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八章 失策

    第五十八章失策

    次日早上,朝阳升起,在石人峰五爪峰的无名指上,那片已经郁郁苍苍的酸枣林前,早就有一群人静静的等候了。 飞

    当前一人,正是青衣青巾的雁鸣居士。

    他的后面则是三个年轻人,其一个就是昨天在大道上救了张小龙等人的卢月明,此时的卢月明丝毫没有昨日的嚣张,正束手站在众人身后,眼睛望着前面的雁鸣居士,静静的等待。

    还是那道阴影,在黎明时划过酸枣林,雁鸣居士轻车熟路的施展轻功跃了过去,随手就在那两颗酸枣树上划下了痕迹。可是,稍后,他就愣住了,因为在那两颗酸枣树上,除了他刚刚划过的深入树干的两道痕迹,树干上并没有其它印记,上个月自己划在树上的剑痕呢?雁鸣居士心诧异,这入树三寸的剑痕,在一个月断不能愈合,就算是愈合了,也应该有痕迹的,难不成,不是这两颗酸枣树?

    雁鸣居士心“咯噔”一声,心道:“要坏。如果,不是原来的那个入口,这入林恐怕会有一番麻烦的。”他边想,边在附近的酸枣树上,仔细的查看,却一无所获,似乎他从来就没在这个酸枣林的树上刻过痕迹,这时,后面一个身穿皂'色'衣服,身材矮壮,面容淳厚的年轻人上去问:“雁鸣师叔,不知有什么疑问?”

    雁鸣居士回头一看,正是谭家的谭峰。雁鸣居士不禁一笑,这谭家的人出来都是矮胖淳厚,很让人放心的样子,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他笑着把缘由说给谭峰说了,谭峰一听说:“这个简单。”说完,对身边一个白衣长衫,书生似的瘦弱年轻人说:“张兄,不如你跟我往这边走,一路看看,那树上是否有剑痕,请卢兄跟雁鸣师叔去那边看看如何?”

    那书生正是万剑峰的张赵阳,脸型消瘦,眼神也是很犀利,他的话不多,只是说:“好。”就转身向另一边走去,谭峰于是也跟着他身后,眼睛仔细的在外围的酸枣树上查看。而卢月明则还是微笑的看着雁鸣居士,等他的吩咐。雁鸣居士也没多说话,冲他招呼一下,就转身往另一边走去,卢月明也紧走几步,跟在他的身后。

    雁鸣居士走了几步,就放慢了脚步,心有些嘀咕,其实上次划的剑痕就在这附近,再往前走肯定是没有的,有把这个酸枣林的外围都看遍的必要吗?后面的卢月明似乎了解他的心思,在后面说:“雁鸣师叔,是不是上次您刻的痕迹就在这里吧?”雁鸣居士停下脚步,回头说:“是啊,我想再往前看也应该是没有的。”

    卢月明接口说:“那师叔再在这里好好的查看,待晚辈前去查看一番如何?”

    雁鸣居士笑着说:“缥缈派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这欧大帮主好福气,优秀的弟子都被他收到了门下,好吧,你去看看吧,仔细些,我留在这里。”

    卢月明也是含笑点头,继续向前查看,留了雁鸣居士在身后。

    且不说雁鸣居士留在原地心盘算下一步如何进行,其他三人从原地查看到酸枣林的尽头,又从尽头查看回原地,不出雁鸣居士的意料,果然一无所获,大家不由都沉默了,之前商量的前提就是从原来的入口进去,这入口既然跟以前不同了,那商量的步骤当然就都作废了,这可怎么办?

    三人都静静的站着,一边思考一边等待雁鸣居士的吩咐。

    这次三人来五爪峰跟上次四派的手法是相同的,都是派了门下二代弟子前来,只不过这次做的更加的隐秘,早在四派首领自梧桐山归来后,就频繁的派出不同的弟子前往不同的地方处理事务,就是怕被其他门派的暗探搞清楚底细,这三人只不过是其的一个行动而已,也只是在他们出发前的一刻,派的首领这才告诉他们此次行动的目标,并秘密交代一切应注意的事宜,而他们之后,依旧还有许多的弟子源源不断的派出去,就算门的很多核心人物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执行什么任务,所以,这三人才能瞒过其他帮派的耳目,顺利到底这里。

