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章 入殓

    第六十章入殓

    当三人施展轻功回到拇指峰前,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雁鸣居士随意坐在那卧牛石上,问道:“贤侄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吧,现在说了听听。www.feiSuzw.coM 飞”

    卢月明说:“这里林子里没有鸟儿,据晚辈的猜测不外乎两个缘由,其一是林子里有鸟儿害怕的猛兽,令它们不敢栖息,不过,什么猛兽,晚辈就不得而知了,在晚辈的印象还没有什么猛兽能把鸟儿赶跑的;其二是这个酸枣林本来就是一个阵法,是否这阵法也有隔绝鸟儿的功效,不让鸟儿在此筑巢?”

    雁鸣居士沉思片刻,说:“贤侄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这阵法一道在江湖早已失传,其具体的威力不是我等能推测的,而野兽之说,太过匪夷所思,唉,总之,这酸枣林有太多的神秘,非我等可以擅自推测的,还是等明年正日子再入内吧,这次我等能留得'性'命也是没贪心的善果,人算不如天算,非己之物莫强求,古人不予欺呀。”

    说到这里,雁鸣居士的语气竟然很是萧然,跟着万物复苏的春意截然不同。

    卢月明跟谭峰也是相互看了一眼,眼除了惊慌就是侥幸。刚才看到张赵阳气势如虹,自己几乎就要跟随其后,昂然入林的,但最后的关头还是没有被热血蒙头,现在想来还真是侥幸。不过,师门是有死命令的,这四个皮子坚决不能全都落到雁鸣居士手,这也是他们两个没有选择入内的关键缘由。

    三人沉寂片刻,雁鸣居士说:“这次任务到此为止,虽然没有入内,还折损了万剑峰一名弟子,但目的已经达到,两位贤侄可以回去复命了,我还要到万剑峰一趟,给万剑主一个交代,你们先去吧。”

    卢月明和谭峰听了这话,也都不再停留,先是给雁鸣居士施礼后,两人又是相互一抱拳,选了不同的方向,各自飞奔而去。

    雁鸣居士看着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不知道他们是直接回帮,还是迂回了去做其它事情,雁鸣居士也不再关心,反手从怀掏出万剑峰的那块皮子,摩挲了片刻,还是重新放回,小心藏好,环视了周围片刻,又侧耳细听一阵,方才施展轻功一溜烟的走了。

    卧牛石依旧平静,等待来年的喧闹。

    这日的夜半时分,万剑峰上,剑主万成久即得到恶虎帮曲向风的传信:“张赵阳师兄,失踪。”

    万成久脸'色'铁青,双手紧握成拳,眼满是遗憾,不知道是遗憾自己弟子的命运还是遗憾没有得到密地的'药'材。

    张家小院里,依旧是一片的肃穆,人来人往都是面带戚'色',张家在郭庄的口碑是很好的,外婆一辈子都是热心对人,所以来吊唁的人颇多,张家的堂屋不大,跪了张才等人,已经没有太多地方,来人都是轮流跟外婆见一面就匆匆而去,大多并不停留。

    刘月月在外婆去世的当天,就被可靠的人送回了八里沟,刘先生得到了消息,不仅是担心嫁出去的女儿,更是为亲家的丧事而悲哀,也于第二日就来到了张家,同行的还有刘屠夫,两人吊唁完就留了下来,暂时住在以前外婆的小屋,也方便给张家帮忙。

    这几日,张小花都是混混僵僵的,整日都跪在那个角落,眼睛直直的不知在想什么,到了吃饭的时候,都是张小虎把碗递过去,等小花吃了再拿走,夜里也是一直跪到子时,准时睡着,被张小虎扛了回炕上睡觉,等早上第一缕阳光照着窗口,他就又准时的醒来,无意识的深吸气后,就又跪到了角落,真的是有点行尸走肉了,刘先生是第一个发现他不正常的人,可是任谁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这孩子是想自己的外婆了,可偏偏,张小花一直都没有流泪。

    郭素菲自己也都哭晕了好几回,自然是无法安慰自己的儿子,张才等人也是拙于语言,不知道如何劝解,大家感觉,等过些日子,张小花自己就会走出来,恢复正常的。

    快乐的日子是短暂的,悲恸的日子一样,很快,七天就过去了,外婆遗体就要入殓了。墓地早就选好的,就在郭山墓地的旁边。

    这天午,张家的人重新给外婆磕了头,旁边有人就准备把棺材的盖子合上,钉上钉子,郭素菲那个不舍,哭着扒了棺材不肯放手,望着娘亲那微笑的面容,看了一遍又一遍,在张才等人的劝说下,这才松了手,瘫倒在一旁。

