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喜?丧?

    第五十七章喜?丧?

    张小龙跟刘倩的成婚仪式在张家小院的堂屋匆忙进行。www.FEISUZW.com

    堂屋正当的椅子上,外婆脸'色''潮'红的斜倚在那里,张才跟郭素菲在两旁使劲架着她的胳膊,当张小龙跟刘倩给她磕头行礼时,外婆的脸上笑得非常的灿烂,只是她脸上的红晕正肉眼可见的消退,等专司礼仪的村民喊道:“礼成,新郎、新娘入洞房。”那红晕才消退,外婆安详的闭了眼睛,脸上还挂着笑容。

    郭素菲和张才感觉手上一沉,郭素菲立刻悲伤的喊道:“娘亲。”这声娘亲是今日第二次在堂屋响起,也是最后一次。

    这时的刘倩也顾不得规矩了,自己一把扯下红盖头,跟郭素菲和张才把外婆的遗体抱回了小屋。

    院子里,堂屋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今日张家是该办喜事,还是该办丧事?只有了解情况的熟人才偷偷的抹泪。

    张小龙在张小虎和张小花的搀扶下,走进了小屋。小屋的床上,外婆如安睡般躺在那里,没有了病痛的干扰,没有了怕打扰外孙睡觉而强自压抑自己的咳嗽,她睡得很安稳,脸上挂着笑容,张小花看着外婆已经刻入自己心间的面容,似乎感觉不到悲伤,只是心很空,很空,娘亲悲痛的哭声传入耳朵,他自己很纳闷,自己应该是很伤心的,可,为何,没有?难道外婆真的在休息?

    不是,肯定不是,在外婆的身上,张小花已经感觉不到前几天还能感知的流逝的生命,外婆那是真的去了,确实离开了自己。

    张小花默默的看着旁边哭泣的娘亲,爹爹和哥哥们,他的眼角没有泪水,甚至眼圈都没有红。

    外婆的小屋那亲人悲痛的哭声响了良久,院的众人也大都散去了,等张才收拾了心情出来,看看院的村民,只有歉意的拱拱手,请大家一起帮着把所有喜气的东西都收了了起来,重新换上丧事用的黑白之物,等收拾停当,那群“逃了'性'命”的迎娶队伍才零零散散的回来,看到家的丧事,以为是为张小龙等人置备的,等别人说明方知缘由,这乡间的乐器队伍本就是喜丧共用的,看到如此情形心里也是同情,赶紧着人去取了丧事用的服饰,就地换了,吃了点东西,喝了水,立马就是吹起了丧乐。

    这时,张家的人也都穿上了丧服,张小龙受了重伤,只好再次卧床不起,只是可怜了刘倩,这刚过门,就要换下喜服穿上孝装,还要给外婆洗身子换衣服,真是难为了她。

    张才看着忙碌的儿媳'妇',心里也满是愧疚。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没有享受到天伦之乐,入赘到郭庄,郭素菲的父母对自己爱如亲子,送完了岳父,送岳母,自己的心里是如刀割般难受,想想发生在这个小院的点点滴滴,他的眼泪不由的又落了下来,小龙有这个好福气,娶了刘倩,希望以后自己走的时候,能少给他们找麻烦。

    外婆用的棺木和衣物都是早就准备好的,不多时,就收拾停当,张才、张小虎、郭素菲和刘倩一起把外婆的遗体放入棺木,找人把棺木抬到了堂屋,那堂屋本就不大,这棺木放了进来,几乎就没有什么空余的地方了。乡间的规矩,丧事的棺木是要在家停放七日的,供家人和亲戚祭奠,过了这个时间才能钉上盖子,择地入殓。

    丧事不比喜事,很多事情家人都是无心'操'持的,张才和郭素菲到村的族长那里,请人过来帮忙,老郭家在郭庄也是老人,来帮忙的人也不少,丧事这才顺利的进行。

    夜了,院子里张罗的人声渐去,堂屋摇曳的灯光拉着那棺木的影子,不停的在张小花的眼前晃悠。张小花等人跪倒在棺木旁不大的空间,郭素菲不停的抽泣,力气似乎都用尽了,刘倩也跪在郭素菲的旁边,用手搀着她,不时也抹把泪,外婆待自己是极好的,虽然没有太多的交谈,但从她每次见自己都'露'出那慈祥的笑容,就让她感觉温暖不尽,虽说早有心理的准备,但外婆在自己的成婚仪式上逝去,也太出乎意料了,想想自己短暂的仪式,刘倩心里怎么也不想怪罪这个善解人意的长辈,也许这都是命?刘倩也能读出张才眼的歉意,深深感到这个家庭的温暖,可是进张家的门就是这么个开头,以后的日子是福还是祸?这是个警示吗?

