在房子那边卖力的干活,也看不出异样,刘倩想着也许他就放弃了,所以也没有跟郭素菲说这件事情,只是想着以后遇到合适的,或者他喜欢的女孩子,自己做大嫂的,肯定要竭力帮忙,让张小虎忘掉刘月月,过上好日子。

    天气渐渐的暖和,在村民的帮助下,刘先生的房子和小院子也盖好了,刘先生孤家寡人的搬过来,也没太声张,收拾了自己的必需品,还有喜欢的字画,就赶着大车过来了,其他的东西都留给了刘凯,随行的还有刘屠夫和刘凯。

    接到消息的刘倩自然很高兴,拉着张小龙过来帮忙,张才和郭素菲也赶了过来,刘先生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妥当,望着自己这个简陋的小院,刘先生算是出了口气,说不出的感觉,自己的后半辈子就要在这里度过,看看不舍的儿子,再看看高兴的女儿,刘先生的眼睛有些湿润。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