    帮忙的人赶紧就把盖子盖了,拿起大钉子,举了锤子,要把盖子钉死,“当当当”的敲击声,像敲打在张小花的心上。

    这段时间,张小花像是生活在梦里,他一直都在回想,一直都在悔恨,他想他要是会武功,就一定能早早的保护大哥和大嫂,他们就能顺顺利利的回到家,他们的成婚仪式就会顺顺利利的举行,那外婆就不会那么快的离开自己,他好恨自己,恨自己没有武功,不能保护家里人,从新年的鲁镇到迎娶的路上,每每都被别人欺负,被别人任意的蹂躏自己的生命,他恨,恨自己没有强大的力量,他恨,恨自己没有选对生命的方向,他恨,恨自己不能多陪外婆一会儿。

    即使是睡梦,那呼吸般的闪烁似乎也感觉到他的悔恨,闪烁的更加有了力度。

    那“当当”的敲击声,则震动了他,他的心一阵的痛,抬了头,才知道外婆已经被钉在棺木,“外婆~”张小花一声低吼,那眼泪如雨,哗哗就蒙了他的眼,小花扑了过去,一把就把那人推开,那人不算矮的身形竟然被十三岁的孩子推得一阵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锤子,目瞪口呆,犹自不信。

    那钉子已经被钉入大半,张小花心里一急,用手指捻着那钉子的尾部,手臂一较劲,钉子竟缓缓的被拔了出来,接着小花把沉重的盖子“吱吱”得推在一边,那黑暗的棺木又'露'出外婆安详的微笑。

    张小花嘴里囔囔的喊着“外婆。”眼泪也不停的流下,滑过脸颊,滑过衣衫,掉落在棺木里,积存了几日的泪水,似开闸的水,再也控制不住。

    满屋惊讶于张小花力气的人,这时也都暗自垂泪,眼看这人间悲剧。

    乡间的规矩,入殓是有时辰的,过了就不吉祥,会影响亡人的休息。所以大家哭了一阵,看看时辰,也都停了下来,只想着让老人能安稳地走,但这会儿张小花正伤心,却是谁都劝不了的,村里有人来强行想把他拉走,却不料小花的力气竟然惊人的大,几个人都拉不开,大家只能把求助的眼光望向郭素菲,可郭素菲这会儿虽然不是很悲恸了,让她来劝儿子,却是不行,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刘倩走了出来。

    她走到张小花的身边,轻轻的叫“小花~”,直叫了四五声,张小花这才理会过来,说:“倩倩姐,外婆她真的走了。”

    刘倩把张小花的头搂在怀里,用手'摸'着他的头发说:“小花,你还记得在村外的小河边跟我说过的话吗?”

    张小花依旧哭着,说:“记得,姐姐,那时我就知道外婆快要离开我了。”

    刘倩说:“是啊,小花,这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任何事情终究是有个结局的,外婆她忙碌了一辈子,这时候也总算是有时间来休息休息了,你看外婆的脸,笑得多开心?她那么高兴地离开,我们也要高高兴兴的送她呀,你这样子不是打扰了外婆的休息,惹她老人家生气?”

    张小花说:“姐姐,这个我知道,可是,可是以后我就看不到外婆了,我再也没有外婆了,我不想她离开我。”

    刘倩接着说:“那你准备再陪外婆多长时间,半日,一日,两日还是十日?外婆终究是要入殓的,这你也清楚,你陪了一时,岂能陪一世?来吧,小花,快起来,咱们好好的送外婆,送外婆走完最后这一程。”

    张小花恋恋不舍的看着外婆的脸,那熟悉的刻入心间的面容,渐渐被黑暗遮住,淹没在漆黑的棺木,他无力的闭上眼睛,任泪珠不断地滚滚而下,心不停地问,外婆为什么就不能不离开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长生不死?

    外公和外婆的墓地在村子的背后,有一段距离,村里帮忙的人抬着棺木走在前面,张家一家大小哭着走在后面,村里的人也都跟着,送送这个熟悉的人。

    墓'穴'已经挖开,小心的把棺木放入,就用土掩埋,不多时一座小小的新的坟墓就成型了,帮忙的人,村里的人施礼离开后,这坟前就剩下张家和刘家了,张才和张小虎把外婆的坟墓小心的修葺,又给外公的坟上也添了不少的新土,郭素菲和刘倩才把香烛等物细心的放好,众人在外婆的坟前一直到日暮,这才姗姗的离开。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