    能被派来参与这件事情的弟子,当然都是众弟子的翘首,知道了密地的珍贵,四派断不会再掉以轻心,而且这三人都是服食过派秘制'药'丸之人,功力之深厚在江湖也是相当的厉害,否则昨日但凭卢月明一人就能轻松的收拾西翠山的七人,要是放到一个月前的温海和薛青,估计就不会如此的轻松。

    虽然这会儿行动出了纰漏,但三人都是'性'格冷静之辈,就是那谭峰,看起来有些粗犷,这时也都凝神不语,静等雁鸣居士吩咐。

    雁鸣居士思索良久,说:“既然这入口不再跟以前一样,也未必就不是安全的,但我们就不能按如前所述,根据上次入林的口诀进入,或许这次会有新的口诀,你们都带着各自的皮子吧,想必你们的师长已经告诉你们使用的方法,现在咱们就看看口诀是否一致吧。”

    众人一听,依言从怀取出各自的皮子,用刀子划破手指,将鲜血抹了上去,然而,这次众人,包括雁鸣居士就更是目瞪口呆了。

    那原来显现口诀的地方,现在竟然空白一片。

    其他人没有什么感觉,那雁鸣居士立马就是一身的冷汗流出,即便是如今武功大进的他,也不由自主的全身戒备,转头警觉的看看四周,这事情也太邪乎了吧。

    本来雄心万丈,想要入内再收获一番的雁鸣居士,现在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进去了,自己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听说过写在皮子上的字会消失的,这个东西已经超出了雁鸣居士的理解范畴,胆小谨慎的他,以一个老江湖的身份立刻就判断出,这是个雷池,不要逾越半步,最好的办法就是乖乖等到明年的正月十五,再来碰运气。

    只不过,雁鸣居士并没有将胆怯之意表'露',他还是轻松的说:“这口诀既然不在,那肯定是有两种原因,其一就是这次跟上次一样,其二就是时辰未到,口诀没有显现。”说到这里,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的这两种解释,如果是跟上次一样,那口诀就应该还跟上次一样的显现出来,而如果是时辰未到?这世间真不成还有字迹能跟时辰有关联,到时候才显现,太匪夷所思了。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雁鸣居士说了:“我们现在没有口诀,不能保证我们上次入林的口诀现在能用,鉴于这种情况,我不建议大家入林。你们的意见呢?”

    雁鸣居士面前这三人,虽然武功不如自己,辈分不如自己,但毕竟是代表各自的门派,雁鸣居士还是很有耐心的看着他们,等待他们的回答。

    卢月明眼睛转了转,没有说话,其实来之前欧鹏已经有所交代,密地的事情固然很重要,但缥缈派现在的实力已经够用,扩张地盘才是重之重,能进入密地得到宝贵的'药'材当然很好,即使不能进入,要先保守好这个秘密,留待明年进入,所以,卢月明心早有成计,看雁鸣居士似乎跟他的心思一般,就没多说话。

    谭家的谭峰则皱了眉头,先前家主交代过的,安全和保密第一,不进密地也不要紧,不过,他倒是好奇的很,真想看看能长成百年'药'材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他权衡了良久,抬头说:“家主来时已经说明,这里一切但凭雁鸣师叔安排,我没有异议。”

    雁鸣居士点点头,又看向卢月明,卢月明自然也是同意的,最后,他又看了看万剑峰的张赵阳。

    张赵阳并没有像谭峰一样皱着眉头思考,一脸的平静,眼睛望着酸枣林似乎那就是儿时玩耍的小树林,他似乎是早就决定了,只是一直看别人的决定,这时看到雁鸣居士听取他的意见,就淡淡的一笑,说:“雁鸣师叔,我家剑主早有吩咐,不管这林有什么危险,里面的'药'材是一定要带回去的,我想这酸枣林,我是必须要探一探的。”

    张赵阳这话,倒是很出乎,本以为他也会听雁鸣居士的安排,他这要进去,倒给雁鸣居士出了难题,不过,回想梧桐山见面的情形,那万成久是最想再进去的,他给的这个命令倒也不难理解。

    可其他人不想进,就让张赵阳独自进去么?雁鸣居士沉'吟'了半晌,也不好回答他。

    张赵阳见雁鸣居士没有直接回答他,自然知道他的心思,他对雁鸣居士和其他二人拱拱手说:“雁鸣师叔,诸位师兄弟,此次入林我已经做好准备,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如若大家不愿同去,那就让小弟一人入内吧,也好帮大家先探探路,您看如何?”

    最后这句话则是冲着雁鸣居士说的。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