    其实看看郭素菲悲痛的样子,再想想外婆,活着的这辈子也很值了,子孙满堂,家庭和睦,除了有些贫困,一切都很圆满,不知道自己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刘倩不着边际的瞎想时,张小花的心也是不停的转念。张小花跪在墙角处的阴影,望着眼前庞然的棺木,思索着:“这就是外婆一生的归宿吗?”自从晚上众人将家的事情跟他们说过后,张小花一直都在想,假如我会武功,山贼杀过来的时候,我将他们赶跑了,我跟大哥将大嫂平安的迎娶回来,外婆也许就不会这么早就走的,她会开开心心的看着大哥和大嫂成婚,也许还能开心的抱大哥跟大嫂的孩子。

    张小花的思绪很'乱',也许,也许,他想了很多,很多的假设只有一个支点,那就是他必须会武功,有力挽狂澜的本领,可是,他有吗?

    于是,张小花终于做出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决定,他要习武。

    可是,如何习武?

    他还是一头的雾水,不过,既然有了目标,那一切都好办了。

    想到了习武,张小花突然想到了“缥缈”,从温海、薛青到卢月明,每个人给他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把握一切的气势,那惩'奸'除恶的快意,只能让张小花满眼的小星星,还有缥缈派的势力,一个牌子竟然让人不敢轻易出手,生生掏出几百两银子而不敢吱声,这对于张小花这种山村长大的孩子,真是一种不可想象的诱'惑',或许,男人大丈夫就是应该这样的生活,而不是每当灾难来临是庇护于别人翼下,求助于一块牌子,而且,山贼的头子固然除去,难保山贼不找上门,那时候又该如何是好?一个牌子能让人退却吗?想想一家人的'性'命要维系在一块牌子上,张小花心无限的感慨,他想着想着,眼睛随着那影子的摇摆慢慢的闭上,竟然睡着了,那呼吸般的闪烁如约般来到他的梦。

    此时,正是子夜。

    忙碌完外面的事宜,又送完帮忙的众人,张才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挪回了堂屋,屋里老伴的哭声还在,嗓子已经沙哑,自己也都去安慰安慰了,老人已经走了,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他刚进屋,就看到蜷缩在墙角睡着的张小花,心不由的一酸,多好的孩子,自己忙着老人的事情,倒把他给忘记了。

    张小龙受伤了,早早在炕上已经睡着,自己这个小儿子同样也受伤了,肩膀上的鞭伤看了让人掉泪的,他这个年纪受这么重的伤,比小龙也差不到那里,只是换了衣服看不到,自己就把他给忘记了,是怪自己粗心还是怪今天事情多?张才暗自懊恼,小心的抱了张小花,想把他抱回炕上,可惜试了试,居然没能抱起来,不由心里苦笑,孩子是长大了,自己也老了,不是以前小的时候说抱就能抱动的,他招呼同样跪在阴影里的张小虎,两人这才把张小花抬了起来,当他们准备出屋的时候,郭素菲说话了,她一边抹着泪一边说:“今晚把小花放小龙那屋吧,万一孩子夜里醒来,想到外婆会害怕的。”

    母爱就是这样的细心,郭素菲固然悲戚娘亲的离世,但看到儿子,还是很快能替儿子着想的,张小虎'插'嘴说:“娘亲,小花睡着了,连浇水都不会醒,你放心吧。”

    郭素菲说:“那也不行,他还小,万一醒来,一定害怕,还是放小龙那里吧,我能看着点。”

    张才和张小虎这才把张小花轻手轻脚的放在已经安睡的张小龙的旁边,郭素菲也洗了把脸,拿着油灯小心的揭开张小花的衣服,看看他肩膀上的鞭伤,那伤痕似蜈蚣一般趴在小花的身上,再看着小花还带幼稚的脸,郭素菲忍不住又泪如雨下,这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回来都没细说,换了衣服就给外婆守灵,连晚饭都没有吃,从早上到现在,他经历了多少的磨难,承受多大的压力呀,自己这个做娘亲的,早把他给抛到脑后,这会儿不是他实在累得慌了,也许还在堂屋陪着自己吧,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郭素菲从里屋出来,让张小虎和刘倩也都各自回去休息,自己和张才来陪着外婆。张小虎和刘倩起先也不同意,但郭素菲一再坚持,他们这才各自回去,张小虎自然也是睡在了里屋,好随时照看两个受伤的兄弟。

    刘倩则是躺倒在炕上即昏昏睡去,这一天的遭遇太过离奇。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